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三章 神秘的芊墨
    每一个人其实都有执念,就像我的执念,是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早日成为一品神相,见到我的父母,让我们一家团聚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这些年来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化解我的这个执念。

    也可以说我的这个执念就是我的梦想,我这几年来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为了实现我的梦想。

    而秦楚楚和黎月这两个女人,她们的执念却比较极端。

    可以说,她们的执念就是我!

    秦楚楚或许是因为受了彼岸花的诅咒,也或许是因为她天命之女的身份。

    而黎月这丫头我就有点儿搞不懂,作为我的表妹,她是最不应该对我产生感情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黎月这丫头她对我的感情好像比秦楚楚更要偏执和热烈一样。

    秦楚楚对陈婉秋欲杀之而后快,黎月这丫头也是如此。

    最关键的一点,我的杏黄旗能够抵挡物理攻击,但却无法抵挡黎月这丫头的蛊术。

    要知道黎月这丫头的蛊术最近突飞猛进,和九黎苗寨的大长老一样,她也达到了天阶蛊师的程度。

    一旦被黎月的蛊虫突破了我的杏黄旗的防御,让陈婉秋中了她的蛊术,那陈婉秋的生死就等于控制在了黎月的手中。

    以黎月这丫头的脾气和她平时的行事风格,她是不可能会放过陈婉秋的。

    但九黎族的蛊术是传承自远古巫族一脉,我纵然是天阶六品的神相,却不知道该怎么抵挡黎月那无孔不入的蛊术?

    虽然陈婉秋在万妖谷之中呆了半年时间跟随我奶奶修炼蛊术,但她在这半年时间内所修炼出来的蛊术修为,又岂能和黎月这个九黎圣女相提并论?

    陈婉秋虽然服用过造化仙丹,黎月同样也服用过,所以陈婉秋和黎月之间的差距是追不上的。

    而就在黎月的双手之中疾射出了两道七彩的烟雾,我却无可奈何,不知道该如何帮陈婉秋化解之时,芊墨却突然一闪身挡在了陈婉秋的面前。

    从秦楚楚祭出她的双剑,到黎月的手中射出两道七彩烟雾,这个过程可以说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就算是包间里的天机门的其他人,也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芊墨的度之快却出乎了我的意料,就在我们所有人刚刚反应过来之际,芊墨的身体就挡在了陈婉秋的身前,让黎月出的两道七彩烟雾全部都击中了她的身体。

    而这时,我的杏黄旗挡住了秦楚楚的干将莫邪剑,以秦楚楚的实力对陈婉秋是造成不了任何伤害的。

    但芊墨却用她的身体替陈婉秋挡住了黎月所出的七彩烟雾,也不知道她会不会中了黎月的蛊术?让她的生死被黎月这丫头所掌控。

    黎月的蛊术的恐怖我可是见识过好几次的,一旦被她掌控了生死,就很有可能把芊墨变成她的人,让她从陈婉秋的保镖,变成想杀死陈婉秋的杀手都不无可能。

    不过见芊墨奋不顾身的替她挡住了黎月所出的两道七彩烟雾,陈婉秋感动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跟着我奶奶修炼了半年蛊术,陈婉秋可是很清楚的知道,黎月所出的这两道七彩烟雾可是代表着九黎蛊术中的七色七情七虫花。

    这七色七情七虫花,是九黎一族的蛊术之中非常霸道的一种蛊术,这种蛊是用不同的七种毒虫和七种毒花炼制而成,一旦中了这种蛊,只有施蛊之人才能解,而这会儿芊墨替她挡住了黎月的七色七情七虫花,就代表着芊墨的生死已经被黎月所掌控。

    其实芊墨仅仅比我早一天到了万妖谷,她和陈婉秋虽然以姐妹相称,但她们两个之间却还并没有建立太过于深厚的感情。

    但仅仅因为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的安排,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就让芊墨不惜以身涉险,替她挡住了黎月的七色七情七重花,这又让陈婉秋岂能不感动?

    “芊墨姐,你为什么这么傻?那七色七情七虫花,是不能用你的身体去挡的?”

    “我们才认识没几天,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说这话之时,陈婉秋的声音里面已经带了哭腔,因为在她看来芊墨中了黎月的蛊术,完全是为了救她的缘故。

    芊墨因为救她而中了黎月的蛊术,这让陈婉秋无比的内疚。

    但芊墨这会儿的表现,却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只见芊墨一脸不屑的看了黎月一眼,然后冷笑着说道:“我当是什么手段,原来是巫族的七色七情七虫花,就凭这微末手段能奈何得了我吗?”

    听到芊墨这话,面对着一脸不屑之色的芊墨,黎月脸上的表情表现的无比凝重。

    作为七色七情七虫花的施蛊之人,黎月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她所释放出的七色七情七虫花虽然击中了芊墨的身体,但这会儿却已经被芊墨给化解了。

    要知道每一个蛊师所释放出来的七色七情七虫花都有所不同,要想化解七色七情七虫花,只有施蛊之人才能够做到。

    就算是他们九黎一族的大长老,在不知道她如何炼制这七色七情七虫花的情况之下,也是无法化解她的这七色七情七虫花的。

    但芊墨却偏偏化解了她的七色七情七虫花,这又该作何解释呢?

    难道芊墨的蛊术修为,还在他们九黎一族的大长老之上吗?

    但仔细想想,这种可能性基本上没有。

    因为就算是芊墨的蛊术修为在他们九黎一族的大长老之上,也不能够化解了她的七色七情七虫花。

    最关键的一点,芊墨化解七色七情七虫花的手段,根本就不像蛊术。

    给黎月的感觉,她所释放出的蛊虫,在击中了芊墨的身体之后,就好像被芊墨的身体给吞噬了一样,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一样。

    芊墨的这种手段,好像天生就能够克制他们九黎一族的蛊术一样。

    而且芊墨还一口道破了九黎一族和巫族之间的关系,这说明了什么呢?

    芊墨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和来历?

    她为什么拥有着如此诡异的手段?

    为什么她一眼就能看出九黎一族的手段,其实传承自远古之时的巫族一脉?

    要知道巫族一脉可是为天道所不容的,对于九黎一族和巫族一脉之间的关系,是很少有人知道的。

    但芊墨她为什么却能够一语道破呢?

    我和黎月在这一刻竟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一点。

    一念至此,黎月对着芊墨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你是用什么手段化解了我的七色七情七虫花的?”

    芊墨闻言冷冷的一笑,然后说道:“七色七情七虫花,难道很难化解吗?在巫族一脉的巫术之中,这可是最低级的!”

    听到芊墨这话,黎月受到了一百万点的暴击伤害。

    作为九黎一族的圣女,黎月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七色七情七虫花这种蛊术,算是九黎一族的蛊术之中比较厉害的几种蛊术之一了。

    但在芊墨的口中,她的这七色七情七虫花,却成了巫族的巫术之中最低级的。

    这叫黎月情何以堪!

    不过根据芊墨的口气和她脸上的表情来看,她却并不像是在装逼,好像事实真相就是如此一样。

    而且黎月也很清楚的知道,当年因为大魔王蚩尤被砍成了六截,他所得到的巫族一脉的传承并没有全部都传承下来。

    只有很少很少的一小部分,传承到了他们九黎一族的这一支,这就是他们九黎一族蛊术的来历。

    从这方面来说,芊墨说的并没有错,他们九黎一族的蛊术,恐怕确实是巫族一脉的巫术之中最为低级的一种。

    当然,虽然对芊墨所说的话无法反驳,对芊墨的实力也忌惮不已,但黎月这丫头却是一个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

    在没有用出她的绝招之前,黎月是不甘心就这样输给芊墨的!

    “你认为我们九黎一族的蛊术是最低级的巫术,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九黎一族最高级的蛊术!”

    说着话的同时,黎月的双手不断的飞扬,顿时就有无数道各种颜色的烟雾向着芊墨疾射而去。

    这些烟雾有红色,橙色,蓝色,黑色,黄色,绿色,在每一种烟雾之中都有不同的蛊虫。

    但面对着黎月所释放出的烟雾和蛊虫之时,芊墨却面不改色,仍然一脸的冷笑,任凭黎月所出的烟雾击中她的身体。

    不过让黎月感到无比恐惧和惶恐的是,她所释放出的各种蛊虫对芊墨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甚至只要一接触到芊墨的身体,就好像被芊墨的身体给吞噬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