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排队送花
    上古封神大战,号称封神之劫,自从经历了这场灭世大劫之后,三界六道重新划分,天地规则重新确定,人类正式进入了末法时代。

    而在这场灭世大劫之中,真正得到了最大好处的,其实是来自西方一脉的佛门一方。

    道门一方因为三大天尊之间的意气之争,灵宝天尊也就是通天教主,率领着他手下的数万名仙人,向他的两位师兄元始天尊和道德天尊发起了挑战。

    结果在这一场大劫之中,灵宝天尊损失惨重,门下的弟子几乎全部都被屠戮殆尽,没有被杀死的,也全部都被佛门一方的那两位超级大能者给度去了佛门。

    佛门所谓的三千红尘客,八百罗汉,五百尊者等等,其实绝大多数都是在封神大战之中,从通天教主的门下度去的。

    通天教主虽然吃了大亏,但和他主要有意气之争的元始天尊也没有占到便宜,就连元始天尊门下的十二金仙,都被佛门一方给度去了四名,成了佛门的四位顶级大能者。

    比如普贤真人,就成了后来的普贤菩萨。

    慈航真人,就成了后来的慈航普度,观世音菩萨。

    文殊广法天尊,就成了后来的文殊菩萨。

    还有土行孙的师父惧留孙,成了佛门的惧留孙佛。

    在封神大劫之中,元始天尊虽然在佛门一方的帮助之下打败了通天教主,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但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毕竟是同根同源的三清之一,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存在。

    在衡量了一番得失,对封神大劫的结果做了一个综合考虑之后,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却有些郁闷的发现,在这场封神大劫之中,他们兄弟两个很有可能被佛门的那两位给算计了。

    十殿阎君本来是通天教主的门下,是在封神大劫的万仙阵之中战死的仙人。

    元始天尊在意识到他们兄弟两个被佛门一方给算计了之后,为了缓和他和通天教主之间的关系,就主动提出把三界六道之中的阴曹地府让通天教主的这十个门下掌管。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在敕封诸神之时,把他们敕封成了十殿阎君。

    甚至不仅仅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就连天外天的天庭之中的八部正神,绝大多数都赐给了战死在封神大劫之中的通天教主门下。

    作为通天教主的门下,十殿阎君对佛门一方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但因为地藏王菩萨确实强大,而且道门一方在第一次灭世大劫混沌魔神劫之时欠下了佛门一方因果,所以就算是明知道被佛门一方给算计了,道门一方却只能一味的忍让。

    这一次我没有让佛门一方达到目的,可以说着实让十殿阎君出了一口恶气。

    不过十殿阎君对佛门一方的手段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见地藏王菩萨化身的禅真大师跟随在了我的身边,十殿阎君就不得不替我担忧了起来。

    虽然禅真大师的实力目前比一个普通人强大不到那里去,但他毕竟是曾经的地藏王菩萨,是拥有无上法力的大能者。

    无论是他的见识,他的智慧,还有他的经验,还有他成长的速度,恐怕全都远远在我之上。

    我的身边跟着禅真大师,岂不是像在我的身上绑着一个定时炸弹一样?

    一个不慎,恐怕很有可能我就会被禅真大师这个佛门之中的大能人物给算计了!

    就这样,在泰山王陛下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之后,十殿阎君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最终却无可奈何的全都摇了摇头。

    对于十殿阎君来说,虽然以他们跟我的关系非常替我担忧,但他们却帮不到我任何忙。

    十殿阎君这边暂且不表,且说我们这边。

    按照小萝莉珑竹的性子,无论蛋蛋去那里,她肯定都要跟在蛋蛋的身边的,但这一次,阎罗王陛下好像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的一样,提前把珑竹给收进了他的生死薄之中,让珑竹根本就无法和蛋蛋在一起。

    在这种情况之下,珑竹就无法跟随着我们一起返回阳间了。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用杏黄旗包裹住了我们,他借助了那位大能者的无上法力,在一刹那之间,就从阴曹地府把我们送回了阳间。

    甚至让我感到很是意外的是,姜子牙不仅把我们送回了阳间,而且还把我们直接送回了玉华小区我和陈婉秋住的房间之中。

    我看了一下房间里面的钟表,还有墙上挂的日历,发现我们这次的阴曹地府之行,竟然用了接近两年的时间。

    我从十八岁那年考上大学来到西安,在西安读了四年本科,后来又读研究生读了差不多一年时间。

    加上在阴曹地府的两年时间,现在距离我二十五岁的生日,竟然已经没有几天了。

    这会儿是下午两点多钟,陈婉秋可能去了天一基金处理公务,所以房间里面没有任何人存在。

    两年时间没有见我心爱的女人,对陈婉秋的思念,我简直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简直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闻人倾城和秦楚楚他们自然是不方便留在玉华小区,各自返回了各自的地方,秦楚楚虽然很是不舍,临走前一直用恋恋不舍的目光看着我,但这会儿的我脑海之中只有陈婉秋的样子,那里还能照顾到她的感受?

    在给武顺和小兰陵交代了一声,让他们给禅真大师安排一个住的地方,干脆就让他住在觉慧大师以前住的地方就行了,我相信觉慧大师两年时间没有从阴曹地府回来,天机门这边肯定还保留着他的住处。

    在阴曹地府之中待了差不多两年时间,这猛的一回到阳间,我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臭了一样。

    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我感觉浑身通透,爽的简直不要不要的,从大衣柜里面找到了一身我的衣服,从里到外的全部都换了下来。

    虽然两年时间我一直都没有回来,但陈婉秋却把我的衣服洗的干干净净的,熨的平平整整的放在大衣柜里。

    仅仅从这一点上,我就能够感受到陈婉秋对我的浓浓爱意。

    只要一想到陈婉秋那倾国倾城的容貌,黄金比例的身材,温柔如水的性格,我只恨不得立马就飞到陈婉秋的身边去。

    不过这会儿才三点多钟,陈婉秋估计正在上班,不如在她快要下班之时,突然在她的面前出现,给到她一个巨大的惊喜。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我就和小兰陵武顺,带着蛋蛋先找了个地方美美的大吃了一顿。

    在这个过程之中小兰陵给李雪打了一个电话,在接到电话之后,李雪欣喜若狂的从天机门的店铺赶了过来。

    一见到小兰陵,李雪就哭着扑进了小兰陵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了小兰陵,好像生怕他会再一次的离开她一样。

    看着小兰陵和李雪两个人卿卿我我,搂搂抱抱,武顺这货是又羡慕又着急,因为他急着想从李雪那里知道,在这两年时间之内,瑶瑶到底有没有消息?

    好不容易等到李雪和小兰陵发泄完毕,武顺就急急忙忙的问起了有关瑶瑶的情况。

    根据李雪所说,玉华小区的那几套房子,陈婉秋早就已经买了下来,在我们离开之后,除了陈婉秋和芊墨之外和李雪之外,那几套房子之中从来就没有住过其他人。

    尤其是武顺和瑶瑶曾经住过的那套房,一直都空在那里。

    但在这两年之中,瑶瑶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听到李雪所说的这情况,武顺感到无比的失望,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充满了失落和沮丧。

    “难道瑶瑶她不要我了吗?”

    “我那里对她不好,她为什么不要我了?”

    自言自语着的同时,武顺猛的给自己灌起了酒。

    作为兄弟,看到武顺这个样子,我和小兰陵也感到很不舒服,尤其是只要一想起瑶瑶的身份和她曾经所说过的话,我就更加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武顺目前还不知道瑶瑶是一个鬼中至尊,如果他知道了瑶瑶的真正身份之后,他和瑶瑶之间的关系怎么处理?

    难道让武顺和瑶瑶来一个人鬼情未了?

    还有瑶瑶和武顺的前世之间好像有因果纠缠,一旦他们两个之间的因果揭破之后,那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该如何处理?

    只要一想到这些,我就有一种头大如斗的感觉!

    就这样,在默默的陪着武顺喝了一会儿酒,差不多到了四点多接近五点钟之后,我就离开了吃饭的地方,先去买了一大束玫瑰花,然后打了个车就直奔天一基金的办公总部,天一大厦而去。

    天一大厦本来不叫这个名字,但在从美国回来之后,财大气粗的天一基金,直接买下了一栋市中心繁华商业地带的写字楼,直接命名为天一大厦,把天一基金的总部设立在了这里。

    从出租车上下来,穿着一身比较普通的休闲服,手捧着一大束鲜花的我就直奔天一大厦而去。

    但让我感到万分惊奇的是,就在我走到了天一大厦的门口之时,却发现竟然有十来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全都和我一样,手捧着一大束鲜花,排着队站在天一大厦的门口。

    而就在我正准备直接走进天一大厦之时,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家伙,牛逼哄哄的挡在了我的面前。

    “凡事有个先来后到,你连这都不懂吗?”

    “给我老老实实到后面排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