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 订婚礼物
    达到了赵局的这种级别,他只要一句话下去,就能够调动无比巨大的能量。

    既然赵局话,要把白云帆和顾玉兰侵吞天龙娱乐公司财产的案子当做大案要案去办,那就算是白云帆和顾玉兰做的再天衣无缝,恐怕也难逃法网。

    天龙娱乐的总公司在上海,杭州离上海比较近,所以梁寒剑梁局就抓住了这个机会,站了出来主动请缨。

    只见梁寒剑先对着赖老和赵局林局,乃至省一号行了一个礼,然后表明了他的身份,说不如由他来专门督办这件案子。

    而且梁寒剑还拍着胸脯向赵局保证,他在一个星期之内一定能够破了这个案子。

    如果白云帆好顾玉兰真的做出了侵占天龙娱乐公司财产的事,那他们两个必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在向赵局他们做出了保证之后,梁寒剑用他那锐利无比的目光向着白云帆和顾玉兰两个人的身上扫去。

    这个时候的白云帆和顾玉兰已经彻彻底底的崩溃了,梁寒剑最后投来的这道目光,更是让他们两个的双腿软,瘫坐在了地上。

    白云帆和顾玉兰这会儿很清楚的知道,在富豪排行榜上前十名的两位富豪的打压之下,天兰娱乐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会破产倒闭,他们两个将一贫如洗。

    甚至不仅他们两个,就连给他们投资的那些股东们,恐怕也要受到牵连,损失一大笔钱。

    而且一旦他们侵吞天龙娱乐资产的案子被破,他们两个恐怕就要在铁窗之内过几年苦日子了。

    如果白云帆和顾玉兰对杨总和萍姐不赶尽杀绝,不带着十亿巨款来挖陈婉秋的话,或许他们两个就不会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这会儿的白云帆和顾玉兰,心里面那叫一个悔恨啊!

    但白云帆和顾玉兰那里知道,有句话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在冥冥之中一切早就已经注定,每一个人都会自己所犯下的错误而受到惩罚。

    这会儿新闻布会即将开始,等一下会有不少的媒体记者和相关人士来到会议厅,让白云帆和顾玉兰瘫坐在地上,看上去颇为不雅。

    所以省一号就咳嗽了一声,给他身边的两个工作人员使了一个眼色。

    常年跟随在领导身边,省一号只需要一个眼色,这些工作人员就知道他们应该做什么。

    接下来有几个工作人员立马就走到了白云帆和顾玉兰的身边,把他们从地上拖了起来,扶着他们两个让他们坐到了会议厅最后一排的位子上面。

    而就在这几个工作人员把白云帆和顾玉兰安顿好了之后,赵局和林局在目光里做了一个交流,随后赵局和林局几乎同时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美无比的饰盒。

    只见赵局先走到了我的面前,在打开了他手中的饰盒的同时,对着我说道:“姜一,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你和陈小姐订婚,我个人总要表示一下。”

    “这块玉佩我珍藏了多年,就当我送给你们两个的订婚礼物吧!”

    而当看到赵局打开了饰盒,显示出了饰盒里面的那块血红色玉佩之后,九爷这位收藏界的大咖,把他的墨镜摘了下来,盯着那块血红色的玉佩仔细的瞅了瞅,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品相这么好的血玉,我还真是头一次见,这块千年血玉打造的玉佩,恐怕价值也在上亿吧!”

    作为收藏界的大咖,九爷的一番话基本上就相当于给赵局送出的这块玉佩定了价。

    听到赵局送给我和陈婉秋的订婚礼物竟然价值上亿,陈婉秋的父母和姑姑,杨总和萍姐,坐在后排的白云帆和顾玉兰这些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这些人的眼中,赵局和林局肯定是身份惊天的大人物,但赵局却用价值上亿的东西做订婚礼物送给我,这就足见赵局对我的重视。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恐怕我的身份地位和赵局他们相比也差不到那里去。

    到了此时此刻,萍姐这才算是真正理解了陈婉秋为什么说我不是普通人。

    接下来和赵局一样,林局也打开了他手中的饰盒。

    在这个饰盒之中,放着一串项链,在项链上面从大到小有七颗钻石,最大的一颗钻石在项链的最底部,从钻石的大小来看,恐怕这颗钻石至少有十几克拉。

    就算是不用九爷这个收藏界的大咖来做评价,仅仅凭借着项链上的那七颗钻石,会议厅内的绝大多数人也能够对这个项链的价值做出一个判断。

    这时林局说道:“这串项链叫七星伴月,是我托人花了两千多万美金,从苏富比拍卖行专门拍下来,作为我们局里送给你的订婚礼物。”

    两千多万美金,相当于一个多亿,虽然说对这串项链的价值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但在听到林局报出了项链的价格之后,会议厅内的许多人还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就算是省一号和市一号他们带来的那些工作人员,也全都忍不住的在想,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让赵局和林局这种地位显赫的存在给我送上这样的大礼!

    虽然赵局和林局送的礼物有些太过于珍贵,但在我的订婚仪式上,我是不可能拒绝了他们的礼物的。

    尤其是在我接收了赖老的礼物的情况之下,我就更加不能拒绝赵局和林局的礼物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承了赵局和林局这份人情,和陈婉秋一起收下了他们送的这两份大礼。

    “谢谢赵局,谢谢林局,感谢你们二位给我的帮助!”

    而就在我和陈婉秋对着赵局和林局行了一礼,由衷的表达了感谢之情后,赵局和林局表现的很开心,在那里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实赵局和林局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欠下他们一个人情,这会儿达到了目的,他们自然是心情比较愉悦。

    赵局和林局还有赖老这三个身份显赫的人物都给我送了无比贵重的大礼,这是省一号和市一号二号这些人所始料未及的。

    但他们和我的关系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更何况他们就算是想给我送一份大礼,也拿不出那么值钱的东西。

    于是省一号和市一号这些人看上去就表现的有点儿尴尬了。

    只见省一号冲着他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点了点头,那名工作人员就从随身的公文包里面拿了一个红包出来。

    从这名工作人员的手中接过了红包之后,一边双手递给我,省一号一边有点儿不大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小姜,像赵局他们那样的礼物,我可送不起,所以我只能用我私人的钱给你包一个红包了。”

    虽然这红包里面没有包多少钱,撑死了也就千儿八百的,但这却是省一号这个封疆大吏包的红包,而且他还是双手送出的。

    在此情此景之下,会议厅内的许多人又一次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接下来市一号,二号,张局,还有梁寒剑这些官方人员也全部都和省一号一样,用双手给我递上了红包。

    等到这些官方的人物送完了红包,我和陈婉秋一一表示感谢了之后,平田昭夫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我的面前。

    赖老和赵局林局这三个人平田昭夫并不认识,但平田昭夫却毕恭毕敬的冲着他们弯腰鞠了一躬,跟他们打了一个招呼。

    日本人就是这样,跟人打招呼的时候会把腰躬的很低。

    不过绝大多数的日本人虽然对着你鞠躬弯腰,但内心里却未必会看的起你。

    当然,平田昭夫肯定不是这样的人,无论是内心里还是表面上,他都能够做到一致的。

    在跟赖老他们打完了招呼,寒暄了几句之后,平田昭夫又跟省一号市一号这些人打了个招呼,聊了几句。

    平田昭夫和省一号市一号这些人的关系就比较熟了,和他们沟通起来就显的比较轻松自如,没有在赖老他们面前表现的那么恭敬了。

    而就在和省一号市一号这些人随便聊了几句之后,平田昭夫走到了我的对面,然后一脸凝重的和我相顾对视。

    沉默了片刻之后,平田昭夫说道:“姜先生,如果不是你,我们祖孙两个,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如果不是你,平田集团不会在短短的几年时间之内展到现在的这种程度,拥有几百个亿的资产。”

    “你和陈小姐订婚,我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合适的礼物送给你们。”

    “既然你和陈小姐加入了天龙娱乐,成了天龙娱乐的大股东,那我就向天龙娱乐注资二十个亿,作为给你们两个的订婚礼物。”

    “请您千万不要拒绝!”

    说完这话之后,平田昭夫呈九十度的把腰躬了下去,大有我不答应他就不站直了身体的架势。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肯定是无法拒绝平田昭夫的。

    而就在我和陈婉秋把平田昭夫扶了起来,答应了他之后,宏达地产的潘健林董事长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来骄傲了一辈子的决定。

    “姜先生,能够和你结识,是我老潘的荣幸,和平田先生一样,我也实在是想不到送什么作为给你和陈小姐的订婚礼物!”

    “干脆我就和平田先生一样,向天龙娱乐注资二十个亿吧!”

    潘健林的话音一落,整个会议厅内一片哗然,杨总和萍姐两个人相顾对视了一眼,眼神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秋萍,我没有听错吧?”杨总问着萍姐道。

    “老杨,你没有听错,我们了!”萍姐一脸激动的说道。

    而这时候的顾玉兰,却有一种想死的感觉,此时此刻的她是多么的想取代萍姐,站在杨总的身边。

    然而,这已经成了一种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