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 你们信不信?
    很显然,代表着四大势力的这四波人一起到我的婚礼仪式上来,绝对不是一个巧合。

    这百分之百是有人故意促成的。

    能够让这四大势力的人相信,派了大量的高手前来,这个人绝对不是简单之辈。

    那这个人会是谁呢?

    难道这个人,是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的对手?

    是他的师弟?

    脑海之中突然闪现了这个念头,但我却还是不能完全肯定。

    不过不管怎样,既然这四大势力的人跑来找我的麻烦,想打我的女人的主意,那我自然是要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尤其是和理查德亲王一起来的这个老吸血鬼,他竟然想把陈婉秋变成他的直系后裔,把我的女人变成一个肮脏而又恶心的吸血鬼,这特么的简直岂有此理!

    一念至此,我的面色一沉,搂着陈婉秋的腰肢,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婉秋,你就说演唱会到此结束,让歌迷们退场吧!”

    陈婉秋闻言一句多余的话没有说,默默的把麦克风拿在了手中。

    虽然说我不能当着她的亿万歌迷给她献上鲜花,向她求婚,这让陈婉秋感到无比的遗憾。

    但这会儿的陈婉秋却很清楚的知道,来的这四波人全部都是极度危险的人物,他们挥手之间,就可以造成无数个普通人的死亡。

    为了她的歌迷和粉丝们的安全,她必须让她的粉碎和歌迷们在第一时间退场。

    所以,在用恋恋不舍的目光扫视了一圈体育场中的三万名歌迷之后,陈婉秋的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亲爱的歌迷们,今天的演唱会到此结束,我陈婉秋衷心的祝福你们,永远都幸福快乐!”

    说完这话之后,陈婉秋一躬到地,对着她的粉丝们深深的鞠了一躬。

    对当前所生的状况,陈婉秋的粉丝们虽然有些搞不懂,这些西方人和日本是什么来头,他们在搞什么鬼,粉丝们根本无法想象,但陈婉秋所说的话,和她表现出来的真挚感情,却在瞬间就点燃了粉丝们的热情。

    “婉秋,我们爱你!”

    “婉秋,我们舍不得你!”

    “婉秋,我们不能没有你!”

    正常情况之下,既然陈婉秋说演唱会到此结束,他们就应该退场离开才是。

    但体育场内的三万名粉丝们不仅没有退场离开,反而激情澎湃的在那里大声的呐喊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陈婉秋就只能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的告诉粉丝和歌迷们,演唱会已经结束了,他们到了退场离开的时候了,她再也不会登台唱歌了。

    就这样,在陈婉秋用麦克风大声的说了无数遍之后,粉丝们才恋恋不舍的退场离开。

    因为我一大早就心血来潮,感到很有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生,所以陈婉秋的父母和姑姑,我并没有让他们来演唱会现场,而是让他们在酒店里看电视台的现场直播,和亿万粉丝们一起见证我向陈婉秋献上鲜花,带上婚戒的过程。

    这样一来陈婉秋父母和姑姑就避免了在体育场内出现什么意外,但如果他们通过现场直播看到了生在体育场内的状况,恐怕要为我和陈婉秋的安危担不少的心了。

    等收拾了这帮搅乱我婚礼仪式的混蛋,我得好好的跟我老丈人和丈母娘解释一下,还得在他们的面前正儿八经的向陈婉秋献上鲜花求婚,给她带上婚戒。

    这个过程可是不能省的,我不能让我心爱的女人留下遗憾,同样也不能让她的亲人留下遗憾!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体育场内的粉丝们全部退场离开,电视台的直播人员,体育场的工作人员,还有其他的相关人员,在我的要求之下,全部都退场离开。

    整个偌大的体育场内,只剩下了天机门的人,和代表着四大势力的这四波人。

    在粉丝们和其他人员退场的时候,这四大势力的人并没有任何动作,等到体育场内寂静无声,只剩下了我们天机门的人之后,神圣教廷的教皇之子,就有些忍耐不住的出了声音。

    “姜一,你杀死了我们神圣教廷的约翰大主教,还有布莱恩裁判长和十几名神圣骑士,这是我们神圣教廷无法原谅的罪行!”

    “只要你答应让你身边的那位美丽的小姐嫁给我,我们神圣教廷就可以赦免你所犯下的罪行!”

    说到这里,教皇之子彼得殿下把声音提高了好几十个分贝,威胁着我道:“如果你敢拒我,那你必将为你犯下的罪行而受到惩罚!”

    听到彼得殿下这话,我真的有点儿想不通,他的自信是从那里来的?

    就凭着他们神圣教廷的实力,凭着他带来的这八个人,就能让我受到惩罚吗?

    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只见我冷笑着对着教皇之子说道:“老子就拒绝你了,你能把我怎样?”

    “凭你和你带来的这几条杂鱼,恐怕还没有惩罚我的资格!”

    听到我这话,教皇之子和他带来的那四名神圣骑士和四名穿着白色教廷制服的人物被气的鼻子都歪了。

    要知道,他们这些人自诩为最接近神灵的人物,平时高高在上习惯了,从来都没有人在他们的面前敢对他们表现出丝毫的不敬之色。

    但这会儿在我的口中,却把他们比喻成了几条杂鱼,他们又岂能接受?

    而就在神圣教廷的这几个人想表达他们的愤怒和不满之时,神王宙斯却斜眼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一脸不屑的说道:“你们神圣教廷的人,永远都只会高估自己,轻视别人。”

    “姜一他说的并没有错,以你们的实力,是不能把他怎么样的!”

    听到神王宙斯这话,神圣教廷的人表现的无比愤怒,但神王宙斯却并不在乎。

    而这时,竹椅上的石原不二却冷笑了一声,然后对着神王宙斯说道:“宙斯阁下,我们有着同样的目的,但天运之女却只有一个,我们总得想个办法,确定天运之女的最终归属吧?”

    说到这里,石原不二那阴险而又冷漠的双眸向着我看了过来。

    在这同时,石原不二说道:“但在最终确定天运之女的归属之前,我们先得解决了姜一和天机门的这帮人。”

    石原不二这话一说出口,无论是神圣教廷的人,还是奥林匹斯诸神和石原家族的人,以及黑暗议会的人,全都连连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说法。

    只要他们联合起来一起出手,肯定能横扫了我们天机门的所有人。

    这会儿我们天机门的人,在这四大势力的人眼中,就好像那案板上的鱼肉,待宰的羔羊一样。

    目光中和石原不二做了一个交流之后,神王宙斯亮出了他的雷神之锤。

    用雷神之锤指着我,神王宙斯说道:“姜一,只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才有资格配得上天运之女!”

    “就让我们两个来打一场,让天运之女知道谁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

    “你敢当着她的面,和我一战吗?”

    神王宙斯的这话一出口,陈婉秋立刻就接着他的话茬说道:“我的男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

    “你在他的面前,就和土鸡瓦狗一样,他有什么理由不敢和你一战?”

    听到陈婉秋这话,我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只感到我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燃烧一样。

    把陈婉秋轻轻一推,推到了芊墨的身边,给了她一个保护好陈婉秋的眼神之后,我就从舞台上跳了下去。

    走到了舞台下面比较空旷的一块场地,我凝聚出了金光闪闪的打神鞭,然后用打神鞭指向了奥林匹斯诸神。

    “我能把你们的屎都打出来,你们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