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七十三章 七品鬼尊
    一千米左右的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走过来至少要十几分钟的时间。

    但这队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却仅仅只花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了王翦的官邸之前。

    在这一刻,整个王翦的府邸之前汇聚了秦岭山脉之中的几十万阴兵,但这几十万阴兵却没有出一丝一毫的声响,全都静静的看着这一队阴兵抬着那顶巨大的黑色轿子缓缓的靠近。

    尤其是当这队阴兵靠近之时,左右两边密密麻麻的其他阴兵,会全部多主动让出一条宽阔无比的道路,让这队阴兵能够不受任何阻碍的通过。

    甚至就算是赵括和廉颇他们,在这一刻也表现的一脸凝重,没有对那顶黑色轿子流露出任何的不敬之色。

    这种气势和威严,是白起花了两千多年时间慢慢营造出来和养成的。

    而就在那三十二个阴兵抬着那顶巨大的黑色轿子来到了王翦的府邸门前之后,王翦手握着他用阴气凝聚出来的大砍刀,对着黑色轿子行了一礼。

    “末将王翦,见过侯爷。”

    “范睢意图勾结天机门的人对侯爷不利,还请侯爷明察。”

    因为和白起走的比较近,关系比较好的缘故,所以王翦很清楚的知道,白起对范睢一直都非常的包容。

    虽然王翦一直都搞不清楚原因,但王翦却觉的他有必要给白起做一个解释。

    因为如果他不给白起一个解释的话,以白起平时对待范睢的态度,很有可能会让白起对他不满。

    毕竟白起掌控了他的生死,王翦对白起还是有一些敬畏的。

    而就在王翦对黑色轿子中的白起做了一个解释之后,范睢沉着个脸冷哼了一声。

    这会儿不要说王翦了,就连我都感觉范睢的那副样子有点儿像一个女人一样。

    这或许是因为我让范睢恢复了他前世的记忆,才让范睢在面对着白起,这个他前世的丈夫的转世之人时,会表现出一个女人的样子。

    按道理来说在王翦做了一个解释之后,范睢的所作所为已经很清楚明白了,以白起的实力虽然在黑色轿子里面,他不可能会感受不到我们这些人的存在的。

    但让我感到非常奇怪的是,黑色轿子中的白起竟然陷入了沉默之中,很长时间都没有从里面出任何声音来。

    就这样,整个王翦的官邸所在,聚集了秦岭山脉之中的几十万阴兵,但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整整有十几分钟时间都没有出任何声音来。

    而就在过了十几分钟之后,从那顶黑色轿子之中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

    “唉!”

    随着这声叹息出,黑色轿子之中的武安侯白起终于开口说话了。

    只听见白起说道:“我以前一直都搞不明白,明明是你害死了我,但我对你却一点都恨不起来!”

    “甚至每次见到你之时,我竟然有一种不敢面对你,觉的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的感觉!”

    听白起这样一说,我在那里就有些暗自感慨。

    当初吴起挥刀杀妻的时候,他心里面只有功名富贵。

    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的妻子为他付出了那么多,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一直陪伴着他,鼓励着他,对于他们两个之间的过往,吴起又怎么可能会忘记?

    尤其是当一个人快要死的时候,他往往就会想起他这一生中所经历的一幕幕事情。

    他这一生中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那一些人是永远都铭记在心中无法忘记的。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带着生前的记忆去了阴曹地府,前世的因果就会和今生的命运纠缠在一起。

    而正是因为有因果纠缠,白起面对着他前世的妻子转世的范睢之时,才会总是有一种不敢面对他,总觉的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的原因。

    这就好像有一些人,虽然从来都没有见过面,但第一次见面却会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一样。

    或者说有的男女之间,明明男方不一定帅,女方不一定美,但往往却会有一见钟情的事情生。

    这些其实全都是因为有前世的因果纠缠的缘故。

    前世未了的缘,今生来续。

    前世未报的仇,今生来报。

    还是那句话,世人皆不信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

    而就在我正暗自感慨着之时,白起在那里继续说道:“就在大概十年之前,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面对着你之时,会有这种感觉的原因了!”

    “原来你的前世,竟然是我的妻子许秀兰!”

    听到白起这话,赵括和蔺相如他们也还罢了,因为他们本来就知道事实真相,但王翦却被直接给雷成了狗。

    秦国的左相范睢,他的前世竟然是白起前世的妻子。

    如果王翦懂现代语言的话,我估计他会说真特么的日了狗了!

    而我这会儿的感觉却和王翦差不了多少,整个人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要知道白起作为一名鬼中至尊,他能够突然恢复前世的记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的级别已经过了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之中的轮转王陛下。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轮转王陛下执掌生死轮回,每一个阴魂要轮回之时,都是由轮转王陛下先抹去他前世的记忆,然后才把他打入轮回的。

    而根据秦广王陛下来判断,轮转王陛下最多也就是一个六品鬼中至尊,而白起能恢复他前世的记忆,能够看穿范睢前世的身份,这足以说明白起已经达到了七品鬼中至尊的级别。

    只有白起的级别比轮转王陛下高,他才能够恢复他自己的记忆和看穿范睢前世的身份。

    而七品鬼中至尊,相当于下品金仙的实力。

    武安侯白起在十年之前,竟然就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这一下子让我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天阶之后,一阶一重天,但地仙和天仙之间,天仙和金仙之间,却又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

    用一个比较直观的数据来表达的话,十名上品地仙的实力,未必会是一名下品天仙的对手。

    十名上品天仙的实力,就未必是一名下品金仙的对手。

    如果说白起的级别仅仅是六品鬼中至尊,那我们这边的四名五品鬼中至尊联手,绝对有实力和白起一战。

    但白起达到了七品鬼中至尊的级别,拥有了下品金仙的实力,那恐怕就算是我们这边的所有人联手,也未必是白起的对手。

    更何况白起这边还有一个五品鬼中至尊的王翦。

    在这种情况之下,恐怕就算是我能把十殿阎君中的某一个召来,也很难镇压的了武安侯白起啊!

    而就在我正头大如斗的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去对付白起之时,范睢看上去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没想到你竟然也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既然你知道我是你前世的妻子,那你应该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吴起,枉我对你一往情深,枉我对你付出了那么多,但你为了功名富贵,为了你的锦绣前程,却毫不犹豫的一刀杀了我!”

    “像你这种无情无义的畜生,有什么资格存在于这个天地之间?”

    “我要是不灭了你,又怎么能解了我的心头之恨?”

    听到范睢这话,轿子中的白起咦了一声,应该是对范睢能知道他前世所生的事情感到有些奇怪。

    不过白起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只听见白起在轿子里面说道:“你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是因为姜家的这小子吧?”

    “恐怕也只有姜家的这小子,才会有这种本事!”

    在跟范睢说话之时,白起的声音表现的无比温柔,就好像一个非常疼爱自己妻子的丈夫,在对着自己的妻子说话一样。

    但听到白起的这番话之后,范睢却表现的更加愤怒了。

    只见范睢用他手中用阴气凝聚而成的大砍刀指着白起的黑色轿子厉声说道:“吴起,你前世杀死了我,这一世又坑杀了赵国的四十五万降兵,现在到了你遭报应的时候了!”

    而听到范睢这话,轿子中的白起却冷哼了一声。

    只听见白起说道:“报应,我从来都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报应!”

    “如果我相信报应,当年我就不会杀了你,也不会杀死了赵国的四十五万降兵了!”

    “与其相信那虚无缥缈的报应,还不如相信自己的实力!”

    就在说出了这话之后,随着那黑色轿子的门帘打开,穿着一身金黄色盔甲的白起从轿子里面飘然而出。

    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的同时,白起一脸傲然的说道:“这才一年多的时间没见,你竟然就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程度!”

    “要是知道你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上一次在华山之巅,我就应该把你给解决了!”

    上一次在华山之巅见到白起之时,他穿着一身黑衣,就连脸都是蒙着的。

    而这会儿的白起,看上去有四十来岁的样子,威武霸气,一脸的威严,一身的杀气,当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之时,我竟然有一种不敢面对他的感觉。

    这倒不是说我的胆子小,这完全是实力上的差距所造成的。

    甚至不要说我了,就算是赵括廉颇李牧他们,当面对着气势逼人的白起之时,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一个个全都用阴气凝聚出了各种各样的武器拿在了手中。

    作为战国四大名将之一,兵家亚圣吴起转世的白起,以他的判断力自然是很容易就判断出赵括廉颇他们这会儿已经加入了我们这一方的阵营。

    所以当赵括这些人用阴气凝聚出了武器之后,白起的脸色一沉,厉声说道:“既然你们不知死活,非要跟我作对,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们了!”

    而随着白起的这话一说出口之后,他的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念了几句什么咒语,随后临空对着廉颇赵括他们每个人指了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