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四章 元屠剑
    此时此刻,无论是我们天机门的人,还是神圣教廷和黑暗议会,乃至石原家族的人,全部都被雷成了狗。

    就算是孪生四胞胎,也多多少少的会有点儿差异,但这四个芊墨竟然一模一样,那怕是我全面启动了相气,也无法分辨出她们四个之间的区别?

    最关键的一点,这另外的三个芊墨是怎么出现的呢?

    陈婉秋身边的那个芊墨说她们四个是同一个人,我隐隐约约的觉的,那个芊墨好像并没有撒谎一样。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一种感觉,我感觉另外的三个芊墨,好像是从陈婉秋身边右侧的那个芊墨的身体里面突然钻出来的一样。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我却又不能肯定。

    芊墨她究竟用的是什么法术,才会凭空变出来三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呢?

    根据神相天书中的记载,据说那位级大能者太上道祖有一种法门,叫一气化三清。

    一旦这种法门动之时,会凭空制造出三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而且这三个自己所拥有的实力,仅仅比自己本身略微差一点而已。

    难道芊墨她用的是一气化三清之法?凭空造出了三个自己?

    但这一气化三清之法可是级大能者太上道祖的法门,难道芊墨和那位太上道祖有渊源?

    然而仔细想想,我又觉的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

    要知道,芊墨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如果陈婉秋的安全出了什么问题,那她就死定了。

    从这方面来判断,我觉的芊墨肯定是被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给控制了,或者说她有什么把柄被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抓在手里。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被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派来保护陈婉秋。

    但如果芊墨和太上道祖有渊源,那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是绝对不敢对芊墨不敬的。

    原因非常简单,是因为那位太上道祖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了。

    就算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甚至人族三皇那样的存在,在太上道祖的面前,也和蝼蚁没有任何区别。

    而既然排除了芊墨她和太上道祖之间有渊源,那她是用什么法术凭空造出了三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呢?

    难道是幻术吗?

    或者说芊墨她也是一个鬼中至尊?

    这三个和她一模一样的芊墨,是阴气所化?

    再或者,芊墨她是妖?

    据说远古之时的妖族,能够化身千万,每一个都和自己一模一样。

    小说中的美猴王孙悟空,随便拔一根毫毛,不就可以变出一个自己来吗?

    这会儿我的脑海之中闪现了无数个念头,在对芊墨的身份和她所施展出来的法术做着猜测,石原不二和彼得殿下,同样也是如此。

    不过黑暗议会的那名老者,却好像被四个芊墨所说的那几句话给吓到了一样,连连倒退了好几步之后,带着一脸的震惊愣在了那里。

    片刻之后,石原不二和彼得殿下相顾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随后石原不二对着黑暗议会的那名老者说道:“雷蒙德会长,这女人肯定是想幻术吓住我们,我们千万不能上了她的当!”

    “不如我们三个一人对付一个,先灭了她所幻化出来的这三个分身再说!”

    原来这名老者是黑暗议会的会长,同样也是十三家吸血鬼家族的族长。

    听到石原不二的话之后,雷蒙德会长并没有当时就答应,而是往陈婉秋身边右侧的那位芊墨的脸上看了过去。

    这时候的雷蒙德会长,带着一脸的凝重和忌惮。

    对于芊墨这个无比神秘手段高明的女人,他竟然隐隐约约的产生了一丝恐惧心理。

    然而无论是陈婉秋身体右侧的那个芊墨,还是其他的三个芊墨,这会儿脸上的表情全都一模一样。

    带着冷漠的笑容,带着不屑之色,带着鄙夷之色。

    而见此情形,神圣教廷的教皇之子,彼得殿下亮出了一杆透明水晶打造出来的权杖。

    只见彼得殿下用他手中的权杖指着他对面的芊墨道:“雷蒙德会长,你好歹也是活了上千年的人了,难道会被一个女人给吓到吗?”

    “让我们一起联手,先灭了这三个女人,再决定天运之女的归属!”

    听到彼得殿下这话,雷蒙德会长也觉的他说的有一定的道理。

    他要是被四个芊墨的几句话就给吓跑了,他这黑暗议会的会长,恐怕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更何况陈婉秋这个天命之女,对他来说非常的重要。

    如果不尝试一下,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目光中充满着贪婪之色,往陈婉秋看了一眼之后,雷蒙德会长缓缓的亮出了一把血红色的长剑。

    之前理查德亲王亮出来的那把长剑也是血红色的,好像吸血鬼家族的人就喜欢血红色这个颜色一样。

    但雷蒙德会长亮出来的这把血红色的长剑,却和理查德亲王的那把长剑大大的不同。

    雷蒙德会长的这把剑,剑长三尺七寸,剑柄是黑色,剑身呈血红色,但这剑身的血红色,却红的那么妖异,红的那么渗人。

    给人的感觉,好像这把剑一直在鲜血之中浸泡着,刚刚从鲜血之中拿出来一样。

    当雷蒙德会长亮出了这把剑之后,血气,杀气,戾气,秽气,各种气息瞬间就从这把剑上面散了出来。

    当看到雷蒙德会长亮出的这把血红色的长剑,感受着剑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四个芊墨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

    不过仅仅在一刹拉之间,四个芊墨又恢复了之前的表情。

    妩媚,冷漠,高傲,不屑,鄙夷,无论是雷蒙德会长还是石原家族的石原不二,乃至神圣教廷的教皇之子,好像全都没有被芊墨放在眼里一样。

    只见陈婉秋身前的那名芊墨说道:“我还以为你把元屠剑带来了,原来不过是一把仿制品而已!”

    陈婉秋身后的那名芊墨说道:“要是你把元屠剑带来了,我可能还会忌惮你三分,但这把仿制品,我劝你还是不要用了!”

    陈婉秋身边左侧的那名芊墨说道:“以他的身份那有资格使用元屠剑?能带一把仿制品在身上,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这时陈婉秋身边右侧的那名芊墨好像有点儿不耐烦一样的说道:“既然已经把元屠剑亮出来了,那就赶快动手吧!”

    “我看你们这些人,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

    听到四个芊墨所说的话,雷蒙德会长好像又被吓到了一样,看上去犹犹豫豫的又有点儿不敢起进攻了。

    但石原不二和彼得殿下却不吃这一套,两个人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毫不犹豫的悍然出手。

    “大光明术,给我滚一边去!”

    彼得殿下猛的一挥他手中的水晶权杖,一团耀眼无比的光芒就从水晶权杖上射出,向着陈婉秋身前的芊墨疾射而去。

    “迎风一刀斩!”

    石原不二拔出了他身上佩戴着的武士刀,迎面一刀就向着他对面的芊墨劈了下去。

    这时见石原不二和彼得殿下全都动手了,雷蒙德会长也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面色一凛之后,雷蒙德会长把他手中血红色的长剑往半空中一丢,那把血红色的长剑就向着陈婉秋右侧的芊墨自上而下的刺了下来。

    在雷蒙德会长看来,如果其他的三个芊墨是分身的话,那陈婉秋右侧的这个芊墨才是真身。

    所谓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他自然要先灭了芊墨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