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六章 炼丹 (上)
    从大山里面出来,和武顺跟马天雄分别之后,我和陈婉秋很容易就拦了一辆开往长沙的过路车。

    没想到这个开车的司机竟然还是陈婉秋的粉丝,当他认出了陈婉秋的身份之后,对待我们两个的态度那叫一个热情啊!

    一路上这个司机嘘寒问暖的,对我和陈婉秋关怀备至,临下车的时候本来我打算给这个司机给一些钱的,但没想到这个司机却严词拒绝了我,说能够给陈婉秋开车,载着她走了这一段路,是他最值得庆幸的事情。

    对此我不得不感慨,没想到陈婉秋虽然退出了歌坛,但她的人气却越一点都没有下降,反而还越来越旺了。

    其实我并不知道的是,随着平天集团和宏达地产还有九爷给天龙娱乐总共注入了五十个亿的资金之后,天龙娱乐一下子就成了娱乐圈内最顶级的公司。

    而陈婉秋作为天龙娱乐的大股东,自然是天龙娱乐重点推介的对象,这让她的人气不变的越来越高才怪呢!

    这个司机把我和陈婉秋送到了长沙机场,在当天我们三个就买了三张飞往昆明的机票。

    晚上九点半左右的时候,我和陈婉秋还有芊墨乘坐的航班在昆明机场降落。

    因为时间比较晚了,这连夜赶往万妖谷,我舍不得让陈婉秋吃这个苦。

    于是当天晚上,我们三个在昆明找了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住了下来,美美的大吃了一顿,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收拾了一下行装,就从昆明前往万妖谷而去。

    要是放在以前,从昆明市前往万妖谷,在动了缩地成寸之法的情况之下,我只需要一天多的时间就可以。

    但现在的我,不能动用缩地成寸之法,走路的度比陈婉秋还要慢一点。

    就这样,我们三个在大山之中一路斩荆披棘,昼行夜伏,用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总算是到达了万妖谷的门口。

    之前几次来万妖谷,我爷爷奶奶都会在万妖谷的门口等着我,但这一次我来万妖谷,或许是因为我的命运已经不可捉摸的缘故,我爷爷他老人家并没有算到。

    甚至不要说我爷爷这个天阶九品的神相了,就算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说连他都无法再干涉我的命运了。

    而当我们三个直接走进了万妖谷之中,见到了我爷爷和奶奶之时,给到了他们两个一个巨大的惊喜。

    我奶奶急急忙忙的走了上来,伸出双手扶住了陈婉秋,问着问那的问了起来。

    尤其是当我奶奶问起了陈婉秋,说她有没有感到身体有什么异常反应?有没有怀上我们姜家的下一代之时?把陈婉秋给整了一个大红脸。

    “奶奶,我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呢?”

    给我奶奶做出这个回答之时,陈婉秋满脸害羞的低下了头。

    而听到陈婉秋的回答之后,我奶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一一,你是不是对婉秋不好啊?结婚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到现在婉秋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被我奶奶这样一说,我真是感觉我比窦娥还要冤枉。

    我和陈婉秋结婚了有几个月的时间,我们两个在一起那啥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按照我爷爷和我奶奶的吩咐,为了尽快给我们姜家制造出下一代,我们两个可是从来都没有采取过防护措施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陈婉秋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而这时候,见我和陈婉秋都表现的有些尴尬,我爷爷就在一旁干咳了两声。

    “咳咳!”

    咳了两声之后,我爷爷埋怨着我奶奶道:“这种事情急不得的,你就不要说一一了!这俩孩子刚刚来,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吗?”

    我奶奶一如既往的白了我爷爷一眼道:“我这不是急着想看到我们姜家的下一代吗!你这死老头子,竟然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来过万妖谷几次之后,我就很清楚的知道,我爷爷在我奶奶的面前,永远都不敢大声说话。

    这会儿见我奶奶白了他一眼,我爷爷立刻就把头低了下去,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不过这并不是我爷爷有多怕我奶奶,反而体现出了他对我奶奶的爱护。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的我奶奶是九黎一族的圣女,却义无反顾的嫁给了相貌平凡而普通的我爷爷。

    低下了头嘿嘿的笑了笑,我爷爷走到了我的身边,重重的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随后我爷爷说道:“你奶奶以为是婉秋怀孕了,你们两个才到万妖谷来的,但既然婉秋没有怀孕,就说明你有别的事情!”

    就在我爷爷跟我说这话之时,我奶奶的一双眼睛却一直盯在我爷爷的身上,她看着我爷爷的眼神,就好像秦楚楚和陈婉秋看着我之时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在这一刻莫名其妙的想起了秦楚楚,我急忙收起了这个念头。

    “爷爷,我确实有事情要找你帮忙!”我正色说道。

    “你的相师等阶都比我高了,还需要我帮忙吗?”我爷爷笑着说道。

    我先看了一眼我奶奶,然后这才说道:“爷爷,我的相师等阶现在可没你高,只是一个黄阶九品的菜鸟相师!”

    听到我这话之后,我爷爷和我奶奶大吃了一惊,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一一,你说什么?你这孩子可不要胡说八道啊!”我奶奶一脸紧张的说道。

    而我爷爷却什么话都没有说,盯着我从头到脚的打量了起来。

    之前我爷爷一直都没有仔细打量我,而且在他认为我的相师等阶比他高的情况之下,他是看不出来我的相师等阶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的。

    但这会儿在盯着我仔仔细细的打量了片刻之后,我爷爷终于肯定,我的相师等阶确实掉回到了黄阶九品,成了一个菜鸟相师了。

    能让我的相师等阶掉到了这个程度,这简直是我爷爷无法想象的。

    作为姜氏一族的人,我爷爷可是很清楚的知道,相师等阶掉落,肯定是功德大损的缘故。

    但我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会让我的相师等阶掉落到黄阶九品呢?

    “一一,究竟生了什么事情?”我爷爷皱着眉头,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的说道。

    而听到我爷爷这话,我奶奶就很清楚的知道,我的相师等阶确实掉到了黄阶九品。

    “一一,快说啊!你想急死奶奶吗?”我奶奶一脸焦急的说道。

    接下来我就把进入洞天福地之后所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给我爷爷和奶奶说了一遍。

    当听到黎月这丫头竟然背叛了我,欺骗了我之时,我奶奶气的在那里大骂了起来,说九黎一族这一代的圣女,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但后来听到黎月是因为中了大魔王蚩尤的情蛊才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而且黎月还死在了姚家老祖的手下之后,我奶奶当时就留下了难过的泪水。

    毕竟黎月和她一样是九黎一族的人,更和她一样是九黎一族的圣女,而且最关键的一点,黎月她还是我母亲的亲侄女儿,和我们一家有亲戚关系的。

    对于黎月的死,我爷爷和奶奶又岂能不感到惋惜和悲伤?

    再往后,当听到大魔王蚩尤凑齐了金身,度过了九九八十一道天罚雷劫之时,我爷爷和奶奶无比的紧张,直到我说出了最后的结果,说我在老祖宗的帮助之下,耗尽了所有的功德之力和功德金光,才把大魔王蚩尤从我的身体之中驱逐了出去之后,我爷爷和奶奶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在他们老两口看来,耗尽功德不算什么,只要我的人没有事,那就是他们最大的欣慰。

    在沉思了片刻之后,我爷爷问着我道:“一一,如果照你所说,你现在应该变的和普通人差不多了,你是怎么进入这万妖谷之中的?”

    问这话之时,我爷爷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沉重,因为虽然我保住了一条命,但我辛辛苦苦花了四年时间才提升上去的相师等阶掉回了原地,这让我爷爷很不甘心。

    我自然能够理解我爷爷和奶奶的心情,为了安抚他们的情绪,我就决定把有关万古不灭金身和功德金身的情况说了出来。

    “爷爷,其实你不用担心,我的相师等阶虽然掉回了原地,但我的实力却并没有受到影响,不然的话,我就不能来到万妖谷之中了!”我说道。

    听到我这话,我爷爷和奶奶看上去有点儿凌乱。

    “一一,相师等阶掉回到了原地,你怎么还说你的实力没有受到影响呢?”我爷爷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笑着回答道:“爷爷,您老人家可别忘了,大魔王蚩尤的金身全都被我的身体给融合了,而且经历了两次天罚淬体之后,蚩尤的金身已经被炼成了万古不灭金身!”

    听到我这话,我爷爷和奶奶面露喜色。

    “万古不灭金身?这金身听名字好像就很厉害啊!”我奶奶问着道。

    我点了点头道:“连灭世金雷都奈何不了,奶奶您说厉害不厉害啊?”

    “厉害,我孙子就是厉害!”

    虽然不知道我说的灭世金雷是什么,但我奶奶还是竖起了大拇指满脸骄傲的道。

    接下来我继续说道:“爷爷奶奶,根据老祖宗所说,只要我融合了蚩尤的万古不灭金身,就有可能修炼成从来都没有人修炼成功的功德金身,这可是比万古不灭金身还要厉害的一种金身!”

    为了安抚我爷爷和奶奶,我并没有说出我只不过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修炼成功德金身,而听到这功德金身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所说的之后,我爷爷和奶奶就表现的无比激动。

    “看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老祖宗他老人家给你安排好的啊!”我爷爷无限感慨的道。

    “是啊!一一是我们天机一脉的天命之子,更是被上天承认的天命之子,老祖宗才给他安排好了这一切!”我奶奶点着头,满脸骄傲的说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姜子牙所做出的这个安排,我个人非常的排斥,尤其是当想起我在我们姜家的这位老祖宗心目之中的地位连武顺都不如之时,我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当然,我肯定不会在我爷爷和奶奶面前流露出这种感觉。

    在说完了洞天福地之中的具体情况之后,我就把我到万妖谷之中的来意给我爷爷说了出来。

    “爷爷,我的相师等阶要想尽快提升,我觉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一笔天文数字的钱去做慈善!”

    “而要得到一笔天文数字的钱,我觉的最好的办法是拍卖造化仙丹!”

    “我到万妖谷来找你的目的,是想让你帮我炼制一批造化仙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