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四章 打擂台
    在洞天福地的入口处,芊墨一个人打败了天道门三大家族和昆仑派的二十二名天阶五品的顶级高手。

    这个消息在洞天福地内的天道门三家十派,早就广为流传。

    按照芊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手段,在整个洞天福地内的天道门三家十派,恐怕只有几个很少出世的老古董和她的实力相当。

    但这几个老古董除非门派或者家族生死存亡之际才会现身,仅仅为了一个不一定存在的洞天,是很难让那几个老古董现身。

    在这种情况之下,以芊墨的实力就可以碾压了天道门三家十派所派出来的所有顶级高手。

    换句话说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这些人看来,锦瑟的翡翠幽冥令,就相当于给我们天机门准备的。

    而翡翠幽冥令,就等于洞天之中收获的百分之三十。

    要知道一个远古之时的大能者所留下来的洞府,其中的珍藏是何其的珍贵。

    不要说百分之三十的收获了,就算是百分之十,甚至百分之几,对于任何一个家族和门派来说都是天大的机缘。

    然而有芊墨在天机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对翡翠幽冥令连想都不敢想。

    但此时此刻,我所提交的天机门参与任务的人选之中没有陈婉秋和芊墨,这就意味着天机门参与任务人员的整体实力打了一个天大的折扣。

    如果说把芊墨算在内,天机门的实力值是一百的话,不把芊墨算在内,天机门的实力值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眼里,恐怕连十都不到了。

    这一下子就给了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巨大的希望。

    本来有些实力相对比较弱的门派对那六面幽冥令基本上不抱什么希望了,比如西岩寺,青羊观,在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排名比较靠后的这几个门派。

    但这会儿在确定了芊墨不参与任务之后,这几个门派的人一下子就陷入了狂喜之中,充满了无限的希望。

    因为在这些人看来,天机门除了芊墨之外就我的实力比较强大,其他的几个和他们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但争夺幽冥令,比拼的并不是个人实力,而是门派的整体实力。

    就算是我的实力比较强大,难不成我还能同时对付四五个天阶五品的高手吗?

    更何况为了参与这次的任务,每个门派都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拿了出来,装备到了参与任务的人身上,让他们的战斗力比平时提升了至少一倍以上。

    在这种情况之下,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任何一个门派,都有信心跟我们天机门争夺一下幽冥令。

    不要说翡翠幽冥令了,就算是金色或者银色幽冥令,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看来,天机门都未必能够争夺到。

    而就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一个个眼睛放光,摩拳擦掌的只恨不得现在就开始竞争幽冥令之时,我却带着一脸的歉意,扶着陈婉秋的双肩,默默的注视着她。

    陈婉秋那绝美的容颜,就算是让我看一辈子我也看不够。

    让我跟她分开一分一秒,我都不愿意。

    然而,人一辈子,有些选择,你却难以避免。

    “婉秋,对不起!”

    许久之后,我轻声说道。

    陈婉秋用她那双美眸一直看着我,眼神之中充满了眷恋,充满了不舍,充满了幽怨。

    “姜一,你别这样说!你没有错,是我太弱了!是我拖了你的后腿!”

    说话之时,陈婉秋的声音有些哽咽,但她却能够理解我做出的选择。

    我伸出双手把陈婉秋轻轻的搂在了怀里。

    “婉秋,你在幽冥城待一段时间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搂着陈婉秋的同时,我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陈婉秋抱着我的身体,低声的呢喃着道:“姜一,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好害怕!我觉的这一次任务好危险,我好害怕失去你!”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陈婉秋说她好害怕,说她感觉这一次的任务好危险之时,我的心竟然咯噔了一下。

    其实不要说陈婉秋了,就连我自己都有这种感觉。

    但仔细想想,我以往所经历的每一次任务,那一次不是九死一生的?

    危险,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代表着机遇。

    越是危险的任务,就代表着越大的机遇。

    想至此,我在陈婉秋的后背轻轻的拍了拍,在她耳边柔声说道:“婉秋,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可不要忘了,你老公我,是天底下最强大的男人!”

    经过我安慰了一番之后,陈婉秋的情绪稳定了许多,这时台阶上的锦瑟居高临下的扫视了一圈大厅中的所有人。

    随后锦瑟笑着问道:“诸位,幽冥令只有六面,但参与任务的门派却有十四家,这六面幽冥令的归属,你们想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来决定呢?”

    锦瑟的这话一出口,天道门三家十派的领头人很快就做出了响应。

    昆仑派是天道门三家十派实力最强大的一家,昆仑派的大长老崔殇洛傲然说道:“自然是由我们各大家族和门派的综合实力来决定,这还需要问吗?”

    秦家的大长老秦乾往我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不如我们去幽冥城的比武台,以擂台赛的方式来决定幽冥令的最终归属。”

    听秦乾这样一说,周家的大长老周天棋就问着秦乾道:“秦长老,你能不能具体的说一下这个擂台赛的规则?”

    姚家的大长老姚天匍点着头随声附和着道:“这规则是针对我们十四家门派的,一定要公平合理才行。”

    接下来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也纷纷表了意见,要秦乾把擂台赛的规则具体的说出来。

    在这个过程之中,我始终都一言未,搂着陈婉秋默默的站在那里。

    在又看了我一眼之后,秦乾缓缓说道:“我说的擂台赛,是我们所有参与任务的门派或者家族,到幽冥城的擂台上去摆擂台。”

    “一家摆擂,剩下的十三家去打擂,按照净胜场数的多少,来决定幽冥令的归属。”

    说到这里,秦乾见有些人脸上的表情还比较迷茫,就具体的解释了一下。

    只见秦乾说道:“打个简单的比方,比如我们秦家摆擂台,你们十三家来轮流打擂台,到最后我们秦家赢了十场,输了三场,那我们秦家的净胜场数就是七场。”

    “如果周家摆擂台,我们剩下的十三家去轮流打擂台,到最后周家赢了九场,输了四场,那周家的净胜场数就是五场。”

    “以此类推,我们十四家门派都是一样的,最终按照净胜场数的数量,来决定幽冥令的归属。”

    “我认为我提出的这个方式是最公平,最合理的一个方式。”

    听到秦乾这一番具体的解释,天道门三家十派的其他人全都纷纷点头。

    “我觉的秦大长老的这个打擂台的方式确实是最公平最合理的一个方式。”

    在昆仑派的大长老崔殇洛表示认可之后,所有人就把目光投注到了锦瑟的身上。

    毕竟锦瑟是红尘阁的负责人,这个任务是她起的,所以最终具体的规则还是由她来定。

    而这时,锦瑟的目光却投向了我这边。

    “姜门主,你认为秦长老定的这个方式怎么样呢?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就按照这个打擂台的方式来确定幽冥令的归属吧?”锦瑟笑吟吟的问着我道。

    我扫视了一圈红尘阁大厅内的所有人,傲然点了点头道:“我没有意见,就按照秦长老的这个方式来确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