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城前大战(上)
    见梵天鬼帝温柔如水的问起了那名宋朝书生,李建成和李元吉兄弟两个就把目光也投向了这名宋朝书生。

    虽然不知道这名宋朝书生具体是什么身份,但从梵天鬼帝对待他的态度和跟他说话之时的语气来判断,李建成认为这名宋朝书生的意见对梵天鬼帝来说,恐怕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对李建成和李元吉而言,恐怕接下来这名宋朝书生的态度和意见,就关系到他们是否能够借助梵天鬼帝的帮助,给他们兄弟两个报仇雪恨了!

    此时,这名宋朝书生脸上的表情极度的复杂,每一次听到梵天鬼帝称呼他为“爱妃”,每一次只要一想到梵天鬼帝对他的所作所为,这名宋朝书生就有一种生不如死,甚至想让十殿阎君把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想法。

    然而他彻彻底底的被梵天鬼帝控制在了手中,他想离开梵天鬼帝的身边,连一分一秒都做不到。

    他恨梵天鬼帝恨的要死,但对梵天鬼帝他却无可奈何!

    所以这会儿听到梵天鬼帝问他要不是出手,宋朝书生没有任何犹豫,在第一时间就斩钉截铁的对着梵天鬼帝道:“这一战,你必须出手!因为你要是出手,或许还能博得一线生机,能够成为地藏王菩萨手中的一颗棋子。”

    “但你要是不出手,恐怕你就会成为一颗弃子,最终失去了利用价值,被地藏王菩萨所弃!”

    宋朝书生此言一出,李建成和李元吉兄弟两个深表赞同,在那里连连的点头。

    但梵天鬼帝却面色一沉,双目之中寒芒一闪,和宋朝书生相顾对视了起来。

    片刻之后,梵天鬼帝的目光渐渐变的柔软,然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道:“爱妃,其实我很清楚的知道,你想让我死,你想让我被姓姜的那帮人所灭!”

    “你所说的什么一线生机,棋子弃子的,只不过是用来敷衍我,欺骗我的而已!”

    “但无论如何,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还是决定听你的话,在阿拉优达城亲自出手,和他们决一死战!”

    梵天鬼帝这话一出口,李建成和李元吉终于放下了心来,但那名宋朝书生,脸上的表情却比之前要更加复杂了许多,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接下来,没有多长时间之后,整个中极域所有的恶鬼精锐,全部都跟随着梵天鬼帝直奔东极域的阿拉优达城而去。

    不过因为中极域十殿阎君敕封的三大鬼帝在三天之前就赶去了阿拉优达城的缘故,梵天鬼帝他们在时间上,肯定就要落后了三天时间。

    梵天鬼帝这边暂且不表,且说阿拉优达城这边。

    就在和几天时间之内,我们这边继续采取着游击战的策略,每天二十四小时,时不时的对南北两大极域组成的联军发动一波攻击。

    而且每次发动攻击之时,只要南北两大极域的域主出手,我们这边就会见好就收,立刻撤退,把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气的哇哇大叫,但却拿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这种情况之下,在短短的十多天时间之中,南北两大极域损失了两百多万恶鬼阴兵,三千多名鬼中至尊,甚至还有一名鬼帝,被我们一方给打散了鬼体,彻底的化为灰灰。

    等了有差不多十来天的时间,快要被我们给折腾疯了,但中极域那边却没有任何动静,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甚至南北两大极域的鬼帝们,等的都快要崩溃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再等上十天半个月时间的话,那恐怕南北两大极域的损耗会更加大,要是等上半年一年的,那恐怕除了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之外,整个南北两大极域,都不会剩下几个恶鬼了。

    当然,半年或者一年时间,对于鬼类来说是很短的时间,但对于我来说,却再也漫长不过了!

    我可等不了半年或者一年的时间,我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打破现在的这个僵局,诛灭掉南北两大极域的鬼帝,甚至整个阴曹地府所有的恶鬼。

    但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打破当前的这个僵局,尽快的诛灭掉南北两大极域的恶鬼呢?

    在我看来,南北两大极域把希望寄托在了中极域的梵天鬼帝身上,其实我也把希望寄托在了中极域。

    只有中极域十殿阎君敕封的三大鬼帝到来,跟我们一起联手,我们才能和地藏王菩萨敕封的这些鬼帝决一死战!

    而这一日,就在我们日常对南北两大极域发动了游击战,派出了两队鬼中至尊,从阿拉优达城的东面和北面发动了攻击之时,属于南北两大极域一方的阵营,却从后面混乱了起来。

    要知道,整个南北两大极域有两千多万名恶鬼阴兵,这两千多万名恶鬼阴兵把阿拉优达城从四面八方围了起来,仅仅这恶鬼阴兵排成的队伍,就延绵了十几二十里长。

    此刻我站在阿拉优达城的城楼之上,当发现南北两大极域一方的阵营从后面乱了起来之后,我立刻就把功德之气聚于双目,向着混乱所发生的位置看了过去。

    在这一看之下,我竟然看到大概有三队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这些阴兵的总数加起来足足有上百万之多,而且这三队阴兵排成了一个我们天机一脉的天地三才阵,如同一个巨大的推土机一样,向着南北两大极域的阵营碾压了过来。

    要知道,这天地三才阵一旦布下,就相当于发挥出了九倍于自身的力量,而这三队阴兵,很显然是久经操练的,可以说把天地三才阵的威能发挥到了极致。

    尤其是在这上百万阴兵之中,竟然有足足好几千名,我粗略估计数量达到了四五千名左右的各种级别的鬼中至尊的配合之下,让天地三才阵所发挥出来的威能更加强大无比。

    可以说只要天地三才阵所过之处,南北两大极域一方的恶鬼阴兵根本就无法抵挡,无论是黑脸鬼,还是一品到三品之间的鬼中至尊,在一瞬间就会被打散鬼体,化为阴气本源。

    见此情形,我基本上已经猜到了这三队阴兵的来历,除了中极域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那三位鬼帝之外,没有一方鬼帝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既然中极域的三大鬼帝已经赶到,那说明终极决战的时刻即将到来。

    所以对于阿拉优达城中的我们而言,目前是一个重创南北两大极域一方的绝佳机会。

    我能想到这一点,阿拉优达城中的一堆兵法大家们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所以我们在简单的交流了一番之后,很快就由宋太祖亲自下达了发动攻击的命令。

    “东极域三大鬼帝,率领各自属下,布天地三才阵,从东门杀出!”

    “北极域三大鬼帝,率领各自属下,布天地三才阵,从北门杀出!”

    “南极域三大鬼帝,率领各自属下,布天地三才阵,从南门杀出!”

    “岳王爷,天机门十大鬼中至尊,还有我,将率领其他阴兵,从西门杀出!”

    “姜门主你们这些来自阳间之人,就坐镇城内,保持阵法的运转吧!”

    随着宋太祖下达了命令之后,阿拉优达城的城门从四面打开,阿拉优达城内的阴兵们排成了天地三才阵的阵型,如同下山猛虎一般,从阿拉优达城内杀了出来。

    之前被我们用游击战反反复复的骚扰,南北两大极域一方的恶鬼阴兵们已经处在了极度疲劳的状态,这会儿后院失火,被中极域的阴兵一路横扫,使的南北两大极域一方的恶鬼阴兵们早已经乱了阵脚。

    当阿拉优达城的城门大开,几十万名阴兵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排着阵型冲了出来之时,靠近城池前沿的恶鬼阴兵,瞬间就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就这样,南北两大极域的两千多万恶鬼阴兵,在措不及防之下,被我们不到两百万的阴兵从两头包剿,冲的七零八落,杀的人仰马翻。

    就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南北两大极域一方至少有两百万名恶鬼阴兵被打散了鬼体,三千名各种级别的鬼中至尊,耗尽了阴气本源,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等到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反应了过来,稳住了他们一方的阵型之时,我们从城内杀出的四队阴兵,已经和中极域的三队阴兵汇合在了一起。

    这段时间以来,平时除了用游击战的方式发动攻击之外,整个阿拉优达城内的所有阴兵,每天都要演练上古十大战阵。

    所以当我们这七支队伍汇合到一起之后,汉相鬼帝和蔺相如做了一个简单的交流,这七支队伍在第一时间就改变了阵法,由原先的多个天地三才阵,变阵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七星北斗阵。

    这七星北斗阵可攻可守,一旦阵法布下,所能发挥出的威能,简直可以撼天覆海。

    当一百多万精锐阴兵和接近上万名鬼中至尊布下了七星北斗阵之后,纵然是面对着南北两大极域的两千万名恶鬼阴兵,也如同一把绝世利刃一般,所过之处,所向披靡!

    在这种情况之下,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被气了个半死,施展出了法天象地之术,化成了两个身高十八丈的巨型恶鬼,亲自向着我们一方所布下的七星北斗阵发起了攻击。

    而见此情形,中极域的武圣鬼帝,同样也用法天象地之术化成了五丈高的巨大恶鬼,手握着他的青龙偃月刀迎了上去。

    还有汉相鬼帝诸葛亮,神算鬼帝刘伯温,以及我们这一方所有的七品鬼中至尊,全部都施展出了法天象地之术,摆出了一个十方俱灭大阵,向着南北两大极域的这两名域主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