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爱妃
    中极域,梵天城。

    地藏王菩萨在用无上法力建筑阴曹地府的这一百座城池之时,在每一座城的最中心位置全都建了一座大殿。

    比如阎罗城中的阎罗殿,太祖城中的太祖殿等等。

    在梵天城的最中心位置,梵天殿就坐落于此。

    此时此刻,在梵天殿内的最高处,在一张黄金龙座之上,坐着一名年龄在二十多岁的样子,长相无比俊美,简直比娱乐圈的那些所谓的小鲜肉还要俊美许多倍的年轻男子。

    只不过这名英俊无比的年轻男子,他在不经意之间眼神之内就会透射出两道寒光。

    而只要这两道寒光落到大殿内的任何一个青面獠牙的鬼帝脸上,那名被寒光注视的鬼帝,就会情不自禁的身体哆嗦起来,把头低了下去。

    对于大殿内的这些青面獠牙的鬼帝而言,他们是绝对没有勇气和这个俊美至极的年轻男子相顾对视的,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这名俊美至极的年轻男子,他就是整个阴曹地府之中,实力级别唯一到了九品鬼中至尊的梵天鬼帝。

    另外,在大殿内除了中极域的十二名鬼帝之外,李建成和李元吉这兄弟两个还站在大殿内的前排,距离梵天鬼帝所坐的那张黄金龙椅的位置最近。

    还有,在梵天鬼帝所坐的那张黄金龙椅之上,除了梵天鬼帝之外,另外还坐着一名看上去年龄在三十多岁左右,仪态和气质比较儒雅的中年男子。

    这名中年男子一身宋代的书生打扮,实力级别却达到了七品鬼中至尊的级别。

    梵天鬼帝的目光在投向别人之时,会显的比较阴柔,显的比较冷冽,让人不敢和他对视,但当他的目光投向这名宋代书生打扮的儒雅中年男子之时,他的目光却一下子就会变的无比温柔

    这种目光,通常会在男女异性之间才有,比如秦楚楚看着我的目光,我和陈婉秋相顾对视之时的目光。

    然而,梵天鬼帝这会儿看着这名气质儒雅的宋代书生的目光却如此,而且他还让这名气质儒雅的宋代书生和他坐在同一张黄金龙椅上,那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就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梵天鬼帝虽然是恶鬼,但他可是一个标准的男性恶鬼啊!

    这名宋代书生就算是往那儿一座,也会给人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但从他眉宇间的神色,和脸上的表情来看,他好像非常的痛苦,极度的郁闷一样。

    而就在用他那有些阴寒冷冽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大殿上的鬼帝和李建成李元吉兄弟两个,最终落到了气质儒雅的宋代书生脸上之后,梵天鬼帝用一个有点儿像女人一样的声音说道:“现在我们整个中极域的精锐力量,已经全部都集中到了梵天城,不知道各位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想法?”

    梵天鬼帝此言一出,立刻就有一名青面獠牙的鬼帝往左边迈了一步,站在了大殿中央,抬起头对着梵天鬼帝道:“梵天大人,十殿阎君敕封的那三大鬼帝太过于可恨,给我们造成了太大的损耗,既然我们已经合兵一处,那我们不如先灭了那三大鬼帝,占领了他们的城池再说。”

    这名鬼帝的话音一落,其他的鬼帝全都纷纷点头称是,随声附和起了这名鬼帝所提出的建议。

    从这名鬼帝和其他的鬼帝说话之时的表情和语气来看,整个中极域的鬼帝对中极域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那三大鬼帝可以说是恨之入骨,看样子在那三大鬼帝的手下应该是吃了不小的亏。

    而就在等着这些鬼帝们全部发表完了意见之后,李建成同样也迈步走到了大殿中央,先对着梵天鬼帝行了一礼,然后这才说道:“梵天大人,我们从东极域赶来中极域,包括路上所花费的时间,加起来已经差不多有二十多天接近一个月了。”

    “在这么长的时间之内,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觉的很难预料!”

    “在我看来,以宋太祖和岳飞他们的实力,荡平整个东极域恐怕是一件不难做到的事情。”

    李建成在说到岳飞和宋太祖之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目光往黄金龙椅上坐的那名气质儒雅的宋代书生看去。

    而那名气质儒雅的宋代书生,在听到李建成所说出的岳飞和宋太祖之时,脸上的表情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看上去好像显的无比痛苦一样。

    梵天鬼帝的一双眼睛一直都在注视着相气质儒雅的宋代书生,这会儿见宋代书生脸上的表情比较痛苦,他立刻就面色一沉,瞪了一眼李建成之后道:“我希望以后说起他们之时,不要再提起岳飞和宋太祖这两个人。”

    “你要是再敢让我的爱妃心情不好,想让我给你们兄弟两个报仇雪恨,那就永远都别指望了!”

    梵天鬼帝竟然管这个宋代书生叫做爱妃,这已经说明了他和这名宋代书生之间那非同寻常的关系,但恶鬼毕竟是恶鬼,梵天鬼帝让一个男人做了他的爱妃,大殿内的鬼帝们却好像早已经习惯了一样,没有一个的脸上有任何异样的表情。

    李建成和李元吉虽然感到很是别扭,但人在屋檐下,却不得不低头,为了借助梵天鬼帝的力量帮他们兄弟两个报仇,李建成和李元吉只能唯唯诺诺的把头低了下去。

    只见李建成低着头道:“梵天陛下教训的是,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再提起那两个人了!”

    见李建成这样说,梵天鬼帝就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东极域被荡平,在本座的意料之中,但本座不是已经给南极域和北极域打了招呼吗?我就不相信出动了南北两大极域的所有精锐,就攻不下一座阿拉优达城?”

    听到梵天鬼帝这话,李元吉立刻在一旁说道:“梵天陛下,您可千万不要忘了,我们可以调动南北两大极域的精锐,但十殿阎君同样也可以把南北两大极域他们所敕封的鬼帝派去阿拉优达城啊!”

    “一旦阿拉优达城的那些人和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联合到了一起,那恐怕就算是南北两大极域的所有精锐全部出动,也未必能把阿拉优达城给攻下来。”

    听到李元吉这话,梵天鬼帝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但大殿内的其他鬼帝们,看着李建成和李元吉兄弟两个的眼神之中,却流露出了明显的鄙夷和不屑之色。

    在这些鬼帝看来,他们地藏王菩萨敕封的鬼帝,无论是在数量和综合实力方面,都要远远强于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

    只要南北两大极域联手,攻破阿拉优达城,简直就是一件再也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但就在这些鬼帝们正打算出言嘲讽李建成和李元吉之时,梵天鬼帝却用询问的口气问着李建成道:“照你们两个的意思,只有本座亲自出手,才能攻下阿拉优达城,灭掉那帮人,然后帮你们兄弟两个报仇雪恨?”

    李建成和李元吉听到梵天鬼帝这话,脸上的表情有点儿激动,在那里连连点头。

    “启禀梵天陛下,只要您能出手,那一定会攻破阿拉优达城!”李建成拱了拱手行了一礼道。

    听到李建成这话,梵天鬼帝看上去好像有点儿无奈,皱着眉头说道:“五百年前当我从八品鬼中至尊突破到九品鬼中至尊之时,十殿阎君中的阎罗王突然来到了梵天城。”

    “本来我以为突破到了九品鬼中至尊,就算是十殿阎君,我也可以不放在眼里。”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十殿阎君只出动了一个阎罗王,就用他手中的生死薄,把我给镇压的死死的。”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阎罗王道梵天城来之前,他从其他的五位阎君那里,借来了他们的生死薄,当六本生死薄合到了一起之时,就算我是九品鬼中至尊,也绝非阎罗王的对手。”

    “而那一次用六本合起来的生死薄打败了我之后,阎罗王就告诫我,说我从此以后绝对不能向他们十殿阎君所敕封的任何一个鬼帝出手。”

    “如果我敢对他们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出手,那就算是会得罪地藏王菩萨,他们十殿阎君也会出手,镇压了我这个九品鬼中至尊。”

    听梵天鬼帝说到这里,大殿内的那些青面獠牙的鬼帝们一个个在那里连连点头,露出了一脸的恍然大悟之色。

    这些鬼帝们一直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梵天鬼帝一直都不肯出手对付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因为如果梵天鬼帝愿意出手的话,那他们中极域的这些鬼帝,就不会被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那三大鬼帝搞的如此狼狈不堪了。

    原来梵天鬼帝受到了十殿阎君之中阎罗王的威胁,他才会投鼠忌器,不敢出手。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梵天鬼帝不能出手,那岂不是代表着他们地藏王菩萨敕封的鬼帝一方,失去了一个最大的依仗?

    如果没有梵天鬼帝,就算是他们倾尽全力,能够攻下阿拉优达城吗?

    其他几大极域全都是地藏王菩萨敕封的鬼帝占尽了优势,打压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但在中极域,因为梵天鬼帝不能出手,这些年来他们这些地藏王菩萨所敕封的鬼帝,在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那三大鬼帝的手上可算是吃了老大的亏了!

    甚至可以说对于中极域地藏王菩萨所敕封的鬼帝而言,中极域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那三位鬼帝,简直就是他们噩梦一般的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