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 他心通
    人有善念和恶念之分,所以就算是十恶不赦的罪犯,也会有善良的一面。

    同样的道理,就算是从小就修行佛法,禅真大师这个高僧大德的亲传弟子,觉明他们三个人也会有被和贪念蒙蔽了双眼的时候。

    这会儿被觉慧大师每人抽了两个大嘴巴子,再加上觉慧大师所说的一番饱含着深情的话,就好像暮鼓晨钟一样,深深的震撼了觉明三个人的心灵。

    善与恶之间往往就差了一线之隔,一旦善念动,恶念就占了下风。

    觉明三个人的善念动之后,历历往事就涌上心头。

    他们想起了禅真大师从小对他们如亲生父母一般的抚养之恩和殷殷教诲。

    他们想起了觉慧大师如亲生兄长一般对他们的宠爱和照顾。

    此时此刻的觉明三个人,越是想起了当年的往事,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就越加悔恨和痛苦。

    不过这会儿我并不知道的是,觉明他们三个人之所以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大彻大悟,除了他们三个的善念动之外,和觉慧大师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觉慧大师是禅真大师最宠爱的一个亲传弟子,他一直常年跟随在禅真大师的身边,所以禅真大师圆寂之后,觉慧大师肯定会成为西岩寺的主持方丈。

    而对于当年的觉明他们三个来说,他们认为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佛法禅理上的修为,他们都不比觉慧大师差。

    既然他们在各方面都不比觉慧大师差,那觉慧大师直接继承西岩寺的主持方丈之位对他们三个来说就不公平。

    而正是因为对觉慧大师的不服气,再加上对权力的贪念,被所驱使,让觉明三个人做出了联合起来诬陷觉慧大师的决定。

    然而此时此刻的觉慧大师,却已经成为了一名天阶存在。

    觉明三个人虽然达到了地阶巅峰,但他们却很清楚的知道,他们这辈子要是没有天大的机缘,在当前的这个环境被严重污染的生存环境之中,是没有任何可能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天阶存在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对于觉慧大师的个人实力,他们三个在无形之中早已经心服口服。

    甚至对能够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成为天阶存在的觉慧大师,他们三个人产生了一种崇拜之感。

    要知道,在他们三个小的时候,觉慧大师帮他们挡风遮雨,无数次帮他们在禅真大师面前开脱,甚至替他们承受禅真大师的惩罚之时,觉慧大师这个大师兄,是这个世界上他们最崇拜的人!

    而此时此刻的觉明三个人,又好像儿时一样,恢复了对觉慧大师的崇拜!

    一旦觉慧大师在他们的心目之中重新建立了让他们崇拜和仰望的地位,他们的思想自然会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另外一个方面,是因为觉慧大师在五眼六神通方面有了非常大的进步。

    当年的禅真大师可谓是天纵之才,虽然他的个人实力没有突破仙凡之隔达到天阶,但他在佛法修为上面所达到的境界,却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佛门的五眼六神通,竟然被他给参透了五眼和五神通。

    如果说禅真大师连六神通之中最难参透的漏尽通都参透了的话,那他就可以斩断一切烦恼,成就无上之位。

    觉慧大师在佛法修为方面比禅真大师要差的多,但在做了二十几年的苦行僧,用二十几年的时间去参悟佛法之后,五眼之中的肉眼,天眼和慧眼,觉慧大师全都开了。

    六神通之中觉慧大师通了神足通,天耳通,天眼通,他心通这四通,仅剩下宿命通和漏尽通还没有打通。

    和觉慧大师相比,身居高位的觉明他们三个在修行方面就差了许多。

    就算是觉明这个西岩寺的主持方丈,他的五眼六神通,也仅仅才开了两眼,通了三通而已。

    觉亮和觉恒比觉明更要差一点,仅仅才开了肉眼和天眼,通了神足通和天耳通。

    所谓他心通,不仅代表着觉慧大师能够洞彻他人的心思,而且还代表着觉慧大师的一言一行能够深入到他人的内心世界。

    如果觉明他们三个的他心通也打通了,大家的修为相同,那觉慧大师就很难做到深入觉明他们三个人的内心世界,去改变他们。

    但觉明他们三个的他心通根本就没有打通,在觉慧大师动了他心通的情况之下,觉明他们三个人就很容易被觉慧大师所说的话改变。

    而这会儿的觉明三个人,在内心世界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之后,那怕是觉慧大师再狠狠的抽他们几个大嘴巴子,他们也不会对觉慧大师有什么怨恨。

    甚至觉慧大师抽他们抽的越狠,他们三个人的负罪感可能还会轻一点。

    而对于觉慧大师来说,既然他已经达到了改变觉明他们三个人的目的,打他们三个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

    更何况觉明他们三个人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算起来和他的亲生兄弟一样,觉慧大师又那么舍得再打他们?

    而这会儿见觉明三个人跪在他的面前诚心忏悔,觉慧大师就板着个脸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们三个全都知道自己错了,那就好好的反省一下,改掉自己的错误就行了!”

    说到这里,觉慧大师的目光扫向了德弘和他的三名弟子,在这同时,觉慧大师的语气更加严厉的说道:“如果师尊有灵,他看到我们西岩寺的弟子龙蛇混杂,竟然有不少人和道上的小混混一样,不知道他老人家有何感想?”

    作为西岩寺的核心人物,觉明他们三个又岂能不知道这些年来在他们三个的管理之下,西岩寺这个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佛家门派已经混乱成了什么样子!

    但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在觉明三个人被贪念和权力蒙蔽了双眼的情况之下,就算是明知道整个西岩寺被他们搞的乌烟瘴气,收来的很多弟子都良莠不齐,觉明他们三个却没有去加强管理,甚至肆意纵容。

    其实不仅仅是西岩寺,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有许多门派的情况都和西岩寺差不多。

    而这会儿在被觉慧大师点醒之后,觉明三个人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只见觉明抬起了头,一脸坚决的对着觉慧大师说道:“大师兄,我愧对师尊,愧对于你,还那有什么资格做西岩寺的主持?”

    “为了师尊的期望,为了我们西岩寺的展,我在这里恳求你,请你来做我们西岩寺的主持方丈!”

    “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会一直给你磕头,直到你答应我为止!”

    在说完这话之后,觉明二话不说,直接对着觉慧大师砰砰砰的磕起了头。

    这时觉亮也随声附和着道:“大师兄,我也在这里恳求你,一定要做我们西岩寺的主持方丈!我们西岩寺只有你做了主持方丈,才会有壮大展的希望!”

    还有觉恒也在那里说道:“大师兄,我们三个全都错了,但请你看在师尊的份儿上,看在我们同为西岩寺弟子的份儿上,就来做我们西岩寺的主持方丈吧!”

    和觉明一样,觉亮和觉恒两个人在说完话之后也砰砰砰的磕起了头。

    而见此情形,觉慧大师先看了我一眼,然后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觉慧大师大声的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佗佛!”

    而随着这声洪亮而悠长的佛号穿进了觉明三个人的耳朵里之后,觉慧大师轻轻的挥了挥手。

    觉明三个人这会儿正在砰砰砰的磕头,但随着觉慧大师这一挥手,他们三个就感觉到一股无比柔和的力量托住了他们的身体,让他们无法再磕下去了。

    随后觉慧大师那洪钟一般的声音说道:“所谓佛度有缘人,这说明我们佛门最讲究缘字!”

    “而自从师尊圆寂的那一刻,从你们三个诬陷我的那一刻,从我被师叔们逐出了西岩寺的那一刻起,我和西岩寺之间已经无缘了!”

    听到觉慧大师这话,觉明三个人全部都慌了。

    只见觉亮一脸紧张的说道:“大师兄,你不要这样说啊!难道你到现在还不肯原谅我们吗?”

    觉恒一边挣扎着要继续磕头,一边好像赌气一样的说道:“大师兄,你要是不肯原谅我们,不愿意来做我们西岩寺的主持方丈,那我们三个就跪死在这里,永远都不起来!”

    觉明一脸痛苦的说道;“大师兄,如果你还不肯原谅我的话,那就请你动手,杀了我吧!”

    “如果我的死能让你返回我们西岩寺做我们西岩寺的主持方丈,我觉明无怨无悔!”

    而见此情形,面对着有些紧张和激动的觉明三个人,觉慧大师长叹了一口气。

    “唉!”

    在叹了一口气之后,觉慧大师指着我说道:“三位师弟,这位是天机门的门主姜一,而我现在是天机门的人!”