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 连横
    从这栋古建筑的大门外到里面,左右两边站着两排鬼王级别的阴兵。

    当范睢带着我们一帮人往里面走之时,站在门口第一排左侧的一名阴兵立刻就一脸恭敬的问了起来。

    只见这名阴兵对着范睢先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这才说道:“范相,您这是?”

    范睢曾为秦国左相,所以这名阴兵称呼范睢为范相,但范睢却连搭理都没有搭理这名阴兵,甚至连头都没有回。

    “我有事找苏秦商量。”

    在丢下一句话之后,范睢径直往前走去,我们一帮人也跟在了他的身后。

    那名阴兵其实很想拦住范睢,因为毕竟站在他的角度,应该先向里面的苏秦通报,在征得了苏秦的同意之后,他才能放范睢和我们这帮人进去。

    但范睢在秦岭山脉的九大鬼中至尊之中,地位却是仅次于白起的一个,要是惹怒了范睢,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恐怕就算是苏秦,也不会因为他这一个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会去得罪范睢。

    就这样,那名阴兵只能一脸无奈的看着我们一帮人的背影向着古建筑群的深处走去。

    而既然门口的这名阴兵没有说什么,那其他的阴兵更是不会有任何反应。

    接下来我们一行人跟在范睢的身后走了大概有个五六分钟的样子,在穿过了好几栋青砖砌成的古建筑之后,来到了一座庭院之前。

    这座庭院的面积大概有个五百平方左右,在院子的门口处并排站立着两排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

    当看到范睢和我们一行人来到了门前之后,庭院门口左边的阴兵同样也一脸恭敬的对着范睢打起了招呼。

    “范相,您这是来找我们苏相的吗?”

    苏秦当年为六国之相,联合六国对抗秦国,所以这名阴兵称呼苏秦为苏相。

    这时范睢却一脸傲慢的点了点头道:“我到这里来,不是来找苏秦的,还是来找谁的?”

    而就在范睢和这名阴兵说着话的同时,我侧身往一边走去。

    在庭院门口的这些阴兵看来,我应该是范睢的手下,所以当我单独离开了队伍之时,庭院门口的那名阴兵就有些奇怪的问起了范睢原因。

    只见那名阴兵指着我问道:“范相,他这是要做什么?”

    而范睢却沉着个脸喝斥着这名阴兵道:“我手下的人做什么,需要告诉你吗?”

    听到范睢这话,那名阴兵显的无比郁闷,按道理来说这是在苏秦的庭院门口,作为苏秦手下的亲兵,他是有权力过问我的这种有点儿反常的行为的。

    然而范睢的地位在那里,再加上范睢又表现的那么强势,让这名阴兵就不敢吭声了。

    就这样,范睢沉着个脸站在庭院门口,我却绕着这座庭院转了一圈。

    但就在绕着这座庭院转了一圈的同时,我把我的纳戒之中的一些布阵材料,偷偷的布置在了这座庭院的四周,布下了一个简易版的封天锁地大阵。

    不过即便是我布下的这个封天锁地大阵是简易版的,但在我的相师等阶达到了天阶七品之后,这个封天锁地大阵能够挥出来的威力,却不是黑脸鬼王这种级别的存在所能破的了的。

    当然,我布下这个封天锁地大阵肯定不是用来对付这座庭院里面的苏秦的,作为四品鬼中至尊,苏秦的实力比我还要高一级,就绝对不是我布下的这个封天锁地大阵能够封锁住的。

    而我布下这个封天锁地大阵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庭院外面的阴兵,听到庭院里面的动静。

    我和范睢所做的事情,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之下,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完成。

    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我就已经布置好了封天锁地大阵,随后在我重新来到了庭院门前,范睢就带着我们一行人往庭院里面闯了进去。

    而就在跟着范睢往庭院里面走的那一刻,我已经偷偷的启动了阵法。

    在这种情况之下,包括庭院门口的那些阴兵和整座庭院,就全部都被阵法所笼罩在了其中。

    不过对于这栋建筑群内的其他阴兵来说,只要他们不靠近这座庭院,不试图进入庭院之中,是现不了这座庭院所生的变化的。

    接下来,范睢就带着我们进入了庭院之中。

    这座庭院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耸立着四座青砖砌成的房屋,正对着庭院正门的,是正北方的一座。

    就在我们刚刚进入庭院之时,一名身着战国时代的朝服,年龄看上去在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从正北方的这座房屋里面走了出来。

    在战国时代的诸子百家之中,有一家名叫纵横家,这些纵横家所扮演的角色,要么是联合各国去对付一国,这叫做连横。

    要么是帮助一国去拆散其他国家的联盟,这叫合纵。

    而苏秦和张仪就是纵横家中的两个非常有代表性的人物。

    苏秦凭着一张嘴,连横了六国,挂了六国相印,让六国联合起来对付秦国。

    而张仪却代表秦国出使其他六国,一家一家的拆散了六国联盟。

    这会儿从正北方的房屋内走出来的,正是历史上那位连横了六国,挂了六国相印的苏秦。

    不过在这秦岭山脉的九大鬼中至尊之中,作为左辅星命格的苏秦,他的实力和地位,相对范睢来说就差了许多。

    所以远远的看到范睢带着我们一帮人走进了他的庭院,苏秦虽然感到有些意外,但他的脸上却流露出了一抹殷勤的笑容。

    “不知道是什么风,竟然把范相您吹到我这里来了啊?”

    在迎着上来的同时,苏秦一脸殷勤的跟范睢打起了招呼。

    然而范睢却板着个脸,径直走到了苏秦的对面。

    随后范睢面沉如水的说道:“苏秦,我此番来找你,是想给你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听到范睢这话,苏秦脸上的表情显的有些凌乱,有点儿搞不明白范睢他想干什么?

    要是苏秦问道:“范相,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范睢直接说道:“我等的生死被白起掌控在手里,只要我等联合在一起灭了白起,不就相当于改变了我们的命运吗?”

    “合纵连横的道理,你苏秦应该比我要懂吧?”

    而听到范睢这话,苏秦愣在了那里愣了差不多有十几秒钟。

    但在反应过来之后,苏秦看着范睢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

    “范相,您不是在说胡话吧?难道您忘了,我们的生死,在侯爷的掌控之中?”

    苏秦所说的侯爷,自然是武安侯白起,但在说到侯爷这两个字之时,苏秦竟然双手作揖,表现出了一副对白起无比尊重的样子。

    鬼比人更要怕死,因为人死了可以变鬼,但鬼要是死了,就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所以对掌控着他的生死的白起,苏秦从他的一言一行,甚至各个方面全都表现出了他对白起的敬畏。

    其实苏秦的反应,并没有出乎范睢的意料之外,所以当苏秦做出了回应之后,范睢把目光投向了我。

    在看了我一眼之后,范睢杀气腾腾的说道:“苏秦,如果有人能让我们身上的禁制失去作用,那你会不会和我联手,灭了白起?”

    因为范睢在说话之前看了我一眼,所以在听到范睢所说的这话之后,苏秦就盯着我仔细的打量了一番。

    结果这一打量之下,苏秦立刻就识破了我们的身份。

    “你们,你们竟然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