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你能不能告诉我
    “不!瑶瑶她是不鬼!你在胡说,她不可能是鬼!”

    虽然已经猜到了瑶瑶有可能是鬼,但武顺在主观上却并不愿意承认,他抱着头在那里,一遍一遍的否认着。

    而看着无比痛苦的武顺,芊墨的脸上更是浮现出了一脸的寒意,只见芊墨冷笑着道:“瑶瑶她是不是鬼?你自己应该已经很清楚了!”

    “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瑶瑶她不仅是鬼,她活着的时候和你还有仇!”

    听到芊墨这话,武顺抬起了头,瞪着眼睛看着芊墨。

    “你说什么?你说瑶瑶活着的时候和我有仇?这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武顺连连的摇着头,对芊墨所说的话一点都不相信,但他又很想知道,芊墨为什么会这样说?

    而芊墨既然已经说了出来,她就没有打算隐瞒。

    但就在芊墨正打算继续往下说,让武顺知道一切之时,突然间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孽畜,你这是想找死吗?你要是再敢乱说话,我就会让你多尝试几次生不如死的滋味!”

    就在这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之后,芊墨的身体之内,立刻就有一种剧痛感由内而外的产生。

    这种剧痛,简直如同万箭穿身一般,但却让人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曾经尝试过一次这样的痛苦,芊墨再也不愿意尝受第二次。

    而这会儿随着剧痛传来,芊墨就直接跌倒在了地上,满地打起了滚。

    一边打着滚,芊墨一边大声的哀求着道:“太公饶命,太公饶命,我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我再也不敢了!”

    看着芊墨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武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整个人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就这样,在持续了大概有一分钟之后,随着芊墨的哀求声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她身体之内的那种剧痛慢慢的褪去。

    终于,等到那剧痛彻底消失之后,芊墨平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就好像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一样。

    她身上的紫色纱衣被汗水所湿透,头发乱成了一团,鱼嘴高跟鞋早就被她给蹬到了一边,赤着双脚躺在地上。

    这会儿的芊墨,看上去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妩媚之色,反而无比的狼狈。

    又等了片刻,见芊墨好像恢复了过来一样,眼神之中渐渐的有了神采,武顺就问着芊墨道:“你刚才说瑶瑶活着的时候跟我有仇,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因为对武顺说出了一点事实真相,芊墨才会受到惩罚,让她生不如死,这会儿的芊墨还那有胆量给武顺说什么?

    所以当武顺问她之时,芊墨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她的鱼嘴高跟鞋都来不及穿,直接往武顺住的房间门外走了出去。

    一边走着,芊墨一边背对着武顺道:“我刚才都是在胡说八道,你千万不要相信!瑶瑶她是人,不是鬼,我只是在跟你开玩笑而已!”

    就在说完这话之后,芊墨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武顺见芊墨连鞋都没穿,就从地上把鞋捡了起来,追着芊墨走了出去。

    “芊墨,你的鞋!”

    这时候芊墨已经走出了好几米远,在听到武顺的声音之后,芊墨连头也没有回的对着武顺道:“就放你那儿吧!我的鞋多的是,少一双无所谓!”

    而看着芊墨那狼狈不堪的背影,武顺一脸的迷茫。

    “瑶瑶她到底是人是鬼?”

    “芊墨她为什么会找上我?”

    “刚才在芊墨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芊墨所说的那个太公会是谁呢?”

    站在门口自言自语了许久,武顺这才拎着芊墨的一双鱼嘴高跟鞋走进了他的房间之内。

    要说放在平时,武顺和芊墨之间发生了这么富有戏剧性的一场大戏,以我那强大无比的感应能力,肯定能够感应到的。

    至少在芊墨受到了惩罚,在地上打着滚之时,就算两个房间之间的膈应效果再好,我也肯定能够听到的。

    但这一次,从进入房间的那一刻,我的世界中就只剩了我心爱的女人!

    这个时候,陈婉秋是我的一切,我也同样是陈婉秋的一切!

    不要说武顺和芊墨在外面闹腾出的那点儿动静了,就算是世界末日到来,原子弹爆炸,也影响不到两年时间没有在一起的我和陈婉秋。

    这两年来我们相互之间的思念,爱恋,炙热无比的情感,恐怕只能用人类之间的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表达了。

    可以说整整一个晚上,我和陈婉秋几乎就没有停下来过。

    就在到了东方出现鱼肚白,天色快要亮了之时,精疲力尽的我们两个才相互搂抱着睡了过去。

    但我们两个还没有睡多久,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的武顺这混蛋,就在外面咣咣咣的砸起了门。

    “老大,你们起床了没有啊?一起去吃早餐啊!”

    “老大,这都快七点了,你们怎么还不起床啊?我有件事情想问你一下啊!”

    我和陈婉秋刚刚眯了一会儿,听到武顺这货砸门,还说什么要叫我们去吃早餐,把我和陈婉秋给气的啊!

    这货怎么能这样?

    他就不知道什么叫小别胜新婚吗?

    他的智商喂狗了吗?

    我是不是应该给他借十块钱,让他到营业厅去充点儿智商啊?

    心里面骂着武顺这货的同时,我却并没有搭理他,直接把陈婉秋紧紧的搂在了我的怀里,让武顺随便去砸门。

    而武顺这货在砸了半天我们房间的房门之后,就很不甘心的跑去砸小兰陵和李雪住的房间房门了。

    “小兰陵,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今天哥请你们吃早餐,随便你们点什么都行!那怕是豆浆要两碗,喝一碗倒一碗都无所谓!”

    “小兰陵,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再要不给老子开门,我就破门而入了!”

    本来小兰陵和李雪也没打算给武顺这混蛋开门的,他们俩的情况跟我和陈婉秋也差不到那里去。

    但听到武顺这混蛋竟然要破门而入,李雪和小兰陵就只能急急忙忙的穿上了衣服。

    “武顺,你特么的脑子有病是不是?谁特么的稀罕你一顿早餐啊?你就不能让我们多睡会儿吗?”

    穿着一双大拖鞋,一条大裤衩子的小兰陵,一打开门就冲着武顺大吼了一顿。

    而武顺这货却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拽着小兰陵一起来到了我们住的房门前。

    “咣咣咣”

    接下来武顺这货又拼了命的猛砸起了我们的房门。

    一边砸着门,武顺一边说道:“老大,我知道你们肯定醒了!小兰陵和李雪都已经被我叫起来了,你们要是还睡着,就太不够意思了吧?”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问你,你就不能少睡一会儿吗?”

    这会儿就算是我和陈婉秋再疲惫,再想睡觉,被武顺这么一吵的情况之下,我们就没法继续再睡了。

    “来了来了,我说顺子啊!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看我怎么收拾你!”

    和陈婉秋把衣服穿上之后,一边回应着武顺,我一边走到了门前,从里面打开了房门。

    这时小兰陵也瞪着武顺对着他道:“老大说的没错,你要是不给我们两个一个交代,我们两个不揍死你才怪呢!”

    面对着一脸不爽的我和小兰陵,武顺脸上的表情却显的异常凝重,甚至看上去有些痛苦一样。

    在小兰陵和我的脸上扫视了一番,最终把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脸上,和我双目对视着的同时,武顺问着我道:“老大,你能不能告诉我?瑶瑶她是一个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