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 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你一起死!
    一旦被天罚锁定之后,天罚就好像那跗骨之蛆一样,根本就无法躲避。

    不过这天罚降临,却并没有那么快,怎么着也需要一点积蓄力量的时间的。

    尤其是当五个针对五品鬼中至尊的天罚叠加到了一起之时,天罚的威能却强,蓄力的时间就越长。

    而就在天罚蓄力的时候,和天罚不相干的无论是人还是鬼,全部都躲的远远的,距离笼罩在我头顶上的那片乌云,至少要有两三百米的距离。

    不过有一个人,她却并没有躲远,而是站在乌云笼罩的范围之外一两米处。

    这个人是秦楚楚!

    这会儿的秦楚楚,她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了我的身上,眼神里面充满了担心之色。

    甚至,在她的眼神里面还流露出了一丝决绝之色,她好像在做着一个什么决定一样。

    虽然上一次帮胡丽丽抵挡天罚之时,天罚并没有对我的肉身造成任何伤害,但这一次的天罚可是针对五个五品鬼中至尊的天罚,我并不敢冒冒然的用我的肉身去抵挡天罚。

    所以当第一道天罚降下之时,我早就凝聚出了杏黄旗,打算用杏黄旗来抵挡天罚。

    在突破了仙凡之隔,达到了天阶之后,对于我们姜家所修炼的相气,我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深刻的了解。

    在我看来,既然我们姜家的人提升相师等阶靠的是积累功德,那我们修炼出来的相气,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功德之力。

    我们姜家的打神鞭和杏黄旗是用相气凝聚而成,其实说白了就是用功德之力凝聚而成的。

    既然我身上的功德金光可以抵挡胡丽丽的天劫,那我用功德之力凝聚出来的杏黄旗,按道理来说应该能够抵挡住针对赵括他们的天罚雷劫。

    但事实结果,却和我想的大不一样!

    原本我以为我的杏黄旗肯定能够抵挡住第一道天罚,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第一道天罚雷劫,竟然直接击溃了我的杏黄旗,劈在了我的头顶上。

    “轰!”

    而被这天罚雷劫劈在了我的头顶上之后,我只感到好像有一个巨大的锤子打在了我的脑袋上一样,只感到头皮麻,脑袋里面嗡嗡直响。

    如果不是蚩尤金身,恐怕这一道电压至少在三万伏以上的天罚雷劫已经把我给劈的灰飞烟灭了!

    但为什么我的杏黄旗和我身上的功德金光对天罚无效了呢?

    难道这一次的天罚和胡丽丽的天罚有什么区别吗?

    而就在我对这样的一个结果感到很难理解之时,很长时间没有吭声的蚩尤这货,在我的意识海之中大声的骂了起来。

    “蠢货,你特么的就是一个蠢货!”

    “我就没见过比你更蠢的人!”

    “你特么的自己要找死也就算了,你这下连我都给害惨了!”

    被蚩尤这么一骂,骂的我一头雾水,我帮赵括他们抵挡天罚,跟蚩尤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他说我连他都害惨了?

    因为在我的意识海之中,我的任何想法和意识都能够被蚩尤所知道。

    而这会儿在感受到了我的疑问之后,蚩尤继续骂着道:“我特么的是天道所不容的存在,你觉的被天罚锁定之后,天道还会现不了我的存在吗?”

    “你特么的怎么就这么蠢?为什么非要帮他们抵挡雷劫?你让我上了你的身,灭了那个叫什么白起的不就行了吗?”

    “不过一个下品金仙而已,我分分钟就能把他给灭了!”

    感受到了蚩尤传来的这些意念,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我千算万算却忘了一点,忘了大魔王蚩尤这个被天道所不承认的逆天者,这会儿在我的身体之内。

    之前帮胡丽丽抵挡天劫之时,我仅仅才融合了蚩尤的头颅,所以并没有被天道所重视,这才让我的功德金光帮胡丽丽抵抗了天劫。

    但现在大魔王蚩尤的金身只剩下了一条左腿,其他的全部都和我的身体融为一体了,又岂能不让天道所重视?

    一旦蚩尤的左腿也融入到我的身体,那大魔王蚩尤这个逆天者就会借助我的身体重生,天道是绝对不容许这种事情生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天命之子的身份就彻彻底底的被天道所剥夺了!

    就算是我的身上有功德金光,我的手中握着用功德之力凝聚出来的杏黄旗,天道所降下的天罚之力,也毫不客气的击溃了我的杏黄旗,劈在了我的脑门上。

    而且在第一道天罚雷劫劈在了我的脑门上之后,接二连三的又是十来道紫色的闪电从乌云之中劈了下来,全部都劈在了我的脑门上和后背上。

    而之所以会劈在我的脑门上和后背上,是因为我弓下了腰,用我的身体挡住了天罚雷劫,尽量不让天罚劈在我胸前的挂坠上面。

    转眼之间,被十几道闪电劈中的我,被劈的像一个焦炭一样,身上的衣服都化成了灰迎风而去,看上去无比的狼狈。

    但闪电却还在继续,一道又一道的往下劈了下来。

    而且这劈下来的闪电,一道比一道粗,一道比一道猛。

    刚开始的十几道闪电,有一个成年人的胳膊粗,后来的十几道闪电,就有一个成年人的大腿粗了。

    再后来的十几道闪电,差不多有一个水桶那么粗。

    再再后来,当总共劈了五十四道闪电之后,我的身上已经寸缕不沾,从内到外的衣服全都在闪电之下化成了灰。

    不过就算是身上寸缕不沾,我却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这会儿的我已经被劈的麻木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全靠意志在那里支撑着,那里还会在乎面子什么的。

    不过就算是我的身体虽然被闪电劈的像一块焦炭一样漆黑漆黑的,但我却依然弓着腰护住了我胸前的那个玉坠。

    除非我被天罚劈的灰飞烟灭,不然我是绝对不会让天罚劈中我胸前的挂坠的。

    这是我这会儿的脑海之中唯一的信念!

    而就在这五十四道闪电劈下之后,我头顶上的乌云变的更加凝重,更加低沉,等到下一波天罚降临之时,恐怕是比水桶还要粗的闪电。

    白起和王翦还有范睢,乃至这秦岭山脉之中的几十万阴兵,这会儿已经全部都被雷成了狗。

    就算是武安侯白起这个七品鬼中至尊,他也自认为没有能力抵挡的住一道天罚。

    但我却整整的硬挡了五十四道!

    从级别上来判断,我和他的实力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为什么他无法做到的事情我却给做到了?

    这是白起,乃至王翦和范睢,还有那几十万阴兵根本就无法理解的!

    其实白起他们并不知道,我之所以能够抵挡住五十四道闪电,是因为我的身体之内融合了蚩尤金身的缘故。

    但正是因为我的身体之内融合了五截蚩尤金身,我才由被天道所认可的天命之子,变成了被天道所不容的逆天者。

    正是因为大魔王蚩尤这个倒霉蛋在我的身体之内,我的功德金光和杏黄旗才会失去了作用。

    片刻之后,我头顶上的乌云终于蓄力完毕,最后一波闪电开始降临。

    这一波闪电,总共应该有十八道,每一道闪电有水缸那么粗。

    “轰!”

    当第一道水缸那么粗的闪电劈下来之时,直接就把我给劈的崩溃了。

    本来我弓着腰低着头尽量用我的头和后背来抵挡闪电,但这一道闪电劈下来之时,我整个人却直接被劈的重心不稳趴在了地上。

    天罚雷劫,一般都是九九之数。

    我前前后后挨了五十五道闪电,还有十七道没有落下来,但我却不知道我还能挨住几道?

    这会儿的我,已经有些想放弃了!

    我觉的以我的身体状况,已经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说不定下一道闪电降临,就是我的身体被击溃之时。

    而就在这关键之时,秦楚楚咬了咬牙,跺了跺脚,一脸决绝的做出了一个决定。

    秦楚楚她竟然跑进了天罚笼罩的范围之内,跑到了我的身边。

    “疯了,这女人她疯了吗?”

    白起对秦楚楚的所作所为很不理解,一脸震惊的在那里看着秦楚楚,自言自语的喃喃说道。

    而这时的秦楚楚却已经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伸出他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我。

    “姜一,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你一起死!”

    而看着秦楚楚做出了这一举动,说出了这番话,欧阳寒洛的脸上露出了一脸的痛苦之色,仰天出了一声长啸。

    落花虽有意,但流水却无情,他对秦楚楚一片痴心,他可以为秦楚楚做任何事情。

    但在秦楚楚的眼里,他却和一个路人甲没有任何区别。

    而就在欧阳寒洛出了仰天长啸的同时,范睢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白起的身边。

    一边看着秦楚楚抱着我,范睢一边说道:“当一个女人死心塌地的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为了这个男人,她可以付出一切!”

    “前世的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但天底下的男人,眼里却只有功名利禄,只有锦绣前程!”

    听到范睢这话,白起那充满着傲然之色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愧疚之色,他那一直都高昂着的头,竟然低了下去。

    就在这时,第二道水桶一般粗细的闪电从天而降,向着我和秦楚楚两个人同时劈了下来。

    要知道秦楚楚她可没有蚩尤金身,她的身体是纯粹的血肉之躯,一旦被这道闪电所劈中,那她在顷刻之间就会灰飞烟灭。

    “楚楚,你不要这样,你快躲到一边去!”

    我拼尽了全力想把秦楚楚推到一边,但秦楚楚却死死的抱紧了我。

    “姜一,如果能和你死在一起,就算是灰飞烟灭,我也无怨无悔!”

    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闭上了她的眼睛。

    一旦那道水缸一般粗的闪电降临之时,恐怕就是我们两个灰飞烟灭的时候。

    但就在这个时候,奇迹却生了!

    甚至不能用奇迹两个字来形容,用神迹来形容还差不多!

    原来就在秦楚楚死死的抱住了我,闭上了她的眼睛之时,一团耀眼无比的金光从她和我的身体之中涌现,把我们两个人同时笼罩在了其中。

    而被这团金光笼罩之后,就算是乌云之中接二连三的降下来了十七道闪电,却没有一道闪电能够突破笼罩着我们两个的这团金光,劈到我们两个的身上。

    就在最后一道闪电劈下来之时,和秦楚楚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我终于想通了这其中的缘由。

    原来天命之人是被天道所承认的人,对天道来说就相当于自己人。

    秦楚楚是天命之女,当她和我紧紧的抱到一起之时,天道所降下来的天罚自然就因为她的缘故不会伤害我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