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赵镇堂的面相
    南宫昊天的诛天剑和轩辕剑是一个级别的神兵利器,但像这种级别的神兵利器,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拥有的。

    周杰虽然是天命之人,但周家却并没有把轩辕剑带在他的身上。

    秦楚楚的干将莫邪剑虽然也算是顶级的神兵利器,但和轩辕剑诛天剑相比,却还是差了一个档次。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何打开陵墓大门就成了一个难题?

    这时闻人倾城对着我道:“姜一,用你的弑神枪试试吧。”

    之前在佳士得拍卖行南宫昊天跟闻人倾城竞拍过弑神枪,如果不是因为钱不够的话,南宫昊天是不会让闻人倾城把弑神枪拍走的。

    这会儿听到闻人倾城所说的话,南宫昊天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无比震惊。

    “他的弑神枪?倾城,你把弑神枪送给他了?”

    作为四神兽家族的嫡系传人,南宫昊天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弑神枪可是混沌宇宙之中孕育出来的先天灵宝,而且在先天灵宝之中还是最顶级的那种。

    公输正和南宫昊天一样,他也知道弑神枪是一件什么样的宝物,他也是闻人倾城的仰慕者。

    这会儿听到南宫昊天所说的话,公输正和南宫昊天这两个人的心头瞬间就有几十万匹草泥马崩腾而过。

    一百亿美金,对于南宫昊天和公输正来说没有什么概念,但这特么的是一件极品先天灵宝啊!

    闻人倾城把一件这样的宝物送给了我,这就足见我在闻人倾城和闻人家族心目之中占据着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而就在南宫昊天和公输正表情复杂的看着我,眼神里充满着羡慕嫉妒恨之时,我从纳戒之中把弑神枪拿了出来。

    让夏教授和方教授这帮人感到万分震惊的是,就在转眼之间,一杆三米多长的黑色长枪,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虽然我还没有让弑神枪认主,但弑神枪毕竟是混沌宇宙之中孕育出来的先天灵宝,是混沌宇宙之中最凶戾之气所化。

    所以那怕是我没有让弑神枪认主,要论坚硬程度和锋利程度,弑神枪绝对不会逊色于南宫昊天的诛天剑。

    而既然我拿出了先天灵宝弑神枪,那贯通机关按钮的前提条件就算是具备了。

    在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了一眼我手中的弑神枪之后,公输正又一次走到了陵墓大门之前。

    接下来公输正就像一个大鸟一样飞身而起,用他随身携带的朱砂在陵墓大门的左下角和右上角的位置分别作了两个记号。

    做好了记号之后,公输正对着我和南宫昊天道:“等一下我喊一二三,当我喊到三的时候,你们两个一定要在同一个时间把自己手中的兵器按照我做了记号的位置贯通进去。”

    我和南宫昊天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分别站好了位置。

    我选的是陵墓大门左下角的位置,南宫昊天自然是右上角的位置。

    “一!”

    “二!”

    在公输正喊了一声二之后,南宫昊天的身体就好像大鸟一样的飞了起来,飞到了十几米高处,贴近了陵墓大门右上角公输正用朱砂做了记号的位置。

    这时公输正大声的喊了一声:“三!”

    而随着公输正的这一声喊了出来,我和南宫昊天在同一时间奋力出手。

    在下一刻,我的弑神枪整杆枪都插了进去,南宫昊天的诛天剑也只剩了一个剑柄在外。

    几乎在这同时,公输正用他的整个手掌在陵墓大门的一个莲花型图案上使劲儿摁了下去。

    而就在我拔出了弑神枪,南宫昊天拔出了他的诛天剑之后,整座山就好像动了起来一样。

    “轰隆隆!”

    随着让人震耳欲聋的巨响声出,我们脚下的大地剧烈的颤抖着,那座高二十米,宽十几米的陵墓大门,缓缓的张了开来。

    在这个过程之中,夏教授和方教授以及他们带的研究生全都被吓成了狗,一个个脸色白,浑身抖。

    有几个胆子比较小的,连裤子都湿了。

    整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有五分钟左右之后,陵墓大门彻底的张开,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深不见底,漆黑如墨,犹如张开了大嘴的洪荒巨兽一般的巨大山洞。

    而且在陵墓大门打开之后,从山洞之中立刻就有无比腐朽和霉的味道传了出来,这种味道简直让人作呕。

    之前因为山摇地动有几个被吓的尿了裤子,这会儿在闻到了这股子味道之后,又有几个哇哇的吐了起来。

    可以说除了夏教授和方教授之外,其他的人基本上全军覆没。

    郑教授这边的人心理素质还算是比较好,无论是黄杏良还是陈平舆,乃至赵镇堂,竟然没有一个尿裤子或者吐了的。

    被封锁了一千多年时间,陵墓之中肯定没有足够的氧气,像我和南宫昊天这样的人进去是没有问题的,但郑教授和黄杏良他们就没法进去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只能又等了两个小时左右,等到陵墓之中有足够的氧气之时才进去。

    趁着这个功夫,方教授和夏教授带的那几个研究生专门去换了一趟衣服,把他们尿湿了的裤子全都换了。

    等到这些人换好了裤子,清洗了一下身体返回来之后,陵墓之中的氧气也差不多够用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刻意准备了几个氧气瓶带在身上,准备在进入到陵墓深处之时,氧气不足的情况之下来用。

    当然,这几个氧气瓶肯定是给郑教授他们这些普通人用的。

    这会儿万事俱备,只等着我们进入陵墓之中了。

    但在进入陵墓之前,我却觉的很有必要给夏教授和方教授他们这帮人做一个提醒。

    我先挡在了陵墓大门之前,目光从夏教授和方教授他们这些普通人的身上一一扫过。

    随后我一脸肃穆和凝重的对着他们说道:“你们现在应该已经很清楚的知道,我们并不是普通人。”

    听到我这话,夏教授和方教授这些人全都默默的点了点头。

    就算是黄杏良和陈平舆赵镇堂三个也在那里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继续说道:“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是用科学无法解释的。”

    “或许在进入这座陵墓之后,你们的世界观会全部都颠覆!”

    听我说到这里,黄杏良看上去有些不解的问着我道:“姜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认为在进入这座陵墓之中后,我们的世界观会颠覆!”

    陈平舆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看上去有些紧张和惶恐的对着我道:“姜一,你的意思是不是这座陵墓之中会有鬼?”

    只要是人有谁不怕鬼?尤其是当看着深不见底,漆黑如墨的巨大陵墓之时,这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

    所以当陈平舆的这话一出口之后,夏教授和方教授带的那几个研究生脸色全都变了。

    不过夏教授和方教授的心理素质还算可以,他们两个对陈平舆所说的话却有些不以为然。

    只见夏教授对着陈平舆厉声说道:“这位同学,你不要在那里危言耸听,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方教授瞪了陈平舆一眼,然后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说道:“亏你是历史系的研究生,竟然还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知道郑教授是怎么教你的!”

    对于方教授语气中的嘲讽意味,郑教授自然能够听出来,但郑教授在经历了李皓天的事情之后,对于这个世界上有鬼,他早已经深信不疑了。

    尤其是从他的外孙女儿许宜花那里听了许许多多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之后,郑教授的世界观早就已经改变了。

    所以这会儿就算是方教授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郑教授却并没有出言反驳。

    而这时,我面色不悦的看了一眼夏教授和方教授,然后正色说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我们暂且不用争论,但我在这里要强调一点,接下来进入这座陵墓之中,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说到这里,我刻意给夏教授和方教授他们这帮人看了一下相。

    结果这一看之下,我现夏教授和方教授他们这帮人的鼻梁黑,人中部位青,眉尾散,这说明这些人全部都会受到邪祟之物的惊吓。

    毫无疑问,这些人在进入陵墓之中后肯定会被吓到。

    而且在这几个人之中,有几个人的命宫处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这说明这几个人的情况比较危险,很有可能会受伤或者死在陵墓之中。

    在给夏教授和方教授这些人看完了相之后,我又给郑教授和黄杏良他们几个也看了一下相。

    和夏教授他们差不多,郑教授和黄杏良陈平舆这三个人也是鼻梁黑,人中青,眉尾散,这说明他们也会受到惊吓。

    但赵镇堂的情况就比较严重,他的命宫处被一团浓浓的黑气所笼罩,这是典型的大凶之相。

    从面相上来看,赵镇堂这货有性命之忧啊!

    虽然对我的权势和地位充满着敬畏,但对我所说的话,方教授和夏教授这两个典型的唯物主义者却压根儿就不相信。

    只见夏教授在那里装模作样的正色说道:“作为一名历史研究者,为了解开这座宋代陵墓的秘密,就算是有生命危险又能怎样?”

    方教授在那里吹着牛逼道:“古代陵墓我进去过好几个,那里有什么生命危险?那里有什么鬼?我还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在夏教授和方教授表达出了他们的态度之后,他们带的那几个研究生也纷纷表示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就算是有生命危险也要进入到陵墓之中。

    有句话叫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既然夏教授他们这帮人不相信我所说的话,那就只能让他们眼见为实了。

    不过赵镇堂的人品虽然我非常的不齿,但赵镇堂的情况实在特殊,同为郑教授门下的学生,我觉的我很有必要特别提醒一下赵镇堂。

    于是我刻意对着赵镇堂道:“赵镇堂,你这一次进入陵墓之中会有很大的危险,搞不好会让你连命都丢掉。”

    “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跟我们一起进去!”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平时在我的面前表现的唯唯诺诺的赵镇堂,这一次竟然在我面前挺直了他的腰杆。

    “姜一,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肯定认为我是一个没有骨气,没有节操的人!”

    “但这一次,我却偏要你对我刮目相看!”

    “就算是和你所说的一样,进入陵墓之中我会有生命危险,我也一定要跟你们一起进去!”

    而听到赵镇堂这话,我只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看来这是赵镇堂的命数,是无法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