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功德神器
    四神兽一族和巫族一脉一样,是天道所不容的存在,所以当我们姜家的老祖宗代表着天道降下功德金光对我们进行褒奖之时,闻人倾城却用他们四神兽家族所独有的法门,让天道无法感应到她的存在。

    既然天道感应不到闻人倾城的存在,自然就不会降下功德金光和功德之力了。

    但如果真的让天道感应到了闻人倾城的存在,发现她是四神兽家族的人的话,恐怕天道所降下来的就不是功德金光和功德之力,而是天罚雷劫了。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虽然代表着天道,但对于姜子牙来说,他应该对闻人倾城的身份有一定的了解。

    所以当天道降下的功德金光并没有感应到闻人倾城之时,姜子牙好像表现的一点都不奇怪一样。

    甚至无论是姜子牙还是十殿阎君,对于闻人倾城的身上没有降下功德金光,全都感到很正常的一样,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诧异之色。

    禅真大师起初表现的有点儿意外,但在他皱着眉头盯着闻人倾城看了片刻之后,他的脸上就浮现出了一抹若有所思之色,好像对闻人倾城有了一定的了解一样。

    就这样,在被功德金光笼罩之后,整整的三天三夜时间,我们几个来自阳间的活人全都在吸收着功德金光之中的功德之力。

    蛋蛋不能算人类,而且它的身份有点特别,所以就算是它出了很大的力,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但天道却没有对它降下奖励。

    接下来在吸收了三天三夜的功德金光之后,武顺和小兰陵的实力等级突破到了天阶六品,距离天阶七品的下品金仙只剩下了一线之隔。

    叶怜心的实力等级同样也飞速提升,从天阶三品连升三级,直接突破到了天阶六品。

    不过叶怜心距离天阶六品巅峰还差的比较远,所以相对来说她的实力比武顺和小兰陵就差了很多。

    崔鸿基和欧阳寒洛本来实力比武顺和小兰陵要差不少,但这一次他们两个所获得好处却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竟然直接从天阶三品,突破到了天阶六品巅峰,在实力级别上和武顺小兰陵达到了一样的高度。

    而且崔鸿基和欧阳寒洛的法器不比小兰陵的差,所以从综合实力上来说,崔鸿基和欧阳寒洛的实力已经丝毫不比小兰陵和武顺差了。

    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秦楚楚的实力竟然提升的最多。

    秦楚楚竟然从天阶三品,直接突破了下品金仙的门槛,一举达到了天阶七品,甚至连下品金仙的下品金身都被她给借助功德之力修炼出来了。

    在我们这几个人之中,只有我和秦楚楚是天命之人,按道理来说天道是公平公正的,那天道所降下来的褒奖应该是没有区别的。

    秦楚楚能够借助天道所降下的褒奖突破到天阶七品,难道这就是天命之人的福利吗?

    但同样是天命之人,天道对秦楚楚的褒奖如此的丰厚,对我却为什么那么吝啬呢?

    吸收了整整三天三夜功德之光和功德之力,别人最少连升三级,秦楚楚都连升四级达到天阶七品了,但我却仅仅才突破到了天阶,再一次成了天阶九品的神相。

    不过当我的相师等阶能够再一次突破到天阶,我还是感觉到很是兴奋。

    在激动之余,我当着秦楚楚他们的面,用功德之气凝聚出了长三尺六寸五分,总共十八节的完整版打神鞭出来。

    当然,杏黄旗我同样也凝聚了出来。

    不过这一次我用功德之气凝聚出来的杏黄旗却和之前用相气所凝聚出来的大不一样。

    以前在天阶九品之时,我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杏黄旗颜色比较淡,只能勉强算是杏黄色。

    但这一次,同样的天阶九品,我用功德之气所凝聚出来的杏黄旗颜色却比以前要深了好几倍,与其说是杏黄色,还不如说是金黄色。

    要是用颜色来称呼的话,我这会儿所凝聚出来的,就应该叫做金黄旗了!

    看着我手中的完整版的打神鞭,还有金黄色的杏黄旗,就让我不得不想,这打神鞭和杏黄旗的威力究竟有多大呢?

    和之前我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杏黄旗相比,差距会有多大呢?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我们姜家的老祖宗看着我手中的打神鞭和杏黄旗,竟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一边笑着,姜子牙一边说道:“功德神鞭,可破万法,功德神旗,万法不侵!”

    “只要这功德神器能够修成,那这天下还有谁能奈你何?”

    随着姜子牙说出了这番话,无论是十殿阎君还是秦楚楚和崔鸿基他们,全都把目光投注在了我手中的打神鞭和杏黄旗之上。

    难道我们姜家的这位老祖宗所说的功德神器,就是我手中的打神鞭和杏黄旗?

    功德神器,光听这名字就吊炸天啊!

    也不知道这功德神器的威能,究竟强大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不过禅真大师好像并没有受到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影响一样,他的那双充满着岁月沧桑的双眸,仍然古井无波一般,双手垂立站在那里。

    接下来我们姜家的老祖宗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在看了一眼禅真大师之后,就把他的手轻轻一挥,我们头顶上的杏黄旗就从半空之中掉落了下来,把包括禅真大师在内的我们所有人,全部都包裹在了杏黄旗之中。

    接下来随着姜子牙挥了挥手,一道金光闪过之后,无论是姜子牙还是杏黄旗,全都消失在了虚无之中。

    而就在我们消失之后,十殿阎君之间却相顾对视着很长时间都没有出声。

    许久之后,轮转王陛下率先说道:“看来刚才的那名老僧,应该是无尽地狱之中的那位无疑了!”

    一殿秦广王点着头道:“和姜一一起的那位觉慧大师没有出现,看来应该是那位觉慧大师最后做了替身了!”

    二殿楚江王道:“说实话,我真是替姜一捏了一把汗啊!我真怕他进了无尽地狱之后再也出不来!”

    三殿宋帝王道:“最终出来的是姜一和那位禅真大师,看来佛门一方这一次没有算计成功啊!”

    四殿五官王道:“封神大战之中让佛门一方占了大便宜,这一次能坏了佛门的事,破了佛门布了几千年的局,好歹让我等出了一口胸中的恶气!”

    就在这几殿阎君纷纷发表着意见之时,阎罗王陛下却表情凝重的道:“道祖无为,不愿意牵扯到凡俗之事,教主乃是真性情,他最不屑去算计来算计去的,这天地间能让佛门的那两位吃了个哑巴亏的,恐怕只有那位了!”

    说到这里之时,阎罗王陛下表情显的比较恭敬,用手指指了指上天。

    十殿阎君中的其他几个,自然是知道阎罗王陛下所指的是那一个,全都在那里纷纷点头。

    八殿都市王更是用肯定的语气道:“那位最擅长算计,所以他门下弟子同样也最擅长算计。”

    “姜子牙不就是他门下弟子最典型的代表吗?”

    九殿平顶王冷笑着道:“那位门下的弟子被度了四个去西方,以他老人家从来都不愿意吃亏的脾气,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佛门一方想再造就一个混元大罗果位,我看是很难做到!”

    听到几位阎君所说的话,七殿泰山王皱着眉头沉思了许久之后道:“你们可千万不要忘了,要论算计能力,佛门的那两位可是一点都不比那位差的!”

    “当年如果不是被佛门的那两位算计,我们这帮兄弟,也不至于会落得一个如此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