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七十九章 下棋之人的身份
    “夫君,让我们一起!”

    许秀兰的这一句话,就代表着她已经原谅了白起,或者说她原谅了她前世的丈夫吴起。

    从这一刻起,她将和她的丈夫生死与共,那怕是一起灰飞烟灭,也无怨无悔。

    但对于杀神白起来说,两世为人的他绝对不可能再让自己的妻子受到半点伤害。

    让许秀兰抵挡天罚,白起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情生!

    除非他被天罚轰的灰飞烟灭!

    于是白起又耗费阴气重新凝聚出了一把破天戟,身体腾空而起,主动迎了上去。

    要知道,对于一个任何一个鬼来说,阴气是最关键的。

    鬼体是以阴魂为核心用阴气凝聚而成,鬼身上穿的衣服,武器,任何东西其实全都是阴气凝聚的。

    所以白起的破天戟被天罚击溃,就等于让白起损耗了不少的阴气。

    一旦白起损耗的阴气过多,必然会伤害到他的本源,让他的鬼中至尊的级别从七品鬼中至尊变成六品,五品。

    直到最后,一旦白起的级别降低到五品鬼中至尊以下,面对着这浩瀚天威之时,很有可能会被一道闪电给劈的灰飞烟灭。

    而此时此刻,当白起耗费阴气重新凝聚出来了一杆破天戟迎上了乌云之中降落下来的紫色闪电之时,随着一声巨响出,白起的身体从半空之中被击落了下来,他刚刚凝聚出来的破天戟,瞬间被击溃而化为阴气。

    但这一道成年人大腿粗的闪电,却算是被白起给挡住了。

    接下来白起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凝聚出了破天戟,一次又一次的主动迎了上去。

    但每一次他凝聚出来的破天戟会被天罚给击溃,他的身体也会被天罚从半空之中给击落到地上。

    而在抵挡住了六道闪电之后,因为损耗了太多的阴气,伤到了他的本源,让白起的鬼中至尊级别降到了六品。

    但白起却依然在拼。

    他依然在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凝聚出破天戟,一次又一次的向着天罚主动迎了上去。

    这会儿的白起,他可以说在做着一件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也可以说他在为上一世他所犯下的错误而赎罪。

    甚至可以说当每一道天罚劈到他的破天戟上之时,白起反而会减轻一分对许秀兰的负罪感。

    就这样,白起又挡下了七道天罚,但这时候因为本源之力损耗太多,白起的鬼中至尊的级别,已经降到了五品。

    在这浩瀚天威之下,白起和许秀兰这两个五品鬼中至尊,很有可能会被一道闪电就给劈的灰飞烟灭。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觉的我就不能在一旁袖手旁观了。

    许秀兰的后世范睢算起来是我们这一方的人,我又怎么可能会不管他?

    更何况我无法接受许秀兰和白起这一对有情人在我的眼前灰飞烟灭!

    我无法接受,秦楚楚同样也无法接受。

    当我做出了决定,打算帮许秀兰和白起抵挡天罚之时,我往秦楚楚看了一眼,就看见秦楚楚正向我看来,而且她还主动伸出了她的右手,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和秦楚楚之间的默契,简直可以用心有灵犀一点通来形容了,在秦楚楚挽住了我的胳膊的同时,我们两个纵身一跃就跳进了天罚笼罩的范围之内。

    “快钻进我胸前的挂坠里面!”

    面对着即将落下的紫色闪电,白起和许秀兰这会儿已近乎绝望,无论是人是鬼,谁都不想灰飞烟灭,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

    而这会儿听到我说的话,白起和许秀兰毫不犹豫的化成了两道阴气钻进了我胸前的挂坠之中。

    就在这同时,秦楚楚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我。

    而就在秦楚楚和我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之时,一团耀眼无比的金光竟然从我们两个的身体之中散了出来,把我们两个笼罩在了金光之中。

    接下来,乌云之中的闪电一道一道的降落了下来,但每一道闪电却只能劈在笼罩着我和秦楚楚的功德金光之外,根本就劈不到我们两个的身体。

    没过多长时间,剩下的闪电就全部都劈完,我们头顶上的那团漆黑如墨的乌云开始渐渐的散去。

    这代表着我和秦楚楚成功的帮白起和许秀兰挡住了天罚,这一对有情人不用落得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而等到乌云散去之后,白起和许秀兰从挂坠中现身了出来。

    “我夫妇二人能侥幸偷生,全仗门主庇佑,白起在这了谢过了!”

    这时候的白起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副狂傲之气,他的眼里好像只有他的妻子许秀兰一样。

    就算是向我表示着感谢之时,他的一双眼睛都盯在许秀兰的身上,眼神里充满了似水的柔情。

    许秀兰同样也对我行了一礼,然后一脸感激的道:“门主的救命之恩,秀兰不胜感激,以后只要门主有命,我夫妇二人万死不辞!”

    听到许秀兰这话,白起在那里连连的点着头道:“对,以后只要门主有命,我夫妇二人万死不辞!”

    白起的话音刚落,只听见天际间的那个声音又出了一道冷哼之声。

    “哼!”

    而随着这声冷哼声出,一股滔天的威压自上而下的碾压了下来。

    面对着这股威压,我们所有人全部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在这股威压之下,我们只感觉自己好像那微不足道的蝼蚁一般。

    一旦这位至今都没有露面的神秘人物悍然出手,我们这些人又有谁能是他的对手?

    而就在我们正感到压力山大之时,又有另外一个声音从天际间自上而下的传了下来。

    只听见这个声音说道:“师弟,你我相斗几千年,你从来都没有赢过,难道这一次,你还不打算认输吗?”

    随着这个声音从天际间传来,我们所有人就感到好像有一股和煦的春风吹过一样,瞬间就化解了自天而降的那股威压。

    而听到这个声音所说的话,我隐隐约约的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

    如果说武安侯白起和赵括他们全都是棋子的话,那那个算计了他们的黑衣蒙面人,就是他们背后的下棋之人。

    而这会儿另外传来的这个声音,他的身份应该也是一个下棋之人。

    只不过这个下棋之人和那个黑衣蒙面人是相互博弈的对手而已。

    如果说武安侯白起是黑衣蒙面人的棋子的话,那恐怕我和我们天机门的人,就是这个人的棋子。

    果然,在这个声音从天际之间响起之后,另外一个声音好像很不甘心的一样又冷哼了一声。

    “哼!”

    随后这个声音说道:“姜尚,如果不是你把文曲星命格的蔺相如收为天机一脉的外姓门人,这一次我又怎么可能会输给你?”

    “这一次我输给了你,并不代表着我永远都会输给你!”

    “我只需要赢一次,就能把我以前输掉的全部都赢回来!”

    这个声音刚落,另外一个声音说道:“师弟,几千年过去了,你一点都没有变,你甚至变的比以前更加执着了!”

    “所谓不争是争,天下莫能与之争!你把胜负输赢看的那么重要,像你这样的心态是永远都赢不了我的!”

    在这两个声音出之后,整个秦岭山脉之中寂静无声,我们所有人全部都屏气凝神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但过了很长时间,却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而这会儿的我,整个人已经被雷成了狗。

    之前的那个声音说到姜尚两个字,这不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名字吗?

    这就说明之前对话的那两个人,后来声的那个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

    那之前说话的那个会是谁呢?

    本来我以为那个黑衣蒙面人和秦家有关,是秦家的人,但现在看来,那个黑衣蒙面人的身份,恐怕和秦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管他叫师弟,还说他们两个相斗了几千年,难道那个人,他是?

    想到了这一点,对那个黑衣蒙面人的身份,我已经有了一个肯定的猜测。

    有资格和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做对手的,恐怕也只有那人了!

    对于这一点,轮转王陛下想来应该有一定的了解。

    而就在我向轮转王陛下看去之时,只见轮转王陛下拿起了手中的生死簿,露出了一脸的肃穆之色,双目如炬的向着白起看了过去。

    只见轮转王陛下厉声说道:“白起,你生前杀人无数,欠下了天大的因果,按照阴司律法,本王要把你打入畜生道,让你轮回三万六千次,才能偿还你欠下的因果,消除你犯下的罪孽!”

    之前的白起无比的嚣张和狂傲,丝毫都没有把轮转王陛下放在眼里,但这会儿的白起不过是一个五品鬼中至尊,面对着轮转王陛下之时,在气势上就弱了许多。

    尤其是亲身经历了天罚的恐怖之后,白起对他自己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

    对他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和欠下的因果,白起的心里面也非常的清楚。

    所以白起低着头保持着沉默,并没有为自己辩驳一句。

    如果说白起唯一不舍的,就是他刚刚和许秀兰团聚,他不想再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分开。

    这时许秀兰对着轮转王跪了下来,连连的冲着轮转王磕了好几个头,然后这才说道:“我夫君所犯下的罪孽确实应该由他来承受,但请轮转王陛下帮我一个忙。”

    “如果我夫君被打入畜生道轮回三万六千次,那请把我也一起打入畜生道,生生世世与他作伴!”

    “无论他做那一种畜生,我都要陪伴在他的身边!”

    听到许秀兰这番话,无论是轮转王陛下还是我们所有人,全部都被她给感动的无以复加。

    “秀兰,我不配你这样对我!我不配,我真的不配啊!”

    白起这个屠了百万人的千古杀神,这会儿在说话之时,声音里竟然带着哭腔。

    而见此情形,轮转王陛下长叹了一口气。

    随后轮转王陛下说道:“许秀兰,你对吴起之情,足以感天动地,有鉴于这一点,我就给你们两个一个厮守终生的机会!”

    “我要你们两个去阎罗王麾下帮他统领阴兵,在阴曹地府的三百六十小地狱,三地狱里面镇压厉鬼,你们可愿意?”

    轮转王陛下这话一出口,白起这个千古杀神,当时就一脸激动的跪在了轮转王陛下的面前。

    “愿意,我们焉有不愿意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