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要不要出手
    梵天鬼帝最大的顾虑,就是十殿阎君会介入。

    一旦十殿阎君介入,有生死薄这件极品先天灵宝,就算他是九品鬼中至尊,也绝对不是十殿阎君的对手。

    要知道,生死薄可是三大天尊中的元始天尊赐给了十殿阎君,让十殿阎君用来镇压阴曹地府,和佛门一方的地藏王菩萨相抗衡的。

    只要十殿阎君联手,就算是地藏王菩萨都奈何不了他们,就别说他这个九品鬼中至尊了。

    而地藏王菩萨,可是仅次于三大天尊那种超级大能者,只差一线之隔,就突破到混元大罗级别的存在。

    和地藏王菩萨相比,他这个九品鬼中至尊,还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然而此时此刻,李建成却说他根本就不用在意,根本就不用顾忌,这就让梵天鬼帝不由自主的眼睛一亮。

    虽然梵天鬼帝很清楚的知道,李建成和李元吉之所以到中极域来投靠他,是有他们兄弟两个的目的,他们兄弟两个想借助他的帮助,为他们两个报仇雪恨,了却了他们和李世民之间的仇怨。

    但如果李建成说的有一定的道理,那他也可以做个参考。

    想至此,梵天鬼帝就对着李建成道:“阎罗王都已经有言在先,让我不要对他们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出手,这次去阿拉优达城,如果我要是出手的话,那势必要对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出手。”

    “一旦十殿阎君以这个为借口向我发难,甚至向我们地藏王菩萨敕封的所有鬼帝发难的话,那我们的处境就很不妙了!”

    “当初刚刚突破到九品鬼中至尊之时,我认为我完全可以把十殿阎君不放在眼里了,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十殿阎君的生死薄面前,我这个九品鬼中至尊,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说到这里之时,梵天鬼帝的脸上露出了一脸的惶恐之色。

    只要一想起当年阎罗王陛下用生死薄对着他轻轻一摇,从生死薄之中就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把自己吸了进去的场景,梵天鬼帝就有一种头皮发麻,浑身发抖的感觉。

    被生死薄吸进去之后,梵天鬼帝就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暗无天日的无尽深渊之中,他九品鬼中至尊的力量,变的羸弱无比,这种感觉,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也是他一点都不想再体验的。

    听梵天鬼帝说到这里,看着梵天鬼帝脸上的表情,李建成却淡然一笑,然后问着梵天鬼帝道:“那请问域主陛下,当初阎罗王既然已经把你收入了生死薄之中,为何又把你放了出来呢?”

    面对着李建成的这个问题,阎罗王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然后道:“当初用生死薄把我吸了进去,但没多长时间之后,阎罗王就把我放了出来,而且他还告诫我,说我不要对他们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出手,甚至他还暗示我,让我尽量限制其他地藏王敕封的鬼帝,不要对他们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赶尽杀绝。”

    “说实话这几百年来如果不是我限制了那些鬼帝,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有好几个都已经被灭了!”

    “所以在我看来,阎罗王他之所以放了我的原因,首先是因为照顾到地藏王菩萨的面子,毕竟我们是地藏王菩萨敕封的鬼帝,你们人类不是有句话,叫打狗还要看主人吗?”

    “其次阎罗王的目的应该是吓唬我一下,然后让我尽可能的限制其他的鬼帝。”

    听梵天鬼帝说到这里,李建成冷冷的一笑,看着梵天鬼帝的眼神之中,不经意之间就流露出了一抹鄙视之色。

    在李建成看来,梵天鬼帝虽然把自己的形象弄的俊美无比,和人类一样,但恶鬼就是恶鬼,他的智商还是那么的感人!

    在冷笑完之后,李建成对着梵天鬼帝道:“域主陛下,看来您也知道是因为照顾到地藏王菩萨的面子,所以阎罗王才把你放了。”

    “既然十殿阎君要照顾到地藏王菩萨的面子,不会真正对你们动手,那你为何要惧怕阎罗王呢?”

    被李建成说到了点子上,梵天鬼帝面色一凝,然后结结巴巴的回答着道:“我对阎罗王有所畏惧,是因为,是因为我们这一千多年以来所做的事情。”

    听到梵天鬼帝的回答,李建成并没有出乎意外,而是沉声说道:“在过去的这一千多年以来,你们这些地藏王菩萨所敕封的鬼帝,不仅大量收留了无尽地狱之中逃窜出来的恶鬼,而且还通过一些渠道,让这些恶鬼肆意轮回到了阳间,在阳间造成了巨大的混乱,产生了无数的怨魂。”

    “正因为做下了这些事情,所以你才有所顾忌,怕十殿阎君借题发挥,找你们的麻烦是吧?”

    被李建成直接说破,梵天鬼帝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之所以对十殿阎君有所顾忌,不敢和十殿阎君真正的撕破脸皮,其实就是因为连他自己都认为他们这一千多年以来,做的有点儿太过分了的缘故。

    然而梵天鬼帝默默的点了点头,李建成却表情坚定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李建成道:“域主陛下,既然你们是地藏王菩萨所敕封的,那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地藏王菩萨所认可的。”

    “如果不是地藏王菩萨所认可的,那你认为凭借地藏王菩萨的无上法力,他老人家会感知不到你们的所作所为吗?”

    “十殿阎君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才对你们有所顾忌,不敢和你们发生冲突!”

    “因为毕竟你们是地藏王菩萨亲自敕封的,你们代表的就是地藏王菩萨一方!”

    听李建成这么一说,梵天鬼帝沉思了片刻,默默的点了点头,他觉的李建成说的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但在想到了一些从其他几大极域传来的传闻之后,梵天鬼帝的脸色就变的很不好看,一脸无奈的摇着头道:“我们虽然代表着地藏王菩萨一方,但地藏王菩萨把他的九环锡杖赐给了那个姓姜的小子,让他来到了阴曹地府跟我们作对,这岂不是代表着地藏王菩萨已经放弃了我们?”

    “既然地藏王菩萨已经放弃了我们,那十殿阎君出手对付我们,就不用给地藏王菩萨任何面子了!”

    “站在这个角度来考虑的话,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恐怕我们就更加不能做出让十殿阎君找到借口和把柄的事情了!”

    “尤其是我,恐怕就更加不能对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出手了!”

    听到梵天鬼帝这话,就连李元吉都认为梵天鬼帝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在那里默默的点了点头,但李建成却依然摇了摇头。

    接下来李建成直视着梵天鬼帝朗声说道:“域主陛下,以我对姜一他们那帮人的了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这一次去阿拉优达城你不出手的话,那就算是南北两大极域和中极域的所有精锐全部都出动,也绝对攻打不下阿拉优达城。”

    “甚至连南北两大极域和中极域的所有鬼帝,以及恶鬼阴兵,都会在阿拉优达城前损耗殆尽!”

    “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地藏王菩萨所敕封的鬼帝,会全部都被姓姜的他们那帮人歼灭!”

    “就算是你这个九品鬼尊能独善其身,那你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你觉的如果所有的鬼帝全都被诛灭之后,十殿阎君会放过你吗?姓姜的那帮人会放过你吗?甚至地藏王菩萨会放过你吗?”

    “恐怕对地藏王菩萨而言,你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弃子罢了!”

    李建成此言一出,梵天鬼帝一脸的凝重,虽然梵天鬼帝很不愿意承认,但他却不得不承认,李建成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这时李建成继续说道:“基于以上种种,所以在我看来,阿拉优达城的这一战,你必须出手!”

    “因为一旦你们一方赢了,那对于地藏王菩萨来说,你们或许还有被利用的价值!”

    “他或许还会继续利用你们下去!”

    说到这里,李建成就不再言语,等着梵天鬼帝做出决定。

    但梵天鬼帝却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把柔情似水的目光投向了那个气质儒雅的宋朝书生。

    在这同时,梵天鬼帝对着这名宋朝书生柔声问道:“爱妃,你认为阿拉优达城的这一战,我要不要出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