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五章 削弱(下)
    夏侯秒才的军中帐在翠竹峰的半山腰,是一个天然的山洞。

    在这个山洞外面和里面,有数千名名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把守。

    而这数千名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全都是夏侯妙才的亲卫。

    作为这数千名亲卫中的一员,而且还是一名校尉级别的亲卫,所以祝青才有面见夏侯妙才的资格。

    就在祝青按照我的吩咐向中军帐外面把守的亲卫通报了一声,说他有重大的现,需要亲自面见夏侯妙才,把他的情况当面告诉夏侯妙才之后,等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夏侯妙才的一名贴身亲卫才从中军帐里面传出话来,说夏侯妙才有时间见他了。

    接下来在这名亲卫的带领之下,我们几个人跟在他的身后进入了夏侯妙才的军中帐所在的山洞之中。

    这个山洞有好几百米深,在通往山洞的路上,每隔一米左右在左右两边就站着一个阴兵。

    总共几百米距离,竟然差不多站了有两千名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

    我们一帮人跟着夏侯妙才的贴身亲卫在漆黑无比的山洞中曲曲折折的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眼前突然一亮,来到了一个足足有五百平方米大小的天然洞穴之中。

    在这个洞穴的正中央,有一团巨大无比的紫色火焰悬浮在半空之中,在这团火焰下面,横摆着一张黑色的长桌。

    而此时此刻,在这个黑色的长桌后面,却坐着一个身穿铜制铠甲,但却没有头的身体。

    在这个巨大的山洞之中,除了这名穿着铠甲的无头将军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鬼,也没有任何其他的物件摆放在山洞里面。

    一般来说鬼所凝聚出来的鬼体和自己临死前的一样一模一样,所以在我看来这名穿着铠甲的无头将军,应该就是当年在定军山之南被黄忠一刀砍下脑袋的夏侯妙才夏侯渊。

    但经历了一千多年的时间,夏侯妙才已经成就了鬼中至尊之位,甚至他还是一名二品鬼中至尊。

    而作为一名鬼中至尊,要想用阴气凝聚出身体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甚至不要说鬼中至尊了,就算是黑脸鬼王想凝聚出一副完整的鬼体,都不算是什么难事。

    那为什么夏侯妙才这个二品鬼中至尊没有给自己凝聚出一副完整的鬼体呢?

    对于这一点,我感到非常的奇怪!

    而就在我们一帮人感到有些奇怪的盯着无头将军的身体打量着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在山洞里面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好像是从坐在长桌后面的那个无头将军的身体里面出来的,又好像是从山洞里面的其他地方所出来的。

    听起来阴阴森森的,让人情不自禁的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听见那个声音说道:“祝青,你说你有重要的现,要向我单独禀告,你到底现了什么?”

    说到这里,只听见那个声音“咦”了一声。

    随后这个声音又说道:“祝青,你身边的这几个,我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不对,他们是人,不是鬼!祝青你竟然把人带到了我的帐中,祝青你想干什么?”

    说着话的同时,坐在长桌后面的那个穿着铜制铠甲的无头将军已经站起了身子。

    而听见无头将军,也就是夏侯妙才所说的话之后,从洞府外面一下子就涌进来了上百名夏侯妙才麾下的亲兵。

    对于夏侯妙才这个二品鬼中至尊能够识破我们的身份,我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对于我们而言,只要进入了夏侯妙才的军中帐里面,可以说基本上已经达到了目的。

    这会儿可以说主动权已经掌控在了我们这一方的手中。

    “我们不想干什么,只想让夏侯将军皈依,和我们站在一边!”

    一脸冷酷的说着话的同时,我已经启动了之前我在山洞外面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

    所谓狼多咬死虎,蚁多咬死象,一旦夏侯妙才手下的十万名阴兵源源不断的从外面冲进了山洞,那我们几个迟早要落得一个被阴兵们撕成碎片的下场。

    考虑到这一点,我就提前在山洞外面布下了封天锁地大阵,一旦我启动了阵法,那就算是我们在里面闹腾出再大的动静,阵法范围之外的阴兵们却根本就感受不到。

    阵法范围之内的阴兵们就算是想从里面出来报信,在短时间内也很难突破我的阵法。

    至于山洞里面的将近两千名黑脸鬼王级别的阴兵,有珑竹这个鬼中至尊和蛋蛋,再加上秦楚楚和欧阳寒洛这两个天阶存在镇压,相信在短时间内是折腾不出什么太大的风浪的。

    这样一来就给我和觉慧大师以及叶怜心三个人就留出了足够的时间,好好的收拾夏侯妙才这个二品鬼中至尊。

    只要我能把夏侯妙才虐成狗,能极度的削弱他,让他的心理彻底的崩溃,那觉慧大师和叶怜心联手,就有可能把夏侯妙才度化,让他站队到我们这边来。

    这会儿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从夏侯妙才那没有脑袋的身体里面竟然出了几声冷哼声。

    “哼哼!”

    随后只听见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夏侯妙才那无头的身体里面传了出来。

    “想让我皈依你们,站在你们一边,你们这简直是痴人说梦!我夏侯渊无论是活着的时候还是死了之后,是永远都不会背叛丞相的!”

    听到夏侯渊这话,我同样也冷哼了一声。

    “哼!”

    随后我一脸狂傲的说道:“夏侯渊,我实在是有点想不明白,像你这样的废物,曹丞相他为什么那么看重你,还把你当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听到我这话,夏侯渊差点儿被气疯了,就连从夏侯渊的身体之中所传出来的声音里,都带着满满的愤怒。

    只听见夏侯渊用愤怒无比的声音说道:“废物,你竟然说我是废物?正因为我能文能武,能惯善战,才被丞相视为左膀右臂,你凭什么说我是废物?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废物?”

    而夏侯渊的这话刚刚一说出口,我立刻就一脸不屑的说道:“亏你还好意思说自己能文能武,能惯善战,我觉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你脸皮更厚的人?”

    “在定军山之南,连一个年近八十的老头子都打不过,被人一刀砍下了脑袋!你还好意思给自己取了一个妙才的表字,我觉的你不应该叫夏侯妙才,叫夏侯蠢才反而比较适合你!”

    要说夏侯渊最憋屈最郁闷,视为奇耻大辱的事情,就是他在定军山之南被老将黄忠一刀给砍下了脑袋。

    只可惜刘备手下的老将黄忠早就已经不知道轮回转世了多少次,夏侯渊就算是想找黄忠报仇或者一雪前耻,却永远都没有可能了!

    可以说输给了老将黄忠,死在了黄忠手下,成了夏侯渊最大的执念!

    但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而我这个人却偏偏骂人专揭短,打人专打脸!

    所以当我的话一出口之后,夏侯渊彻彻底底的被气炸了。

    “混账,你不过是一个毛头小伙子,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我今天要是布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我夏侯渊誓不为人!”

    厉声怒骂着我的同时,夏侯渊用阴气凝聚出了一把三米长的大刀握在了手中。

    而我却笑嘻嘻的对着夏侯渊说道:“你活着的时候打不过黄忠一个年近八十的老者,死了之后虽然成了鬼中至尊,但却打不过我这个年轻小伙子,你说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在说这话的同时,我的左手凝聚出了杏黄旗,右手凝聚出了打神鞭。

    “吼吼吼!”

    我所说的话,把夏侯渊给气的不断从身体里出了嘶吼声,不过对我手中的打神鞭和杏黄旗,夏侯渊却并没有太过于在意。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全都给我上,把他们这帮人全都给我撕成碎片!”

    厉声怒喝着下达了命令的同时,夏侯渊双手持刀,一招力劈华山,就向着我的脑门上劈了下来。

    这时听到夏侯渊所下达的命令之后,山洞内夏侯渊的亲卫们一个个握着手中阴气所化的刀枪剑戟等等兵器打算向着我们一帮人冲了过来。

    而就在这时,珑竹释放出了她身上鬼中至尊的强大气息,蛋蛋直接张开了他的血盆大嘴。

    秦楚楚和欧阳寒洛同样也释放出了他们两个天阶存在的强大气势。

    要知道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天阶二品的程度,她可以说和夏侯渊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面对着秦楚楚这个天阶二品的存在,还有珑竹这个鬼中至尊,再加上蛋蛋的那张血盆大嘴,这给夏侯渊手下的亲兵们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让他们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

    “当!”

    随着一声金铁交击之声传出,我的打神鞭和夏侯渊用阴气凝聚出的大刀碰撞在了一起。

    夏侯渊是二品鬼中至尊,而我是天阶八品的神相,我们两个都是中品地仙级别的存在。

    但和夏侯渊相比,我不仅有杏黄旗护身,还有蚩尤金身的力量,夏侯渊又怎么可能会打的赢我?

    于是我一边向夏侯渊起了暴风骤雨一般的进攻,一边无比嚣张的对着夏侯渊大声说道:“夏侯蠢才,你无论是活着的时候还是死了之后,都注定了是一个失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