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一十一章 托儿(上)
    有句话叫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能够拿出几千万美金的人,在普通人的眼中已经能算是富豪了,但在那些顶级富豪面前,这些人只能算是刚刚脱离了贫穷。

    几千万美金,甚至几亿美金,对于中东的石油大亨,欧洲王室的成员来说,只能算是一笔小钱。

    只要能让他们感兴趣,比如珍奇宝物,或者绝世美女,让他们花个几千万甚至几个亿,这些人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天恒拍卖场以为没有人会愿意花一个亿美金的价格拍下至善大师的九环锡杖,所以才免掉了九环锡杖的佣金抽成。

    两亿四千万美金的佣金抽成,已经足以让天恒拍卖场的股东们感到肉疼了,但这却还不是最终的成交价格。

    就在拍卖台上的王凯正打算用他手中的那个小锤子在拍卖台上敲下,第一次确定价格之时,我缓缓的举起了我手中的牌号。

    这代表着我已经做出了决定,不管天机门的账户上是有钱还是没钱,我都必须得把这个九环锡杖拍下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感觉这个九环锡杖,在未来能给到我巨大的帮助。

    “我出两亿五千万!”

    随着我的这话一说出口,至善大师微微一笑,好像把他已经完全置身事外了一样,直接闭上了他的双眼,继续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而见此情形,见我这个坐在最后拍卖场最后几排的人竟然举起了牌号和第一排的那些顶级富豪竞争九环锡杖,拍卖场中顿时就嘘声一片。

    在拍卖场中的绝大多数人看来,那些顶级富豪们是真有钱,他们拿几个亿美金出来寻求一下刺激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但我这个坐在后排的年轻人,看上去是那么的普通而平凡,一点都不像一个有钱人,有什么资格参与到那些顶级富豪的竞争之中?

    甚至有人认为我是至善大师请来的托儿,是帮至善大师抬价的。

    而就在拍卖场中的众人对着我指指点点,说着风凉话之时,李胜贤这货却把他手中的牌号举了起来。

    “我出两亿六千万!”

    上一次在我的手里吃了亏,李胜贤一直想报复我,另外,他更想在闻人倾城的面前表现出他的实力,表现出他的男子汉气概。

    既然他们京城李家在官方的影响力镇不住我,那他就用京城李家的财力来压制我。

    总而言之,他在那里跌倒的,要在那里爬起来,他一定要当着闻人倾城的面,正大光明的压制住我,打败我一回。

    那怕是他的这个行为会让他们李家损失不少的金钱,但从长远来看,只要能够帮助他达到目的,能够让他在闻人倾城的面前留下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那就算是付出一些代价,他们李家也值了!

    这会儿见我对九环锡杖志在必得,在和他身边的那名中年男子商量了一番之后,李胜贤就决定跟我来竞争一番。

    来自中东的那几个石油大亨和欧洲王室的成员虽然有钱,但两亿四千万美金的价格,基本上已经达到了他们的底限。

    但让这些人没有想到的是,坐在后排的两个中国人,竟然如此的土豪,一下子就把价格往上抬了两千万美金。

    就算是在美国的苏富比拍卖行,他们也很少见到如此土豪的中国人,一时间觉的无法接受,几个中东的石油大亨和欧洲王室的成员凌乱了!

    本来我以为两亿五千万美金足以把九环锡杖拍下来,但没想到却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李胜贤这货跳了出来跟我竞争,这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我决定了参与竞拍九环锡杖,就没有中途放弃的道理。

    想至此,我毫不犹豫的把手中的牌号举了起来。

    “我出两亿七千万!”

    见我加了一千万美金,李胜贤咬了咬牙,又一次举起了他手中的牌号。

    “我出两亿八千万!”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再一次举牌。

    “我出三亿美金!”

    这一次我直接喊出了三个亿美金的价格,着实把拍卖场中的大部分人给吓了一跳。

    甚至连拍卖台下面第一排坐的那些人,也都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要知道,三个亿的美金,按照当前的汇率来算,差不多就相当于二十个亿。

    而在天恒拍卖场这种地方,结算的时候必须用现金来结算,换句话说我要拍下九环锡杖,就必须拿出二十个亿的现金来结算。

    能够拿出二十个亿现金,至少要身家百亿的富豪才行,但我要是身家百亿的富豪,天恒拍卖场是不可能把我安排在最后几排的位置的。

    拍卖台下第一排的人能够想到这一点,李胜贤身边的那个中年男子同样也想到了这一点。

    就在那个中年男子对着李胜贤小声的提醒了一番之后,李胜贤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姜一,你出三个亿美金拍这个九环锡杖,你能拿的出这笔钱吗?”

    而随着李胜贤的这话一出口,拍卖场内的其他人全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下子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拍卖场内的吃瓜群众们就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这小子和那和尚坐的那么近,他不会是和尚请来的托儿吧?”

    “一个破锡杖有人愿意出两亿多美金已经很逆天了,竟然活生生的被这小子给搞砸了!那和尚估计恨死这小子了!”

    “我在拍卖场中见过的托儿多了去了,还没见过比这小子更蠢的托儿!”

    就在拍卖场中的众人对着我指指点点着之时,我却冷笑着对李胜贤道:“李胜贤同学,我能不能出的起这三个亿美金,应该是天恒拍卖场的事情,好像和你没关系吧?”

    “如果你想继续和我竞拍这个九环锡杖,那请加价!如果你出不起比我更高的价格,那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坐在那里!”

    被我这样一说,李胜贤就表现的有些尴尬,但李胜贤这货却是一个不见黄河不死心的人。

    只见李胜贤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对着天恒拍卖场的几个股东所在的位置大声的说道:“我认为为了公平公正之间,应该验证一下参与拍卖者的资金实力!”

    “万一要是到最终付款的时候,有些人拿不出钱来,那岂不是相当于让这件拍卖品流拍了?”

    听到李胜贤这话,天恒拍卖场的几个股东在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全都点了点头。

    尤其是天恒拍卖场的大股东徐董事长,他巴不得当着众人的面打我的脸,让我当众出丑。

    在从拍卖台前第一排的位置走到了我的坐位前之后,徐董事长对着我正色说道:“姜先生,你必须证明你能够拿出来三个亿美金!”

    “如果你不能证明的话,那就说明你是故意捣乱,我就只能让保安把你请出去了!”

    徐董事长的话音刚落,坐在我身边的陈婉秋就从坐位上站起了身子。

    因为生怕她的粉丝歌迷认出她的身份,所以陈婉秋一直都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而这会儿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之后,陈婉秋主动摘下了她的墨镜。

    “就凭他是我陈婉秋的男人,你还认为他连三个亿美金都拿不出来吗?”

    当陈婉秋摘下了她的墨镜,道破了她和我之间的关系之后,整个拍卖场瞬间就沸腾了。

    “陈婉秋!”

    “他竟然是陈婉秋的男人!”

    “陈婉秋嫁的男人原来是他!”

    拍卖场之中有不少人是陈婉秋的粉丝,而就在这些人一脸羡慕嫉妒恨的出了惊呼声之时,平田集团的董事长平田昭夫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们平田集团的所有资金,全部都可以由姜先生来支配,徐董事长您还认为姜先生他连三个亿美金都拿不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