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前倨后恭
    因为他们文物局的局长对我们不重视,所以刘畅这个愣头青也没有把我们这帮人放在眼里。

    当然,闻人倾城和秦楚楚这两个绝世美女肯定除外,刘畅这小子一路上不知道偷偷打量了多少次他们两个。

    而这会儿在听到那个士兵所说的话之后,刘畅就转过头对着郑教授道:“郑教授,既然人家不让进去,那我就送你们回去吧!反正你们去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从学术的角度来说,郑教授认为在对宋代史的研究方面,没有人能够越他。

    只要是宋代的东西,无论是宫廷的还是民间的,无论是金银器皿,还是官窑民窑的瓷器,乃至其他方面的任何东西,郑教授拿到手里看一下,就能够鉴别真伪,然后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

    而这会儿听到刘畅这个愣头青说他带着我们去了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郑教授一下子就怒了。

    “我们去了有没有意义,不是你说了算的!”

    “我们能不能参与这座陵墓的挖掘工作,也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怒气冲冲的怼了刘畅两句之后,郑教授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当然,我们一行人也跟着郑教授从车上走了下来。

    不过刘畅这小子对郑教授所说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撇了撇嘴,脸上流露出了明显的不屑和鄙夷之色。

    这时郑教授对着那个手握着冲锋枪的士兵说道:“同志你好,我们是上面派来专门参与这座陵墓的挖掘工作的,这是我们学校的介绍信。”

    说着话的同时,郑教授从他的包里拿出了一些相关的文件和资料,打算给这个士兵看一下。

    但这个士兵对郑教授拿出来的文件和资料根本就没有兴趣,在摇了摇头之后,这个士兵一脸坚定的道:“不好意思,我们接到的上级的命令,是绝不容许一辆车和一个人进入这座山之中。”

    “我不管你是那个部门派来的,也不管你是什么学校的,违反命令的事情,我是肯定不会做的!”

    听到这个士兵所说的话,刘畅这小子一个劲儿的在那里冷笑,黄杏良和陈平舆两个就有点儿忍不住的爆了。

    黄杏良往前走了一步,怒气冲冲的对着那个士兵道:“我们是上面派来的你懂不懂?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们进去?”

    陈平舆更是气势汹汹的对着那个士兵道:“你肯定不了解情况,把你们的领导叫来,他肯定会放我们进去的!”

    面对着黄杏良和陈平舆这两个书呆子,那个士兵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冷冰冰的回应着道:“这个命令就是我们的领导下达的,所以就算是把我们的领导叫过来也没用!”

    说到这里,那个士兵还刻意强调着道:“更何况我们领导他很忙,估计没有时间见你们!”

    有句话叫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被这个士兵挡在入口处,黄杏良和陈平舆被气的肺都要炸了,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郑教授对我身份有一定的了解,见搞不定这个士兵,就只能把目光投向了我。

    在郑教授看来,我是能和省一号那样的人物平起平坐的,只要我出马的话,搞定这个士兵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所以郑教授苦笑着对我道:“姜一,看来只能你出马了!我这个历史系的教授,别人不当回事啊!”

    听到郑教授这话吗,赵镇堂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黄杏良和陈平舆这两个书呆子却眼睛瞪的老大,好像不认识我一样,盯着我打量了起来。

    在黄杏良和陈平舆这两个书呆子看来,我不过是女人缘好的离谱,让他们羡慕的要死,在其他方面并没有什么太过于特别的地方。

    无论是待人接物,还是吃饭穿衣,我全都表现的像个普通人一样,就算是在他们两个书呆子的面前,我也从来都没有摆过架子,一直把他们当成了同学和朋友对待的。

    虽然赵镇堂在我的面前总是表现出一副巴结和谄媚的样子,但因为我很少搭理赵镇堂的缘故,黄杏良和陈平舆这两个书呆子也没有去想过赵镇堂他为什么会在我的面前有那种表现?

    尤其是当李胜贤突然间放弃了追求闻人倾城之后,赵镇堂对待我的态度好像更加恭敬和殷勤了许多!

    此时此刻,当听到郑教授所说的话之后,黄杏良和陈平舆一下子把这些联想到了一起,对我这个人就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其实就算是郑教授不开口,我也打算出面了,这会儿郑教授开了口,我更是义不容辞了。

    所以我径直走到了这个士兵的对面,一脸肃穆的对着这个士兵说道:“把你们的领导叫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在对待郑教授和黄杏良他们之时,这个士兵感觉自己的底气很足,但这会儿面对着平凡而又普通的我之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士兵却有一种压力山大的感觉。

    这种感觉,只有在面对着他的领导之时,而且还是那种级别比较高的领导之时他才有过。

    “我们领导,我们领导他”

    这个士兵还想推辞,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面色一沉,用更加严肃的语气对着他强调着道:“我再说一遍,把你们的领导叫来!如果耽搁我们的事情,一切责任由你来承担!”

    本来这个士兵不想麻烦他们的领导,但这会儿感受着我身上无形之中所散出来的那股威严,却让他有一种连大气都不敢喘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

    仅凭着这种感觉,这个士兵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看上去平凡而又普通的我,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物。

    就这样,在情不自禁的对着我行了一个军礼之后,这名士兵毕恭毕敬的对着我道:“我这就给我们领导打电话让他过来!”

    说完这话之后,这名士兵转身走了两步,走回了他之前站的位置,在和另外的几个士兵交头接耳的交流了几句之后,就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而就在这个士兵正在打电话的时候,另外的几个士兵全都把目光投向了我,好像对那个士兵所说的话有些质疑一样,从头到脚的打量着我。

    其实这会儿不要说另外的那几个士兵了,就算是车里面的刘畅还有黄杏良和陈平舆,都感到很难理解。

    为什么那个士兵一点面子都不给郑教授?但在看上去平凡而又普通的我面前却表现的如此恭敬呢?

    而就在这些人感到很难理解的在那里胡思乱想着之时,那个士兵已经打完了电话。

    等了差不多有个七八分钟左右的时间,我们就看到一辆军用吉普车从山里面开了出来。

    和刘畅这小子开的吉普车相比,这辆军用吉普车的档次就要高的多了。

    在把车停在了路障前面之后,一个年龄在四十岁左右,看上去威风凛凛,佩戴着上校军衔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下车之后,这名上校先看了我们一眼,然后看上去很不高兴的对着之前拦住我们的那名士兵说道:“邱安隆,你打电话非要我下山来,就是因为他们吗?”

    面对着这名上校,叫邱安隆的这名士兵表现的有些紧张,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而就在这时,我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这名上校的对面。

    “我们是上面派来参与这次的陵墓挖掘工作的!但被你手下的士兵挡在了这里,所以我才让他打电话给你,让你来亲自给我们放行,并且把我们带上山去。”

    在场的人之中,除了郑教授和赵镇堂之外,所有人全都认为我这话说的有点儿狂妄。

    尤其是我面对的这位上校,他更是这样认为的。

    就算是我们有资格参与陵墓的挖掘工作,但我们却未必有资格让他这个上校亲自来给我们放行,亲自带我们上山。

    因为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所以这名上校就一脸不悦的对着我道:“不好意思这位同志,我在上午就已经接到了命令,要求我们把这座山封锁起来,不让任何一个外人进入。”

    “所以对你提出的要求,请原谅我不能答应!”

    说完这话之后,这名上校就打算转身上车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我却把天机令拿了出来,然后对着上校说道:“这位同志,请你看一下这个东西再说!”

    “如果你不认识我手中的这个东西,那就拍个照片给你的上级,让他告诉你我手中的这个令牌,代表着什么意义。”

    听到我这话,看着一脸肃穆的我,感受着我身上所散出来的那股威严,这名上校对我所说的话就不得不重视了。

    虽然以他的级别未必能认出我的天机令,但以他的级别对一些特殊部门和机构自然会有一定的了解。

    在盯着我的天机令仔细看了一下之后,这名上校拿出了他的手机,对着天机令拍了一张比较清晰的照片。

    随后这名上校给他的上级领导先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把天机令的照片给了他的上级领导。

    而就在这名上校把天机令的照片给了他的上级领导差不多有三分钟之后,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这名上校一接通电话,就听见电话那头有一个比较急促的声音传来。

    “张浩,从现在开始,无论姜先生向你下达任何命令,你必须无条件的配合!”

    “你要把他当成我,不,你要把他当成比我还要高一到两级的领导来对待你知道吗?”

    “我现在就赶过来,你千万不要怠慢了姜先生!”

    而在挂了电话之后,这名叫张浩的上校对待我的态度立刻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姜先生,我这就带你们上山!”

    看到张浩对待我的态度,不仅亲自拉打开了他的军用吉普车的车门,而且还弯下腰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无论是黄杏良还是陈平舆,乃至愣头青刘畅,这三个人全都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