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二章 两个疯狂的女人
    秦楚楚说的确实没错,如果不是她的帮助,我不可能在短短的四年时间之中由一个黄阶九品的菜鸟相师,提升到天阶六品的程度。

    但感情这种东西,能用利益来衡量吗?

    如果用利益来衡量感情的话,那她一次又一次的骗我,还要吸收我的血脉,差点儿把我变成了一个废人,这又怎么算呢?

    而陈婉秋她对我的帮助虽然不是很大,但她对待我却从头到尾都是无怨无悔,只求付出,不要回报的,这又岂能不让我铭记于心,不让我感动不已?

    有一个女人能够这样对我,我又岂能不珍惜?

    天机门的理念是众生平等,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的人只分为两种,那就是好人和坏人,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有实力的人,地位高的人,是不应该凭借自己的实力和地位去欺凌不如自己的人,这就是需要我们天机门的人去维护的,天道的公平公正之处。

    至于什么天命之子和天命之女的身份,我从来就没有在乎过,甚至可以说我有点儿讨厌这个身份。

    而黎月作为天机门的成员,她竟然说婉秋配不上我这个天命之子,在我看来她这话说的太过分了,简直岂有此理!

    毕竟我是她的表哥,婉秋可以说是她即将过门的嫂子,她怎么能用这种话去伤害婉秋?

    而这会儿的陈婉秋已经被黎月所说的话给伤害到了。

    在黎月的话说出口之后,陈婉秋的脸色一下子变的煞白煞白,把目光投向了我。

    天机门的其他人陈婉秋并不是很熟,可以说我这会儿成了陈婉秋唯一的依靠和希望。

    说的夸张一点儿,我接下来的态度和我所说的话,将关系到陈婉秋后半辈子的命运。

    所以这会儿的陈婉秋脸色苍白如纸,表现的无比紧张,但她却没有多说一句话。

    她没有和秦楚楚争辩,也没有和黎月争吵!

    就算是自己的心头在滴血,就算是自己的尊严被人践踏,她也把选择权交给了我。

    这就是陈婉秋的性格,她就是一个这样只会默默的付出和承受,却不会为自己争取的女人。

    但有句话叫不争是争,陈婉秋越是这样,她在我心目之中的地位就越高。

    作为我唯一最爱的女人,我又怎么可能会让她失望?

    而就在陈婉秋把目光投向了我,等着我对黎月和秦楚楚做出回答之时,我的面色一沉,用从来都没有过的严厉语气和面部表情对着黎月说道:“小月,无论是做为天机门的成员,还是作为我的表妹,我认为你是最不应该对你嫂子说这种话的!”

    听到我这话,陈婉秋的脸色一下子缓和了许多,既然我否定了黎月所说的话,而且还在言语之间让黎月称呼她为嫂子,那就说明我已经坐实了她的身份。

    而黎月和秦楚楚自然是能够听懂我话里的意思,当我的这番话一出口之后,她们两个脸上的表情就显的无比失望和不甘。

    然而,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还需要用更加坚定的态度来表明我的立场。

    既然陈婉秋是我唯一最爱的女人,那我就要让她知道,无论任何时候,我都会站在她这一边!

    我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用任何一种方式伤害她!

    一念至此,我的声音往上提升了几十个分贝,对着黎月和秦楚楚正色说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我那天命之子的身份,我从来都没有放在眼中过!”

    “我从来都没有认为天命之人就会高人一等,天命之人就可以高高在上,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我们天机门的理念,是众生平等,我要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我凭什么去维护天道的公平公正?我有什么资格做天机门的门主?”

    说到这里,我把目光投向了秦楚楚道:“更何况因为某些原因,我天命之子的身份,已经被天道所剥夺,现在的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要是按照你们的逻辑,那我这个普通人,是配不上楚楚的!”

    而随着我的这话一说出口,秦楚楚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天机门的其他人和黎月,只知道天命之子这个身份,但对于天命之子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们却并不是很清楚。

    所以这会儿包间内的人除了陈婉秋痴痴的看着我,带着一脸的欣喜之外,其他的人全都凌乱了。

    而就在众人陷入了沉默之中,沉默了片刻之后,秦楚楚这才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

    “姜一,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天命之子的身份,已经被天道给剥夺了?这怎么可能呢?”秦楚楚问着我道。

    我正色回答着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难道你忘了,在我的身体之内有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吗?”

    “如果我是被天道所承认的天命之子的话,那在秦岭山脉之中天罚降临之时,就不需要你帮我了!”

    听我这样一说,秦楚楚已经完全能够确定,我说的话是真的。

    大魔王蚩尤得到了巫族一脉的传承,这可是天道所不容的。

    既然蚩尤在我的身体之内,那我天命之子的身份,被天道所剥夺就很正常了。

    而既然天道已经剥夺了我天命之子的身份,那天罚之力对我就不会免疫了。

    脑海中闪现了这些念头之后,秦楚楚面部的表情就显的无比复杂。

    秦楚楚其实和我并不一样,她把自己天命之女的身份一直看的很重,她从来都没有把这天下的男人放在眼里过!

    她当初之所以会喜欢上我,主要是因为我拥有着和她能够匹配的身份。

    我是天命之子,她是天命之女,在她看来我们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我渐渐的走进了她的心里,才让我的所作所为被她所接受。

    后来我们两个摘下了彼岸花,受到了彼岸花的诅咒之后,秦楚楚对我的感情,更是变的刻骨铭心,无法自拔。

    但这会儿,在猛的听到我天命之子的身份被天道所剥夺了之后,就让秦楚楚有些凌乱了。

    既然我失去了天命之子的身份,那我还有资格做她的男人吗?

    不过这个念头在秦楚楚的脑海之中仅仅一闪而过,就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只见秦楚楚语气坚定的对我说道:“姜一,我不管你是不是天命之子,我对你的心这辈子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而且在我看来,无论你是不是天命之子,最适合你的女人,不是你身边的陈婉秋,而是我!”

    面对着一脸坚定的秦楚楚,我却一脸冷漠的摇了摇头。

    秦楚楚越这样说,我越觉的我们两个之间在意识形态领域,好像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一样。

    沉默了片刻之后,我正视着秦楚楚的眼睛说道:“楚楚,我觉的你这话说的大错而特错了!”

    “我认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只有爱与不爱,没有适合与不适合!”

    “真心相爱的两个人,从来都不会去考虑适合还是不适合的!”

    “如果你爱一个人的时候,那怕是再不适合,你也会去包容他!”

    “但如果你不爱一个人的时候,那怕是再适合,恐怕你也无法接受!”

    说完这话之后,我的目光往陈婉秋看去,我的眼神里充满着无尽的爱恋和痴迷,因为对我而言,陈婉秋就是我唯一最爱的女人,也是最适合我的女人。

    陈婉秋也用同样的目光看着我,整个人都痴了。

    这会儿的陈婉秋,只感觉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满足的女人!

    因为我刚才对秦楚楚所说的一番话,比任何深情告白还要让她感动,胜过了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

    而这会儿的秦楚楚却一脸的痛苦,尤其是当她的目光从我的身上转移到了陈婉秋的身上之后,秦楚楚的双目之中却闪烁出了两道寒光。

    对于秦楚楚而言,陈婉秋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她有什么资格跟她竞争?她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女人?

    就算是我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但在秦楚楚看来,陈婉秋并不适合我,只有她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我的女人!

    我之所以会和她走到这一步,全部都是因为陈婉秋介入了的缘故。

    陈婉秋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第三者,是陈婉秋夺走了她心爱的男人!

    一念至此,秦楚楚的双目如刀,一脸杀意的对着陈婉秋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就不会和姜一去洞天福地中的忘川河畔采摘彼岸花!”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就不会中了彼岸花的诅咒,让姜一不再爱我!”

    “都是因为你,才让我和姜一之间的关系变成了现在这样!”

    “我只有杀了你,才能破除彼岸花的诅咒,让姜一重新爱上我!”

    “陈婉秋,你给我去死吧!”

    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就祭出了她的干将莫邪剑,打算杀了陈婉秋。

    当然,有我在陈婉秋的身边是不可能让秦楚楚得手的。

    就在秦楚楚要出手的前一刻,我就已经凝聚出了杏黄旗,用杏黄旗护住了陈婉秋的身体。

    秦楚楚的实力不过是天阶二品,和我相比差了两级,她的干将莫邪剑就算是神兵利器,也突破不了我的杏黄旗的防御。

    但就在我刚刚用杏黄旗挡住了秦楚楚的干将莫邪剑之时,黎月这丫头双手一扬,两团七彩的烟雾就向着陈婉秋疾射而去。

    秦楚楚和黎月这两个女人,简直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