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三世善人
    作为一名历史系的研究生,对于唐宗鬼帝所说的这一情况,我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虽然在正史之中没有记载,但在民间传说和野史之中,在过去的一千多年以来,一直都在流传。

    据说唐太宗李世民年老之时,从民间选秀挑选到一名才貌双全的绝色女子。

    李世民第一眼看到这名女子,就为这名女子所着迷,赐给了她一个才人封号之后,就把她收入了宫中。

    后来有一次李世民的儿子李治,也就是当时的太子,后来的唐高宗到后宫觐见李世民,向李世民问安之时,李世民当时正好在忙着处理国家大事,就让李治在宫内等候一段时间。

    而就在李治在后宫的偏殿等候之时,李世民才刚刚纳入后宫不久的这名才人,亲自端了一些茶点,还有一盆清水,来到了李治的面前。

    用茶点之前,肯定要用盆里的清水洗手,这名才貌双全的女子跪在了地上,用双手举起了盛着清水的铜盆,让太子李治洗手。

    起初李治并没有在意,把这个才人当成了一名普通宫女,但就在洗手之时,李治不经意打量了一番这名才人,就发现这名才人竟然有羞花闭月之貌,沉鱼落雁之姿。

    这一时间让李治心猿意马,忍不住的就用他的手把盆中的清水撒了几滴在这名才人的脸上。

    本来李治以为这名才人不过是一名长相美貌的普通宫女,但让李治没想到的是,这名才人不仅美艳无双,而且还会出口成诗,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才女。

    就在李治把清水撒在了她的脸上之后,这名才人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未曾锦账风云会,先沐君王雨露恩。”

    作为当朝太子,对于李治来说其实他最想听到的,就是他能够如愿以偿的登上皇位。

    这会儿听到这名才人不仅对仗工整的出口成诗,而且还在言语之间把他说成了皇帝。

    这一下子就让这名才人在李治心目之中奠定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后来只要一有机会,李治就假借着觐见他父皇李世民为名义,到后宫来寻找这名才人。

    在一来二去之下,李治就和这名才人搞到了一起,而且李治也很清楚的知道,这名才人是他父皇李世民的女人,他们两个在一起,是乱了人伦纲常的大逆不道之事。

    李世民在临死之前已经知道了这回事,但在他的几个儿子之中,在李世民看来只有李治适合做皇帝,所以在临死之前,李世民把那名才人打入了尼姑庵之中,还是让李治登上了皇帝之位。

    后来李治登上了皇位,在第一时间就去了那座尼姑庵,把那名才人迎入了后宫之中。

    众所周知,和李世民李治这父子两个都有一腿的这名才人,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一代女皇武则天。

    后来李治驾崩,武则天篡位登基,做了一代女皇之后,为了巩固她的皇帝之位,下达了诛杀李姓一族的诛杀令,差点儿把李世民的子孙后代给杀了个一干二净。

    李世民作为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虽然死后来到了阴曹地府,但因为经常和十殿阎君打交道,所以他后代子孙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李世民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而在从十殿阎君那里得悉了发生在他后代子孙身上的事情之后,李世民就只能把这当成了他自己当初所做下的事情的报应。

    当初他诬陷李建成和李元吉秽乱他父皇李渊的后宫,结果他的儿子李治却秽乱了他的后宫。

    当初他在无意之间把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子孙后代差点儿给干净杀绝,武则天在登基上位之后,差点儿把他的子孙后代给干净杀绝了。

    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算是因果轮回,报应到了他和他的子孙后代身上。

    但在我看来,按照李世民对他的亲生兄弟所做的事情,他所受的报应和惩罚还远远的不够。

    那怕是他有大功德大气运在身,他是上天选定的天命之子,也不代表着他犯下了错误就可以不逃脱惩罚。

    想至此,我就对着李世民正色说道:“太宗陛下,请恕我说话比较直接,在我看来,凭着你所做的诬陷亲生兄弟,杀害他们的行为,你所受到的报应和惩罚,还远远的不够!”

    “我不知道十殿阎君是基于什么原因敕封你为一方鬼帝的,但要是按照我的标准,以你的所作所为,你是没有资格占据阴曹地府的一座城池,成为管理上亿阴魂的一方鬼帝的!”

    听到我这话,众人纷纷点头,就算是霸王鬼帝,也在那里默默的点了点头。

    唐宗鬼帝的手下虽然有点儿不大服气,但李世民所做的事情摆在那里,让他们即便是想反驳也无从说起。

    其实这会儿我也感到很纳闷,因为在我看来,以十殿阎君平时的行事风格,在知道了李世民的所作所为的情况之下,是没有任何理由会敕封李世民为一方鬼帝的。

    但十殿阎君却敕封了李世民为一方鬼帝,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连十殿阎君都不能做到公平公正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有公平公正可言吗?

    而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李世民脸上的尴尬之色却渐渐退去,他反而挺起了胸膛正色说道:“我所做的事情,我自己很清楚的知道。”

    “当初刚刚身死,被勾魂使者引入地府之时,就连我自己都认为我会受到十殿阎君的惩罚,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之中。”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十殿阎君中的都市王亲自接待了我,而且都市王陛下还告诉我,他说我的前三世是三世善人,积累了无数的功德,所以我这一世才能够被上天所选定,成为了天命之人。”

    “作为上天选定的天命之人,我有大功德大气运在身,所以我死后所化的阴魂,有资格被敕封为一方鬼帝,成为和他们十殿阎君平起平坐的存在。”

    听唐宗鬼帝说到这里,我就忍不住的问着他道:“那如此说来,是因为你是三世善人,天命之子,所以就算是你做了恶事,陷害杀死了自己的亲生兄弟,也不会受到十殿阎君的惩罚吗?”

    听到我这话,唐宗鬼帝摇了摇头道:“我自己所做的事情,我是不会逃避的,所以那怕是十殿阎君要敕封我为一方鬼帝,我也把我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唐宗鬼帝这样一说,我们就感到更加奇怪了,既然李世民把他的所作所为全都说了出来,那十殿阎君为什么还是会敕封他为一方鬼帝呢?

    一念至此,我就直接问了出来。

    “太宗陛下,你的意思是说,十殿阎君就算是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他们也不予理会的敕封你为一方鬼帝了?”我问着唐宗鬼帝道。

    唐宗鬼帝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淡然说道:“当时我对都市王陛下说出了我的所作所为,但都市王陛下却并没有说要对我做出惩罚,反而反问着我道,为什么我不愿意放过李建成和李元吉,一定要致他们于死地?”

    “对于都市王陛下所提出的这个问题,我想了许久,一直都没有想到答案,最后我只能告诉都市王陛下,说我对李建成和李元吉他们两个,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恨意!”

    “自从我懂事起,只要一看到李建成和李元吉他们两个,就情不自禁的有一种想杀死他们两个的冲动。”

    “到后来我们兄弟三个之间牵扯到了权力地位之争,对他们两个的杀念,我就越来越浓。”

    “等到玄武门之变爆发之时,我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自然是不会对他们两个留情,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们两个!”

    “虽然说距离玄武门之变现在已有一千多年之久,但只要一想起当时的场景,想起我一箭射死了李建成的场景,我到现在还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虽然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兄弟,而且还诬陷了他们,但我却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理直气壮的说到这里之时,唐宗鬼帝的目光从我们所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那气势就好像他做了一件大义凛然,替天行道的事情一样。

    这就让我在想,唐宗鬼帝他为何如此有底气呢?

    十殿阎君明知道唐宗鬼帝的所作所为,但还是敕封了他为一方鬼帝呢?

    难道说,和我之前的猜测一样,李世民他们兄弟三个之间,另外还牵扯到了什么因果?

    李世民说他是三世善人,那是不是代表着,在李世民的上一世,李建臣和李元吉的上一世和他的上一世之间牵扯到了什么因果呢?

    如果说我的相师等阶突破到了天阶,成为了天阶神相,那我就可以推算出李世民他们兄弟三个上一世的因果,但现在我的相师等阶却还没有突破天阶,所以我就只能跟李世民确认起了我的这个猜测。

    只见我问着李世民道:“太宗陛下,你说你对李建成和李元吉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恨意,从懂事起就想杀了他们两个,那是不是说明你的上一世和他们两个的上一世之间有什么因果纠缠呢?”

    听到我这话,李世民的目光显的有些意外,紧接着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就给我们讲起了有关他们三个前世之间的因果。

    只见李世民说道:“前世的我们三个,并不是亲兄弟,但却是义结金兰的异性兄弟。”

    “在我们三个之中,我是老大,李建成的前世是老二,元吉的前世是老三。”

    “那一世的我,有富可敌国的万贯家财,但我却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乐善好施之人。”

    “就在我们三个结拜为异性兄弟之后,基于对他们两个的信任,我把修桥补路,乐善好施之事交给了他们两个去做。”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们两个却借助我对他们的信任,大量贪污了我用来修桥补路帮助穷困之人的善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