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五子良将(上)
    时代和时代不一样,对于生活品质的要求也不一样。

    对于古代的人来说,能让老百姓吃饱穿暖,就算是所谓的王道乐土。

    中国历史上下五千年,真正做到了这一点的,只有当今之世。

    可能很多人无法想象,古代人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但作为一名历史系大四的学生,我却很清楚的知道,古代人的日子过的有多么苦!

    尤其是在一千多年以前的三国时代,在那个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年代,能够存活下来的人,就已经算是得到了上天最大的眷顾,就不要说吃饱穿暖了。

    当然,这只是针对普通的老百姓而言,那些当权者和士绅阶层肯定不在此列。

    也正是因为普通的老百姓很少有能吃饱穿暖的,所以当有些人振臂一挥,说你们只要跟着我混,我保证会建立一个王道乐土,让你们将来全部都能吃饱穿暖之时,会有一大堆的人追随。

    当年的典韦就是一个典型的吃不饱穿不暖的人,而就在他追随了曹操之后,他果然过上了能够吃饱穿暖的生活。

    正因为这一点,所以头脑简单的典韦就单纯的认为,既然曹操能让他过上吃饱穿暖的生活,那他也一定能够让全天下的百姓同样也过上吃饱穿暖的生活。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典韦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对曹操无比忠心,从来都没有想过背叛他。

    从这方面来说,头脑简单的典韦虽然长相凶恶无比,但他却是一个有着赤子之心的人。

    而这会儿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典韦先是愣了一下吗,然后情不自禁的问着我道:“你说的是真的?难道这北邙山外面的世界,真的已经建立了王道乐土?”

    我没有做出回答,觉慧大师却念了一声佛号之后说道:“南无阿弥佗佛,出家人不打逛语,典韦将军,我可以向你保证,外面的世界真的已经建立了王道乐土!”

    “现在的老百姓,早就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

    觉慧大师的话音刚落,我就在一旁补充着道:“现在的老百姓早已经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但你们的丞相大人,他却聚集了四十四万阴兵在北邙山,他想干什么你们有想过吗?”

    “他要建立自己的王道乐土,就要破坏现在的王道乐土,让天下的老百姓又重新过上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日子!”

    “我们天机门的责任和义务是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现在老百姓好不容易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我们天机门绝对不容许破坏!”

    觉慧大师这个洗脑专家立刻就配合着我说道:“典韦将军,只有皈依我佛,加入天机门,才能守护天下的百姓,让他们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

    说这话时觉慧大师加持了他心通,所以他说的这番话深入到了典韦的灵魂深处。

    受到觉慧大师的影响,典韦在思考了片刻之后,把目光投向了许诸。

    “仲康,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他们说的是真的吗?加入了天机门,就可以守护天下的百姓,让他们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

    对于典韦而言,虽然觉慧大师的他心通和我所说的话已经改变了他的观念,其实这会儿他已经基本上相信了我们。

    但相对我们而言,许诸却是他最信任的人。

    所以这会儿许诸的态度和他所说的话,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许诸被觉慧大师度化之后,早就已经成了我们天机门的人,他自然会全力配合觉慧大师去度化典韦。

    只见许诸一脸郑重的对着典韦说道:“无论高低贵贱,无论强大弱小,全天下的人都是平等的,这是天机门的理念!”

    “虽然我还没有去过外面的世界,我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但仅凭着天机门的理念,我就相信门主和觉慧大师所说的话!”

    听到许诸这话,典韦再无怀疑,他双膝跪地跪在了觉慧大师的面前。

    “我愿意皈依我佛,加入天机门,守护天下的百姓!”

    在典韦说出了这番话之后,觉慧大师双手合十,和叶怜心两个人同时对着他念起了阿弥陀经。

    接下来的情况就不用说了,在觉慧大师和叶怜心念了十多遍阿弥陀经之后,典韦和他手下几名阴兵就全部都被度化,成了我们天机门的人。

    而随着典韦被度化之后,进入他所镇守的那十六座山峰,对成了一件简单不过的事情。

    在典韦给了我一面能够代表着他身份的令牌,另外还派了几名他的亲兵跟随着我之后,我就进入了这十六座山峰之中。

    有典韦的令牌和他的亲兵跟着我,镇守山峰的那些阴兵们自然是不会盘查我的身份和来历。

    在花了几天的时间之后,我在典韦镇守的这十六座山峰之中,找到了七十二地煞阵的十七个阵眼,另外还有先天八卦阵中和乾卦的卦象非常相似的一座山峰。

    不得不说我的运气确实不错,或者说这所有的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

    先天八卦阵中和乾卦的卦象非常相像的这座山峰正好在典韦镇守的十六座山峰之中。

    如果这座山峰在邙山鬼王曹操所在的那两座山峰之中,那用相气和这座山峰建立联系对我来说就成了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以我们这帮人的实力和智慧可以度化曹操手下的四大猛将,但却根本就无法搞定邙山鬼王曹操。

    话说回来,如果我们的实力能搞定邙山鬼王曹操,能度化了他,那我就没有必要用相气和先天八卦阵之间建立联系了。

    先天八卦阵这张底牌,对我来说将没有任何用处。

    但如果我仅仅和其他的七座山峰建立了联系,不能和乾卦的山峰建立联系,那这先天八卦阵对我来说就没有任何用处。

    阵法就是这样,少了乾卦的先天八卦阵就不能算是阵法了。

    但如果少了先天八卦阵这张底牌,让我们一帮人去对付邙山鬼王和他手下的四万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那和以卵击石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在找到了七十二地煞阵的十七个阵眼和先天八卦阵的乾卦之后,我又花了几天时间,用相气和七十二地煞阵的阵眼和先天八卦阵之间建立了联系。

    就这样,从进入北邙山到现在总共差不多五十天的时间,我终于按照计划搞定了一切。

    用相气和七十二地煞阵和先天八卦阵之间建立了联系,就代表着我能掌控和使用这两个阵法。

    不过七十二地煞阵的核心阵眼应该被邙山鬼王曹操所占据,在没有和核心阵眼建立联系的情况之下,我却并不能完全调动七十二地煞阵的威能。

    而先天八卦阵是先天阵法,要想百分百的调动这个先天阵法的威能,以我目前的相师等阶和实力是很难做到的。

    甚至不要说我这个天阶八品的相师了,我觉的就算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他这个天阶一品的神相,都未必能够完全调动先天八卦阵的威能。

    恐怕只有道德天尊和元始天尊以及灵宝天尊那种级大能者,才能够百分百的调动先天八卦阵这种先天阵法的威能。

    不过即便是我不能够完全调动先天八卦阵的威能,那怕是我仅仅能调动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我觉的用来做镇压邙山鬼王的底牌,差不多应该够了。

    但考虑到在邙山鬼王的身旁还有那个所谓的军师,为了以防万一期间,我还得多准备一张底牌。

    而就在准备好了所有的底牌之后,就到了我们一帮人和邙山鬼王正面对决的时候了。

    对于我们而言,在四大猛将加入了天机门之后,这四大猛将和他们麾下的四十万阴兵,也成了我们手中的一张底牌。

    不过我并没有让四大猛将带着他们手下的阴兵立刻就改旗易帜,而是让他们保持原样不变,到我和邙山鬼王正面对决的关键时刻他们才表明立场。

    相信到了那个时候,这四大猛将的表现,肯定会让邙山鬼王大吃一惊!

    也不知道当他最信任的四大猛将背叛了他之后,邙山鬼王曹操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既然四大猛将成了我们天机门的人,穿过四大猛将镇守的山峰,进入到北邙山的正中央,对我们来说就成了一件相当简单的事情。

    接到了四大猛将的命令之后,四大猛将麾下的阴兵对我们一帮人视若不见,任凭我们穿越了他们镇守的范围。

    但在进入了整个北邙山正中央的那两座山峰的范围之内后,我们一帮人刚刚往前走了差不多几里路,就有一帮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挡在了我们的前面。

    这帮阴兵的数量至少有五百名,为的一个骑着一匹黑色的阴马,手持着一杆阴气凝而成的长枪,就连身上都用阴气凝聚出了一身黑色的盔甲。

    让我们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这名骑着黑色阴马的,竟然也是一名鬼中至尊,只不过他的级别相对来说差了一点,仅仅是一名一品鬼中至尊而已。

    而就在我们一帮人打量着这名骑着阴马的鬼中至尊之时,这名鬼中至尊骑在马上用他手中的长枪指着我们,厉声问道:“尔等何人,为何要闯入我北邙山禁地?”

    既然已经决定了和邙山鬼王正面对决,我们就没有打算再隐瞒身份。

    于是我坦然自若的对着这名一品鬼中至尊说道:“我们是天机门的人,是专门为了镇压邙山鬼王而来!你是何人?还不报上名来!”

    听到我这话,这名一品鬼中至尊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冷笑之色。

    “就凭你们,也想镇压丞相!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吾乃是丞相麾下车骑将军壮侯张郃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