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 纵是天罚降下,又能奈我何?(上)
    有句话叫冤有头,债有主,黎月是姚家老祖所杀,给黎月报仇只需要杀死姚家老祖就行了,没有必要把天道门的所有人全部都杀掉吧?

    虽然天道门和幽冥城联手算计我,我确实很讨厌他们卑鄙无耻的做法,但在我看来,他们却罪不至死,不应该把他们全部都杀掉。

    尤其是雪月庵的明月师太和叶怜心他们,要是也死在了大魔王蚩尤的手中,那他们也太冤了一点,简直和黎月都有的一拼了。

    然而这时候的我,是改变不了大魔王蚩尤的想法的。

    巫族一脉修炼的是杀伐之道,大魔王蚩尤是一个无情之人,他又怎么可能会被我的想法所改变?

    甚至不仅没有改变蚩尤的想法,他还在那里嘲笑起了我。

    只见被蚩尤上了身的我满脸得意的笑着说道:“小子,你到现在竟然还有这种妇人之仁!”

    “你要知道,如果不是你有妇人之仁,对谁都会相信的话,你就不会一次又一次的被人给骗了!”

    说到这里,被蚩尤上了身的我笑的更得意了。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你有妇人之仁,我的计划就不会成功,我蚩尤就不会重新降临在这个世界!”

    听到蚩尤所说的这话,秦楚楚面如死灰。

    “我错了!我大错而特错了!”

    “我说过我不再伤害你,不再欺骗你的,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应该保护你,而不是伤害你,我为什么要配合老祖宗的计划?”

    “我好恨啊!我好恨我自己啊!”

    “姜一,如果你消失在了这个天地之间,如果你被蚩尤吞噬了灵魂,那我一定会陪着你!”

    “我绝对不会苟活在这天地之间!”

    自言自语的说到这里,秦楚楚一脸决绝的对着被蚩尤上了身的我说道:“蚩尤,如果你要吞噬姜一的灵魂,占据姜一的身体,在这之前你一定要先杀了我!”

    秦楚楚这会儿很清楚的知道,她现在所面对的并不是我,而是大魔王蚩尤。

    我虽然像蚩尤开放了意识海的核心,但我的意识却还在,蚩尤能够听到的,我全部都能够听到。

    听到秦楚楚的这番话,我很难用语言来表达我的感受。

    对秦楚楚这女人,我实在是无法定位了。

    黎月的死,算起来和她有一定的关系,但她却又不付主要的责任。

    如果说之前的我对秦楚楚恨之入骨,只恨不得杀了她的话,这会儿的我,对她已经恨不起来了。

    蚩尤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就是一个有妇人之仁的人。

    有些时候,针对有些人之时,我实在是狠不下心来!

    而这时,被蚩尤上了身的我,身上的滔天杀意节节攀升,已经达到了顶点。

    血红色的蚩尤魔刀,已经被蚩尤上了身的我,举起在了手中。

    只见被蚩尤上了身的我满脸狰狞的说道:“好!我答应你的这个要求,在我吞噬姜一的灵魂之前,一定会先杀了你,让我的蚩尤魔刀,吞噬了你的灵魂和血肉!”

    “让你和姜一一样,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说完这话之后,被蚩尤上了身的我,目光扫向了跪在地上的姚家老祖。

    “姓姚的,你杀了我九黎一族的圣女,今天的这场杀戮盛宴,就从你先开始吧!”

    听到被蚩尤上了身的我说出了这番话,跪在地上浑身抖的姚家老祖,很没节操的对着蚩尤连连磕起了头。

    “饶命啊!蚩尤大人饶命啊!”

    “只要你肯放过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啊!”

    居高临下的看着被吓成了狗的姚家老祖,蚩尤露出了满脸的鄙视之色。

    只见蚩尤说道:“小子,你现在知道巫族一脉的杀伐之道有多厉害了吧?”

    “无论任何一个人,在面对着生死,面对着杀伐之时,都会低下他的头颅!”

    “人是万物之灵,是天道的宠儿,但巫族一脉的修炼之法却一定要以杀证道,天道又岂能容巫族存在?”

    “所以只要修炼了巫族一脉的功法,就会被天道定义成逆天之人!”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当年的人皇轩辕氏和神农氏,才会联手对付我!”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天道门三家十派,宁可错杀一千,也绝对不容许我重生!”

    说到这里,蚩尤面色一凝,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但现在,到了我以杀证道的时候了!”

    “我要杀光了天道门的所有人!”

    “我要把这个世界踩在脚下!”

    随着话音一落,最后一个字从我的口中吐出,蚩尤一刀劈下。

    只见蚩尤魔刀迎风而长,正好劈在了姚家老祖的肩膀上。

    姚家老祖连任何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被蚩尤魔刀一刀劈成了两半。

    “老祖!”

    姚家众人被吓的胆颤心惊,他们无法想象,平时高高在上的姚家老祖,视他们为蝼蚁的姚家老祖,竟然就这么被劈成了两半!

    最关键的一点,血红色的蚩尤魔刀,这会儿正在吸收着姚家老祖的血肉和灵魂。

    在眨眼之间,姚家老祖被一分为二的两片身体,就化成了一滩血水。

    甚至连那一滩血水,最后都被蚩尤魔刀给吸收了。

    而见此情形,天道门的人就很清楚的知道,被蚩尤上了身的我,是打算把他们所有人全部都杀了。

    “南无阿弥佗佛!”

    念了一声佛号之后,雪月庵的明月师太亮出了一把松纹古剑,带着一脸的决绝之色。

    “怜心,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想办法逃离此地,逃到洞天福地外面的世界去!”

    给叶怜心交代了一番之后,明月师太就缓步向着被大魔王蚩尤上了身的我走来。

    而就在这时,周家老祖却抢在了明月师太之前对蚩尤出手。

    “蚩尤,作为人皇轩辕氏的子孙,我们周家的人和你不死不休!”

    说话间周家老祖拼了命往轩辕剑内灌注着他所能调动的天地之力,轩辕剑很快就变成了一把五米长,三米宽的巨大阔剑。

    “蚩尤,你要敢杀了我们,就不怕我们昆仑派的大能者,从天外天下来找你的麻烦吗?”

    昆仑派的崔家老祖虽然在威胁蚩尤,但他的这番话却明显的色厉内荏,对蚩尤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蚩尤,你是天道所不容的存在,你要是再敢滥杀无辜,天道必然会降下天罚之力,会把你轰成齑粉!”

    秦家老祖看了冲在最前面的周家老祖一眼,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道。

    而听到秦家老祖这话,蚩尤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边笑着,蚩尤一边说道:“我蚩尤是逆天之人,你竟然用天道所降下的天罚之力来威胁我?”

    “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说到这里,被蚩尤上了身的我面露杀机,目光投向了冲在最前面的周家老祖。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蚩尤不敢杀的人!”

    “竟然你是人皇轩辕氏的子孙,我就拿你来祭我的蚩尤刀!”

    蚩尤的话音刚落,周家老祖催动了轩辕剑向着蚩尤劈来,但蚩尤却自上而下,一刀劈了下去

    “轰!”

    犹如雷鸣一般,蚩尤魔刀和轩辕剑碰撞之时,出了一声巨响,周家老祖的轩辕剑被蚩尤魔刀一刀劈落,掉在了尘埃之中。

    然而蚩尤魔刀的去势却没有停下来,一刀下去就斩掉了周家老祖的那颗斗大的头颅。

    头颅冲天飞起,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向天喷射。

    “哈哈哈”

    就在蚩尤仰天大笑之时,一片巨大的乌云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上空,浩瀚天威自天而降,死死的锁定了我的身体。

    果然和秦家老祖说的一样,大魔王蚩尤为天道所不容,在蚩尤连杀了两人之后,天道要降下天罚之力,把蚩尤和我同时轰成渣渣。

    然而面对着浩瀚天威,蚩尤却狂笑着说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天罚之力,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