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五十九章 徽章
    武顺有武王金身,小兰陵有八卦紫绶仙衣,我有万劫不灭金身,别说这些普通的枪支了,就算是用当前世界上威力最大的炮弹轰击我们三个,也未必能对我们三个造成伤害。

    而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在面对着危险之时,自然要第一时间挡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

    这会儿面对着那几十杆黑洞洞的枪口,我挡在了陈婉秋的面前,小兰陵则挡在了李雪的面前。

    不过李雪因为是个普通人的缘故,她这会儿被吓的面色苍白,浑身抖。

    还有芊墨,她生怕出了什么意外,让陈婉秋受到伤害,也在第一时间挡在了陈婉秋的面前,不让陈婉秋有任何被伤害到的机会。

    至于那几十杆黑洞洞的枪口之中所射出来的子弹会不会伤害到芊墨,根本就不在我的考虑之中。

    在我看来,以芊墨那神秘而又诡异的实力,她是不可能会被子弹这种低级的武器给伤到的。

    而就在保护好了陈婉秋之后,我先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然后才把目光投向了辛昭南他们一帮人。

    这时辛昭南一帮人看着我和小兰陵所做出的动作,脸上全都浮现了一抹冷笑。

    在辛昭南和这帮美国警察的眼里,我和小兰陵挡在自己女人面前的行为固然很有男人味儿,用西方话来说是一种很an的行为,但我们俩的这种行为,却没有任何意义。

    被几十杆黑洞洞的枪口所瞄准,一旦这几十杆枪同时开枪,我们两个的血肉之躯能够抵挡住用钢铁铸造的子弹吗?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无论我们两个是否挡在陈婉秋和李雪的面前,一旦他们手中的几十杆枪同时开火,和辛昭南所说的一样,我们一帮人的下场,必然是被子弹打成了筛子。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和小兰陵的这种很an的行为,反而却被辛昭南和那帮纽约机场的警察们当成了一种很傻逼的行为。

    而就在这时,我用标准的美国语跟那个费尔南多警官交流了起来。

    只见我云淡风轻一脸淡定的对着费尔南多警官说道:“费尔南多警官,你们的国家是一个律的国家,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之下,你们竟然出动了这么多人包围了我们,而且还用武器对准了我们,难道这就是你们国家对全世界宣传的公平和民主吗?”

    “你们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我们是恐怖分子?”

    “是谁给了你们权力,让你们用枪对着我们?”

    听到我这番义正言辞的话,费尔南多警官脸上的表情就显的有些尴尬,把目光投向了他身边的那名金碧眼的年轻男子。

    费尔南多他毕竟是一名警察,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官方,在面对着我们这些人和一大帮蹲在地上的旅客之时,他是不敢随随便便的表什么言论的。

    一旦他说错了话,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就不是他这个肯尼迪机场警局的负责人所能承担的起的。

    而他身边的这名年轻男子,虽然在官方没有什么身份,但他的家族在官方却有些非常大的影响力,可以说这名年轻男子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肯尼迪机场警局负责人换成别人。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没有任何证据,只凭着辛昭南一面之词的情况之下,费尔南多才调动了肯尼迪机场的所有警员,动用了所有的武器装备,把我们这帮人团团围了起来。

    不过能出动警局所有的警员,费尔南多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让他再表什么言论,费尔南多肯定就不会干这种蠢事了。

    毕竟做了这么多年肯尼迪机场警局的负责人,费尔南多的脑子不是假脑子,他的智商并不需要充值。

    在这种情况之下,当费尔南多的目光向他投去之时,那名金碧眼的男子就必须要做出一个解释了。

    因为毕竟除了我们几个之外,另外还有不少其他人在现场。

    只见这名金碧眼的年轻男子先看了一眼辛昭南,和辛昭南在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这才说道:“请大家不要惊慌,我是肯尼迪家族的迈克。”

    而听到这名年轻男子所说的话之后,就连我都多打量了这个名叫迈克的年轻男子两眼。

    要知道,这个青年男子所说的肯尼迪家族,在美国可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家族。

    除了控制着美联储的美国三大家族之外,肯尼迪家族算是美国最顶级的几大家族之一了。

    有两任美国总统都是出自肯尼迪家族,所以无论是在商界还是官方,肯尼迪家族的人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辛昭南之所以跟这个肯尼迪家族的迈克能搭上关系,估计是因为商业方面的合作,而这个迈克能调动肯尼迪机场警局的所有警员,自然是因为肯尼迪家族在美国官方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的缘故。

    对于任何一个美国人来说,基本上都听说过肯尼迪家族的名声,这会儿听到迈克的介绍之后,那些受到了惊吓的旅客们的情绪立刻就变的稳定了许多。

    而这时,迈克用手指指着我们继续说道:“他们几个用邪恶的手段对我的朋友动了手脚,所以我才让警方的人把他们全部都抓起来!”

    “这件事和你们无关,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而随着迈克的这番话一说出口,那些被吓的蹲在地上的旅客们顿时就长出了一口气,一个个从地上站了起来,在看了我们几眼之后,迅走到了那几十杆枪所对准的范围之外。

    不过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每一个人都有好奇心理和八卦心理,许多人在走到了安全地带之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远远的看着我们,想看我们最终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而这时,在另外派了几名警员维持秩序,不让最新从机场之中走出来的旅客靠近我们之后,迈克这才义正言辞的对着我们说道:“刚才费尔南多警官已经说了,在被带到警局之前,你们只有保持沉默的权力!”

    “如果你们敢有任何异常行为,我保证你们会在第一时间被打成筛子!”

    随着迈克说出了这话,那些警员们一个个把枪口移动了一下,甚至有的人故意把枪栓拉的哗哗直响,意在震慑和威吓我们。

    “陈婉秋,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跪在我的面前,答应做我的女人,解除了你对我动的手脚,我就会放了你老公和你的这几个朋友!”

    辛昭南这会儿自认为大局已定,就在那里满脸得意的威胁起了陈婉秋。

    而这时,我却微微一笑,然后对着肯尼迪家族的迈克说道:“迈克先生,既然你是肯尼迪家族的人的话,那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异能者协会这个机构?”

    听到我这话,辛昭南看上云里雾里的,很显然他并没有听说过异能者协会这个机构。

    但迈克作为肯尼迪家族的人,他自然是对异能者协会有一定的了解。

    要知道,异能者协会在美国的地位,就相当于天道门在我们国家的地位一样。

    可以说无论是异能者协会还是天道门,都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机构。

    这会儿听到我突然说出了异能者协会这个机构的名称,迈克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异能者协会这个机构我当然知道了!你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

    本来作为肯尼迪家族的人,迈克有一股子天生的傲气,但这会儿跟我说话之时,迈克脸上的表情却表现的比较凝重。

    和辛昭南这货并不一样,迈克的脑子可不是假脑子,仅仅从我问起了异能者协会这个机构,迈克对我的身份就产生了一定的猜测。

    恐怕和异能者协会的那些人一样,我们这几个来自东方中国的人,并不是什么普通人!

    尤其是当他想起辛昭南告诉他的情况,说一个中国女人对他使用了邪恶手段之时,迈克就更加肯定了他的判断。

    如果我们几个和异能者协会的那些人一样,拥有着对普通人来说无比神奇的能力的话,那仅凭着几十个警察手中的枪,是不可能对我们构成威胁的!

    甚至很有可能,他们对我们不会构成威胁,我们反而对他们会构成巨大的威胁!

    一念至此,迈克就有点儿后悔,他不应该管辛昭南这货的闲事,把他给牵扯了进来。

    而就在这时,我对着迈克说道:“既然你知道异能者协会这个机构,那想必你应该知道这个徽章有什么作用了?”

    说着话的同时,随着我的心念一动,一个银光闪闪的徽章就出现在了我的手掌心之中。

    而迈克看到了这个徽章,在第一时间就对着费尔南多下达了命令。

    “叫他们全都放下手中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