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全部灭杀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任你说的天花乱坠,也低挡不住铁的事实摆放在你面前之时所带来的震撼。

    禅真大师之所以考虑到这一点,就决定干脆带我到无尽地狱的最深处去一趟,这样才能让我心服口服。

    但梵天鬼帝没有解决,阿拉优达城前的双方之间正战的如火如荼,我又怎么可能会跟着禅真大师去无尽地狱?

    基于这一点,我并没有答应禅真大师,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梵天鬼帝。

    被我这么一看,梵天鬼帝就好像感到自己的末日降临了一样,双膝跪地跪在了地上,对着禅真大师连连的磕起了头。

    “菩萨,饶命啊菩萨,求求您放过我,我以后一定不敢了!”

    禅真大师自然是明白我的意思,在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梵天鬼帝之后道:“罢了,罢了,我就索性先帮你把梵天解决掉算了!让你先欠我一个人情也好!”

    说完这话之后,禅真大师把手一伸,我手中的九环锡杖就自动飞向了禅真大师,转眼之间就落到了禅真大师的手中。

    由此来判断,禅真大师百分百是地藏王菩萨的分身无疑,因为只有让九环锡杖认主之人,才能让九环锡杖自动飞入到他的手中。

    梵天鬼帝同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跪在地上磕头磕的更猛了。

    “菩萨,大慈大悲的地藏王菩萨,求求您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

    就在梵天鬼帝一边磕着头,一边求饶着之时,禅真大师看上去很客气的对着我道:“姜门主,既然我要卖这个人情给你,那如何处置梵天,就由你来做主吧!”

    虽然对禅真大师有什么目的我还没有弄清楚,但和答应禅真大师一个条件相比,我倒是宁愿欠下禅真大师一个人情。

    所以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对着禅真大师道:“大师,有句话叫除恶务尽,对于梵天鬼帝这种十恶不赦的恶鬼,处置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彻底消失在这方天地之间!”

    听到我这话,禅真大师看上去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他却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梵天鬼帝这会儿被吓成了狗,他那张英俊至极的脸,显的无比惶恐,极度扭曲。

    在梵天鬼帝看来,既然禅真大师把决定权给了我,那他的生死和命运,就取决于我的一念之间。

    所以梵天鬼帝立刻就对着我连连的磕起了头,向我求起了饶。

    “姜门主,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为恶,再也不敢害人了!”

    “姜门主,只要您能放过我,我愿意做您收下最忠实的一条走狗,你让我做什么,我就为你做什么!那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惜!”

    对于梵天鬼帝这种无尽地狱之中的恶鬼,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

    所以这会儿看着跪在地上的梵天鬼帝,我表情坚定的摇了摇头。

    禅真大师自然是明白我的意思,只见他把九环锡杖高高举起,然后大声说道:“梵天,本座给过你一次机会,让你皈依了我佛,但你却恶念难处,恶习难改,为恶阴阳两界,犯下了滔天罪孽,欠下了滔天因果。”

    “虽然我佛门不主张杀生,但尔等切不可忘记,我佛门也有着降妖伏魔祛邪诛恶的手段!”

    就在说完这话之后,禅真大师手中的九环锡杖瞬间就闪烁出了万道光芒,看上去就好像烈日当空一样。

    就在此时此刻,整个阿拉优达城前的所有阴魂恶鬼包括人类,全都闭上了双眼。

    而就在下一刻,禅真大师挥舞着手中九环锡杖砸了下去,砸在了梵天鬼帝这个九品鬼中至尊的身上。

    顷刻之间,梵天鬼帝的鬼体在万道光芒的照耀之下,化为了星星点点的阴气本源,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但这还没有完,禅真大师索性来了个一不做二不休,既然非要让我欠他一个人情,干脆就让人情欠的大一点。

    在一杖打散了梵天鬼帝的鬼体之后,那九环锡杖从禅真大师的手中脱手而出,先飞向了阿迦修罗鬼帝,一杖打散了阿迦修罗鬼帝的鬼体。

    接下来又飞向了阿克刹鬼帝,又一杖打散了阿克刹鬼帝的鬼体。

    还有地藏王菩萨敕封的所有鬼帝,在接下来的一个很短的时间之内,被九环锡杖一个接一个的打散了鬼体。

    总而言之,等到我们这一方的人睁开了双眼之时,却发现对方阵营之中的核心人物,已经全部都被打散了鬼体,化成了纯净的阴气本源。

    这一下子让对方阵营的士气瞬间掉落到了最低点,我们这一方的士气达到了最高点。

    秦桧和张俊这两个奸贼被吓的瑟瑟发抖,在第一时间就想转身逃离,但我们这边早就派了人盯着他们两个,又怎么可能会让他们两个逃脱?

    李建成和李元吉仰天长啸,只恨天道不公,不能让他们兄弟两个报仇雪恨,而就在他们两个刚刚发泄完之时,却发现他们恨之入骨的唐宗鬼帝,却已经率领着手下的几十名鬼中至尊,把他们两个包围了起来。

    既然恶鬼一方的厉害人物已经全部都被禅真大师所灭,剩下的就是一些普通恶鬼和实力级别比较低的鬼中至尊,那就算是数量众多,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我相信以我们一方的实力,纵然是不能把所有恶鬼全部诛灭,也不会给逃掉多少。

    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在欠了禅真大师一个天大人情的情况之下,禅真大师要我跟他去一趟无尽地狱,我就不能再拒绝他了。

    于是我对着禅真大师道:“大师,我相信你肯定有办法直接带我去无尽地狱的最深处的!”

    作为无上大能,地藏王菩萨的分身,我相信他和十殿阎君一样,肯定可以在整个阴曹地府之中任意穿梭。

    就算是带着我这个阳间的活人,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而就在我的话音刚刚出口之后,觉慧大师对着禅真大师连连的磕起了头。

    一边磕着头,觉慧大师一边说道:“师尊,弟子有幸能再次见到师尊,您就让我留在您的身边,侍奉在您的左右吧!还请师尊带我一起!”

    无论禅真大师是什么身份,对于觉慧大师而言,禅真大师永远是他的师父,所以觉慧大师这会儿真情流露,怎么着也不愿意和禅真大师分开。

    禅真大师看上去好像也有点儿感动,一脸无奈的道:“痴儿,你如此的执着,如此的堪不透,如何做我佛门子弟啊!”

    这时蛋蛋已经恢复了他小男孩的样子,跑了过来拉住了我的胳膊。

    “爸爸,无论你去那里,都不能丢下我!我要跟你去那什么无尽地狱!”

    被蛋蛋拉住了胳膊,我只能满脸无奈的对着禅真大师耸了耸肩。

    这时小萝莉珑竹已经向我们跑了过来,一边跑着一边在那里大声的喊着道:“你们等等我,我也要去无尽地狱。”

    而见此情形,禅真大师急忙摇动了一下他手中的九环锡杖,就看到一团耀眼无比的光芒把我和觉慧大师还有蛋蛋笼罩了起来。

    等到珑竹跑了过来之时,禅真大师和我们三个已经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小萝莉珑竹在那里被气的连连跺着脚。

    “臭和尚!臭和尚,这个臭和尚真是气死我了!”

    而就在珑竹正骂着禅真大师之时,阎罗王陛下突然显现了身形,出现在了珑竹的身后。

    “珑竹,你不可对地藏王菩萨无礼,不能在背后对他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