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 神秘而又诡异的闻人倾城
    李胜贤出身的京城李家,算的上是响当当的家族。

    尤其是李胜贤家的那位老爷子,当年可是经常在新闻联播上露面的人物。

    虽然他现在不在位置上,他在官方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强大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就算是李胜贤冒犯了我,胡亚涛也刻意忽略了李胜贤,并没有追究他的责任。

    而且在临走之前胡亚涛还刻意的提醒了李胜贤一番,让他向我低个头,道个歉,缓和一下跟我之间的关系。

    但李胜贤毕竟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心高气傲的他又怎么可能会听进去胡亚涛的话?

    别说让他向我道歉,求得我的原谅了,让他放弃对闻人倾城的追求,他都没有这个想法。

    就在胡亚涛坐上了警车离开之后,李胜贤用充满着怨毒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冷哼了一身之后,转身离开而去。

    而对我来说,既然已经达到了教训李胜贤的目的,让他不要再找我的麻烦,我才懒的去管他心里面是怎么想的?

    其实是他自己想多了,他追求闻人倾城和我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我根本就不会对他构成任何威胁。

    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我返回了玉华小区。

    这件事和我以前经历的那些事对比起来不算是什么大事,尤其是牵扯到了另外一个女人的情况之下,为了防止陈婉秋会乱吃飞醋,回到玉华小区之后我并没有跟她提这件事情。

    当天晚上,在和陈婉秋卿卿我我了一番,哄她睡着之后,时间已经快到十一点了。

    和每天一样,在这个时候我都会坚持修炼我们姜家祖传的那套功法。

    但这一次在修炼之前,我的心情却有些不太淡定。

    要知道,我第一次相师等阶从黄阶九品突破到黄阶八品之时,不过是搞定了李顺来这个白脸鬼,所收获的功德就足以让我的相师等阶从黄阶九品提升到了黄阶八品。

    现在天机门的店铺每个月至少有几百万进账,而这些钱中的绝大多数都用在了慈善事业方面,按道理来说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应该能收获到不少的功德才对,但从洞天福地出来之后,已经有这么长的时间了,我的相师等阶却连一阶都没有提升。

    这一次,我让光头强几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把这几个道上的混混变成了安守本分的良民,这应该也能让我收获到不少的功德。

    要是按照之前相师等阶的提升度,先不说天机门做慈善所应该得到的功德,仅凭着让光头强他们几个从道上的混混变成了好人,就足以让我的相师等阶从黄阶九品提升到黄阶六品甚至五品。

    然而这段时间我的相师等阶一点都没有变化,就让我在修炼之前有些忐忑了。

    如果说今天把光头强他们四个变成了好人所收获的功德都无法让我的相师等阶有所提升的话,那就说明我们姜家祖传的功法很有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但如果我的修炼功法没有问题,那我在修炼之后,会让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呢?

    能否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提升到黄阶六品或者五品呢?

    就这样,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摆出了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眼观鼻,鼻观心,静心凝神的修炼了起来。

    从子时到丑时,修炼了整整的两个小时,功行一百零八个周天之后,我的相师等阶,终于提升了!

    然而,让我有些欲哭无泪的是,我的相师等阶却仅仅才提升了一阶,从黄阶九品提升到了黄阶八品。

    这一个品阶的提升,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所能调动的相气,还是少的可怜。

    什么掐指一算,相气外放,打神鞭,杏黄旗这些手段,我连一样都施展不出来。

    但为什么会生这样的状况呢?

    我简直百思不得其解!

    相师等阶能够提升,这说明我们姜家祖传的修炼之法并没有问题,只不过提升相师等阶所需要的功德好像增多了一样。

    难道说,功德之力和功德金光耗尽之后,相师等阶重新提升,所需要的功德比之前要多了好几倍吗?

    换句话说,我以前能够提升好几级相师等阶的功德,现在只能提升一级?

    相师等阶越往后,所需要的功德越多,我做下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才把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了天阶六品。

    如果说真的和我想的一样,现在每提升一级相师等阶,所需要的功德比以前要多好几倍的话,那我猴年马月才能达到天阶,重新成为神相?

    在我的有生之年,我还有机会达到天阶一品,成为一品神相,和我的父母团聚吗?

    一念至此,我心如乱麻,头大如斗。

    可以说整整的一个晚上,我看着躺在身边的陈婉秋没有睡着。

    虽然说我有万古不灭金身,这个世界上能打败我和杀死我的人并不是很多,但灭世大劫即将到来,如果没有特别的手段,没有强大的实力,让我如何去保护我身边的人?

    至于完成我的心愿,实现我的理想,就更加不用说了!

    不过就算是压力再大,我也不想让陈婉秋跟我一起承担,在面对着陈婉秋之时,我竭力装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每天都正常去学校,赵镇堂因为受了伤被送进了医院,一直都没有来上课,李胜贤因为被光头强打肿了脸,怕影响到他在闻人倾城之前的形象,同样也一直都没有来上课。

    而在这几天之中,随着慢慢的跟我接触,闻人倾城和我之间的关系也变的熟悉了起来,不过也就是见了面打一个招呼而已,她上课之时虽然都会主动坐在我身边,却好像并没有进一步跟我接触的想法。

    这多多少少的让我感到有些意外,对于她和她身后的闻人家族更加感到好奇和神秘莫测了。

    就这样,差不多过了一个十来天左右的时间,宏达地产的潘健林潘董事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在他的运作之下,香港的天恒拍卖场对这一次的拍卖非常重视,已经在全世界的富豪圈子里面展开了宣传,那些顶级的名门世家和富豪家族,应该全部都已经接到了天恒拍卖场出的邀请。

    要知道,如果和我猜的一样,我现在提升相师等阶需要的功德比以前多了好几倍的话,要想获得大量的功德,我就需要在慈善方面比以前有更大的投入才行。

    而要在慈善方面有更大的投入,所需要的资金恐怕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的资金。

    这次拍卖会的效果越好,我所得到的资金就会越多。

    在这种情况之下,对于这次拍卖会的效果我又岂能不期待?

    这一天,距离天恒拍卖场所定下的拍卖会召开的日期还有两天时间,我决定上完课之后给郑教授打个招呼,然后做一下准备工作,就带着陈婉秋赶赴香港。

    当我到教室之后,李胜贤和赵镇堂这两个还是没有来,秦楚楚和闻人倾城好像商量好了的一样,分别坐在了我的左右两边。

    而就在我们坐好了没多久,郑教授还没有来之时,教室外面传来了动机轰鸣的声音。

    果然,当动机的轰鸣声停了下来没有多久之后,李胜贤从外面走进了教室之中。

    虽然说已经过去了有十来天的时间,但要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从李胜贤的脸上看到被人打过的痕迹。

    走进教室之后,李胜贤的目光在第一时间就投向了我身边的闻人倾城,当看到闻人倾城坐在我身边之时,李胜贤面部的表情看上去就有点儿复杂了。

    作为京城李家的嫡系,李胜贤在我这里吃了亏,他肯定要反馈给他的父亲。

    弄清楚我的身份,把我加诸在他身上的耻辱和伤害加倍的讨还还来,这才应该是他这个京城李家的嫡系子弟应有的作风。

    但让李胜贤有些无法接受和没有想到的是,他父亲起初在接到了他的电话之后暴跳如雷,说他们李家一定不会咽下这口气,一定不会让他白白的被人给欺负了。

    然而,在李胜贤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之后,他父亲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让他以后不要和我有冲突,不要做得罪我的事情。

    李胜贤无法接受,他想问他父亲原因?他想知道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为什么连他们京城李家都不敢得罪我?

    但李胜贤的父亲却长叹了一口气,语气无比慎重的告诉李胜贤,说有关我的身份他不能说出来,但李胜贤却绝对不能得罪我,因为我是连他们李家都得罪不起的人物!

    正因为他父亲所说的话,李胜贤这会儿看着我之时表情无比的复杂,怨恨,嫉妒,忌惮,恐惧,这几种表情全都集合在了李胜贤的脸上。

    在看着我的同时,李胜贤走了过来,走到了闻人倾城的身边。

    “倾城,后天在香港的天恒拍卖场有个国际性的大型拍卖会,据说有许多件价值连城的珍宝,还有几颗能让人延年益寿,返老还童的仙丹会拿出来拍卖,你能和我一起去参加吗?”

    让我有点儿意外的是,李胜贤竟然向闻人倾城出了邀请,邀请她去参加天恒拍卖场的拍卖会。

    而这场拍卖会,不正是为了拍卖我的造化仙丹,才举办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