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如何提升(上)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对于闻人倾城我是越来越信任了,对于她所说的话,我基本上不再怀疑。

    闻人倾城说我和陈婉秋以后在一起的时间将会越来越少,她这话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是我为了提升相师等阶以后要四处奔波,所以才和陈婉秋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吗?

    还是陈婉秋她会出什么问题?

    作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为了保护我的亲人,我的朋友,甚至说的夸张一点,为了拯救这个世界,为了自己变强大,我可以减少和陈婉秋在一起的时间。

    现在减少和陈婉秋在一起的时间,是为了将来能够永远和陈婉秋在一起,这一点我很清楚的知道。

    但如果陈婉秋会出什么问题,导致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这是我绝对所不能接受的!

    可是陈婉秋的身边有芊墨保护,她能够出什么问题呢?

    难道说吗,问题会出在芊墨的身上?

    想到了这一点,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倾城,你为什么这样说?婉秋不会出什么事吧?”我急忙问着闻人倾城道。

    见我对陈婉秋的安危表现的那么紧张,秦楚楚的面色一黯,而闻人倾城在看了秦楚楚一眼之后,冲着我翻了一个白眼道:“我说以后你和陈婉秋在一起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但没有说你们不会在一起,也没有说陈婉秋会出事,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至于原因嘛,等一个星期之后我再告诉你吧!”

    我最在意的是陈婉秋的安危,见闻人倾城这样一说,我就彻底放心了下来。

    既然闻人倾城说一个星期之后她会告诉我原因,那就等到一个星期之后再说。

    接下来我就跟郑教授黄杏良他们道了一个别,然后返回了玉华小区。

    搞定了这座陵墓的挖掘和研究工作之后,学校那边暂时就不用去继续上课了,更何况现在距离农历新年只要不到三天时间,全国人民都沉浸在了过年的氛围之中。

    为了给陈婉秋一个惊喜,我并没有给她打电话,而是在家里静静的等着她下班回家。

    有小兰陵和武顺这两个绝顶高题,所以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就成了一个彻底的甩。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钟了,等到七点多钟,天色已黑的时候,楼道里面传来了高跟鞋踩到地面的声音。

    而且这高跟鞋踩到地面的声音有两个,很显然是陈婉秋和芊墨两个人。

    而听到这个声音,我表现的无比激动,感觉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面跳出来了一样。

    两个星期没有见面,我对陈婉秋的思念简直犹如黄河泛滥一般。

    而这时,已经走到了门外的芊墨对着陈婉秋道:“婉秋,我去我的房间住了!”

    听到芊墨这话,陈婉秋感到有些奇怪,因为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每天都是芊墨陪着她一起住,但芊墨为什么会突然去她的房间呢?

    所以陈婉秋就有些好奇的问着芊墨道:“芊墨姐,你为什么要去你的房间?你今晚不打算跟我睡一起了吗?”

    面对着陈婉秋这话,芊墨看上去有点儿不大高兴的撇了撇嘴,然后冷哼了一声道:“哼!你进去之后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听到芊墨的回答,陈婉秋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急忙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而就在陈婉秋刚刚打开房门,进入房间的这一刻,我一把抱住了陈婉秋,然后一脚踹到了门上把门关了起来。

    接下来我就霸道无比的吻上了陈婉秋的唇。

    “嘤咛!”

    陈婉秋并没有拒绝,反而主动热烈的回应起了我,把她这段时间对我的思念尽情的融入了这一吻之中。

    接下来的一切不言而喻

    闻人倾城告诉我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再加上正好处在农历新年的时间段,所以第二天我就和陈婉秋还有芊墨坐上了前往昆明的飞机,准备去万妖谷中度过这个农历新年。

    瑶瑶一直都没有跟武顺联系,等到了腊月二十八,过年的前一天,武顺才闷闷不乐的返回了家中,去和他父母一起过年。

    和武顺相比,带着李雪回老家过年的小兰陵,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相师等阶在突破到了地阶九品之后,我的行动度提升了许多,所以在腊月二十八的当天晚上,我和陈婉秋芊墨三个人赶到了万妖谷。

    对于我和陈婉秋的到来,我爷爷和奶奶表现的无比兴奋和激动,尤其是我奶奶,她老人家一见到陈婉秋的面就问起了陈婉秋有关我们姜氏一族的下一代的情况。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和陈婉秋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而且我们两个从来都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但陈婉秋的肚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平时因为太忙,我和陈婉秋都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但这会儿被我奶奶问了起来,我和陈婉秋就比较尴尬了。

    我们两个在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陈婉秋结结巴巴的回答着我奶奶道:“奶奶,到目前为止还没啥动静。”

    听到陈婉秋的回答,我奶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用手指使劲儿在我的脑门上戳了几下。

    随后我奶奶数落着我道:“都这么长时间了,给我连个孙子都没有捣鼓出来,肯定是你这小子对婉秋不好!”

    听到我奶奶这话,我只感觉到我比窦娥还要冤枉,但我又不能反驳我奶奶她老人家,只能向陈婉秋投以了求助的目光。

    谁知道陈婉秋却哼了一声,随声附和着我奶奶道:“奶奶你说的对,他就是对我不好!”

    被陈婉秋这样一说,更是坐实了我的罪名,让我奶奶看着我的眼神就更加严厉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向我爷爷投以了求助的目光。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爷爷看着我奶奶的眼神,就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见我奶奶的面色不虞,我爷爷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甚至我爷爷同样也随声附和着陈婉秋和我奶奶道:“我说一一啊!我们姜氏一族的男人,可从来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你要是敢对婉秋不好,爷爷我可饶不了你!”

    听到我爷爷这话,我被他们彻底打败了,我只能耷拉着脑袋承认了这个罪名。

    而这时,陈婉秋见我表现出了这幅样子,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一边笑着,陈婉秋挽住了我的胳膊道:“爷爷奶奶,姜一他对我很好的,你们可不要冤枉了他!我刚才是跟他开玩笑的!”

    听到陈婉秋这话,我爷爷和奶奶同时也笑了起来,我们一家人表现的其乐融融。

    芊墨一直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站在一旁,她的脸上从始至终没有任何表情,但就在我们一家人出了愉悦的笑容之时,从芊墨的眼神之中,竟然流露出了一抹羡慕之色。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陈婉秋陪着我奶奶,我和我爷爷用闻人倾城给的炼丹材料又炼制了好几炉功德金丹出来。

    一颗功德金丹在佳士得拍卖行就拍出了两千亿美金的天价,这几炉功德金丹足足有好几百颗,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

    就算是整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财富,也抵不上我的这几百颗功德金丹啊!

    但炼制出了功德金丹之后,农历新年已经过完,我和闻人倾城约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我和陈婉秋也到了返回西安的时候了。

    在恋恋不舍的跟我爷爷奶奶道别之后,我和陈婉秋就返回了西安。

    而就在返回西安的当天,闻人倾城把我和秦楚楚约在了一个咖啡厅里。

    “姜一,在阳间你已经很难突破和提升了,所以你要想提升和突破的话,就只能去阴曹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