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厚颜无耻的秦坤
    到了这个时候,我自然是能够判断出来,天水的这家美居酒店,肯定是秦家的产业。

    正是因为美居酒店是秦家的产业,秦家才会在美居酒店给我设下了这个陷阱。

    也正是因为美居酒店是秦家的产业,酒店的前台小姐才管秦秀秀叫大小姐。

    至于我在这间总统套房里面闹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酒店这边却一直都没有人过来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

    因为秦家的家主和秦家的核心人物都在这里,连他们都搞不定的问题,就算是酒店这边再派人过来也无济于事。

    而这会儿,见我要求他另外安排一间房间出来,说有问题要问他,秦坤在迟疑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答应了我。

    作为秦家的家主,让美居酒店另外安排一间房间出来,对秦坤来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在秦坤给美居酒店的负责人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很快就有好几个人上来把秦家的几个核心人物送去了医院救治,给我和秦坤单独安排了一间总统套房。

    还有从四楼被我一拳给轰下去的崔鸿基,在秦坤交代了一番之后,美居酒店的人把他也一并送去了医院。

    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一直站在秦坤的身边,而秦秀秀则看上去就好像不认识我这个人一样,一直在偷偷的打量着我。

    或许是怕我伤害秦坤,无论我和秦坤走到那里,秦秀秀一直都跟着我们两个。

    接下来我们三个人就来到了美居酒店的八四一八号房。

    这间房和八四一四号房一样,也是一间总统套房。

    而就在进入了房间之后,我很随意的坐到了沙上,但秦坤和秦秀秀父女两个看上去却有点儿紧张,一脸忐忑不安的站在我面前。

    沉默了片刻之后,秦坤小心翼翼的问着我道:“姜门主,您刚才说有些事情想问我,不知道您想问我什么?”

    这会儿的秦坤看上去一脸的紧张,跟我说话时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就好像一个刚刚过门的小媳妇一样。

    而面对着这样的秦坤之时,我却想起了当初在秦家祖地我第一次见秦坤之时的场景。

    那个时候的秦坤是多么的威武霸气,是多么的高高在上,他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一样。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我这个他眼中蝼蚁一般的人物,这会儿却已经成了需要他仰望的存在。

    感慨了一番之后,我对秦坤说道:“秦家主,我们这一次到天水来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吧?”

    秦坤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们是为了镇压武安侯白起而来!”

    而就在秦坤的话音落后,我就接着他的话茬说道:“既然秦家主你知道我们到天水来的目的,那麻烦你把武安侯白起的详细情况给我说一下吧!”

    说到这里,我脸上的表情变的凌厉了许多,眼神之中更是寒光闪闪,然后加重了语气对秦坤说道:“秦家主,如果你所说的有关武安侯白起的情况让我比较满意,那我和你们秦家之间的帐就算两清了!”

    “但如果你对我有所隐瞒,那跟你们秦家之间的帐,我就要好好的算一算!”

    而面对着气势逼人的我,秦坤表现的压力山大,两鬓和额头上冷汗直冒。

    但即便是这样,秦坤却还是在那里揣着明白装糊涂。

    在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之后,秦坤结结巴巴的说道:“姜门主,有关武安侯白起的情况,恐怕我知道的,你应该都有所了解!”

    而随着秦坤的这话刚刚一出口,我立马就从沙上站了起来。

    随后我一脸怒色的对着秦坤说道:“秦家主,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是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新帐老帐一起算了!”

    面对着一脸怒色的我,秦坤被吓的双股颤颤,都快要站不稳了。

    但秦坤却还在那里死撑着。

    “姜门主,有关武安侯白起的情况,我真的了解的不是很清楚啊!”秦坤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而见我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秦坤却表现出了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架势,秦秀秀就有些不理解了。

    于是秦秀秀就有些不解的对着秦坤说道:“爸,既然姜门主问你有关武安侯白起的情况,那你知道什么就告诉他什么不就得了!”

    然而对于秦秀秀的这个提议,秦坤却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秀秀,我知道的有关武安侯白起的情况,姜门主他肯定也知道,我就没有必要再说一遍了!”

    而这时,我见秦坤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就决定给他下点儿猛药。

    于是我带着一脸的杀气对着秦坤说道:“秦家主,咱们先不说武安侯白起的情况,就说说你为什么要设下这个陷阱来对付我的原因吧?”

    而听到我这话,秦秀秀的脸上也露出了一脸的诧异之色,把目光投向了秦坤。

    看来秦秀秀虽然配合秦坤陷害我,但她却并不知道秦坤为什么要陷害我,想置我于死地的原因。

    面对着一脸杀气的我,还有秦秀秀投向他的眼神,秦坤露出了一脸的尴尬之色。

    低着头沉默了片刻之后,秦坤好像想出了一个理由一样。

    只见秦坤这货厚颜无耻的说道:“你把楚楚给那啥了,作为她的父亲,我自然是要为我的女儿讨一个公道!”

    听到秦坤这话,对于他的没节操和无耻我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和秦楚楚之间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快一年了,当时他这个做父亲的不知道去了那里,但现在这会儿他却口口声声的要他的女儿讨一个公道。

    这话不要说我了,就算是秦秀秀的脸上都露出了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看了秦秀秀一眼之后,我一脸鄙视的对着秦坤说道:“秦家主,你说的这个理由不要说我了,就算是你的女儿都不会相信的!”

    所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自己说的究竟是不是真心话,其实自己是最清楚的一个人。

    秦坤他能瞒的了天下人,却瞒不了他自己。

    所以在听到我的话,往秦秀秀看了一眼之后,秦坤露出了一脸的尴尬之色。

    这时我突然对秦坤说道:“秦家主,其是你设下这个陷阱,想置我于死地的原因,是怕我真的会镇压了武安侯白起,解决了天道门两大难题之中剩下的一个吧?”

    听到我这话之后,秦坤露出了一脸的震惊之色,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看着我。

    而秦秀秀对我的这番话虽然有些不大理解,但在看到了她爸秦坤脸上的表情之后,却隐隐约约的有点儿相信,事实真相恐怕和我说的一样。

    这时我继续说道:“本来你们所有人都认为我肯定解决不了这天道门两大难题,但我却花了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解决了邙山鬼王和他手下的四十四万阴兵!”

    “既然我有解决邙山鬼王和他手下四十四万阴兵的能力,那我自然就有能力解决武安侯白起和他手下的那几十万阴兵!”

    “秦家主,你是不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才决定给我设下一个陷阱,想置我于死地!”

    “或者说,你想给我制造出一些麻烦来,让我不能在四个月的时间之内镇压了武安侯白起和他手下的几十万阴兵!”

    在我说出了这番话之后,秦秀秀把目光投向了秦坤,而秦坤却陷入了沉默之中。

    而就在沉默了片刻大概有个五六分钟之后,秦坤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

    随后秦坤说道:“姜门主,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一个人物!”

    “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推断能力,在当世的年轻一代之中,无论是洞天福地之内,还是洞天福地之外,没有一个人能够和你相提并论!”

    对于秦坤的这些赞美之语,我一点都不不敢兴趣,所以我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然后对秦坤说道:“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说重点”

    “你为什么不想让我镇压了武安侯白起?是不是你们秦家和武安侯白起之间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