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二章 蔺相如的身份
    正因为武安侯白起是北斗七星的主星破军星,所以那个黑衣蒙面人才让这九大鬼中至尊以他为尊,让他掌控了其他八大鬼中至尊身上的禁制。

    不过既然那个黑衣蒙面人能让武安侯白起掌控其他鬼中至尊身上的禁制,这就足见那个黑衣蒙面人和武安侯白起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如果不是有非同一般的关系,那个黑衣蒙面人对武安侯白起不可能会如此的信任。

    而就在我说出了武安侯白起的命格之后,蔺相如又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显的非常满意。

    但蔺相如并没有打算放过我,他还在继续的考我。

    接下来蔺相如说道:“破军星命格虽然霸道,但这天下万物是相生相克,相辅相成的,就算七煞命格也是一样!那姜一你知不知道,在七煞命格之中,那一个命格是破军星的克星?”

    听到蔺相如问的这话,根据神相天书中针对七煞命格的一些记载,我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然后回答着道:“贪狼星命格者为阴险狡诈之士,如果说七煞命格之中能够克制破军星的,那恐怕就只有贪狼星命格了!”

    蔺相如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既然贪狼星命格者是破军星命格者的克星,那姜一你能否猜到,在剩下的那几名鬼中至尊之中,那一个的命格是贪狼星命格呢?”

    听到蔺相如这话,我一下子就变的激动了起来。

    我觉的能否镇压了武安侯白起,解决了天道门两大难题之中剩下的这一个,就在蔺相如所提出的这个问题上面。

    从表面上来看,蔺相如好像是在考我,但在我看来,他这那里是在考我啊!他这分明是在指点我。

    但蔺相如他为什么要指点我呢?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蔺相如是一个两千多年以前的古人,他和我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渊源,他为什么要指点我?

    仅仅因为对武安侯白起的怨恨,我觉的还不至于让蔺相如这样做吧?

    蔺相如对我们天机一脉如此的了解,对七煞命格研究的如此透彻,这是巧合两个字所能解释的吗?

    想到这里,我直视着蔺相如的双目说道:“据说武安侯白起,是被范睢陷害和排挤,让秦昭王认为他功高震主,逼他自刎而亡。”

    “难道范睢是七煞命格中的贪狼星命格?”

    而随着我的这话一说出口,无论是廉颇和李牧还有赵括三个人,脸上全部都流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相互之间在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廉颇老将军在那里点着头说道:“你说范睢是白起的克星,说起来还真有点儿是那么回事。”

    “当年白起的死和范睢的陷害和排挤有很大的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白起掌控了范睢的生死,他的实力比范睢要强大的多,白起却表现的丝毫都不计前嫌。”

    “但白起对范睢表现的丝毫都不计前嫌,范睢对白起却总是表现出了一副恨之入骨的样子,每次只要看到白起,他的双眼之中就会流露出明显的杀意。”

    廉颇说到这里,赵括点了点头随声附和着道:“廉老将军说的很对,范睢他对白起确实恨之入骨。他甚至在私底下找过我好几次,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干掉白起?”

    赵括这话一出口,李牧同样也点着头道:“范睢也找过我,问过我同样的话。”

    廉颇说道;“我还以为范睢就找过我,跟我说过这话,没想到你们两个他也都找过啊!”

    蔺相如笑着道:“白起坑杀了我们赵国的四十五万降兵,我们四个全对白起恨之入骨,范睢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一点?他想干掉白起,不找我们四个,难道去找王翦和苏秦张仪吗?”

    蔺相如这样一说,廉颇和李牧赵括三个全都在那里连连点头。

    赵括说道:“蔺相说的有理,王翦和白起同为秦国之将,他肯定是站在白起一边的。”

    李牧的眼中带着明显的不屑和鄙视之色说道:“苏秦和张仪那两个匹夫,只会逞口舌之能,最善于见风使舵,范睢只要不是太蠢,就不会去找他们两个。”

    听李牧说到这里,我基本上理出了一个思路。

    看来这秦岭山脉之中的九大鬼中至尊,应该是分成了三派。

    赵国的四大鬼中至尊分成了一派,白起和王翦还有苏秦张仪这四个分成了一派。

    唯独范睢独自成为了一派。

    而范睢之所以独自成为了一派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对白起恨之入骨,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干掉白起。

    不过白起掌控着能够把他们置于死地的禁制,却让范睢对他无可奈何。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我能让策反了赵国这边的四大鬼中至尊,另外再加上范睢,有五名鬼中至尊站在我们这边的话,那镇压武安侯白起,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一件事情。

    但范睢是因为什么原因对白起恨之入骨,无论是活着的时候还是死了之后,都在想着要把白起置于死地呢?

    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如果说这是范睢故意做出来的假象,是那个黑衣蒙面人所设下的局,我要是冒冒然的采取行动,那就很有可能会把我们给坑了。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我就用范睢和白起的命格,反推起了他们两个的生辰八字。

    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既然范睢对白起恨到了这种程度,那如果不是他假装出来的话,他们两个之间肯定有因果纠缠。

    这会儿我已经确定了范睢和白起的命格是破军星和贪狼星,根据他们活着的时候的时间段,用我那堪比光脑的大脑推算出范睢和白起的生辰八字,并不是一件太难做到的事情。

    而就在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之后,我就推算出了范睢和白起的生辰八字。

    接下来我就掐着双手的十指,推算起了范睢和白起前世今生的命运。

    成为了天阶神相之后,我就能推算出一个人前世的命运,每次相师等阶提升一阶,我所能推算到一个人的命运就多了一世。

    换句话说,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了天阶七品之后,我能推算出一个人前三世的命运。

    而就在对范睢和白起前三世的命运做了一个详详细细的推算之后,对于范睢为什么要害死白起,就算是死了之后,也对白起恨之入骨的原因,我全部都推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有句话叫世人皆不信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这句话可真是一点都不假啊!

    原来范睢和白起的前世之间,确实牵扯到了天大的因果,这才让范睢轮回转世之后陷害和排挤白起,最终让白起自刎而死。

    但让白起自刎而死还没有完全偿还了白起所欠下的因果,还不能让范睢解恨,所以范睢才会对白起恨之入骨,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如何能干掉白起。

    既然弄清楚了白起和范睢之间的因果,那我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范睢加入我们的阵营。

    不过在这之前,我必须得先策反了赵国这边的四位鬼中至尊。

    于是我双手抱拳,一脸恭敬的对着蔺相如他们四位鬼中至尊说道:“如果我有办法让黑衣蒙面人在你们身上下的禁制失去作用,那你们愿不愿意帮我镇压白起?”

    听到我这话,廉颇和李牧的眼睛明显的一亮,廉颇更是沉不住气的问着我道:“你究竟有什么办法让我们身上的禁制失去作用?”

    我一脸真诚的道:“我的办法要是说了出来,那你们肯定不会相信,但我可以保证,绝对能让你们的禁制失去作用!”

    这话我已经跟赵括说过一遍了,所以廉颇和李牧并不感到奇怪,但凭着我这话,让他们相信我,让他们冒着灰飞烟灭的风险帮我,廉颇和李牧在一时之间就很难做出决定。

    毕竟人死了变成鬼还有投胎转世重新为人的机会,但如果他们在天罚之下化为齑粉的话,那就永远都没有机会在这个世界存在了。

    但让他们一直在武安侯白起的手下,让他们生死永生永世的被白起掌控,廉颇和李牧却又很不甘。

    尤其是赵括,坑杀了四十五万赵国降兵的白起可以说是他最恨的人!

    于是赵括和廉颇李牧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把目光最终投向了蔺相如这个千古名相。

    “蔺相,不如你来给我们做一个决定吧。”

    此时此刻,赵括所说的话,也代表着廉颇和李牧的态度。

    如果蔺相如选择相信我,选择帮我,那这四名七煞命格的鬼中至尊就会加入我们这一方的阵营。

    而蔺相如在这时候他却做出了一个动作,说了一句话,他的这个动作和说出的话,不仅把赵括和廉颇李牧吓了一跳,就连我都大吃了一惊。

    只见蔺相如先毕恭毕敬的对着我弯腰鞠躬行了一礼。

    随后蔺相如说道:“天机一脉外姓门人蔺相如,见过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