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芊墨表白
    对于瑶瑶的情况,我和秦楚楚算是知道的最早,知道的最多的。

    但因为很多原因,我却一直都不能告诉武顺。

    尤其是到了后来,在我做出了一个推断,认为瑶瑶活着的时候和武顺的前世武吉之间可能有仇恨之后,我就更加不能把这一情况告诉武顺了。

    陈婉秋是我的女人,我对她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所以有关武顺和瑶瑶的情况,陈婉秋是知道的。

    而这会儿武顺这货却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样,一大早就跟我问起了有关瑶瑶的情况,就让我感到很是意外了。

    难道是瑶瑶回来了?武顺这小子发现了什么了?

    不过无论怎样,我觉的武顺和瑶瑶之间的事情,在瑶瑶没有回来之前,我是不能掺和到其中的。

    因为如果让武顺知道的太多,很有可能会让武顺受到伤害。

    武顺是我的兄弟,我要尽可能的保护他不让他受到伤害。

    想至此,我就皱着眉头对着武顺道:“顺子,瑶瑶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你怎么跑来问我来了?”

    “是不是瑶瑶回来了?或者说她跟你联系了?”

    面对着一脸严肃的我,尤其是我的回答,让武顺无言以对。

    所以武顺耷拉着脑袋道:“瑶瑶没有回来,她也没有跟我联系。”

    听到武顺这话,我就更加奇怪了,既然瑶瑶没有回来也没有跟武顺联系,武顺为什么会突然对瑶瑶是什么人有所怀疑呢?

    难道是谁给武顺说了什么吗?

    知道遥遥的情况的,除了秦楚楚之外就只有陈婉秋了,但秦楚楚应该是不可能会告诉武顺有关瑶瑶的情况的,陈婉秋昨天晚上跟我在一起,更是没有可能告诉武顺的。

    那这是怎么回事呢?

    就在我正想着之时,略微收拾了一下的陈婉秋也走到了门口。

    “顺子,这一大清早的你有什么事啊?”

    因为昨晚上我们俩折腾了差不多整整一个晚上,陈婉秋这会儿看起来精神不是太好,武顺也是过来人,他自然是知道陈婉秋看上去比较疲惫的原因了。

    所以这会儿被陈婉秋一问,武顺就表现的很是尴尬。

    之间武顺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对着陈婉秋道:“嫂子,芊墨昨天晚上告诉我,说瑶瑶她很有可能不是人,这让我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所以才一大早的来问你们了。”

    听到武顺这话,陈婉秋和我相顾对视了一眼,我们一下子就知道武顺为什么会突然对瑶瑶的身份产生怀疑的原因了。

    以芊墨的实力只要和瑶瑶有过接触,她自然是能够看出瑶瑶的真正身份。

    但芊墨为什么要把这一情况告诉武顺呢?

    芊墨的身份虽然不凡,但她一直在陈婉秋的身边保护着陈婉秋的安全,也算是尽职尽责,但她为什么会突然闹这么一出呢?

    大半夜的她跑去找武顺,然后告诉了武顺有关瑶瑶的情况,她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在这一刻,我的脑海之中一下子闪现了许多念头。

    要知道,芊墨的身份可并不简单,对于她的一举一动,我都得小心翼翼的提防。

    即便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在她的身上下了禁制,但只要一想到芊墨的真正身份,对她我就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派芊墨来保护陈婉秋,这简直是相当于在陈婉秋的身边埋了一颗定时炸弹啊!

    不过不管芊墨她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只要瑶瑶不现身,我们是绝对不会把有关瑶瑶的真实身份告诉武顺的。

    陈婉秋她很清楚我的想法,在和我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就对着武顺道:“芊墨姐也真是的,她这是在胡说八道什么啊!瑶瑶她怎么可能就不是人了?她跟你在一起好几年,她是人不是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武顺本来就不太愿意相信瑶瑶不是人,这会儿被陈婉秋这样一说,他就显的更加迷茫和凌乱了。

    “瑶瑶的身体那么冰冷,她吃饭那么少,她是人吗?”

    “但在其他方面,她又和人一模一样,她对我是那么的好,那么的关怀备至,那么的温柔体贴。”

    自言自语着之时,武顺陷入了对瑶瑶的回忆之中,这时武顺这个粗犷的西北汉子,脸上竟然浮现出了浓浓的柔情。

    从武顺那一脸痴迷的表情来看,恐怕无论瑶瑶是人还是鬼,武顺对瑶瑶的感情已经深入骨髓,很难改变了。

    就在这时,穿着一身紫色睡衣的芊墨从她住的房间里缓步走了出来,走到了我们的房门之前。

    此时,芊墨脸上的表情比较凝重,和平时一脸妩媚,艳光四射的她大不相同。

    尤其是她看向武顺的眼神,竟然带着一丝幽怨,就好像一个怀春的少女,看着自己钟意的情郎一样。

    在芊墨走了过来之后,陈婉秋就表现的很是不满,埋怨着芊墨道:“芊墨姐,你对顺子胡说了些什么啊?你为什么说瑶瑶她很有可能不是人?”

    陈婉秋和我之间的默契早已经达到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地步,所以这会儿她就用埋怨的语气问起了芊墨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原因?

    而芊墨的回答,却让我和陈婉秋感到很是意外。

    只见芊墨的目光先从武顺的身上扫过,然后坦然说道:“我确实是在胡说八道,而我胡说八道的目的,就是不想让顺子再继续痛苦下去,再继续把心思放在瑶瑶身上。”

    “两年多时间,瑶瑶都没有跟顺子联系,说不定她早就已经把顺子给忘了,她嫁给了别的男人都不是没这个可能!”

    听到芊墨这话,武顺表现的很是激动。

    “不!你在胡说!瑶瑶她是不可能把我给忘了的!她更不可能会嫁给别的男人!”

    “她给我说过无数次,她说她生生世世都只爱我一个,无论前世今生,我都是她唯一的男人!”

    “你在胡说,你在胡说八道!”

    “你要是再胡说,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武顺这会儿看上去有些歇斯底里,但很显然,从他所说的话,和他的情绪之中不难看出,瑶瑶在他的心目之中占据了一个多么重要的地位。

    瑶瑶对他所说的话,以及瑶瑶对待他的态度,对他的影响大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但从武顺所说的话之中,我却掌握到了一些信息。

    瑶瑶对武顺说无论前世今生,武顺都是她唯一的男人。

    这是否代表着,在瑶瑶看来,武顺的前世,也是她的丈夫呢?

    但武顺的前世却是武吉,是瑶瑶口中不共戴天的仇人!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难不成瑶瑶这个糊涂女鬼,她搞了一个大乌龙,把前世的仇人,当成了自己死去的丈夫转世?

    想的再夸张一点,如果瑶瑶丈夫的死,和武顺的前世武吉有关的话?

    想到这里,我简直就不敢再想了!

    但如果事实真相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武顺和瑶瑶之间的关系,该如何来协调?

    武顺和瑶瑶之间的因果,该如何来了结?

    一念至此,我头大如斗!

    而就在这时,陈婉秋又埋怨着芊墨道:“芊墨姐,你明知道顺子对瑶瑶的感情,为什么非要去刺激他?”

    谁知道芊墨这女人她竟然理直气壮的回答着陈婉秋道:“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我喜欢他!”

    “这么多年来,我从来都没有对一个男人动过心!”

    “甚至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没有一个值得我为他们而动心!”

    “姜一对你来说,是你的天你的地,离开他你根本就活不了,但对我而言,他要不是姜家的子孙,要不是上天的宠儿,他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就像他这样的男人,还和那什么秦楚楚,闻人倾城搞的不清不楚的,一离开你就两三年的时间。”

    说到这里之时,芊墨看着我的眼神之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之色,好像我就是一个对感情不专一,处处留情的花心男人一样。

    我特么的这简直比窦娥还要冤枉!

    而对于芊墨所说的这番话,陈婉秋虽然不是很认可,但陈婉秋毕竟心里面不是很舒服,所以在听芊墨说到这里之时,陈婉秋狠狠的在我的胳膊上掐了两把。

    虽然我和秦楚楚闻人倾城并没有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但这几年来我陪伴在陈婉秋身边的时间很少,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即便是陈婉秋目光幽怨的掐了我两把,我也只能默默的接受。

    而就在把我狠狠的批了一通之后,芊墨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欣赏和爱慕,看向了对着她怒目而视的武顺。

    紧接着,芊墨继续说道:“但顺子和你们这些臭男人大不相同,就算是瑶瑶两年多都不跟他联系,他对瑶瑶的感情却从来都没有变过。”

    “昨天晚上我主动送上门去,他竟然拒绝了我,把我推出了门外!”

    “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像顺子这么痴情的男人!”

    “遇到了这样的男人,我怎么可能会让自己错过?”

    说到这里,芊墨的表情坚定而又决绝,死死的盯住了武顺。

    很显然,芊墨这是主动向武顺表白了!

    而见此情形,我不由的暗自感慨,武顺这小子他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了?

    怎么喜欢上他的,要不是千年女鬼,要不就是千年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