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功德金拳
    帝氏家族的底蕴极其丰厚,而且因为帝天是唯一有资格能够做帝氏家族的族长,唯一可以以帝为姓的人的缘故,可以说从帝天一生下来,整个帝氏家族的修炼资源,就毫不吝啬的砸在了帝天的身上。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帝天确实是千年难遇的绝世天才,让帝天在二十几岁的年龄,就达到了天阶七品的境界。

    可以说在当今之世,年轻一代中实力达到了帝天这个程度的,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第二个。

    甚至就算是远古时代,能够在帝天这个年龄达到他这个程度,也是凤毛麟角的绝世人物。

    因为对自己的实力极度的自信,帝天表面上装的好像给了我面子一样,但在内心深处却对我要多鄙夷就有多鄙夷。

    其实帝天对小兰陵和武顺还有那么几分忌惮,因为小兰陵和武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虽然比他要差那么一点,但却已经能够对帝天造成威胁了!

    如果小兰陵和武顺同时出手的话,帝天冰没有把握能够同时应付的了他们两个。

    但对于我,京都四少把我当成了一个狂妄自大的傻逼,其实帝天同样也是这样认为的!

    在帝天看来,我的实力虽然也突破了天阶,在年轻一代之中能有这样的实力,也能算的上是天纵之才了,但和他相比的话,我的实力等级却差的太多太多!

    天阶之后,一阶一重天,我和他的实力等级差了整整的六阶,就算是我有什么底牌在手,又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呢?

    更何况我所提出的办法,还是不借助任何外力的用拳头对轰,我这不是老寿星上吊,自己找死吗?

    可以说帝天这会儿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要当着陈婉秋的面,用他那天阶七品巅峰的下品金身,一拳把我打飞出去。

    如果能够把我直接打死,那只能怪我自己太作!

    就算是他一拳打不死我,帝天也有着足够的信心,能够把我打个半死!

    这一拳,他要在陈婉秋的面前大出风头,他要给陈婉秋留下永远都不可磨灭的印象!

    他还要让我这个他潜意识之中早已经认定的情敌,永远都失去和他竞争陈婉秋的机会!

    当然,帝天之所以会做出这种判断,是他对我不了解的缘故。

    在阴曹地府之时,我还没有重新突破到天阶,我的相师等阶不过是地阶一品,在那个时候我的功德金身就能够和八品鬼中至尊硬碰硬的干上了。

    八品鬼中至尊的实力,就相当于天阶八品的中品金仙。

    这说明我的功德金身在地阶一品之时,已经不输于中品金仙的中品金身了!

    而现如今我在吸收了大量的功德之后,终于再一次突破到了天阶九品,成了天阶神相,我的功德金身,自然是再一次得到了加强!

    说老实话,对于我的功德金身目前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我自己根本就无法具体的判断。

    但我却完全可以肯定,要论抗击打能力,我的功德金身恐怕绝对不比上品金仙的上品金身差。

    也就是说就算是我遇到上品金仙这个级别的对手,恐怕面对着我的功德金身之时,也对我无可奈何!

    当然,抗击打能力并不代表着一切,从速度和力量方面来说,我和天阶九品的上品金仙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尤其是当天阶九品的上品金仙调动了天地之力时,杀了我肯定很难做到,但像梵天鬼帝一样把我一拳打飞,虐成死狗,并不是太难做到的事情。

    不过帝天才刚刚达到天阶七品巅峰,就连天阶八品都还没有达到,他的金身也不过是巅峰下品金身而已。

    要论金身的话,帝天的金身连武顺的都不如,就更不用说和我的功德金身相提并论了!

    即便是因为受到实力限制,我并不能调用太多的功德金身的威能,但我认为纯力量比拼的话,我的功德金身所轰出的一拳,是绝对可以完胜了帝天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考虑到帝天会因为我的实力等级而轻视我,我才向帝天提出了用拳头对轰来解决问题的办法。

    果然,一切都都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帝天很爽快的答应了我。

    接下来帝豪大酒店的服务人员就把帝王厅中的桌子板凳这些东西暂时搬到了一边,专门给我和帝天腾了一块场地出来。

    我和帝天相顾而立,中间隔了差不多有个三四米的距离。

    在我的背后四五米的位置,是帝豪大酒店的墙壁,而在帝天的背后四五米远,是帝豪大酒店的窗户。

    帝王厅在帝豪大酒店的二楼,楼下是整个北大街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

    这会儿是晚上八点多,可以说是北大街最繁华最热闹的一个时间段。

    我们一边的人站在我的右手边,平田昭夫和平田一郎这子孙两个表现的有些紧张和担忧,但小兰陵和武顺,还有陈婉秋他们,因为对我的实力有一定的了解,再加上他们已经习惯性的对我的实力盲目崇拜和相信,他们反而没有任何压力。

    对于天机门的人来说,他们所期待的场景,只不过是我如何把帝天一拳打飞而已!

    而帝天这边的京都四少却恰恰相反,他们最期待的场景,肯定是帝天一拳把我打飞。

    最好是把我的身体打飞,撞到我身后的墙上,撞的我血肉模糊,甚至四分五裂,才会让他们解了心头之恨!

    “帝少,既然他非要找死,你就成全了他!”

    “帝少,一拳把他打到墙上去,我们相信你的实力!”

    “帝少,今天晚上你帮了我们哥几个这么大的忙,从今以后,我们哥几个就是帝少您的人了,我们唯你的马首是瞻!”

    就在京都四少七嘴八舌的表现着自己之时,帝天直视着我的双眼,看着我那一脸淡然的表情,竟然让他有些莫名其妙的感到心虚了。

    我要是没有一点底牌,会主动向他提出用这种办法来解决问题吗?

    但以我的实力级别,用什么样的底牌,才能凭借着纯力量打败他呢?

    在想不通的情况之下,帝天就试探着对我道:“姜门主,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现在答应放过他们四个,我们两个的这一拳就不必对轰了!”

    闻言我态度坚决的摇了摇头道:“帝天,如果你怕了的话,那我们两个的这一拳可以不必对轰,但有关他们四个的事情,你就不必介入了!”

    “要想让他们不受到应有的惩罚,你只有用你的拳头打败我!”

    听到我这话,京都四少快要被气炸了,可以说几乎在同一时间,京都四少异口同声的对着帝天道:“帝少,快动手啊!快帮我们一拳打死姓姜的这小子!”

    在这种情况之下,帝天就不得不动手了!

    所谓狮子搏兔还需要用全力,在不清楚我有什么底牌?在莫名其妙的有些心虚的情况之下,帝天这一拳挥出之时,丝毫都没有留手,可以说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

    甚至帝天的这一拳还调动了他目前所能调动的所有天地之力!

    以帝天的这一拳的威能,那怕是军方最新研制出来的护甲最厚的坦克,只要被帝天这一拳打中,也能够被打成一堆废铜烂铁!

    帝天的这一拳,有龙吟虎啸之声,雷霆霹雳之势,向着我轰然而至。

    但我却不动如山,以不变应万变,等到帝天的拳头距离我的身体有半米之时,才缓慢的把我的右拳对轰了出去。

    而且我这一拳轰出,没有调动任何天地之力,用的是纯粹的功德金身之力!

    所以我的这一拳,可以称之为功德金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