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王道乐土
    典韦其实是一个有勇无谋头脑简单的人,要不然的话,他就不会被张绣灌醉之后偷走了他的一对短戟,最终死在了北地枪王张绣的手中。

    但像典韦这种有勇无谋头脑简单的人,认定了一件事情之后想改变他们,却非常的困难。

    说的夸张一点,像典韦这种人,只要他认定了一条路,就算是前面有万丈悬崖,后面有九头牛拉着他,他也不会走回头路的。

    对于典韦来说,邙山鬼王曹操,是他生平最崇拜的一个人,也是他最信任的一个人。

    所以他对曹操无比的忠诚,无论是活着的时候还是死了之后,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背叛曹操。

    对于许诸他们的背叛,他无法接受,更不能认可!

    我很清楚的知道,对于典韦这种曹操的铁杆死忠,要想让他醒悟过来,就必须得说一些重话。

    这就好比重症用猛药的一样,我必须把话说的很重很重,才能让典韦有所反应。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才大声的骂着典韦,并且说曹操把他当成了一个傻逼。

    当然,不可能仅仅因为我这句话,就降低了典韦对曹操的忠诚度。

    我的这句话反而彻彻底底的激怒了典韦。

    虽然说傻逼这个词语是现代才有的,典韦这个古人并不懂得这个词语的意思。

    但从我说话的语气和我说的话来判断,典韦却不难想到,傻逼这个词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只见典韦用他手中的两把短戟指着我厉声喝道:“混账东西,你以为你这样说,就能离间我和丞相之间的关系吗?无论你怎么说,我对丞相的忠心唯天日可表,唯日月可鉴!”

    “就冲着你说的这话,我一定要打死你这个混账东西!”

    而就在典韦用短戟指着我怒骂着我之时,我启动了我在军中帐外面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

    虽然有秦楚楚和欧阳寒洛他们几个在,典韦手下的几个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肯定逃不了,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在这关键时刻,不能出任何意外,所以我还是启动了阵法。

    当然,打神鞭和杏黄旗我肯定也凝聚了出来。

    而就在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之后,就到了我收拾典韦这个有勇无谋头脑简单的家伙的时候了。

    于是我手握着打神鞭一脸嚣张的对着典韦说道:“想打死我,恐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等一下被我打翻在地之后,我会告诉你为什么曹操把你当成了一个傻逼的原因!”

    听到我这话,典韦被气的嗷嗷直叫,手持着双戟就冲了上来。

    我当然不会退缩,左手拿着杏黄旗,右手拿着打神鞭和典韦战到了一起。

    因为我的杏黄旗的防御能力同阶无敌,典韦的实力虽然比许诸他们三个要强大一点,但只要他没有突破到三品鬼中至尊,那他就突破不了我的杏黄旗的防御。

    在这种情况之下,有杏黄旗在手的我根本就不需要防守。

    我的打神鞭一鞭比一鞭猛,一鞭比一鞭狠的一个劲儿往典韦的身上招呼。

    起初典韦还向我主动进攻,但无论他用什么招式,无论向我身体的任何一个方位起攻击,就好像有一个无形的罩子罩在了我的身体之外一样,把他的双戟挡在了外面。

    几个回合之后,在现他的进攻没有任何用处的典韦有些慌了,但这时候的我却起了比之前更要猛烈的进攻。

    既然典韦是这四大猛将之中对曹操最忠心的一个,实力最强大的一个,那削弱他的实力的时候,我就需要削弱的更多一点!

    说的直接一点,那就是我需要虐典韦虐的更狠一点,把他打的更惨一点!

    许诸是过来人,他很清楚的知道我究竟有多变态。

    同样是中品地仙的实力,无论是防御能力还是进攻能力,我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甚至许诸认为,不要说中品地仙了,恐怕上品地仙级别的存在,都未必能是我的对手。

    所以这会儿看着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的典韦之时,许诸只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于典韦的下场,许诸早就已经料到了。

    不过这会儿的许诸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凝重,因为在他看来,就算是我能搞定他们四大猛将,但我却未必能镇压的了曹操。

    要知道,曹操手下的那四万名阴兵全部都是黑脸鬼王级别的存在,而且曹操的级别已经达到了六品鬼中至尊。

    换句话说,曹操已经达到了上品天仙的程度,比秦乾的实力还要更加强大。

    许诸这个二品鬼中至尊,面对着曹操之时,他感觉自己就好像一只蝼蚁一样。

    我们这帮人要去和曹操作对,最终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呢?

    而就在许诸一脸凝重的胡思乱想着之时,我用意念力控制着打神鞭,对着典韦连连的来了几下,而且在这同时,欺身上前靠近了典韦的身体,一拳就轰了出去。

    典韦并不知道我有蚩尤金身,甚至不要说典韦了,就连许诸都不知道。

    在典韦和许诸看来,我的打神鞭要是打到了典韦的身上,可能会对典韦的鬼体造成一定的伤害,但我这一拳达到了典韦的鬼体上面,恐怕和给典韦挠痒痒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所以典韦对我的这一拳并没有躲避和防范,反而只顾着用他手中的两把短戟招架从半空之中不断砸下来的打神鞭。

    然而让典韦和许诸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被我的一拳轰到了身上之后,典韦的整个鬼体就好像炮弹从炮筒里面射了出去一样,直接被我给轰飞了!

    许诸的军中帐在一个天然的山洞之中,典韦的身体被我给轰飞了之后,在山洞上面撞出了一个大坑,出了惊天动地的声响。

    给我们的感觉,就好像整个山洞被撞塌了一样。

    不过这还没有完,典韦的身体虽然撞到了山洞上,但我却趁着他被撞的晕头转向满身尘土和山石的时候,冲到了他的身前,用金光灿灿的打神鞭对着他的鬼体狠狠的招呼了起来。

    可以说无论是活着的时候,还是死了之后,典韦从来都没有被人给打的这么惨过!

    当年在宛城,就算是手中没有兵器,他也是杀死了无数名北地枪王张绣手下的士兵,累的筋疲力竭的时候,才被张绣一枪给刺死的。

    但这会儿仅仅就我一个人,却把他这个三国时期排名第三的猛将给虐成了狗,这叫典韦情何以堪!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我一边用打神鞭狠狠的在典韦的身上招呼着,一边还在骂着他。

    “典韦,你知道我为什么说曹操当你是傻逼吗?”

    “你活着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女人喜欢过你,到死也都不知道女人的滋味!”

    “但曹操他和别的女人偷情的时候却让你在外面把风,而且因为这个原因让你丢了性命,难道你就不觉的你很憋屈吗?”

    “如果我是曹操,如果我把你当成了我的兄弟,当成了我最信任的人,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兄弟替我做这种事!我绝对不会丢下我的兄弟不管!”

    “那怕是死,我也会选择和我的兄弟死在一起,绝对不会丢下我的兄弟一个人自己跑掉!”

    “在过去的这一千多年之中,难道你从来都没有想过吗?他究竟把你当成了什么?”

    “他把你当成了兄弟,还是当成了属下,或者和我说的一样,他把你当成了一个傻逼?”

    在大声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之后,我收回了打神鞭,并没有继续在典韦的身上招呼,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无比正趴在地上的典韦。

    见我不再打他了,典韦把身子一翻坐在了地上,他那张丑陋和凶恶无比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脸的迷茫之色。

    “丞相他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他把我当成了兄弟?还是把我当成了属下?或者说,他真的把我当成了一个傻逼?”

    而就在典韦一脸迷茫的在那里自言自语着之时,许诸走到了典韦的身边。

    “子满老兄,难道你忘了吗?当初在宛城的时候,丞相他不仅抛下了你,就连他的大儿子曹昂,同样也弃之不顾!”

    “在过去的这一千多年以来,其实我早就想通了!”

    “在丞相的眼里,只有整个天下,只有他想达到的目的!”

    “说的好听一点,我们这些人是他所利用的工具,说的难听一点,我们在他的眼里,恐怕和门主所说的一样,就是一个被他利用了还对他忠心耿耿的傻逼!”

    在说出了这番话之后,许诸长叹了一口气。

    而听到许诸这话,典韦抬起了头,往许诸的脸上看去。

    “难道丞相他真的从来都没有把我们这帮人放在眼里过吗?难道丞相他真的一直把我们这帮人当成了傻逼吗?”

    而就在典韦正喃喃自语着之时,觉慧大师这个洗脑专家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典韦的身旁。

    “南无阿弥佗佛!”

    随着一声洪亮无比的佛号念出之后,觉慧大师双手合之,先对着典韦行了一礼。

    接下来觉慧大师对着典韦说道:“典韦将军,我们天机门最讲究因果,那不知你对曹操如此的忠心耿耿,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听到觉慧大师所问的这话,典韦在沉思了片刻之后回答着道:“丞相对我有知遇之恩,而且他胸怀天下,有造福万民之志,所以我才追随于他,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对他忠心耿耿!”

    听到典韦的回答,觉慧大师摇着头道:“所谓的知遇之恩,无非是让你做了他的手下,把你的命卖给了他而已!”

    “如果从因果上来论,你为了救他付出了自己的一条命,是他欠你的因果,并不是你欠他的因果!”

    听到觉慧大师这话,典韦若有所思的在那里点了点头。

    接下来觉慧大师又说道:“所谓的胸怀天下,造福万民,无非是想成就他自己的野心罢了!”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为了成就你们丞相大人的野心,不知道有多少的黎民百姓死于非命,不知道有多少的士兵死于沙场!”

    “这北邙山中的四十四万阴兵是怎么来的,难道典韦将军你不知道吗?”

    听觉慧大师说出了这番话,典韦就喃喃自语着道:“丞相说他要建立一个王道乐土,要让天下的百姓全都安居乐业,难道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假的!他一直在骗我们?”

    听到典韦这话,我就有些忍不住的对着典韦说道:“如果说你到北邙山外面的世界去看看,你就会知道,和你们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那个年代相比,你们丞相所说的王道乐土,早就已经建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