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心头一沉
    这功德之气虽然很霸道,和相气相比要强大了许多,但如果我的相师等阶提升不上去,就算是这功德之气再强大,也起不到什么太大的用处。

    可是提升我的相师等阶的难度之大,我现在已经无法想象了。

    之前我还对天一基金剩下的那一千多亿美金抱着一定的幻想,认为那一千多亿美金全部都捐出去之后,能够让我收获到足够的功德,让我的相师等阶有所提升。

    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是天一基金把那一千多亿美金全部都捐出去,对我的相师等阶的提升帮助不会很大。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闻人倾城身上了,看闻人倾城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我继续提升相师等阶。

    第二天上午,郑教授他们在医院救治了一番之后现他们的身体并无大碍,所以全部都又一次来到了陵墓所在之地。

    不过在轮转王陛下抹去了郑教授他们这些人的记忆之后,对于赵镇堂的死,郑教授还是感到非常的伤感。

    虽然赵镇堂并不是郑教授最喜欢的学生,但赵镇堂在郑教授的面前平时也算是表现的尊敬有家,这让郑教授很是难过。

    好在当地官方因为大赚了一笔,再加上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了赵镇堂的父母一大笔抚恤金,这才让郑教授安心了许多。

    接下来对陵墓的挖掘和研究工作就正常进行,整个过程非常的顺利,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方教授和夏教授带领的团队虽然也参与了这座陵墓的挖掘和研究过程,但在整个过程之中,一贯高调的方教授和夏教授却表现的很是低调,无论遇到任何事情,全都以郑教授的意见为主。

    这其中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是因为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人突然离去,让方教授和夏教授认为他们失去了靠山。

    而郑教授有我这个权势滔天的学生,方教授和夏教授又怎么敢和郑教授争?

    况且经过对陵墓之中的历史文物的多方考证,在历史学界内算是有了一个重大的现。

    到时候只要这个重大历史现揭晓,隐藏了上千年的历史谜案被公诸于世的时候,就算仅仅是参与者的身份,也能够让他们获得丰厚的名利。

    如果他们和郑教授非要争个高低,惹怒了我这个权势滔天的人物直接让他们出局的话,那他们反最终什么都不到。

    方教授和夏教授都是非常善于投机和钻营的人,考虑到这些方面之后,他们自然是不会犯下愚蠢的错误,头脑热的跟郑教授争个高低长短。

    最后,在郑教授这个宋代史权威专家的带领之下,经过我们对这座陵墓多方考证的结果,确定了这座陵墓之中所埋葬的就是宋太祖赵匡胤和对宋太祖赵匡胤忠心耿耿的一帮文武大臣。

    我们从那座金銮殿之中,还挖掘出了宋太祖赵匡胤和文武百官的尸骸。

    经过科学仪器的鉴定,埋葬在金銮殿顶部的那张龙椅之下的尸骸,生前确实是被人用斧子劈开了脑袋而死。

    这基本上已经完全能够证明,在这座陵墓之中所埋葬的就是宋太祖赵匡胤,对于野史传说之中宋太祖赵匡胤的死,也算是有了一个正式的交代了。

    但让我们有些意外的是,当我们把对这座陵墓的考证结果通报给官方之后,官方经过多方面的考虑,最终却选择不把历史真相公诸于世。

    按照官方给到我们的解释,说宋太祖赵匡胤是一代风流人物,在历史上拥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如果一代雄主宋太祖死的如此憋屈的话,那对他的形象会产生非常不好的影响。

    这从某些方面来说,对我们国家的历史文化,会产生比较负面的影响。

    所以基于这些方面的考虑,官方决定把这段历史压下来,不把我们考研出来的历史真相公诸于世。

    甚至连这座规模宏大的宋代陵墓,官方都专门派了人封锁了起来,并没有把这座陵墓开成一个旅游风景之地,用这座陵墓来为当地创造效益。

    对于官方的这个决定,我觉的无可厚非,站在官方的角度来说,这样做未必是错的。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真真假假的世界,我又何必去计较那么多?

    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年,宋太祖赵匡胤的死已经成为了历史,现在又何必把历史真相说出来呢?

    更何况在我看来,恐怕就算是宋太祖赵匡胤本人,也不愿意让世人知道他死的那么憋屈吧!

    郑教授所注重的是研究历史的过程,对于结果他并不在意,对于虚名和利益他就更不在意了。

    所以当官方的决定下来之时,方教授和夏教授表现的无比沮丧,因为官方的这个决定,代表着他们白参与了这次的工作,在名利上将没有任何收获。

    但郑教授却表现的非常洒脱,他反而还微笑着点了点头,说他认为官方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确实应该维护宋太祖赵匡胤的历史形象。

    就这样,在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之后,我们结束了对这座宋代陵墓的挖掘和研究工作,返回了西安。

    虽然官方没有让我们把这段历史公诸于世,但官方却承认了我们对揭开这段历史真相所做的贡献。

    所以官方承诺的那五百万奖金,还是奖励给了我们这三支参与了陵墓挖掘和研究工作的队伍。

    总共五百万的奖金,郑教授这边分到了两百万,在和我们商量了一番之后,郑教授把这两百万之中的一百万,以赵镇堂的名义给了他的父母。

    剩下的一百万郑教授本来打算和我们平分的,但我和闻人倾城还有秦楚楚对这区区的一百万却一点兴趣都没有。

    所以在我们三个拒绝了这一百万之后,郑教授和黄杏良,陈平舆平分了这一百万,倒是让他们三个了一笔小财。

    郑教授还好,分到了几十万的黄杏良和陈平舆,这对两个来说,使他们目前的人生之中所赚到的最大一笔财富,这让黄杏良和陈平舆对我们三个的高风亮节感激的五体投地。

    当然,在对我们三个的身份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黄杏良和陈平舆也很清楚的知道,这区区的几十万,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区区的几十万不算什么,但接下来如何提升相师等阶却是让我最头疼的事情!

    我不知道问了闻人倾城多少次,但闻人倾城每一次都神秘兮兮的告诉我,说目前时机还没有成熟,等到陵墓的挖掘工作完毕之后,她肯定会告诉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的。

    所以就在陵墓的挖掘工作彻底完工之后,我又一次的向闻人倾城提出了这个问题。

    “倾城,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在不知不觉之中,我对闻人倾城竟然有了依赖性,就算是吸收了宋太祖赵匡胤的滔天气运,我对前途未来却还是比较迷茫。

    所以在坐着长途大巴返回到了西安,正准备下车之时,我问着闻人倾城道。

    秦楚楚和我们也坐在同一辆车上,这会儿听到我所问的问题,秦楚楚也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闻人倾城。

    而闻人倾城在看了一眼秦楚楚之后,笑着对我道:“姜一,你先回去陪几天婉秋,我再告诉你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说到这里,闻人倾城刻意加重了语气道:“可能以后你和陈婉秋在一起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了!”

    听到闻人倾城这话,我不由的心头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