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你应该没有这个资格!
    站在陈婉秋的角度,她对我的情况了解的一清二楚,在她的心目之中,我不仅是她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所以我能接受别人对我的不屑和鄙视,陈婉秋却无法接受!

    尤其是当她的家人和亲戚们质疑我,甚至把我当成了控制了她的邪教组织的成员之时,陈婉秋就感到无比的内疚。

    但她的家人有这种反应,也是人之常情,无论是陈婉秋还是我,全都能够理解。

    所以陈婉秋就带着一脸的内疚之色,对我说了一声对不起。

    不过对于潘俊鸿打电话叫来了警方的人,陈婉秋却并不怎么在意。

    早在几年之前,我和陈婉秋第一次打交道的时候,陈婉秋就对我和警方之间的关系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几年虽然没有和我在一起,但陈婉秋对我的情况却有一定的了解,而根据陈婉秋的了解,以天机门和官方的关系,潘俊鸿打电话叫来的那位市局二号,恐怕会表现的让他很意外!

    而就在陈婉秋对着我道歉之时,我轻轻的把陈婉秋搂在了怀里,用温柔的不能再温柔的声音说道:“我们两个之间还需要说这话吗?不如就借这个机会,彻底打消了伯父伯母的疑虑!”

    陈婉秋闻言,依偎在我的怀里一脸幸福的说道:“等我爸妈打消了疑虑,你就不能叫他们伯父伯母了,你得跟我一样,管他们叫爸妈!”

    我们两个旁若无人的依偎在一起撒狗粮,这下可把潘俊鸿这个单身狗给气了个半死,如果说潘俊鸿的手中这会儿有一把冲锋枪的话,我估计他早就冲上来把我给突突了。

    但明明知道警方的人要来了,我为什么会表现的如此淡定呢?

    我有什么依仗呢?

    因为对这一点有些想不通,潘俊鸿隐隐约约的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而丁雪燕看着我和陈婉秋依偎在一起,在一旁连连的冷哼了几声,而且还对陈婉秋的母亲说道:“姐姐,姐夫,我看婉秋中这小子的毒不轻啊!这可真是愁死我了!”

    陈婉秋的父母这会儿一脸的凌乱,以他们的判断力这会儿已经很难判断出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如果说我真的是什么邪教组织的人,那为什么我会表现的如此淡定呢?

    如果说我不是邪教组织的人,那生在陈婉秋身上的状况该作何解释呢?

    难道说,看上去普通而又平凡的我,其实并不平凡?

    就这样,陈婉秋的父母,乃至陈婉秋家的亲戚们一个个全都把目光投注在我的身上,对我这个人做着各种猜测,真个包间里面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之中。

    而就在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之后,随着呜呜的警笛声从远处传来,没过多长时间,包厢的外面就有凌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传了进来。

    很快包厢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先进来了两名穿着警服的警察,在确定了包厢内没有什么危险情况之后,一名穿着深蓝色西服,身材略微有点福,年龄在五十岁左右,满面红光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另外还有一名身穿着警服,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一脸威严,年龄同样在五十来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和这名穿着西服的中年男子几乎是并排走进了包厢。

    而当看到穿着西服的中年男子之后,陈婉秋家的亲戚之中立刻就有人道破了他的身份。

    “潘董,宏达地产的潘董竟然也来了!”

    原来这名中年男子,他就是潘俊鸿的父亲,宏达地产的董事长潘建林。

    而看到他父亲竟然来了,潘俊鸿就有些意外的问起了原因。

    “爸,你怎么来了?”潘俊鸿问道。

    潘建林见自己的儿子没事,整个包间里面的氛围还是比较和谐,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不是给你粱叔打电话,说有邪教组织的人和你在一起吗?你粱叔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在第一时间就带着我的保镖赶了过来!”

    潘建林在当地商界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是作为市局二号,梁寒剑也要给他一定的面子。

    听到潘俊鸿和邪教组织的人在一起,梁寒剑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潘健林。

    而潘俊鸿可是潘健林的独生儿子,听到梁寒剑所说的情况之后,潘健林在第一时间就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赶来了玉麒麟餐厅。

    正好和市局二号的梁寒剑碰到了一起,两个人就一同出现在了包间之中。

    而这会儿,随着梁寒剑这个市局二号和地产大亨潘健林进入包间,另外还有几个警察和潘健林的保镖跟着一同进入了我们所在的这个包间之中。

    好在潘俊鸿订的这个包间挺大,就算是这会儿差不多有三十来个人在包间里面,也显的不是那么拥挤。

    而见潘俊鸿这个豪门公子没出什么事之后,梁寒剑就沉着个脸问起了情况。

    “俊鸿,你给我打电话说你和邪教组织的人在一起,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做了几十年的警察,梁寒剑的观察力绝对非凡,在跟潘俊鸿说话的同时,他的那双明亮而透彻的双眸就已经把整个包间里的所有人全部都扫了一遍。

    以梁寒剑这个市局二号多年的经验来判断,他觉的在这个包间里面的人之中,应该并没有邪教组织的成员。

    尤其是当梁寒剑的目光从陈婉秋的身上扫过之时,梁寒剑好像对陈婉秋这个人有一定的印象一样。

    而这时,潘俊鸿用手指指着我说道:“粱叔,我怀疑这个人是邪教组织的成员,是他劫持了婉秋,让她失踪了好几年时间!”

    听到潘俊鸿的话,梁寒剑的目光就停留在了陈婉秋的身上,在盯着陈婉秋打量了片刻之后,梁寒剑终于认出了陈婉秋的身份。

    “您,您是陈婉秋陈小姐?”梁寒剑说道。

    陈婉秋点了点头,很礼貌的对着梁寒剑道:“是的,我是陈婉秋,没想到梁局竟然还认的我!”

    梁寒剑笑着道:“我女儿可是你的忠实粉丝,甚至连我都是你的粉丝,我又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你!”

    在说完这话之后,梁寒剑转过头来对着潘俊鸿说道:“俊鸿,你是不是搞错了?据我所知,陈小姐她可并不是被人给劫持的!”

    “陈小姐仅仅是受了伤,去了一个地方治疗,这可是我安排人给陈小姐的家属通知的!”

    梁寒剑的这话一出口,潘俊鸿和陈婉秋的小姨丁雪燕当时就傻了眼了,而陈婉秋的父母却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两个人在目光之中做起了交流。

    当初陈婉秋被劫持的新闻在各大媒体报道出来之后,陈婉秋的父母差点儿被吓死,但就在这时,警方这边却有人找到了他们,说陈婉秋并没有被人劫持,那些新闻媒体的报导其实并不属实。

    而正是因为有官方的人做了保证,陈婉秋的父母这几年才一直抱着希望,等着陈婉秋归来。

    这会儿听到梁寒剑这样一说,陈婉秋的父母就突然想到了一点。

    能让官方派人通知他们陈婉秋的情况,那是否代表着我和官方之间有一定的关系呢?

    而就在陈婉秋的父母正这样想着之时,潘俊鸿却有些不甘心的对着梁寒剑说道:“粱叔你有所不知,他刚才拿出了两颗药丸,说只要服下了他的药丸,就可以让人身上的所有病症全部消失,甚至可以让人的身体恢复到年轻时候的状态!”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药丸?他要不是邪教组织的人,为什么会拿出这样的药丸,说这样的话?”

    听潘俊鸿这样一说,梁寒剑就走到了我的对面,然后一脸威严的对我说道:“这位先生,你的言论和行为确实有邪教组织分子的嫌疑,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而面对着梁寒剑这个市局二号,我却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很装逼的对他说道:“不好意思,想让我配合你调查,你应该没有这个资格!”

    这么多年以来,梁寒剑自认为他早已经能够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但这会儿被一个年轻小伙子说他没资格配合调查,让梁寒剑这个市局二号的脸色一下子就变成了铁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