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六章 仁者无敌
    “我夏侯渊能文能武,有勇有谋,为丞相带兵打仗几十年从无败绩,生平唯一的一败,就是在定军山败在了黄忠那个老匹夫的手下!被他一刀砍掉了我的头!”

    “这一败是我一生的奇耻大辱,是我永远都无法接受的!”

    “以我现在的能力凝聚出一个完整的鬼体,并不是什么太难做到的事情,但我却一直都没有这样做!”

    “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夏侯渊一边用阴气凝聚而成的大刀招架着我的打神鞭,另外一边从他的身体里面出了声音说着道。

    然而对于夏侯渊所说的话,我却根本就没有任何兴趣理会。

    对我而言,当前最关键的事情,就是把夏侯渊打趴在地上,让他的精神世界彻底的崩溃。

    所以,我的打神鞭一鞭比一鞭猛,一鞭比一鞭狠,就如同暴风骤雨,惊涛骇浪一般的向着夏侯渊的身上招呼了过去。

    而夏侯渊见我对他所说的话一点都不感兴趣,就在那里自问自答了起来。

    “就因为我要永远记着当年败在黄忠老儿手下的奇耻大辱,我才一直都没有凝聚出一个完整的鬼体!”

    说到这里之时,夏侯渊的声音突然间提升了好几十个分贝,甚至让整个山洞之内到处都充满了他的声音。

    只听见夏侯渊说道:“当年我败在了黄忠老儿手下,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无法磨灭的奇耻大辱了,现如今我又怎么可能会让你这一个年轻后生打败!”

    “今天我就算是魂飞魄散,永远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也绝对不会败在你这个年轻后生的手中!”

    之前一直是我在主动进攻,夏侯渊在被动防守,但在说完了这番话之后,夏侯渊竟然跟不要命了的一样,根本就不防守,用他手中阴气所化的大刀对着我砍了过来。

    然而夏侯渊却并不知道,我左手的杏黄旗本身就防御功能强,以他的实力根本就破不开杏黄旗的防御。

    更何况就算是夏侯渊有破开杏黄旗防御的本事,也奈何不了我的蚩尤金身。

    在这种情况之下,跟我不要命的玩对拼,夏侯渊就很不幸的悲剧了!

    在我的杏黄旗的防御之下,夏侯渊用阴气所化的大刀根本就靠近不了我的身体,但我的打神鞭却结结实实的,一鞭又一鞭的打在了夏侯渊的身上各个部位。

    比如,前胸,后背,肩膀,胳膊,等等比较重要的部位。

    要知道我们姜家的打神鞭虽然是用相气凝聚而成,但却和昆仑派的打神鞭一样,可打天下诸神。

    连神都能打,就不要说夏侯渊一个区区的二品鬼中至尊了。

    被我的打神鞭不断的打中身体,给夏侯渊的鬼体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被我用打神鞭打了十几下之后,夏侯渊就已经失去了进攻的能力了。

    这会儿的夏侯渊,可以说只有招架之功,一点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夏侯渊手下的阴兵却被秦楚楚和珑竹他们几个给镇住了,一个个全部都站在那里,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至于原因就非常简单了,因为夏侯渊手下的这帮阴兵们全都怕死!

    人死了,可以变成鬼,但鬼要是死了,就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了。

    所以鬼比人要更加怕死!

    让鬼去做明知必死的事情,是很难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去做的!

    而这会儿秦楚楚这个天阶二品的存在手拿着干将莫邪剑盯着他们,珑竹这个鬼中至尊释放出了让他们无比恐怖的气息,夏侯渊手下的这帮阴兵们又岂敢轻举妄动?

    终于,在被我连续打了几十打神鞭之后,夏侯渊用阴气所化的大刀终于返本归源的又重新化成了一团阴气,但夏侯渊这个鬼中至尊,却被我一记扫荡腿扫倒在了地上之后,继续用打神鞭在他的身上猛的招呼了起来。

    而且在一边用打神鞭往夏侯渊的身上猛的招呼着之时,我还一脸嚣张和狂妄的对着夏侯渊说道:“夏侯蠢才,你不是说你宁可死,也不愿意败在我的手下吗?你现在败给我了,你为什么还不去死?”

    “是不是你想让我送你一程,让你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

    败在了我这个他眼中的年轻后生手下,夏侯渊不知道有多么憋屈?

    这会儿的夏侯渊,可以说已经处在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但即便是这样,夏侯渊却不想死在我的打神鞭之下,彻彻底底的消失在天地之间。

    而就在夏侯渊的鬼体被我削弱到了一定程度,他正打算向我求饶之时,觉慧大师却大声的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佗佛!”

    按照我跟觉慧大师之前商量好的,听到觉慧大师念了一声佛号,我就停止了继续用打神鞭往夏侯渊的身上招呼。

    要是万一打的太重了,把夏侯渊的鬼体给打散了,那反而会影响到我的计划。

    这时觉慧大师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夏侯渊的面前。

    只见觉慧大师对着夏侯渊单手合十,先行了一个佛礼,然后非常客气的说道:“阿弥陀佛,夏侯施主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一下,如果你能帮我解惑的话,那我可以让门主放了你!”

    夏侯渊本来已经打算向我求饶了,这会儿我们这边的觉慧大师却要向他问一个问题,这让夏侯渊有些凌乱了。

    不过虽然并不知道觉慧大师是什么来头,但对于夏侯渊而言,这好歹是一个能让我放了他的机会。

    于是夏侯渊就站起了身子对着觉慧大师说道:“只要你们能放了我,那无论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

    接下来觉慧大师就一脸肃穆的问着夏侯渊道:“夏侯施主您有勇有谋,能文能武,但却败在了老将黄忠和姜门主的手下,不知道夏侯施主您想过原因没有?”

    听到觉慧大师这话,夏侯渊陷入了沉默之中,一直都没有做出回应。

    就连我都在那里暗暗的想,觉慧大师怎么也和我一样,打人专打脸,骂人偏揭短?

    败在黄忠和我的手下,这恐怕是夏侯渊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觉慧大师问这种问题,叫他怎么做出回答?

    而就在我正这样想着,夏侯渊还没有做出回答之时,觉慧大师却主动替他做出了回答。

    只见觉慧大师先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佗佛!”

    随后觉慧大师对着夏侯渊说道:“夏侯施主,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做到永远都立于不败之地!”

    而随着觉慧大师的这话一出口,在夏侯渊的肩膀上竟然凝聚出了一颗头来。

    如果说我猜的没错的话,夏侯渊这会儿凝聚出来的这颗头,应该就是他生前的样子。

    浓眉大眼国字脸,夏侯渊的样子看上去还颇为威武,不过这会儿夏侯渊脸上的表情却显的有些凝重。

    只见夏侯渊皱着眉头问着觉慧大师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做到永远都立于不败之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觉慧大师单手合十,对着夏侯渊说道:“当年的秦始皇横扫,天下一统,但最终却仅仅传到了第二世!”

    “大魔王蚩尤,号称当时的天下第一高手,最终连他的身体,都被砍成了六截!”

    “还有你效忠了一辈子的曹丞相,辛辛苦苦征战天下一辈子,他打下的江山却被司马家占了便宜!”

    听觉慧大师说到这里,夏侯渊的脸上露出了一脸的若有所思之色。

    “原来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人能够做到永远都立于不败之地!”

    而就在夏侯渊喃喃自语着之时,觉慧大师双手合十又声音洪亮的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佗佛!”

    在念完这声佛号之后,觉慧大师对着夏侯渊说道:“夏侯施主,有句话叫仁者无敌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只有皈依我佛,加入天机门,让自己成为一名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的仁者,才能够永远都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