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九十八章 潘俊鸿
    站在陈婉秋父母的角度,其实他们也很难理解,为什么陈婉秋会喜欢上一个长相普通而平凡,身份地位各方面都不如她的男人,而且还要和我举办婚礼。

    但这会儿毕竟和陈婉秋久别重逢,当看到陈婉秋对她小姨所说的话很不高兴之时,陈婉秋的父亲就埋怨起了陈婉秋的小姨。

    一边把车钥匙给了陈婉秋,陈婉秋的父亲一边说道:“雪燕啊,就算是小姜不会开车,那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你没有必要对人家小姜那么不客气吧!”

    听到陈婉秋她爸这话,对陈婉秋她爸的好感度我瞬间就直线上升,我觉的陈婉秋她爸简直堪称中国好岳父。

    但陈婉秋小姨却不依不饶的继续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们家婉秋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却找了一个连车都不会开的主儿?连车都不会开,就说明他没有车,连个车都没有,他能配的上我们家婉秋吗?”

    听到她小姨这话,陈婉秋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只见陈婉秋大声的对着她小姨道:“姜一配不配的上我,你没有资格评论!我的事情,你没有资格管,如果你再说这样的话,那我和姜一举办婚礼的时候,就不会邀请你!”

    说完这话之后,陈婉秋对我说道:“姜一,我来开车,你坐前面!”

    别看陈婉秋平时表现的很随和,但只要牵扯到了我,她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绝不容许我被人所看不起。

    尤其是在她的父母和亲人面前,她更不容许这样。

    而这会儿听到陈婉秋所说的话之后,我只能有些尴尬的冲着陈婉秋的父母点了点头,笑了一笑,然后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被陈婉秋很不客气的说了一顿,陈婉秋的小姨表现的很是意外,因为在她的概念之中,陈婉秋从来都没有过这么大的脾气。

    在愣了片刻之后,陈婉秋的小姨很不满的说道:“婉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说话?亏你小时候我那么疼你!”

    “姐姐,姐夫,你们把婉秋这丫头给惯坏了,她现在把我这个小姨是一点都不放在眼里了啊!”

    而见此情形,陈婉秋的父母相顾对视了一眼,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

    一边是自己心爱的女儿,一边是和自己同辈的妹妹,无论是偏袒任何一方都不对。

    不过考虑到陈婉秋刚刚回来,而且几年时间没有见面,最终陈婉秋的父母还是偏向了自己的女儿。

    只见陈婉秋的父亲说道:“雪燕,你就不要跟婉秋计较了,她毕竟年龄还小!”

    陈婉秋的母亲一脸无奈的说道:“这丫头的性格有点儿像我,她认定了的事情就算是九头牛也都拉不回来的!”

    说到这里,陈婉秋的母亲目光之中充满着柔情和爱意的看着陈婉秋的父亲说道:“就像当年我们俩一样,虽然家里死活都不同意,最终我还不是嫁给你了吗?”

    听到陈婉秋母亲这话,陈婉秋父亲的脸上同样也露出了一脸的柔情,有些痴痴呆呆的看着陈婉秋的母亲说道:“雪莲,你是不是觉的当年的我有点儿像现在的小姜呢?”

    陈婉秋的母亲还没有做出回答,陈婉秋的小姨就在那里冷哼了一声道:“姐夫,他那里能比的上当年的你啊!他要是长的有当年的你一半帅,我就不说什么了!”

    听到陈婉秋的小姨这话,陈婉秋的父母看了一眼已经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的我,老两口全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说实话,我这平凡而普通的长相,还有我那朴实无华的气质,在一般人的眼中,确实没有任何的竞争优势。

    而就在陈婉秋的父母相顾对视着陷入沉默中之时,陈婉秋显的很不耐烦的说道:“爸,妈,你们赶紧上车啊,难道你们想坐我小姨的车吗?”

    听到陈婉秋这话,陈婉秋的父母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打开了后排车门,坐到了车后排。

    芊墨自然是和我们坐同一辆车,她和陈婉秋的父母坐在了同一排。

    接下来陈婉秋猛的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从停车场内开了出去。

    陈婉秋的小姨对陈婉秋的这幅态度很不爽,在盯着陈婉秋开的奔驰suv的背影看了几秒钟之后,这才表情阴霾的打开了她的五系宝马车的车门。

    陈婉秋的姑姑留下来坐陈婉秋小姨的车,这会儿见陈婉秋的小姨脸上的表情比较阴沉,就趁着陈婉秋的小姨开车的功夫,跟她聊了起来。

    只见陈婉秋的姑姑说道:“雪燕,其实我觉的小姜那孩子看上去挺老实的,既然婉秋喜欢,我们做大人的就不要太干涉他们的事情了!”

    “就算是干涉他们俩的事情,那也是雪莲和志辉的事情,我们毕竟是外人,不应该说的太过于直接!”

    “将来万一要是小姜和婉秋真的结婚了,那以后见面了多尴尬啊!”

    陈婉秋的小姨名叫丁雪燕,这会儿在动了车子之后,一边把车子从停车场里面开了出来,丁雪燕一边对着陈婉秋的姑姑说道:“大姐,我觉的你说这话是对婉秋的不负责任你知道吗?”

    “作为婉秋的长辈,我们自然是希望婉秋她过的幸福,她能嫁到一个好人家去!”

    “但那个姓姜的小子,要长相没长相,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甚至连个车都没有,他能给婉秋幸福吗?”

    “就他的条件还想和婉秋举办婚礼,真是做梦!”

    “作为婉秋的小姨,我绝对不容许我的外甥女儿嫁给一个这样的男人!”

    说到这里之时,丁雪燕脸上的表情显的无比坚决,而陈婉秋的姑姑却没有再说什么,轻轻的长叹了一口气。

    丁雪燕这边暂且不提,陈婉秋的父母在上了车之后,在陈婉秋开着车往玉麒麟餐厅开的过程之中就问起了我的家庭情况,以及我目前的状况。

    我们姜氏一族所肩负的责任和义务,以及我目前所做的事情,都在普通人所不能理解的范畴之内。

    所以一旦我说出了事实真相,陈婉秋的父母信不信是一回事,而且即便是相信了,恐怕也会给他们造成比较大的压力。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只能含含糊糊的告诉陈婉秋的父母,说我来自西北的一个小县城,刚刚大学毕业,被学校保送读研,至于家里,我父母和爷爷奶奶虽然健在,但他们却常年在外,平时很少团聚。

    听到我所说的情况之后,陈婉秋的父母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并没有再说一句话。

    以陈婉秋的父母对我所说的话的理解,的爷爷奶奶和父母常年在外,一家人平时很少团聚,这说明我的家人都是为了生活而在奔波,而他们这么辛苦的目的,无非是为了供我读书和为了给我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虽然陈婉秋的父母并不是太势利的人,但门当户对,这种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为人父母的对待自己子女的问题之时,有那一个不会站在这个角度考虑?

    对我家人的所作所为,陈婉秋的父母并不鄙视,甚至他们很佩服,但站在陈婉秋父母的角度,他们却认为无论是个人的条件还是家庭的条件,我没有一样能够配的上他们的女儿。

    甚至陈婉秋父母的目光之中在做着交流,他们老两口都无法想通,为什么他们的女儿会喜欢上没有任何优势和特点的我?

    就这样,在比较凝重的氛围之中陈婉秋开着车来到了西湖边上的玉麒麟餐厅,把车停在了停车场内。

    在陈婉秋停好了车没多久,丁雪燕同样也把车开进了停车场。

    玉麒麟餐厅在杭州来说是一家非常有名的餐厅,因为生意太好的缘故,这里的包间要提前三天预定才能够订到。

    根据丁雪燕所说,她是托了一个熟人,才在当天就订到了玉麒麟餐厅的包间。

    而就在丁雪燕有些得意的跟陈婉秋的父母说着这些的一路上,我们一行人进入了玉麒麟餐厅二楼位置最好的一个包厢里面。

    因为得悉了陈婉秋归来的消息,陈婉秋的什么七大姑八大姨,只要沾亲带故的基本上全都来了。

    不过陈婉秋的父母在向这些七大姑八大姨介绍我的时候并没有说我是陈婉秋的男朋友,更没有提我和陈婉秋即将要举办婚礼的情况。

    他们仅仅说我和芊墨是陈婉秋的朋友。

    陈婉秋本来想在她的亲戚们面前强调一下她和我的关系的,但我却摇了摇头,让陈婉秋不要让她的父母难堪。

    因为在我看来,如果陈婉秋七大姑八大姨之中再有几个像她小姨这样的人物,那只会让我更加尴尬。

    既然陈婉秋的父母目前还没有认可我,那他的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就更没有必要让他们对我和陈婉秋之间的关系有所了解了。

    陈婉秋自然是能够理解我为什么会要她这样做的原因,只能带着一脸的歉意,坐在了我的身边。

    而就在和所有的亲戚们打了一个招呼之后,丁雪燕就让餐厅的服务员开始上菜,整个包间里面的氛围就开始热闹了起来。

    因为陈婉秋安然归来,她父母的情绪比较高,和亲戚们兴高采烈的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聊了起来。

    就在这时,陈婉秋的小姨丁雪燕刻意把凳子搬到了陈婉秋的旁边,主动跟陈婉秋说起了话。

    “婉秋,在你的高中同学之中,你记不记的一个叫潘俊鸿的?”

    虽然之前跟她小姨闹的有点儿不太愉快,但丁雪燕毕竟是她长辈,这会儿听到丁雪燕的话之后,陈婉秋就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

    片刻之后,陈婉秋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随后陈婉秋说道:“我想起来了,我高中同学里面好像是有一个叫潘俊鸿的,我记的上高二的那年,他好像去法国还是那里留学去了?”

    听到陈婉秋这话,丁雪燕立刻就连连的点着头道:“对,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潘俊鸿那年是去了法国留学,不过他已经回国两年多了!”

    “你要知道,潘俊鸿他爸可是宏达地产的董事长,他前年从法国留学回来之后,他爸给了他五个亿让他自己创业,他创办了一个金融证券公司,现在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赚了不少钱呢!”

    “就因为跟你是同学关系,这一次我们代理法国的好几个奢侈品的品牌,潘俊鸿他帮了不少的忙,而且还免息给我们贷了两个亿的货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