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七十四章 拍出一个天价
    苏富比拍卖行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产业,所以对苏富比拍卖行的情况,罗斯柴尔德家族了解的一清二楚。

    闻人倾城跟苏富比拍卖行联系,要在苏富比拍卖行举办一场造化仙丹的拍卖会,而且定好了具体的时间,就在明天上午举办。

    为了这场拍卖会圆满成功,拍出一个比上一次在天恒拍卖场更要高的价格,苏富比拍卖行在全世界的富豪圈子里面做了不少推广,花了不小的费用。

    但就在苏富比拍卖行从全世界各地邀请的富豪都已经抵达,拍卖会即将举办的前一天,苏富比拍卖行却临时变卦,跟闻人倾城提出了一条相当苛刻的条件。

    对苏富比拍卖行会有这种反应,其实我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只是没想到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动作这么快而已。

    因为在电话里一句两句很难说清楚,我就跟闻人倾城约在了曼哈顿商业广场的一个咖啡厅当面谈这件事情。

    坐了几十个小时的飞机,又去了一趟罗斯柴尔德家族,陈婉秋或许是因为累了,再加上她认为闻人倾城对我没有什么想法,对她不会构成威胁,所以陈婉秋就没有跟着我一起去。

    李雪和陈婉秋一样,因为有点儿累了需要休息,所以小兰陵留在了酒店陪着她。

    武顺这货到是精力旺盛,而且他对美国这个最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充满了好奇,所以就跟着我一起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曼哈顿广场的那个咖啡厅。

    在前往曼哈顿广场的路上,武顺把小兰陵跟他讲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我。

    虽然对芊墨的身份早就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但听到武顺这样一说,我就更加肯定了芊墨的身份。

    芊墨她必然是几千年之前引了封神大战的轩辕三妖之一!

    只要一想到芊墨的身份,一想到竟然是她在保护着陈婉秋的安全,我就有一种头大如斗的感觉。

    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他的心可真大啊!

    他竟然派了一个这样的人,保护陈婉秋这个天运之女!

    作为轩辕三妖之一的芊墨,她简直就相当于一颗埋在我们身边,随时都可以爆炸的定时炸弹啊!

    万一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失去了对芊墨的掌控,那后果简直就无法想象!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只能暗暗的祈祷,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一定要靠谱一点,千万颗别让芊墨这颗埋在我们身边的定时炸弹脱离他的掌控。

    就这样,在给武顺交代了一番,让他在芊墨的面前千万不要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就表现的和平时一样之后,出租车已经来到了曼哈顿广场的那个咖啡厅之前。

    付了出租车费,走进了咖啡厅之后,我和武顺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坐在咖啡西北角的闻人倾城。

    虽然坐在角落里,但穿着一身淡黄色晚礼服的闻人倾城,看上去却是那么的光艳照人,整个咖啡厅里面的客人虽然不多,但所有男士的目光,基本上全部都集中在了闻人倾城的身上。

    不要说咖啡厅里的男士了,就连我和武顺都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武顺这货咽了一口口水,在那里小声的自言自语着道:“要不是有瑶瑶,我就去追闻人倾城了。”

    我瞪了武顺一眼道:“等瑶瑶回来之后,你再说这话吧!”

    武顺摇着头道:“我也就说说而已,我这辈子是不可能会背叛瑶瑶的!我不会做出任何一件,对不起她的事情,我也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除了瑶瑶之外的女人。”

    听到武顺这话,看着武顺那一脸痴情的表情,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径直往闻人倾城所坐的位置走去。

    见我们走了过来之后,闻人倾城站起了身子,然后对着我道:“这里说话不是很方便,我们去包厢里面吧。”

    说完这话之后,闻人倾城就带着我们走向了一个她早已经订好的包厢,把她那婀娜多姿的背影和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材留给了我和武顺,还有咖啡厅里面的所有男士。

    直到闻人倾城带着我和武顺进入了包厢之中,眼看着闻人倾城那魔鬼一般的身材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咖啡厅里面的男士们,才无比失望的收回了目光。

    而进入包厢中之后,先用优雅而娴熟的手法给我和武顺倒了一杯咖啡,闻人倾城这才给我讲起了有关苏富比拍卖行的情况。

    原来按照闻人倾城之前跟苏富比拍卖行谈的条件,这次拍卖会中拍卖的造化仙丹,无论以任何价格成交,苏富比拍卖行将按照最终成交价格的百分之三来收取佣金。

    闻人倾城以他们闻人家族的名义,跟苏富比拍卖行把合同都签了。

    但就在不久之前,苏富比拍卖行的负责人突然打了一个电话给她,说他们苏富比拍卖行的真正老板嫌佣金太低,要求提高佣金的抽成比例。

    按照拍卖行业内的规矩,拍卖行确实有权力提高佣金抽成比例,所以闻人倾城就直接问苏富比拍卖行的负责人,他们苏富比拍卖行想把佣金的抽成比例提高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然而苏富比拍卖行的负责人的回答,却让闻人倾城感到无比的愤怒。

    原来苏富比拍卖行的负责人告诉闻人倾城,说他们苏富比拍卖行的真正老板,要求这一次拍卖造化仙丹之时,无论造化仙丹最终以什么价格成交,他们苏富比拍卖行都要抽取成交价格的一半,来作为拍卖佣金。

    听闻人倾城说到这里,不要说闻人倾城了,就连我和武顺都感到无比的愤怒。

    只见武顺在那里愤愤不平的道:“这苏富比拍卖行真是太不要脸了!这肯定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搞的鬼,这罗斯柴尔德家族也真是太不要脸了!”

    而听到武顺这话,闻人倾城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略微沉思了一下之后,闻人倾城皱着眉头道:“苏富比拍卖行确实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产业,看来在拍卖会举行之前苏富比拍卖行突然变卦,肯定是因为你们和罗斯柴尔德家族之间产生了什么矛盾吧?”

    说到这里之时,闻人倾城把她那双美艳迷人的双眸投向了我,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

    我和闻人倾城目前是盟友关系,对她我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所以我就把到达肯尼迪机场之后,被安东尼直接带去了罗斯柴尔德家族,以及在罗斯柴尔德家族所生的所有情况,全都一五一十的给闻人倾城说了出来。

    而就在我说完了这些情况之后,闻人倾城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到后来她干脆闭上了双眼,看上去好像在使用什么特殊的手段一样。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闻人倾城这才睁开了双眼。

    而就在睁开双眼的第一瞬间,闻人倾城的那双美艳无比的双眸就投注在了我的身上。

    在长出了一口气之后,闻人倾城对着我道:“姜一,还好你当时没有答应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老祖宗!如果你答应了他,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结下同盟血誓的话,那你和陈婉秋的滔天气运,会被罗斯柴尔德家族分走一半!”

    “一旦气运被罗斯柴尔德家族分走一半,你想成为救世之主,想化解灭世大劫,基本上就没有这个可能了!”

    听到闻人倾城这话,我暗到了一声好险,好在当时突然在我的意识中出现了一副我杀死秦楚楚的画面,让我变的清醒了过来。

    如果当时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下,我跟罗斯柴尔德家族签下了同盟血誓,那恐怕我这个天命之子和陈婉秋这个天运之女的滔天气运,已经被罗斯柴尔德家族给分走一半了。

    这样算起来秦楚楚又救了我一次,如果不是突然出现在我意识中的场景,浑浑噩噩的我当时肯定会跟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那个老家伙签下同盟血誓。

    但为什么会在我的意识中出现了杀死秦楚楚的场景呢?

    难道说在将来的某一天,为了成为救世之主,我必须得杀死秦楚楚吗?

    在我的意识之中出现的那副场景,就是将来会生的事情?

    如果说为了成为救世之主,我必须要杀掉秦楚楚,那我能做到这一点吗?

    去杀死一个自己曾经深爱过的女人,我能下的了手吗?

    脑海之中突然闪现了这个念头,让我无比的凌乱。

    而就在这时,闻人倾城却皱着眉头在那里自言自语着道:“对灭世大劫和天命之人的秘密知道的如此清楚,看来这西方的预言师也不简单啊!”

    “能够做出如此准确的预言,在整个西方世界,恐怕除了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之外,是不可能有别人了!”

    “不过西方的预言术想做出准确的预言,预言师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也不知道罗斯柴尔德家族给了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什么好处?才会让查马斯丹诺家族的族长把这么重要的情况告诉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

    对闻人倾城所说的这些,我却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这会儿最关心的问题,是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苏富比拍卖行提出了一个这么苛刻的条件,相当于每拍卖两颗造化仙丹,我就把拍卖一颗造化仙丹的收益送给了苏富比拍卖行,这是我无法接受的。

    但如果拒绝了苏富比拍卖行,那我们不就等于白来了一趟纽约吗?

    想至此,我就问着闻人倾城道:“倾城,你认为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这造化仙丹还需要拍卖吗?”

    被我这样一问,皱着眉头在那里自言自语的闻人倾城把头抬了起来,和我相顾对视着的同时,闻人倾城语气坚决的道:“当然要拍卖!不把造化仙丹拍出一个天价来,我们岂不是白来纽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