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决战之前
    岳飞一生对宋高宗赵构忠心耿耿,其实他最无法接受的,并不是秦桧他们四个奸贼对自己的陷害,而是宋高宗赵构对他的不理解。

    可以说,岳王爷岳飞心中最大的执念,并不是杀了秦桧他们四大奸贼,而是得到宋高宗赵构的理解和认可。

    这会儿听到宋高宗赵构亲口向他认错,岳王爷顿时就化解了心头最大的执念。

    但宋高宗赵构却向他提出了一个请求,要让岳飞杀了他,作为和宋高宗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臣子,岳飞又岂能不明白原因?

    梵天鬼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赵构称作爱妃,这已经说明了赵构和梵天鬼帝之间的关系。

    赵构作为曾经的一朝天子,做过皇帝的人,又岂能接受这样的耻辱?

    对于赵构来说,与其在耻辱之中活着,不如灰飞烟灭的死掉!

    能死在岳飞手里,也算是了结了他和岳飞之间的因果。

    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赵构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岳飞身上。

    而这时宋太祖赵匡胤居高临下的看着赵构,对于赵匡胤来说,赵构的所作所为和他现在的处境,简直是他们赵氏一族的莫大耻辱。

    所以赵匡胤冷哼了一声道:“赵构,你作为我赵氏一族的子弟,不想着为自己的父兄报仇,为了一己之私,反而陷害忠良,不顾父兄的生死,像你这样的货色,不配做我们赵氏一族的子孙!”

    “我赵匡胤现在以赵氏一族族长的身份,将你逐出赵氏一族!”

    “从今往后,无论你生也好死也好,做人也好,做鬼也罢,都与我们赵氏一族无关!”

    “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被赵匡胤给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赵构更是连头都抬不起来。

    把头低了下去,嘴里不断的喃喃自语着道:“岳元帅,岳将军,求求你,杀了我!你一定要杀了我!”

    “我赵构自作自受,这都是我的报应啊!”

    听到赵构这话,看着痛苦无比的赵构,岳王爷只恨不得冲下城楼立刻救赵构脱离苦海。

    但岳王爷又很清楚的知道,有梵天鬼帝这个九品鬼中至尊在赵构的身边,他想救赵构脱离苦海,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他冒冒然的擅自行动,不仅救不了赵构,还会把自己都搭进去。

    而就在这时,梵天鬼帝面色冰冷的看着赵构,双眸之中冷光闪烁,向着城楼之上的我们一众人扫射而来。

    在这同时,梵天鬼帝冷声说道:“你现在是我的爱妃,所以就算是死,你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说到这里,梵天鬼帝的目光又变的无比柔和,声音同样也变的无比柔和的道:“但我又怎么可能会让你死?”

    “只要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天,你就永远都不会死!”

    听到梵天鬼帝的话,看着梵天鬼帝看着赵构之时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和他那温柔似水的声音,给我们却有一种肉麻到了极致,简直让人想吐的感觉。

    作为赵构曾经的臣子,岳王爷最能理解赵构的感受,所以岳王爷把牙齿咬的噔噔直响,站在城楼之上,怒指着梵天鬼帝道:“梵天,我岳飞对天发誓,如不杀你,誓不为人!”

    然而面对着怒火滔天的岳王爷,梵天鬼帝的脸上却浮现出了浓浓的嘲讽之色。

    岳王爷不过是七品鬼中至尊而已,不要说一个岳王爷了,就算是一百个岳王爷,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岳王爷想杀了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就算是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岳王爷也奈何不了他!

    而就在一脸嘲讽的看着岳王爷的同时,梵天鬼帝拉着赵构的手从车辇之上走了下来。

    赵构虽然很不情愿,但梵天鬼帝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控制了他,让他根本就无法反抗,只能跟随在梵天鬼帝的身旁。

    从车辇上走下来之后,梵天鬼帝抬起头看向了城楼之上的我们。

    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跟随在了梵天鬼帝的身后,还有中极域的四名七品鬼中至尊,南北两大极域的六名七品鬼中至尊,分别按照实力等级的高低,跟随在了梵天鬼帝的身后。

    在后面还有南北两大极域和中极域的普通鬼帝。

    而就在这些鬼帝们排好了阵型之后,梵天鬼帝仰着头对着我们喊道:“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公平一战的机会,如果你们一方的核心人物能够打败我们一方的所有鬼帝,甚至诛灭了我们,那我们无怨无悔!”

    “但反之,如果我们一方打败了你们,或者杀光了你们,你们也不许召唤十殿阎君前来!”

    “姓姜的小子,你要是敢答应我的这个条件,那就出城和本座一战,你要是不敢答应这个条件,那就赶紧滚回阳间,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梵天鬼帝对十殿阎君还是心存忌惮,尤其是在了解到我能够召唤十殿阎君之后,他就故意强调起了这一点。

    但梵天鬼帝又那里知道,十殿阎君也有他们的顾虑,就算是我召唤十殿阎君来助阵,因为顾忌到地藏王菩萨的面子,十殿阎君肯定是不会现身的。

    所以对梵天鬼帝所强调的这一点,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

    但在当前的这种状况之下,冒冒然的就和梵天鬼帝一绝死战,我认为还没有做好百分百的准备。

    于是我站在城楼之上,居高临下的对着梵天鬼帝道:“梵天鬼帝,你不用对我用激将法,既然你要跟我们公平一战,那我答应了你又有何妨?”

    “不过今天的时间已晚,且容我们休息一天,在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双方之间,就来决一死战如何?”

    见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而且在一天之内我不可能会让我们这一方的整体实力产生太大的变化,梵天鬼帝就没有再说什么。

    接下来梵天鬼帝就用他的无上法力用阴气凝聚出了一座巨大宫殿,拉着赵构手进入了宫殿之中。

    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还有三大极域的其他鬼帝,同样也进入了宫殿之中,把这段时间以来的情况,全部都详详细细的汇报给了梵天鬼帝。

    尤其是秦桧和张俊,对我们一方的实力重点渲染,让梵天鬼帝千万不要小看了我们。

    李建成和李元吉还向梵天鬼帝刻意强调,说我的打神鞭打中了鬼体之后无法重新凝聚,蛋蛋这个小家伙会变身成为洪荒巨兽,西极域和东极域的两名八品鬼中至尊,之所以能够被我们打散鬼体,主要就是因为吃了蛋蛋的大亏才导致的。

    听秦桧张俊和李建成李元吉讲着有关我们一方的具体情况,梵天鬼帝始终带着一脸的冷笑,在对他的实力有着极度自信的情况之下,梵天鬼帝并没有把我和蛋蛋放在眼里。

    此时在阿拉优达城内,汉相鬼帝诸葛亮和神算鬼帝刘伯温全都是我们天机一脉的人,对于我的身份和来历,诸葛亮和刘伯温早已经从十殿阎君那里所知晓,所以诸葛亮和刘伯温对待我的态度,相对来说就亲近了许多。

    “姜一,天阶之后,一阶一重天,对于鬼类来说,同样也是如此!”

    “一名九品鬼中至尊,堪比几十名八品鬼中至尊,如果没有外力相助的话,那我们恐怕不是梵天鬼帝的对手!”

    在汉相鬼帝诸葛亮说出了这话之后,我们这边的绝大多数人,竟然把目光全都投向了蛋蛋。

    前两次搞定了西极域和东极域的域主,蛋蛋可谓是立了大功,所以这一次,大家把希望寄托在蛋蛋的身上,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蛋蛋能够大发神威搞定梵天鬼帝的话,那这一战我们将必胜无疑。

    然而蛋蛋在这时候却说出了一句让众人无比失望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