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九百章 见面礼(下)
    潘俊鸿从进入包间之后,他的一双眼睛就死死的盯在了陈婉秋的身上,对于陈婉秋身边坐的我,他并没有注意到。

    但听到丁雪燕所说的话之后,潘俊鸿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潘俊鸿对陈婉秋确实是真爱,这么多年以来除了陈婉秋之外,他确实没有喜欢过另外一个其他的女人。

    自从得到了陈婉秋并没有事的消息之后,潘俊鸿就打定了主意,只要陈婉秋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无论想尽一切办法,付出一切代价,也要让陈婉秋成为他的女人。

    两个亿,对普通人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但对于潘俊鸿来说,却不过是一笔小钱。

    只要用这两个亿能够打动陈婉秋的芳心,甚至让陈婉秋收下他的鲜花,潘俊鸿就认为这两个亿他花的值了。

    然而让潘俊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婉秋这会儿还没有收下他的鲜花,但从陈婉秋的小姨丁雪燕口里却冒出了一个要和陈婉秋结婚的人。

    这就让潘俊鸿一下子把目光投向了陈婉秋身边的我。

    可以说潘俊鸿看着我的目光,就好像跟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

    而就在潘俊鸿把目光投向了我之时,愣了片刻的陈婉秋终于反应了过来。

    只见陈婉秋对着潘俊鸿正色说道:“潘俊鸿同学,咱们不是很熟,我不能收你的鲜花!”

    “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这辈子是不会收除了姜一之外任何一个男人的鲜花的!”

    听到陈婉秋这话,潘俊鸿就好像被雷给劈了一样,脸上一抽一抽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知道他的这一束鲜花除了代表着他对陈婉秋的心意之外,还价值两个亿的资金,但陈婉秋却直接拒绝了他,这叫他情何以堪?

    最让潘俊鸿无法接受的,是陈婉秋所说的那句,她这辈子不会接受除我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的鲜花,这句话对潘俊鸿造成的伤害,至少在一百万点以上。

    不会接受任何一个除了我之外的男人的鲜花,那岂不是代表着他潘俊鸿将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了?

    潘俊鸿的心在滴血!

    甚至不要说潘俊鸿了,就算是陈婉秋家的那些亲戚们,也全部都心在滴血。

    那可是两个亿啊!

    如果说潘俊鸿对他们的女儿能够给出这种条件,不要说接过潘俊鸿手中的鲜花了,就算是今天跟他举办婚礼,马上就入洞房,估计很多人都不会犹豫。

    一个普通人几十辈子都赚不到的钱,陈婉秋不用给出任何承诺,只需要接过一束鲜花就可以得到,但偏偏却被她给拒绝了!

    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而就在这时,见潘俊鸿一脸的阴沉,就好像看着生死仇敌一样看着我,为了帮潘俊鸿打击我,为了打我的脸,丁雪燕又一次强调起了见面礼的事。

    “姜一,我刚才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你这个历史系的研究生,难道连这个从古至今就有的规矩都不懂吗?”

    “娶我们家婉秋的聘礼我就先不说了,这见面礼你该不会没有准备吧?”

    随着丁雪燕的这话一说出口,整个包间里的所有人全部都把目光从潘俊鸿的身上投注到了我的身上。

    既然陈婉秋因为我而拒绝了潘俊鸿这个金龟婿,那他们倒要看看,我究竟是凭什么才让陈婉秋对我如此的死心塌地的?

    虽然陈婉秋没有接受潘俊鸿的鲜花,这就意味着她拒绝了潘俊鸿的两个亿,但如果我这会儿拿不出什么见面礼,或者说我拿出的见面礼价值比潘俊鸿的两个亿低的话,那丁雪燕就成功的在陈婉秋家的亲戚面前打了我的脸。

    陈婉秋这会儿也表现的有点紧张,因为来的路上她曾经跟我提过,要不要给她父母买点儿东西用来作见面礼,但我却告诉她,见面礼我早已经准备好了。

    可是我准备的什么见面礼,能比的上潘俊鸿的两个亿呢?

    虽然说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陈婉秋并不看重这些,陈婉秋的父母也不是那么势利的人,但这会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陈婉秋可并不想让他的男人被人给比下去。

    而这时,我微微一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接下来我的目光缓缓的从潘俊鸿和丁雪燕的身上扫过,但却并没有停留。

    原因非常简单,虽然潘俊鸿把我当成了对手,丁雪燕看不起我和鄙视我,但对我而言,他们和吃瓜群众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而就在把目光缓缓的投注到了陈婉秋的父母身上之后,我一脸恭敬的说道:“本来我打算回到家之后把我给伯父伯母准备的礼物拿出来,但既然小姨非要我现在拿出来,那我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本来丁雪燕认为我没有给陈婉秋的父母准备什么礼物,就算是我准备了礼物,和潘俊鸿的两个亿相比,根本就拿不出手。

    如果说我识相一点的话,最好是找个借口,应付一下当前的尴尬场面。

    但无论我找什么借口,她都会向我难,狠狠的打我的脸。

    可让丁雪燕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早就准备好了见面礼,而且还打算拿出来。

    最关键的一点,丁雪燕从我的脸上没有看出来任何的心虚和尴尬之色,反而看到的是一脸的自信。

    甚至这时候我身上的气势和之前完全不同,给丁雪燕的感觉,好像我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要说丁雪燕了,就连陈婉秋的父母都有这种感觉。

    甚至陈婉秋的父母隐隐约约的觉的,恐怕我拿出来的见面礼,并不会被潘俊鸿的那两个亿比下去。

    而就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我缓缓的把我的手伸进了一副裤子口袋里面。

    其实我给陈婉秋父母准备的见面礼在我的纳戒之中,但如果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从纳戒之中凭空变出来两件礼物,我怕吓到这些人,所以就伸到我的裤子口袋里面打了一下掩护。

    本来陈婉秋的父母和陈婉秋的亲戚们对我即将要拿出来的礼物还是抱了一定的希望的,但看我这会儿竟然把手伸进了裤子口袋里面,有很大一部分人的脸上就露出了明显的鄙视之色。

    裤子口袋那么小,能装下什么值钱的东西?

    就算是装上一块黄金,也不过价值几百万而已,和潘俊鸿的两个亿是远远无法相提并论的。

    看来我是注定了要被丁雪燕和潘俊鸿给狠狠的打脸!

    就在绝大多数人这样想着,丁雪燕已经想好了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挖苦和嘲讽我之时,我从裤子口袋里面拿出了两个晶莹剔透的玉瓶。

    而随着这两个玉瓶被我拿了出来,整个包间内瞬间就变的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被我手中的那两个玉瓶所吸引。

    这两个玉瓶上有莹光闪烁,看上去宛如夜空中的星辰一般美丽,就算是包间里的这些人不是很识货,但仅仅凭着感觉,就能判断出这两个玉瓶的价值不凡。

    潘俊鸿虽然对我恨之入骨,把我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但他却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不过作为豪门子弟,潘俊鸿还是有一定的鉴赏能力的,当我拿出了这两个玉瓶之后,潘俊鸿对我的实力就开始重新评估了。

    我手中的这两个玉瓶的价值虽然不值两个亿,但价值至少应该在两千万以上,而能够随随便便把两个价值几千万的玉瓶放在裤子口袋里,能够当见面礼送人的人物,恐怕就不是一个历史系的研究生所能做到的了!

    这会儿的潘俊鸿,对我这个竞争对手的级别,已经暗暗的提升了好几级!

    要说其他人不知道我这玉瓶和里面装的东西的价值,但陈婉秋却是最清楚的一个。

    让陈婉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用这两个玉瓶里面装的东西,作为给她父母的见面礼!

    我能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她的父母,这就足见她在我心目之中的地位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陈婉秋一脸感激和感动的对我说道:“姜一,你真的打算用这个来作为给我爸妈的见面礼吗?”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你的父母就相当于我的父母,我自然是要用我身上最珍贵的东西来做见面礼!”

    听到我这话,丁雪燕就有些忍耐不住的在一旁说道:“不就是两个玉瓶吗?难道这两个玉瓶的价值还能过两个亿不成?”

    我并没有理会丁雪燕吗,而是一步一步的往陈婉秋的父母面前走去,但陈婉秋却狠狠的白了她小姨一眼,然后说道:“你知道姜一的那两个玉瓶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吗?”

    “不要说两个亿了,就算是二十个亿,二百个亿,也无法和姜一的玉瓶里面所装的东西相提并论!”

    陈婉秋这话一出口,丁雪燕和包间里面的亲戚们,乃至潘俊鸿一个个全都在那里摇头,他们都认为陈婉秋不过是在帮我说话而已。

    这个世界上那有什么东西能价值二十个亿甚至两百个亿,而且我还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随随便便的拿了出来,作为见面礼送给了陈婉秋的父母。

    就在这时,我已经走到了陈婉秋父母的身边。

    接下来我就从玉瓶里面把造化仙丹拿了出来,分别递给了一脸呆滞的陈婉秋父母。

    “伯父,伯母,你们两个赶紧把手里的药丸服下去,然后你们就会感受到你们的身体之内所生的变化。”

    而随着我的话音刚落,一股子沁人心脾的清香味儿顿时就在整个包间里面弥漫,让所有人都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不过陈婉秋的父母却并没有按照我所说把造化仙丹吞服下去,而是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见此情形,陈婉秋就有些着急催着道:“爸,妈,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只要服下了这两颗药丸,你们身上的所有病症就会全部都消失,你们的身体会恢复到和年轻时候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