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这花是送给我老婆的!
    要说在两年以前,天一基金刚刚买下天一大厦之时,天一大厦的保安肯定认的我。

    那怕是他们不知道我在天一基金的真正身份,他们也知道天一基金的掌控者陈婉秋,是我的女人。

    但在经历了差不多两年之后,估计天一基金的保安也换了好几茬,所以这会儿的这个保安,肯定就认不出我是谁了。

    我穿着打扮非常的平凡普通,而且我还是打着出租车来的,所以在这名保安的眼里,我是没有什么资格插队到前面去的。

    这会儿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二三十分钟,我要是直接冲了上去,跟这个对我的身份不了解的保安一闹,反而会破坏掉我的计划,会让我无法给陈婉秋一个惊喜。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我就什么都没有说,按照那个保安所说,老老实实的站在了最后一排的位置。

    在站了下来之后,我就有些好奇的对排在我前面的这些手捧着鲜花的年轻小伙子打量了一番,而且我还对这些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小伙子手捧着鲜花站在这里的目的做起了判断。

    这一打量之下,我发现这些年轻小伙子应该全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不是一般家庭出身的人物。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这些年轻小伙子身上穿的戴的,基本上全都是一些奢侈品牌,如果是普通家庭,或者说年薪几十万的工薪一族,是很难穿戴的起他们的一身的。

    说白了,这些年轻小伙子基本上全都是富家子弟,那他们手捧着鲜花排着队在天一大厦的门前是想干什么呢?

    难不成,这些富家子弟全都是来追求天一大厦内的某位美女的?

    那这位美女会是谁呢?

    是芊墨呢?还是陈婉秋?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排在我前面的一个身材略微有点胖,长着一个大饼脸的家伙斜着眼打量了我一番。

    当看到我身上穿的戴的没有一件名牌之时,这名大饼脸的胖子眼神之中就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一抹明显的不屑之色。

    不过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这大饼脸的胖子就主动跟我搭起了讪。

    只见这胖子问着我道:“喂,你这花是送给谁的啊?可别告诉我你是准备送给天一基金的保洁阿姨的!”

    听到胖子这话,我的鼻子都快要气歪了,就算是我再普通再平凡,我也不至于买束花去追求一个保洁阿姨吧?

    这死胖子狗眼看人低,简直是太过分了!

    所以我瞪了一眼这死胖子之后,对着他正色说道:“什么保洁阿姨,我这花是送给我老婆的!”

    听到我这话,死胖子脸上一脸的惊讶之色,一本正经的对着我道:“兄弟,你可千万别吹啊!你确定你老婆在天一大厦上班?”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当然确定啊!这有什么好吹的?”

    死胖子这会儿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斜着眼瞪了我一眼道:“连天一大厦的保安都不认识你,你还好意思说你老婆在天一大厦上班?”

    对于这一点我还真不好解释,如果说我告诉这死胖子,说陈婉秋就是我老婆的话,估计他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所以我干脆就对这货道:“我有没有吹牛,等一下我老婆出来你不就知道了?”

    这死胖子见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感到很是好奇的道;“你老婆究竟是谁啊?除了那几个年纪大的保洁大妈之外,我怎么就没听说天一大厦有那个女的嫁人了?”

    “难不成你还真是天一大厦的那个保洁阿姨的老公?”

    对于死胖子的这话,我直接向他投以了鄙夷和不屑的目光,连回应我都懒的去回应。

    这死胖子见我用这种目光对他,反而却一本正经的对着我道:“兄弟,你可千万别不高兴啊!你可能不是很清楚,在天一大厦做一名普通的保洁阿姨,是一份多么高大上的工作!”

    “就算是一些身家千万的公司老板的老婆,想到天一大厦来做保洁阿姨都没机会啊!”

    听这死胖子这样一说,看着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就让我感到更加好奇了。

    难道在这两年之中,天一基金已经发展到了一个让我无法想象的程度了吗?

    陈婉秋她不仅在音乐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就连在经商方面,也是一个商业奇才吗?

    想到这里,我就决定通过这个死胖子对天一基金这两年的情况做一个了解。

    于是我问着这死胖子道:“兄弟,你这花是打算送给天一大厦的谁的啊?难不成你是准备送给天一大厦的某个保洁阿姨的?”

    听到我以牙还牙的所说的话,这胖子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不过这胖子脾气还算是不错,他并没有跟我发火。

    在瞪了我一眼之后,这胖子说道:“我爸好歹也是有几千万身家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给天一大厦的一个保洁阿姨送花?”

    而见此情形,我就笑着问他道:“那你是打算给谁送花呢?”

    这胖子道:“我这花是打算送给天一大厦新来的那个前台小姐小兰的!”

    这胖子说他老爸好歹也有几千万的身家,结果他这个家族有几千万身家的公子哥却跑来给天一基金的一个刚刚上班不久的前台小姐送花,这能说明什么呢?

    那在我前面排队的这些富家公子哥,是准备给谁送花呢?

    难不成他们送花的对象,全都是天一大厦里面的普通工作人员?

    想到这里,我就问着胖子道:“兄弟,你好歹也是家族资产几千万的人,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去追一个天一大厦新来的前台呢?”

    我这话一出口,这死胖子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日了狗一样,又盯着我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

    在打量完之后,这死胖子一脸惊奇的对着我道:“兄弟,你说你老婆在天一大厦上班,那你不会连天一基金都不了解吧?”

    “我们家那几千万的资产,对于天一基金来说,连九牛一毛都不算,你不会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吧?”

    “你要知道,平田集团和宏达地产,现在可是我们国家资金实力和各方面实力最雄厚的两大公司,而这两大公司,都是因为有天一基金在背后支持,才能在短短的两年之内,达到现在的这个高度的!”

    “而且在这两年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个公司因为天一基金而受益无穷,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得到了天一基金的投资而发了财!”

    “我要是能追到天一大厦的前台,把她娶回家,只要通过她和天一基金搭上一星半点关系,那我老爸的生意规模,至少能比现在扩大三到五倍。”

    这死胖子这么一说,对天一基金的情况,我就算是有一定的了解了。

    于是我指着前面的那些手捧着鲜花的富家子弟道:“他们也和你一样,是来追求天一基金的前台啊,办公室文员什么的吗?”

    死胖子点了点头道:“他们有些和我一样,是冲着前台和办公室文员这些来的。”

    “但有些的条件比较好,他们是冲着天一基金的投资经理来的!”

    听到死胖子这话,我就有些好奇的问着死胖子道:“天一基金的投资经理?难道天一基金的投资经理,有很多是女的吗?”

    死胖子闻言一脸诧异的看着我道:“兄弟,你连这都不知道,我还真怀疑你老婆究竟在不在天一大厦上班?你该不会是走错路了吧?”

    我摇了摇头语气肯定的道:“我老婆就在天一大厦上班,这一点你不用怀疑,等一下她从里面出来,你就知道她是谁了!”

    “你还是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天一基金的投资经理,难道有很多是女的吗?”

    我在无形之中已经流露出了一股气势,受到这股气势的影响,死胖子就不由自主的把他所知道的一切说了出来。

    只见死胖子说道:“兄弟你应该知道,掌控着天一基金的是大明星陈婉秋,而据说陈婉秋比较讨厌和男人打交道,所以整个天一大厦之中,除了保安部之外,所有部门的员工,没有一个是男的。”

    “资本运作部门的那些投资经理,清一色的全都女的,而且一个个可全都美女啊!”

    说到这里之时,这死胖子两眼放光,脸上流露出了一脸的向往之色。

    嘴角边不由自主的流着哈喇子的同时,这死胖子自言自语的道:“要是能够追到一个天一基金的投资经理,那可真是一件祖坟都会冒青烟的事情啊!”

    看着满脸向往之色的死胖子,我继续问着他道:“除了天一基金的投资经理之外,天一基金的陈婉秋和芊墨小姐,有没有什么人追求呢?”

    死胖子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连天一基金的投资经理都大把人追求,就更不用说陈小姐和芊墨小姐了!”

    “只不过追求陈小姐和芊墨小姐的人,不是你我所能相提并论的!”

    这死胖子的话音刚落,一辆橙色的兰博基尼跑车就像一支离弦的利箭一样,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从几百米外向着天一大厦的停车场飞速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