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喝他个一醉方休
    陈婉秋结婚嫁人的消息,这在两年以前各大媒体的娱乐版块是头条新闻,不知道让多少陈婉秋的粉丝因为这个消息而伤心落泪。

    对于陈婉秋的粉丝而言,陈婉秋在他们的心目之中是完美的女神,是没有任何瑕疵的,像她这样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能够配的上她!

    所以无论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娶了她为妻,在陈婉秋的粉丝看来,都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这两年来在陈婉秋的身边从来都没有男人出现,只有芊墨二十四小时的陪伴着她,这就让许许多多人渐渐的忘记了有关陈婉秋已经结婚嫁人的那则新闻。

    或者说在许许多多的人心目之中,故意忘记了陈婉秋已经结婚嫁人的这件事情,以免让自己想起来的时候心里面总是感觉不舒服。

    而此时此刻,当听到陈婉秋叫了我一声老公,扑进了我的怀里,兴奋而又激动的哭了起来之时,在场的所有人全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陈婉秋已经嫁人的这件事。

    尤其是站在我前面的那个死胖子,他可是亲口听我说过,我是来给我老婆送花的。

    很显然,天一基金的掌控者,超级大明星陈婉秋,就是我的老婆。

    可以说此时此刻的死胖子,简直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死胖子这会儿简直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为什么陈婉秋的老公,是一个看上去如此平凡而又普通的人?

    就在死胖子和一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和陈婉秋之时,我用双手扶住了陈婉秋的脸颊,轻轻的用我的手掌擦去了陈婉秋脸上的泪水。

    陈婉秋这会儿脸上荡漾着幸福的表情,但说话之时的声音还是有点哽咽。

    只听见陈婉秋道:“姜一,你知道吗?这两年来我有多么的想你?这两年来我有多么的替你担心?”

    “我生怕你会出什么事!我生怕你永远都回不来了!”

    “为了不让自己整天想你,整天为你担心,我只能把所有的空闲时间全部都投入到工作之中!”

    听陈婉秋说到这里,看着她那张憔悴的脸,我又是感动又是心疼,但我这人的性格比较腼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实在是做不出来和陈婉秋太过于亲密的动作。

    所以我轻轻的搂住了陈婉秋的腰,眼神之中充满着爱恋和炙热的光芒,大声的对着她道:“老婆,我们回家!”

    说完这话之后,我就搂着陈婉秋的腰,直接向停车场走了过去。

    陈婉秋的座驾是一辆宝马x6,这相对于她的身份来说,算是一辆很普通的车了,不过陈婉秋的性格就是这样,在这方面她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的。

    芊墨作为陈婉秋的贴身保镖,像开车这种事自然是有她来做的,虽然芊墨刚开始的时候并不会开车,但以芊墨的本事学开车这种事情,她连半天时间都用不上。

    而只要芊墨学会了开车,以陈婉秋的资源,给芊墨弄一个驾照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了。

    所以这会儿我搂着陈婉秋向停车场走去,芊墨就很自觉的走在了前面,准备给我们两个当司机。

    从始至终,对于那位长相俊美,身份不凡,实力更是不凡的帝天,我和陈婉秋连看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帝天看着我和陈婉秋的背影,他那张英俊至极的脸变成了铁青色,而且鼻子,嘴巴,眼睛,全都因为太过于愤怒和不甘,看上去有些扭曲。

    这样一来就让帝天这个绝世美男子看上去有些狰狞可怕。

    因为帝天表现出了一副狰狞可怕的样子,尤其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所以无论是那些富家公子,还是天一基金的员工们,全都不由自主的远离了帝天。

    那些富家公子们没有达到目的,有些失落的准备返回,天一基金的女职员们,则准备回自己的住处,或者两三个人相约,去度过下班的时光。

    这时之前站在我前面的那个死胖子看了一眼表情狰狞的帝天,在咬了咬牙之后,硬着头皮走到了帝天的身边。

    在死胖子看来,这一次有机会接近帝天,或许是他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重大转折。

    所以那怕是帝天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气势让他胆颤心惊,但他还是决定拼一把。

    在走到了帝天身旁之后,死胖子直接对着帝天道:“帝少,其实我觉的陈婉秋的老公出现在他身边,对你来说并不是坏事,反而很有可能是一件好事!”

    听到死胖子这话,帝天的眉头一皱,把目光投向了死胖子,然后问着他道:“此话怎讲?”

    死胖子毕竟是一个普通人,在面对着帝天那凌厉无比的眼神之时,死胖子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死胖子把头低了下去,用颤抖的声音回答着道:“帝少,因为在我看来,陈婉秋的老公在任何方面他都没有资格和您相提并论。”

    “所以对您而言,你只需要利用各种机会去打击陈婉秋的老公,让陈婉秋越来越意识到她老公和你之间的差距,那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婉秋会越来越对她老公不满意。”

    “反之,你在陈婉秋心目之中的地位,会提升的越来越高。”

    “等到陈婉秋实在是无法容忍她老公的卑微之后,就是您横刀夺爱,把陈婉秋从她老公的手中抢来的时候!”

    本来帝天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但这会儿在听到死胖子所说的这番话之后,好像给帝天打通和开拓了思路一样,让帝天那满面狰狞的表情一下子舒展了许多。

    在看了一眼死胖子之后,帝天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欣赏之色,然后问着死胖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死胖子听到帝天这话,立马就把腰杆挺的笔直笔直,就好像一个士兵在他的上级面前一样,然后大声的回答着道:“启禀帝少,我叫张琪,我爸是大富实业的董事长。”

    对于死胖子张琪所说的什么大富实业,帝天并不敢兴趣,在点了点头之后,帝天对着张琪道:“你很不错,明天早上九点钟,你到帝天投资来报道吧!”

    “如果有人问你,你就说是我说的!”

    在说完这话之后,帝天转身就走,而死胖子张琪却兴奋而激动的跳了起来。

    还有几个没有走的富家公子,此刻投向张琪的目光之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这几个富家公子是多么的希望,他们刚才也能够像张琪一样,为帝天出谋划策,得到帝天的认可啊!

    如果能够得到帝天的认可,能够成为帝天手下的小弟,那就意味着能够借助到帝天投资的资源。

    而一旦能够借助到帝天投资的资源,那怕是仅仅能够借助到一丁点儿,那也是一件能够让他们祖宗八代的坟上冒青烟的事情啊!

    而就在这几个富家公子看着张琪,死胖子张琪在那里兴奋而激动的狂跳着之时,芊墨开着车,我和陈婉秋坐在了后排,我们已经从天一大厦门前的停车场里面把车开了出来。

    帝天耽搁了一点时间,所以这会儿的帝天才刚刚走到他的兰博基尼旁边。

    不过帝天的那双看上去有点儿阴沉的双眼,却一直都盯着我和陈婉秋所乘坐的那辆宝马x6。

    上车之后,我没有考虑芊墨的感受,直接抱着陈婉秋就吻了上去,在芊墨把车从停车场内开出来的整个过程之中,我和陈婉秋在忘我的热吻之中。

    在把车开到了主干道之后,芊墨故意咳嗽了两声道:“你们说我是直接把车开去玉华小区,让你们两个在家里亲热一个够呢?还是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了晚饭再回玉华小区呢?”

    被芊墨这样一说,我和陈婉秋就感到很不好意思了,我们两个就不得不停止了热吻。

    不过即便是没有再继续热吻,陈婉秋还是把她的头埋在了我的怀里。

    “姜一,你说吧!你说去那里,我们就去那里!”

    陈婉秋这会儿的声音就好像在梦呓一般,对于她而言,我就是她的天,就是她的地,无论我做出任何决定,她都不会说半个不字。

    那怕是我现在就要求芊墨把车开会玉华小区,和她在家里亲热一个够,她肯定也不会拒绝的。

    甚至对她而言,这是她比较渴望的事情!

    而对于我来说,虽然我也很想把我这两年来对陈婉秋的思念和炙热的情感用最直接的方式传递给陈婉秋,让她有一个深刻的感受。

    但仔细想想,我们两个要是表现的这么猴急,肯定会让武顺和小兰陵他们笑话,而且我们刚刚从阴曹地府返回,也应该给天机门的其他人打一个招呼。

    想至此,我就对陈婉秋道:“不如晚上把天机门的人和武顺小兰陵他们都叫一起,我们找个地方吃顿饭吧!这差不多有两年时间和大家都没有见面了,恐怕许宜花那丫头都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听到我这话,陈婉秋连连的点着头道:“你说的很对,我们是应该聚在一起吃顿饭了!”

    “许宜花都已经考上大学了,她确实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说到这里,陈婉秋豪气干云的对着芊墨道:“芊墨姐,不如你把车直接开往北大街的帝豪酒店吧!我们今天晚上,就在帝豪酒店喝他个一醉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