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九十章 闻人倾城
    整个玉华小区五楼的房子全部都被我给租了下来,但随着四年时间匆匆而过,我最早租下的五零二房终于到期了。

    在这四年之中,房东刘姐不知道给我打了多少个电话,想让我把房子退还给她,或者把房租提高。

    但当我每一次拿出合同,要她按照合同办事之时,刘姐都舍不得给我支付一大笔违约金,只能继续把房子租给我。

    这几年来房价猛涨,对外租房子的价格比我刚上大一之时也涨了至少一倍有余,可以说刘姐本来打算坑我一把,但最终却把她自己给坑了。

    这或许就是她那几年低价租房,坑害了别人的报应。

    至于其他的几套房,这几年我都是按照市场价给房东付的租金,并没有让他们吃亏。

    现如今虽然刘姐收回了她的房子,其他的几套房子还是被我继续租了下来,我和陈婉秋就住在五零四号房内。

    武顺和瑶瑶住在五零五号房,但武顺这次从洞天福地之中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却始终都联系不到瑶瑶。

    和每一次一样,瑶瑶只要回了她的老家,她就处在了失联状态,就算是武顺隔一会儿就给她打个电话,但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却一直都是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其实我很清楚的知道,瑶瑶为什么一回老家就成了这样,但我却又不能告诉武顺原因。

    现在的武顺在融合了武王金身之后早已经突破了仙凡之隔,只要他见到瑶瑶,他肯定能分辨出瑶瑶的真正身份。

    和一个女鬼在一起三年多接近四年,而且还隔三差五的那啥,也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武顺会是一幅什么样的心情,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我们老家有一句骂人的话叫日鬼,没想到武顺这货,竟然干了好几年这种事。

    每次只要一想到这一点,我就忍不住的想笑。

    现在天机门的运作也进入了正规,有李宛璐和觉慧大师坐镇,城隍庙那里即便是我不去也没什么关系。

    所谓红尘练心,凡尘俗世才是最好的修行场所,既然我的相师等阶已经掉落回了黄阶九品,那就让我再一次用普通人的身份和心态去体验一下相师等阶重新提升的过程,这说不定对我的修炼会有更大的好处。

    整天和陈婉秋在一起卿卿我我固然很快乐,但有句话叫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我不能只顾着和陈婉秋卿卿我我,忘记了我身上所肩负的责任和义务。

    灭世大劫即将到来,我的父母还在八门阵之中不能出来,我得想尽一切办法去提升我的实力。

    所以修炼和在滚滚红尘之中历练,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介于这一点,在郑教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叫我去学校报道之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郑教授。

    中午和陈婉秋还有芊墨在玉华小区外面的饭馆里吃了顿饭,叫芊墨下午陪着陈婉秋去逛街,我就慢慢吞吞的向着学校走去。

    自从毕业以后,好几个月都没有去学校,但学校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只不过物是人非事事休,和我在一起四年的同学,绝大多数已经奔赴了自己新的人生旅程。

    尤其是想到周贺之时,我的心情就更加惆怅了。

    本来周贺和我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我把他当成了兄弟,但在洞天福地之中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杀死了周家老祖,这肯定会让整个周家都对我恨之入骨。

    作为周家的嫡系子弟,恐怕周贺和我之间的关系永远都回不到以前了。

    不胜唏嘘和感慨之余,我绕着学校转了一圈,就差不多到了上课的时间。

    按照郑教授所说,我就来到了他带研究生的教室。

    郑教授对我的身份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所以他对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我只需要到学校打个招呼,偶尔去听上几堂他上的课,能够参与一些学术课题的讨论和研究,郑教授就已经很满意了。

    不过以我的做人习惯,既然我答应了郑教授做他名下的研究生,那我必须要给足他面子。

    更何况在我的心目之中,一直都把郑教授当成了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辈和老师在看待。

    因为这会儿还没有到上课时间,所以郑教授还没有来,当我进入教室的时候,在教室里有三名男生。

    这三个男生之中有两个穿着打扮非常的普通,带着厚厚的近视眼镜,一看就是那种读书读多了的书呆子。

    另外一个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看上去不像一个读书人,反而像一个做生意的奸商。

    我是一个很低调的人,那怕是现在的我穿个名牌带个名表什么的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我却依然把自己打扮的像个普通大学生一样。

    打量了我一番之后,穿着笔挺西装的那名男生就以一个学长的语气对我说道:“同学,这是郑教授给研究生上课的地方,你走错教室了吧?”

    被人当成了学弟,我倒并不介意,扫视了教室内的这三个人一圈之后,我露出了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

    “你们好,我叫姜一,和你们一样,也是郑教授的研究生。”

    笑着说话的同时,我向离我最近的一个带着厚厚的近视眼镜的男生伸出了我的右手。

    这个带着厚厚的近视眼镜的男生明显是个书呆子,并不擅长跟人打交道,见我向他伸出了右手,就有些木讷的站起了身子,好像很不舍得一样,把他正在看的书合了起来,然后向我伸出了他的右手。

    “你好,我叫黄杏良。”

    和我握着手的同时,这个书呆子报上了他的名字。

    我这人最讲究公平,从来都不会用有色的眼光去看人,黄杏良这人虽然看上去有些木讷,一副书呆子的形象,但在他的身上我却看到了一个一心做学问,不问窗外事的学者风范。

    像他这样一心做学问的学生,恐怕是郑教授最欣赏和喜欢的。

    在微笑着对黄杏良点了点头之后,我向另外一个书呆子伸出了右手。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这个书呆子同样也恋恋不舍的放下了正看着的书,握住了我的右手。

    “你好,我叫陈平舆。”

    跟我打了个招呼之后,这个名叫陈平舆的书呆子又坐回了位置,继续看起了他的书。

    虽然陈平舆和黄杏良对我全都表现的并不热情,我却并没有什么意见,反而觉的这是很正常的反应。

    而就在这时,穿着一身笔挺西服,不像学生反而有点像奸商的那位热情主动的跟我打起了招呼。

    “原来你就是姜一啊!郑教授跟我们说过你好几次,他说你是当年的高考状元,是他最看重的一个学生!”

    “我叫赵镇堂,很荣幸能和你这个曾经的高考状元,一同成为郑教授门下的学生!”

    这赵镇堂明显比黄杏良和陈平舆要会说话多了,但他说话之时一直打量着我,眼珠子转个不停,很显然是在对我这个人做着判断。

    对于赵镇堂这样的人,我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厌恶,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做人做事的标准,我没有必要以我的标准去衡量别人。

    “你好,我也和很荣幸能和你一同成为郑教授门下的学生!”

    然而就在我和赵镇堂打着招呼,向他伸出了右手之时,从教室外面却传来了动机的轰鸣声。

    一听到这个声音,赵镇堂就表现出了一副激动无比的样子。

    “李老大来了,肯定是李老大来了,我这就出去接他!”

    甩开了我主动伸出去的右手,赵镇堂转身就窜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