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九十九章 权威专家的待遇(上)
    随着和闻人倾城接触越多,我越加感觉到她的高深莫测了。

    好像所有的一切,全都逃脱不了她的算计一样。

    好像在我身上所生的事情,她全都能够预测到一样。

    在郑教授来之前,她就说命运早已经注定,我们只需要顺其自然就行。

    这就让我不得不认为,对于郑教授所说的有关这座陵墓的情况,闻人倾城恐怕早就已经推算或者预测到了。

    气运这两个字虽然听起来虚无缥缈的,好像很不实际,但对于我们相师一脉的人来说,却非常的看重这两个字。

    因为在我们相师一脉的人看来,任何一个人一生的命运,都和这个人的气运是紧紧相连的。

    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命运决定了气运,但气运也可以改变命运。

    作为上天选定的天命之人,肯定有着滔天的气运,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这个上天选定的天命之人,要想成为化解灭世大劫的救世之主,就必须增加自己的气运,让我的气运过其他的几个天命之人。

    而且气运这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一种消耗品,我获得了天大的机缘,无数的奇遇,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肯定会消耗我的气运。

    所以即便是陈婉秋这个天运之女是我的妻子,我的气运也未必比强过其他的几个天命之人。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仅要提升实力,还要想尽一切办法的增加自己的气运。

    因为只有我的气运越旺盛,才能让我获取到更多的奇遇,让我的实力提升的更快,让我变的更加强大。

    宋太祖在历史上赫赫有名,他一手建立的大宋皇朝,可以说在整个世界的古代历史上,是最富庶的一个皇朝。

    按照历史记载,北宋初年,当时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和收入水平,和我们现在的生活条件差不到那里去。

    这对于一千多年以前,封建时代的国家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而宋太祖赵匡胤,他结束了五代十国的乱局,一手创造了这个奇迹!

    能够创下如此的丰功伟绩,宋太祖赵匡胤这个天命之人,又是何等的气运滔天!

    如果我能够把宋太祖赵匡胤的气运转嫁到我的身上,那毫无疑问,我肯定会收获到不少的功德,吸取到滔天的气运。

    既然闻人倾城这样说了,那我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郑教授。

    “郑教授,只要您带队组织,那我一定会参与到这件事之中。”

    在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相当给面子的答应了他之后,郑教授开心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接下来在对着我们挥了挥手让我们坐下之后,郑教授这才对着黄杏良他们三个说道:“黄杏良,陈平舆,赵镇堂,挖掘古墓的工作可是带着一定风险的,你们要参与这件事我没有意见,但你们必须跟学校签署一个相关的协议。”

    “这份协议牵扯到学术保密方面,以及你们的人身安全方面,还有很多方面的问题。”

    “如果你们没有意见的话,现在就跟我去签协议,明天我们就可以出。”

    “当然,你们也可以不签这个协议,但那就不能和我们一起参与到这座宋代陵墓的挖掘工作之中了。”

    黄杏良他们三个这会儿全都钻到了钱眼里面,他们只想着如果能赚到那五百万奖金的话,郑教授会给他们分多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什么安全方面的问题。

    所以当郑教授的话音一落之后,黄杏良他们三个就全部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们愿意!”

    “我们没意见!”

    可以说黄杏良他们三个,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说出了差不多意思的话。

    接下来郑教授就带着黄杏良他们去签合同,但对于我和闻人倾城还有秦楚楚,郑教授却根本就没有理会。

    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因为郑教授很清楚的知道,我们三个根本就不是普通人,那所谓的协议,对我们三个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陈平舆和黄杏良这两个书呆子对我们的身份了解的并不是很多,所以当跟着郑教授快要走出教室门之时,陈平舆在看了一眼坐在坐位上一动都没有动的我们三个之后,一脸不解的问着郑教授道:“老师,姜一他们三个不需要签协议吗?”

    郑教授看了我们三个一眼,点了点头道:“他们三个不需要!”

    听到郑教授这话,黄杏良和陈平舆一脸的不解和茫然,只有赵镇堂在表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之后,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相对陈平舆和黄杏良来说,赵镇堂对我的了解要多的多,以赵镇堂的智商就不难想到,我们三个不是什么普通人了。

    就这样,在赵镇堂他们三个签了协议之后,郑教授就把他具体的安排给我们说了一下。

    因为现这座陵墓的地方在开封和巩县之间,距离西安也不过是几百公里的样子,所以郑教授就专门包了一辆小巴,会在第二天上午九点出,载着我们去现陵墓的那个小县城。

    这次去那个小县城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所以郑教授就刻意交代我们准备好行李和换洗的衣服这些,最好是给自己的家里人把情况说明一下。

    当天下午,回到玉华小区之后,我就把有关这座陵墓的情况给陈婉秋说了一下,而且我还明确的告诉陈婉秋,说我这一次会跟秦楚楚一起去探索和挖掘那座陵墓。

    在陈婉秋的面前,只要是有关秦楚楚的任何事情,我都绝对不会隐瞒。

    不过虽然我表现的这么坦诚,在听到我会和秦楚楚一起去探索那座陵墓之时,陈婉秋还是表现的很不高兴。

    如果不是因为天一基金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陈婉秋每天都忙着要把大把大把的钱通过慈善机构放到每一个需要的人手中的话,她肯定会跟着我一起去探索那座宋代陵墓。

    在这种情况之下,陈婉秋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我,千万不要和秦楚楚走的太近,不要和她有太多的接触。

    为了让陈婉秋开心和满意,我连连的点着头答应了她所提出的全部要求。

    甚至为了哄陈婉秋开心,我在当天晚上非常的努力

    第二天上午,在陈婉秋的千叮咛,万嘱咐之下,我离开玉华小区去了学校。

    当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一辆黄色的小巴停在那里,车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远远的看到我,黄杏良这个书呆子就冲着我招起了手。

    “姜一,你快点啊!我们都已经到了很长时间了,就等着你了!”

    听到黄杏良这话,我看了一下手机,现已经过了九点,急忙就向着那辆黄色小巴跑了过去。

    临走前陈婉秋拉着我的胳膊千叮咛万嘱咐的跟我说了一大堆,这才耽搁了几分钟的时间。

    “实在不好意思,我耽搁了大家的时间了!”

    上车后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大概解释了一下,黄杏良和陈平舆这两个书呆子有些不满的在那里小声嘀咕着,说我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但郑教授却笑着冲我点了点头,并没有怪罪于我。

    “姜一,到我这儿来坐吧!”

    虽然郑教授包的这辆车是辆小巴,但我们总共也就七个人,还空了好几个座位。

    这会儿郑教授坐在最中间的坐位,他身边坐位空着,而闻人倾城和秦楚楚就坐在郑教授的后面。

    既然郑教授出了邀请,我肯定是不会拒绝他的。

    在冲着闻人倾城点了点头,算是跟她打了一个招呼之后,我就坐到了郑教授旁边的位子。

    接下来郑教授就让司机开车,直奔我们要去的目的地而去。

    一路上我们七个人探讨着古今中外的历史,中途吃了一个中午饭,等到达我们要去的那个小县城之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现在刚刚进入阴历腊月,可以说是一年之中最冷的季节,这里的温度在零下好几度。

    而且因为刚刚下过一场小雪的缘故,这座小县城的街道上只有不多的几个行人,看上去非常冷清。

    一进入这座比较偏僻和冷清的小县城之后,郑教授就给县文物局的负责人打了一个电话,把我们已经到达县城的情况给这个负责人说了一下。

    按道理来说我们属于上面的相关部门派来的人,这个县文物局的人对待我们的态度应该表现的比较热情才对。

    毕竟对一个小县城的文物局的人来说,像郑教授这种级别的权威专家,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了。

    但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县文物局的负责人在电话里面竟然表现的有些冷淡,他让我们先在县招待所住下来,在休息一个晚上之后,他会安排人带着我们去现那座陵墓的地方。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就只能让小巴司机把我们送到这座小县城的县招待所先住一晚上再说了。

    接下来小巴司机把我们送到了招待所之后,就连夜返回了西安,我们只能在这个条件比较差的县招待所住了下来。

    说实话,这几年来无论去那个地方,我住的大部分是五星级酒店,那怕是到洞天福地之中,我住的也是天字号的客房。

    这个小县城的招待所,条件还真不是一般的差,看着房间里脏兮兮的被褥,闻着那一股子霉的味道,我和郑教授无可奈何的连连摇头。

    我们这几个男人也就算了,不知道秦楚楚和闻人倾城这两个绝世美女,在条件这么差的招待所里面,她们是否能够习惯?

    当天晚上,我们几个在外面找了个小饭馆,吃了一顿当地比较有名的河南烩面之后,就返回了招待所。

    第二天一大早,县文物局确实派了一辆车和一个人过来,只不过派来的这个人是一个看上去比较稚嫩的年轻人,一看就是那种上班没几天,没什么社会经验的愣头青。

    而且这小子还开着一辆破的不能再破,就连车窗户上的玻璃都没有,用透明塑料糊着车窗的吉普车,让我们七个人全都坐在这辆吉普车里面。

    对待郑教授这个宋代史的权威专家,小县城的文物局竟然是这种待遇,这简直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