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 直闯而入
    我的相师等阶达到了天阶七品之后,就不仅能够推算出一个人前三世的情况,而且还能开启这个人前世的记忆。

    范睢这会儿虽然变成了鬼,但鬼是阴魂所化,阴魂的核心却是一个人的灵魂。

    一个人那怕是轮回多少次,只要天魂不灭,他每一世的记忆,都会储存在他的灵魂之中。

    范睢虽然是五品鬼中至尊,他的实力远远的高于了我,如果放在平时,我是根本就靠近不了他的身体的。

    但这会儿的范睢却因为受到了我所说的话的影响,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

    范睢一直都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对武安侯白起恨之入骨,只要一看到武安侯白起,甚至听到白起的名字,他就无法遏制的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而我说是因为白起的前世辜负了他的前世,杀死了他的前世,才会让这一世的他对白起恨之入骨。

    虽然我说的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范睢其实已经有点儿相信了。

    所以当我走到了范睢的身前,向着他的灵台处,也是他的阴魂核心之处输入了一道相气之时,范睢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而就在我输入了这道相气之后,储存在范睢灵魂之中的前世记忆,一下子就涌现了出来。

    就好像演电影一样,前世的一幕幕立刻就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正是因为欣赏和认可吴起的才能,喜欢吴起这个人,她才会无怨无悔的为吴起付出了那么多。

    但吴起这个无情无义之人,为了功名富贵,为了他自己的锦绣前程,他竟然毫不犹豫的一刀把她砍成了两段。

    当年被吴起杀死之后,她带着冲天的怨气去了阴曹地府。

    所谓因果轮回,善恶有报,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最是公平公正的。

    既然吴起欠下了他妻子的因果,那他轮回转世之后,就必须向他的妻子偿还因果。

    就这样,在轮转王陛下的安排之下,吴起死后转世成了白起,吴起的妻子死后转世成了范睢。

    在转世后的范睢的陷害和排挤之下,吴起转世的白起因为功高震主自刎而死。

    但即便是白起的死和他有很大的关系,但和白起的前世对范睢的前世的所作所为相比,还远远没有达到了结因果的程度。

    如果说白起和范睢正常死亡之后,又一次的轮回转世,或许范睢的下一世还要再害死白起的下一世一回,才有可能会了结了他们两个之间的因果。

    然而就算是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估计也没有想到,白起他不仅是兵家亚圣吴起转世,他还是身具破军星命格之人。

    吴起妻子转世的范睢,他也是七煞命格之中的贪狼星命格之人。

    这两个身具七煞命格的人全都被那个黑衣蒙面人所算计,成为了秦岭山脉之中的九大鬼中至尊之一。

    此时此刻,当前世所有的记忆恢复了之后,范睢对白起的恨意更是增加了百倍千倍!

    “吴起,你这个负心人,我要杀了你!”

    “吴起,你这个无情无义之人,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我要让你灰飞烟灭!”

    “我不管你是吴起还是白起,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从现在起,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而就在歇斯底里的大喊了好几声之后,范睢竟然对着我一躬到底。

    “姜门主,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让我们身上的禁制失去作用,我只要你帮我报仇,帮我灭了白起!”

    “那怕是和他同归于尽,我也在所不惜!”

    而随着范睢做出了这个决定,就代表着秦岭山脉之中的九大鬼中至尊中的五个加入了我们这一方的阵营。

    有五名五品鬼中至尊在我们这一方,实力的天秤已经完全向我们这边倾斜了,但蔺相如和我却认为这还不够。

    站在我们的角度,必须要保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所以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削弱白起的实力,最好是让白起成为一名光杆司令,那样才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镇压了白起。

    也许冥冥之中一切都有天意,也许白起的灵魂深处一直在为自己当年所做下的事情而忏悔。

    就算是他这一世的死是因为范睢的陷害和排挤,但白起对范睢却没有丝毫的恨意。

    甚至白起对范睢表现的无比友好。

    可以说整个秦岭山脉之中除了白起他自己之外的八个鬼中至尊之中,对待范睢的态度,白起是最宽容的一个。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秦岭山脉之中的九大鬼中至尊之中,范睢的地位竟然仅次于白起。

    就算是白起手下的那五万名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也不敢对范睢表现出任何不敬。

    而就在一个星期之后,我们一行人把自己打扮成了战国时候的士兵模样,用阴气笼罩住自己的身体之后,跟着范睢进入了白起他们所在的秦岭山脉之中。

    作为战国四大名将之一,兵家亚圣吴起转世,整个秦岭山脉之中的这块盆地,被白起给经营的像一个钢浇铁铸的堡垒一样。

    每天二十四小时,有十二队阴兵穿插巡逻,遍布整个盆地之中的任何一块地方。

    用现代军事的术语来说,在这十二队阴兵的巡逻之下,整个秦岭山脉的这块盆地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盲点。

    不要说我们这一帮人了,就算是一只苍蝇蚊子飞进来,也会被巡逻的阴兵现。

    而一旦被巡逻的阴兵现,整个秦岭山脉的这块盆地之中的四十五万阴兵,就会在一个相当短的时间之内被全部惊动。

    包括白起在内的九大鬼中至尊,同样也会被惊动。

    到了那个时候,冒然闯进来的人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结果就不言而喻。

    好在我们并没有像在北邙山一样冒冒然的闯进来,不然的话,我们恐怕能进的来,但却永远都出不去了。

    不过这一次跟在范睢的身后,和我们自己闯进来的结果就大不相同了。

    秦家的人虽然驻守在外围,但我们这些天阶存在要想绕过他们进入到九大鬼中至尊和四十五万阴兵所在的秦岭山脉之中,却是一件并不难做到的事情。

    而就在范睢带领着我们一行人,穿过了秦家的人在外围的封锁线,进入了秦岭山脉深处没多久之后,就有一队数量大概有三千名的阴兵迎了上来。

    这三千名阴兵全都是黑脸鬼王级别的存在,应该全都是武安侯白起手下的亲兵。

    而就在看到范睢带着我们十来个人,正缓步向着西南方向走去之时,这一队阴兵之中为的一名感觉有点儿奇怪,就骑着一匹黑色的阴马来到了我们之前。

    我们这一行人之中,有八名货真价实的鬼中至尊,但他们全部都幻化成了黑脸鬼王级别的存在,并没有显露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至于我们几个活人,只能用阴气笼罩住自己的身体,尽量让自己显的不是那么很起眼的样子。

    而就在略微打量了一番我们这一帮人之后,骑着黑色阴马的阴兵先对着范睢拱了拱手算是行了一礼,然后一脸恭敬的说道:“范大夫,您这是在巡逻,还是去了外面?”

    面对着这名骑着阴马的阴兵,范睢表现的无比傲慢,双目之中闪烁出了两道阴冷无比的光芒,然后冷声说道:“你这是在盘问我吗?我范睢做什么有必要告诉你吗?”

    听到范睢这话,这名骑着黑色阴马的阴兵就表现的有些惶恐,在又对着范睢行了一礼之后说道:“范大夫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最近有可能会有人偷偷摸进来,我们一定要万分小心。”

    这名阴兵的这话一出口,我第一时间就情不自禁的往秦楚楚的脸上看去。

    而秦楚楚在这时,也向着我看了过来。

    秦楚楚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无奈和尴尬。

    从这名阴兵的话不难判断,我们有可能会采取的行动,已经被人告诉了秦陵山脉之中的武安侯白起。

    而正是因为对我们即将要采取的行动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武安侯白起才给他手下的阴兵下达了命令,一定要严加防范,万分小心,防止有人偷偷摸摸的进来。

    然而知道我们的行踪的,和白起之间有联系的,莫过于秦家的人无疑。

    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证明了武安侯白起和秦家之间的关系。

    这甚至让我在想,那名算计了白起他们这九大鬼中至尊,坑杀了赵国四十五万降兵的黑衣蒙面人,就是秦家的某个人。

    那这个人,会是秦家的谁呢?

    难道说,是秦家的那名千古一帝,秦始皇吗?

    但秦始皇和白起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以秦始皇的年龄,不可能是算计了赵括和白起他们的那个黑衣蒙面人的。

    除了秦始皇之外,在秦家的人之中,还有谁有这个能力和魄力,能够做下这样的事情呢?

    说实话,就算是我绞尽了脑汁,也实在是想不出来一个这样的人物。

    而就在我和秦楚楚正相顾对视着,胡思乱想着之时,范睢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名骑着黑色阴马的阴兵就一脸迷茫的调转了马头,带着他手下的阴兵去了其他地方巡逻。

    接下来我们一行人跟在范睢的身后向着西南方向而去,走了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总共遇到了七队阴兵,而且这七队阴兵每一队的数量都至少在三千名以上。

    不过因为白起对待范睢的态度比较友好,这些阴兵都不敢对范睢进行盘查。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跟在范睢之后来到了一个占地至少有上上万个平方的古代建筑群之前。

    作为一名历史系大四的学生,对于古代建筑我自然是有一定的研究和了解。

    虽然经历了两千多年的时间,但或许是因为在秦岭山脉深处的盆地之内,这座用青砖砌成的古代建筑群,却并没有什么岁月侵袭的痕迹,依然保留了两千多年之前春秋战国之时的样子。

    如果说这栋春秋战国之时的建筑群被现,那肯定会有巨大的考古价值。

    会让那些历史学家们对两千多年之前,春秋战国之时的建筑方面,有一个深刻的了解。

    然而此时此刻,在这栋建筑群的外围四周,却布满了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

    可以说每隔上两米距离,就有一名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身体笔直的站在那里。

    但来到了这栋建筑群的正门前之后,范睢一脸傲慢的就带着我们往里面直闯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