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挖人
    如果把这天地之间比作一个大大的棋盘的话,那究竟谁是棋子,谁是下棋之人?

    在以前的我看来,我只能算是一个棋子,而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和幽冥城主申公豹,才算是下棋之人。

    但在经历了无尽地狱的事情,见到了地藏王菩萨这种法力无边的顶级大能者之后,我才发现我以前的想法真是太肤浅了。

    和地藏王菩萨相比,无论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还是幽冥城主申公豹,全都是蝼蚁一般的人物。

    作为蝼蚁一般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会做天地间这盘棋局的下棋之人呢?

    甚至不要说姜子牙和申公豹了,就连地藏王菩萨,恐怕都只能算棋子,而不能算下棋之人。

    有资格做下棋之人的,恐怕只有代表着道门一方的三大天尊,和代表着佛门一方的两位超级大能者。

    换句话说,不达到混元大罗境界,就没有资格做这下棋之人。

    只能做这天地棋局之间的一颗棋子而已。

    我是棋子,姜子牙也是棋子,地藏王菩萨同样也是棋子,十殿阎君照样是棋子。

    而正因为是这盘天地棋局的棋子,在这一局的较量结束之后,十殿阎君就全部都聚齐在了阿拉优达城的城楼之上。

    在我看来,地藏王菩萨化身的禅真大师之所以会主动要求跟随在我的身边,这应该又是佛门一方下的另一着棋。

    而阎罗王陛下代表着十殿阎君向我提出了一个请求,这恐怕是道门一方所下的另外一着棋。

    当然,作为棋子的我,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所以我回应着阎罗王陛下道:“不知道陛下有什么请求?如果我力有所逮,那肯定全力以赴!”

    我的这个回答给足了十殿阎君面子,所以十殿阎君看着我的眼神很是满意。

    接下来阎罗王陛下很客气的对着我道:“姜门主,在你们的帮助之下,终于诛灭了阴曹地府的绝大多数恶鬼,但你应该知道,只要人心之中的恶念不灭,无尽地狱之中的恶鬼就不会断绝。”

    “那怕是有地藏王菩萨在无尽地狱之中坐镇,还是会有大量的恶鬼从无尽地狱之中流窜出来的。”

    说到这里之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阎罗王陛下和十殿阎君全都往禅真大师看了一眼。

    给我的感觉,好像十殿阎君对禅真大师的身份,以及无尽地狱之中所发生事情已经有所了解了一样。

    作为道门一方敕封的阴神,那怕是十殿阎君目前的实力等级不过才六品鬼中至尊而已,但掌控着地书这件极品先天灵宝,十殿阎君的能力和手段,恐怕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十殿阎君没有足以和地藏王菩萨相抗衡的实力的话,又怎么可能被道门一方委以重任?

    人越是经历的多,思想就会越成熟,看待事物的角度和高度就会有所不同。

    在这一刻,我感觉以前的自己还是把事情想的太过于简单了!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十殿阎君见禅真大师并没有任何反应,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之后,阎罗王陛下继续说道:“当初地藏王菩萨以无上法力建造了一百座城池,就是为了镇压从无尽地狱之中流窜出来的恶鬼。”

    “但现在那七十七座城池没有实力强大的鬼帝来坐镇,恐怕时间一长,会给阴曹地府的秩序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阎罗王陛下跟我兜了一个这么大的圈子,说到这里之时,我基本上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

    天机门十大鬼中至尊,实力级别最低的都已经达到了六品鬼中至尊,还有莎莎,她也达到了六品鬼中至尊。

    看来十殿阎君这是想挖我的手下。

    我到阴曹地府来虽然获取到了不少功德,让我的功德金身和相师等阶都有所提升,但如果让十殿阎君把我手下的鬼中至尊全部都给挖走了,那这一趟到阴曹地府来,到底是值还是不值呢?

    说实话,我心里面其实很不愿意,但这时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他已经发话了。

    只见姜子牙对着我道:“姜一,要是按照阴曹地府的规矩,实力级别达到了鬼中至尊级别以上,是断然不能在阳间存在的。”

    “所以于公于私来说,你身边的那些鬼中至尊,全都应该留在阴间。”

    既然我们姜家的老祖宗都这样说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我只能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道:“如果他们没意见的话,那就让他们留在阴间吧!”

    阎罗王陛下道:“我们十殿阎君会敕封他们为一方鬼帝,我相信他们肯定是没有意见的!”

    在阎罗王看来,被他们十殿阎君敕封为一方鬼帝,拥有着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地位,对于任何一个鬼类来说,都是无法拒绝的。

    但阎罗王陛下的话音刚落,莎莎那一身血红色身影却飘然而至我们的眼前。

    “我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我一定要追随在老大的身边,做他身边的贴身女鬼!”

    “阴曹地府的一方鬼帝,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说完这话之后,莎莎根本就不给十殿阎君任何机会,直接化作了一道红光,钻进了我胸前的心形挂坠之中。

    而见此情形,十殿阎君表现的很是尴尬,他们总不能把莎莎从我胸前的心形挂坠之中给拽出来,然后敕封她为一方鬼帝吧?

    虽然说以十殿阎君的手段确实能够做到这一点,但他们要是这样做了,那就太不给我面子了!

    就在这时,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却长叹了一口气道:“这是劫数,也是命数,看来是无法改变的!”

    “罢了罢了,既然罗莎做出了这种选择,那就由她自己吧!”

    “就算是阴司律法明确规定阳间不能有鬼中至尊存在,你们十殿阎君就为罗莎破一回例吧!”

    既然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这样说了,十殿阎君肯定不会提出反对意见,更何况以我和十殿阎君之间的关系,和我为十殿阎君所做的事情,就算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不发话,十殿阎君也要卖我一个面子,不可能强行让莎莎去做一方鬼帝的。

    所以十殿阎君中的阎罗王陛下就代表着十殿阎君点了点头道:“既然罗莎要跟随在姜门主的身边,那我们就为姜门主破一回例。”

    对于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所说的那番话,我竟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他说莎莎所作出的选择是劫数也是命数,难道莎莎跟在我的身边,做我身边的贴身女鬼,会给她造成什么劫难不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宁可让她在阴曹地府做一方鬼帝。

    而就在我正打算跟我们姜家的老祖宗问个清楚明白之时,姜子牙却把他的杏黄旗挥舞了一下,然后朗声说道:“尔等此番降临到阴曹地府,诛灭了无数恶鬼,立下了无数功德,如若对尔等没有奖励,那岂不是说明天道不公?”

    “我姜尚此番前来地府,就是代表天道来对你们进行褒奖!”

    说完这话之后,我们姜家的这位老祖宗就把他手中的杏黄旗往天空中一抛,在杏黄旗变大了十几倍之后,从杏黄旗之中就有一道道金光闪烁的功德金光投射了下来。

    秦楚楚,我,崔鸿基,叶怜心,还有欧阳寒洛,全都被杏黄旗中投射下来的功德金光所笼罩,让我们吸收起了功德金光之中的功德之力。

    但唯独闻人倾城,并没有投射下来功德金光,好像功德金光压根儿就没有感应到她的存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