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婉秋小姐,实在抱歉!
    帝豪大酒店的负责人给我们安排的这个宴会厅叫帝王厅,整个宴会厅有两百平方米,装修的特别豪华,里面各种设施应有尽有。

    说实话,我们这一次来吃饭的人总共加起来也就十多个人的样子,所以在我看来,帝豪酒店把一座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宴会厅专门给我们来用,实在是有点儿太浪费了。

    按照我平时的习惯和风格,随随便便找一个能够坐下十多个人的包间也就行了,又何必要如此的铺张浪费?

    不过既然人家帝豪大酒店的负责人非要给陈婉秋这个面子,我们拒绝了也不太好。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就心安理得的坐在了帝王厅之中,等待着天机门的人前来。

    等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左右之后,小兰陵和武顺还有李雪先来到了帝豪大酒店。

    不过让我感到有点儿意外的是,禅真大师竟然和武顺小兰陵他们三个一起来到了帝豪大酒店。

    武顺偷偷的告诉我,说他们给禅真大师安排好了住处,让禅真大师住在他徒弟觉慧大师曾经住过的房子,但就在他们把禅真大师刚刚安排好之时,禅真大师竟然主动提出,说要参加我们今天晚上举办的聚会。

    这会儿的武顺和小兰陵还没有接到李雪打来的电话,并不知道今天晚上在帝豪大酒店有聚会。

    就在武顺和小兰陵对禅真大师所提出的这个要求感到有些诧异之时,李雪给小兰陵打去了电话,告诉了他晚上聚会的事情。

    在武顺和小兰陵的眼中,禅真大师本来就有些高深莫测,这会儿发现他竟然有未卜先知之能,就更加让武顺和小兰陵感到不可思议了。

    不过我却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要知道,禅真大师他可是地藏王菩萨的真正化身,虽然他目前实力跌落到了最低程度,和一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禅真大师他的佛法修为还在,他的五眼六神通之术却还在。

    以禅真大师的五眼六神通之术,预测到一点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了。

    在武顺给我说了有关禅真大师的情况之后,我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让陈婉秋告诉帝豪大酒店的负责人,让他们多准备一份素菜就可以。

    毕竟禅真大师是佛门中人,不可能让他跟着我们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吧!

    而对于帝豪大酒店来说,像这种五星级酒店,准备一份出家人吃的素菜,也不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就这样,在禅真大师和武顺他们几个落座之后没多久,天机门的其他人在下班之后也陆续赶来了。

    李宛璐和叶罗妮是一起来到酒店的,两年时间没有见面,他们两个显的更加成熟了许多,干练了许多。

    而且这两年时间她们两个也没有虚度光阴,在管理着天机门的大小事务的同时,一直都没有耽搁修炼。

    叶罗妮的实力相对来说要低一点,目前也达到了地阶八品。

    李宛璐这个天生灵体,早在我进入阴曹地府之前,她就突破了天阶,成为了天阶神相。

    在这两年时间之中,她竟然已经从天阶九品突破到了天阶七品。

    这让我不得不暗自感慨,这天生灵体果然是修炼天才啊!

    就在李宛璐和叶罗妮分别跟我来了一个热情拥抱,兴奋而激动的向我表达出了她们和我之间那亲人一般的情谊之后,我们坐了下来聊起了这两年来有关天机门和天道门的一些情况。

    根据李宛璐和叶罗妮所说,天道门这边这两年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和我们天机门之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冲突。

    而我们天机门这边,成都夏家和东北三家还好,一直和天机门总部保持着比较密切的合作关系,但西北马家这边,这两年来或许是因为我不在天机门坐镇,就好像和天机门总部之间断了联系一样。

    有时候叶罗妮和李宛璐需要西北马家配合天机门总部去做一些事情,比如慈善事业方面,西北马家的人总是给叶罗妮和李宛璐一种阴奉阳违出工不出力的感觉。

    听叶罗妮和李宛璐这么一说,我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马天雄这个人,一直给我的感觉是一个颇有野心的人,上一次从洞天福地回来之后,马天雄就匆匆忙忙的返回了西北马家,我当时并没有多想,但现在仔细想想,我总是感觉马天雄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劲一样。

    难道说在马天雄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看来以后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得找个机会去趟西北马家,对西北马家和马天雄的情况做一个了解了!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李宸和杜鹃两口子,带着他们的两岁多的儿子,还有九爷,他们一家四口来到了帝豪大酒店的帝王厅之中。

    对于李宸两口子而言,他们两个能够走到一起,能够有一个完美而幸福的家庭,我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对我心怀感恩的李宸两口子,这两年来也替我担了不少的心。

    这会儿看到我平安无事的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李宸两口子自然是激动万分,直接跟我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好不容易等到他儿子李宸和儿媳妇杜鹃表达完了他们的情感之后,九爷也走到了我的对面。

    表情肃穆的凝视了我片刻之后,九爷用异常严肃的语气对着我道:“姜一,你这两年究竟去了那里啊?怎么一点儿音讯都没有呢?你这样让我们很是替你担心啊!”

    “平田先生他给我打了好多次电话,隔三差五的就问你的情况,所以在得知了你安全归来的消息之后,我就在第一时间给平田先生打了电话,他等一下估计就应该到了!”

    九爷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一个晚辈看待,在我的面前他甚至还表现的有点儿恭敬,但此时此刻的九爷,却把我当成了一个他的晚辈,当成了他的亲人,所以说话时在言语之间就带了一点儿责备的语气。

    不过对我而言,我反而比较享受我身边的人把我当成了亲人的这种感觉。

    尤其是像九爷和平田昭夫,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在我的眼中,他们和我的亲人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但这会儿面对着九爷之时,我却很难给他做出回答,因为我总不能告诉九爷,说我这两年去了一趟阴曹地府,诛灭了几千万名恶鬼吧!

    基于这一点,我就笑着错开了话题道:“我怎么忘了给平田先生打电话了,两年没见我那干儿子,我还真有点儿想他了!”

    就在我正这样说着之时,从宴会厅的外面有一个声音传了进来,这声音虽然还略显稚嫩,但已经带了一些我们西北汉子那粗犷的风格了。

    只听见这声音道:“爸爸!”

    随着这声音传来,一个十多岁的小正太就从外面连蹦带跳的跑进了宴会厅之中。

    虽然两年没见,这小家伙长大了不少,但我却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十多岁的小正太,就是我的干儿子平田一郎。

    在连蹦带跳的跑进了宴会厅之后,平田一郎就向着我冲了过来,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

    “爸爸,这两年你去那里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听到平田一郎所说的话,看着眼含着热泪,眼神之中充满了母性光芒的陈婉秋,这会儿的我也情不自禁的父爱泛滥,紧紧的把平田一郎抱在了怀里。

    “一郎,爸爸也想你啊!”

    就在说着这话之时,有一个念头不由自主的从我的意识之中油然而生。

    我在想,我和陈婉秋什么时候能生一个属于我们两个的孩子呢?

    无论是男是女,只要是我们两个的亲生骨肉,那该有多好啊!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平田昭夫从宴会厅外面走了进来。

    “姜先生,一直都打不通您的电话,婉秋小姐也不告诉我您去了那里?你这两年究竟去了那里啊?”

    平田昭夫一见我的面就拉着我的手问起了我这两年的情况,这同样让我很难做出回答。

    好在这时候许宜花和郑教授老两口一起来到了宴会厅,让我有了一个正大光明的借口松开了平田昭夫的手。

    “师父,你可真是想死我了!”

    许宜花这丫头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但在见到我之时,她却毫不顾忌的像飞燕投林一般,伸出双手向着我扑了过来,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

    当然,毕竟许宜花已经长大了,考虑到男女有别,我轻轻的和许宜花拥抱了一下,很快就松开了手。

    不过在松开手之后,盯着许宜花打量了一番,我却惊奇的发现,许宜花这丫头,她竟然已经突破了天阶,成为了天阶神相。

    接下来我和郑教授两口子寒暄了一番,难免又要被郑教授问起我这两年去了那里。

    而就在我正感到有些为难,不知道该编出一个什么样的理由之时,帝豪大酒店的负责人却一脸为难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婉秋小姐,实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