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五章 纵是天罚降下,又能奈我何?(下)
    “天罚,果然是天罚雷劫!”

    “天威不可侵犯,天罚之力,又称神罚之力,是连神都无法抵挡的力量!”

    “真是苍天有眼,快降下天罚雷劫劈了大魔王蚩尤吧!”

    看到那一团巨大的乌云,面对着浩瀚的天威,天道门的人却表现的无比激动。

    姚家和周家的几大长老之中,有几个人顿时就在那里指手画脚的对着头顶上的乌云说了起来。

    虽然蚩尤嚣张无比的说纵然是天罚降下,也奈何不了他,但天道门的人却很少有人相信他的这番话。

    在天道门的绝大多数人看来,天罚之力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天道,又怎么可能是蚩尤所能抵抗的?

    不过秦楚楚和叶怜心,还有昆仑派的欧阳寒洛却并不是这样想的。

    要知道,这三个人在秦岭山脉之中可是亲眼所见,面对着几大鬼中至尊一同降临的天罚之时,我凭着蚩尤金身,硬挡住了好几十道天罚。

    现如今蚩尤金身全部融合,我的抵抗能力肯定又强了不少。

    这会儿所降下来的天罚,能够奈何的了我吗?

    对于这一点,欧阳寒洛和叶怜心打了一个问号,秦楚楚则在暗暗的向上天祈祷,千万不要降下太强的天罚雷劫,不要把我给轰的灰飞烟灭。

    而就在这时,蚩尤魔刀已经吸收完了周家老祖的血肉和灵魂,在听到周家和姚家的那几个人所说的话之后,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顿时就冷笑了两声。

    “哼哼!”

    “你们这几个蝼蚁样的东西,那有评论我的资格?”

    说话间被蚩尤上了身的我把手中的蚩尤魔刀抛了出去,只见蚩尤刀如同惊鸿闪电一般飞掠过,眨眼之间,就斩下了那几个人的头颅。

    等到蚩尤魔刀打了一个转,又飞回了被蚩尤上了身的我的手中之时,那几个人的身体才倒在了地上,鲜血四处喷洒。

    而见此情形,包括昆仑派的崔家老祖和秦家的秦家老祖在内,天道门的人全都被吓尿了,一个个跪在了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至少在天罚降临之前,这些人绝对不敢在招惹到大魔王蚩尤。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这会儿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是可以秒杀他们的存在。

    他们这会儿招惹大魔王蚩尤,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天道高高在上,天威不可侵犯,蚩尤却在天罚雷劫降临之时,杀掉了好几个人,这摆明了是不把天道放在眼里。

    天罚雷劫看上去好像被激怒了一般,出了阵阵的雷鸣之声。

    “轰隆隆”

    而且在雷鸣之声中,夹杂着一道道的紫色闪电,在那团巨大的乌云之中翻滚。

    在这同时,一股自天而降的天道威压,死死的锁定了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

    被这股天道威压锁定之后,我的行动就受到了限制,就好像在我的头顶上罩了一个罩子一样,无论我走到那里,天罚雷劫都会在我的头顶上降临。

    “轰!”

    片刻之后,随着一身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紫色的闪电从那团巨大的乌云之中劈了下来。

    而看到这道闪电,无论是天道门的人,还是我们天机门这边的人,乃至秦楚楚和叶怜心,还有欧阳寒洛三个,全都把眼睛瞪的和牛铃一般大小,嘴巴张的能吞下一个鹅蛋了。

    上一次在秦岭山脉之中,就算是那几名五品鬼中至尊的天罚之力聚合在了一起,也只有最后一匹的闪电才达到了水缸那么粗细,然而这一次给大魔王蚩尤降下来的闪电,竟然第一道就有水缸那么粗细。

    由此可见,大魔王蚩尤这个巫族一脉的传承者,真的是不容于天道的逆天之人。

    否则的话,天道也不会对他这么重视,降下了威力如此强大的天罚雷劫。

    然而就算是天道所降下的天罚雷劫威力不凡,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却表现的无比自信。

    “哈哈哈”

    一边放声狂笑着,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一边说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要灭我我灭天!”

    “天罚之力,能奈我何?”

    豪气干云的说着话的同时,蚩尤单手握刀,对着自天而降的那水缸一般粗细的紫色闪电一刀斩去。

    “咔嚓!”

    一声巨响之后,这道和水缸一般粗细的闪电,竟然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一刀给劈的四散分开。

    本来天道门的人对这道闪电寄予了厚望,一个个都在那里尽情的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幻想着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被闪电击中,化为飞灰之时的场景。

    然而,幻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而残忍的!

    我不仅没有在天罚雷劫之下化为飞灰,反而一刀斩破了天罚雷劫。

    凭一己之力,对抗天罚,这特么的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天道门的众人这会儿一个个全都被雷成了狗!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随着天罚雷劫一道道的降落了下来,一道道的紫色闪电,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用蚩尤魔刀给劈的四散分开,包括秦家老祖和昆仑派的崔家老祖在内,天道门的众人被吓的面如土色,一个个跪在地上目瞪口呆,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了。

    就这样,在连续用蚩尤魔刀斩散了二十七天罚雷劫之后,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又一次的对天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

    狂笑完之后,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把蚩尤魔刀收回到了纳戒之中,随后狂妄无比的说道:“人言苍天不可逆,天命不可违,我蚩尤却偏偏要逆天而行!”

    “贼老天,你要是有种,就给我降下更加猛烈的天罚雷劫,让我的蚩尤金身最大程度的得到锤炼,让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

    说完这话之后,被蚩尤上了身的我把双臂一振,我上半身的衣服瞬间就化成了粉末四处飘散,我那线条分明,肌肉达,闪烁着金光的半截身体就显现了出来。

    从蚩尤所说的话,和他摆出的这幅架势来看,他这是打算用肉身来硬抗天罚雷劫。

    就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个念头之时,一道和水缸一般粗细,颜色为黑色的闪电从乌云之中劈了下来。

    “轰!”

    这道闪电所出的声音没有之前的那二十七道闪电的声音大,但当这道闪电所出的声音传来之时,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感到胸口处好像被一个巨大的锤子,狠狠的打了一锤一样。

    几乎所有的人,无比痛苦的用双手抱住了胸口,跪在地上呻吟了起来。

    而且在呻吟着的同时,跪在地上的这些人纷纷向后退去,因为距离天罚雷劫越远,他们所受到的天罚雷劫的影响或许就会少一点,他们所承受的痛苦,会更轻一点。

    然而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却站在原地一动都没有动,硬生生的用我的血肉之躯,扛住了这一道蕴含着无上威能的闪电。

    接下来随着一道又一道的闪电降下,天道门和天机门的人退的越来越远,被天罚之力锁定的我,却身体笔挺的伫立在那里,正面硬撼着一道又一道的闪电。

    而就在天道门和天机门的人正在目瞪口呆的远远看着我之时,一道黑色的身影,却缓缓的自天而降。

    这道身影从头到脚都被黑色笼罩,黑色宽大的上衣,黑色宽大的裤子,黑色的靴子,就连头部,都用一块黑布所包裹。

    而见这个全身上下为黑色笼罩的黑袍人降落到了地上之后,锦瑟立刻就躬身向着黑袍人行了一个古代的礼节。

    “锦瑟见过义父!”

    锦瑟身边的那几个五品至尊级别的女鬼,一个个全部都跪在了地上,对着黑袍人磕起了头。

    “我等见过城主!”

    原来这个黑袍人,就是幽冥城的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