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五章 落魂钟
    昆仑派的实权人物,主要分为两个派系。

    一派是大长老崔鸿基所在的崔家这一派系,另外一派是欧阳寒洛所在的欧阳家族这一派系。

    黑黑瘦瘦的这名长老,就是欧阳家族的人。

    我这会儿因为心系蛋蛋,并没有注意到欧阳家族的这名长老,甚至不要说我了,在场的人之中,除了欧阳寒洛之外,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个黑黑瘦瘦的,从来都没有出手过,像个路人甲一样的长老。

    昆仑派的三长老打算用他的巨锤再一次往蛋蛋的脑袋上砸去,我一闪身就来到了蛋蛋的身旁,对着三长老砸下来的万斤巨锤,一拳就轰了出去。

    所谓龙之逆鳞,触之必死。

    对我而言,我的亲人,爱人,我身边的人就是我的逆鳞。

    昆仑派的人对蛋蛋动了杀心,就相当于触到了我的逆鳞。

    所以这一拳,我用尽了全力。

    要知道,大魔王蚩尤当年可是连大罗级别的存在都能完虐的高手,他的金身一成的力量,又岂能是一个天阶五品的中品天仙所能抵挡的?

    “轰!”

    随着我一拳挥出,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昆仑派的三长老连同他的那柄万斤巨锤同时从比武台上飞了出去,飞到了几十米开外。

    最关键的一点,从半空中坠落下去,落到了地上之时,那柄万斤巨锤还砸在了三长老的身上,砸断了三长老的左腿。

    武顺这会儿也被激怒了,见我奋不顾身的一拳向着三长老轰去,他就把目标对准了猪腰子脸的那位长老。

    在用紫电剑向那名长老连连挥出几剑,射出了好几道紫色的剑罡之后,武顺也和我一样,欺身上前一拳挥出。

    这一拳,武顺动用了全力,挥出了他目前所能动用的武王金身的所有力量。

    武顺的这一拳虽然无法和蚩尤金身的一成力量相比,但也不是猪腰子脸的那名长老所能够抵挡的。

    “轰!”

    几乎和我在同一时间,武顺把猪腰子脸的长老也一拳从比武台上轰飞到了几十米开外的地方。

    转眼之间,昆仑派的五名天阶五品的高手,已经有两个被我和武顺从比武台上打落了下去。

    但崔殇洛和矮冬瓜一样的那名长老却并不惊慌,甚至这两个人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二长老,到你出手的时候了!”崔殇洛冷笑着说道。

    听到崔殇洛这话,我和武顺急忙就向那名黑黑瘦瘦的长老看去。

    比武台上昆仑派只有五大长老,只有黑黑瘦瘦的那名长老还没有出手,崔殇洛所说的二长老肯定是他了。

    而当我和武顺向二长老看去之时,就看到他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铃铛一样的东西,正向我和武顺投来了阴冷无比的目光。

    “你们两个要是现在认输,从比武台上跳下去,我就不用出手。”

    “但如果你们两个非要跟我们昆仑派争夺翡翠幽冥令,那就别怪我欧阳振虎要了你们的命!”

    这位昆仑派的二长老面无表情,眼神里充满着冷漠,说话的语气看上去很装逼。

    尤其是说到最后一句话之时,就好像我们两个的生命会任意由他收割一样。

    而听到他所说的这话,武顺的小暴脾气当时就燥了。

    “你特么的算个什么东西,拿着个破铃铛就敢在你武爷面前装逼!”

    武顺这话一出口,二长老的双目之中立刻就爆射出了两道实质一般的寒光。

    “小子,既然你执意要找死,那就别怪我用落魂钟来对付你了!”

    说着话之时,欧阳振虎把他手中的那个巨大的铃铛往半空中一丢,那个铃铛就开始高的旋转了起来。

    在这个旋转的过程之中,那个铃铛渐渐的变大,从一个铃铛变成了一个钟的模样。

    而见此情形,我挡在了武顺的身前。

    “欧阳长老且听我一言,等我说完了话,你再动手不迟。”我说道。

    听到我这话,欧阳镇虎眉头一皱,看上去有些不大耐烦的说道:“你说吧!”

    我说道:“欧阳长老的这落魂钟,可是你们昆仑派十二金仙之一,广成子大仙的落魂钟?”

    欧阳镇虎点了点头,一脸傲气的道:“姜家小子,你还算有点见识,我这落魂钟,就是广成子大仙的几件贴身法宝之一。”

    说到这里,欧阳镇虎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得意。

    只见欧阳镇虎说道:“你要知道,像广成子大仙那种大罗级的人物,他的贴身法宝都能算是灵器。”

    “而灵器,会自己择主,不会随随便便的让人认主的。”

    “我们整个昆仑派,就只有我能让广成子大仙的落魂钟认主,也只有我能让广成子大仙的落魂钟挥出它的威能。”

    欧阳镇虎在那里侃侃而谈,崔殇洛和那名矮冬瓜长老表现的很是羡慕和嫉妒。

    而听到欧阳镇虎所说的这番话,我立刻就想起了神相天书之中有关广成子的落魂钟的介绍。

    落魂钟这件法宝,专门伤人三魂。

    一声钟声响起,能让人人魂离体,失去神志。

    两声钟声响起,能让人地魂离体,身体死亡。

    三声钟声响起,能让人天魂离体,永堕轮回。

    武顺虽然融合了武王金身,但他的三魂却抵挡不住欧阳镇虎的落魂钟。

    想至此,我就对着欧阳镇虎双手抱拳行了一礼,然后说道:“欧阳长老,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你能否答应?”

    欧阳镇虎道:“快点说来,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我看了一眼昆仑派的崔殇洛和矮冬瓜长老,然后说道:“如果欧阳长老您认为您的落魂钟无人能挡的话,不妨让崔大长老他们下去。”

    “如果你的落魂钟能够伤了我的三魂,那这一场,就算我们天机门输!”

    “如果你的落魂钟伤不了我的三魂,那这一场,就算你们昆仑派输!”

    “不知道欧阳长老意下如何?”

    听到我这话,看着我那满脸自信的表情,欧阳镇虎的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之中。

    片刻之后,欧阳镇虎的目光向着崔殇洛和矮冬瓜长老看了过去。

    “大长老,你们两个的意下如何?”欧阳镇虎问着道。

    而听到欧阳镇虎的这个问题,崔殇洛同样也眉头一皱,沉思了片刻。

    在看了一眼我和武顺之后,崔殇洛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二长老,如果连你的落魂钟也奈何不了姜家的这小子的话,那就算是我和四长老留在比武台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

    “不如就按照姜家小子说的来吧!”

    说白了,崔殇洛对他和矮冬瓜两个联手能打败我和武顺一点信心都没有,把希望寄托在了欧阳镇虎的身上。

    欧阳镇虎见崔殇洛做出了决定,就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时我对武顺和蛋蛋说道:“顺子,你带着蛋蛋下去吧!让我来领教一下欧阳长老的落魂钟的厉害。”

    武顺本来不想下去的,但当我用传音入耳之法告诉了他落魂钟有多么厉害之后,武顺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老大,你一定要小心啊!打不过就认输,千万不要硬拼!”

    在走下比武台走前武顺这家伙还刻意给我交代了一番,眼神里充满了担心之色。

    但武顺那里知道,我的灵魂有功德金光保护,连大魔王蚩尤都吞噬不了我的灵魂,欧阳镇虎的落魂钟,对我来说简直和小孩子的玩具一样。

    就在矮冬瓜收走了蛋蛋身上的捆仙索,武顺带着蛋蛋走下了比武台之后,欧阳镇虎走到了比武台的中央,和我相顾而立。

    在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欧阳镇虎好像有些不解的问着我道:“你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也是我们昆仑派的人,难道他就不知道落魂钟的厉害吗?”

    “我实在无法想通,你为什么明知必死,却非要跟我来战这一场?”

    面对着满脸不解的欧阳镇虎,我很装逼的说道:“人一辈子,有些事情是明知不可为却偏偏必须得为之的。”

    听到我这话,天道门的许多人脸上流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固然是一种英雄行为,但明明知道会死,却非要去送死,那就是傻逼了。

    而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许多人眼里,我就那个明明知道会死,却非要去送死的傻逼。

    欧阳镇虎的落魂钟,只要三声响起,就算是上品金仙级别的存在,也会堕入轮回之中,成为一个死人。

    我凭什么能够抵挡住欧阳镇虎的落魂钟?

    然而,就在这些人一个个面露不屑之色,有些鄙夷的看着我之时,我却话锋一转,满脸自信的说道:“你们昆仑派的法宝有很多我可能抵挡不住,比如广成子大仙的番天印这种级别的法宝,但你的落魂钟却不在此列。”

    我这话一出口,欧阳镇虎的脸色立刻就变的阴沉了下来。

    要知道欧阳镇虎的落魂钟可不是盗版的,是广成子大仙为数不多的几件贴身法宝之一。

    所以在欧阳镇虎看来,只要大罗级别以下的存在,只有天魂地魂人魂,就没有人能够抵挡的住他的落魂钟。

    我说话的语气如此的狂妄,简直岂有此理!

    “姜家小子,等到我的落魂钟响起之时,你会为你所说的话后悔的!”

    说这话之时,欧阳镇虎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死人一样,他头顶上的落魂钟也开始高旋转了起来。

    我浑然无惧的面对着欧阳镇虎,脸上还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欧阳长老,动手吧!赶快敲响你的落魂钟!”

    听到我这话,欧阳镇虎无比的震怒。

    “小子,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怒叱了一声之后,欧阳镇虎心念一动,他头顶上的落魂钟就散出了霞光万道,把他和我全部都笼罩在了霞光之中。

    “咣!”

    一声清脆的钟声响起,就算是没有被霞光笼罩,比武台下的众人也感到自己的灵魂好像在颤栗一样。

    但我站在那里却依然面带着笑容,好像没有任何反应。

    欧阳镇虎眉头一皱,又一次催动了落魂钟。

    “咣!”

    又一声钟声响起,这次的钟声听起来有些沉闷,比武台下的众人感觉自己的脑袋上好像被人打了一闷棍一样难受。

    然而,我还是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我的意识海中的大魔王蚩尤好像有些忍受不住了的一样,在我的意识海里面逼逼了起来。

    “傻逼,这小子真是一个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